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承接九二共识之两岸论述

张竞 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

 

九二共识是两岸在1992年间在香港会谈后,针对一个中国内涵所研讨出之见解统称,其内容并无双方同意之斩钉截铁文字表述,亦无实际签署之法定文件,同时其被两岸各方所接纳与排拒之发展演进过程又极度曲折;但不论如何,九二共识终究还是被目前两岸执政体系所认可,并将该用辞纳入多项正式党政文件中。

尽管各方对其评价不一,更有政治派系要极力加以全盘否认;但综观过去二十余年两岸关系之发展历程,要是存心完全抹煞九二共识存在之重要性,恐怕没有任何政治团体能够刻意对其视而不见。同时就目前来说,不论九二共识之具体内涵为何,其对未来两岸关系能否稳定发展,恐怕亦是无法否认其具有重要地位。

但吾人必须承认,九二共识本身具有其时代背景,尽管其过去曾发挥出重要作用,但未来是否仍能经得起考验?随着两岸关系发展变化,是否会被更新论述所取代,以便符合事实之样态,以及表达双方之愿景,其实是项必须严肃思考议题。本文将就承接九二共识之两岸论述,提出分析与建议,祈请先进批评指教。

检视九二共识之定位与价值

暂态妥协非恒久承诺

首先吾人必须坦白承认,两岸对于九二共识本身确实是各执一辞,连此所谓共识内涵本身都是各自表述。同时就双方所论述之文字来观察,其实九二共识本身只是个暂态之妥协,以便让双方各自对内部都有所交待,亦可使两岸得以继续维持交往互动。至于对于两岸未来发展之方向,以及双方关系最终之架构,并不能算是作出任何承诺。

诸多绿营人士对于九二共识抱持否定态度,真正原因就是不愿接受两岸在九二共识上,所分别表述追求一个中国之立场,并且经常将此指控为终极统一。但若将九二共识此种从未签署正式文件之谅解机制,与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前言,以及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第一条所述文字相比,其实真正可作为终极统一政策之法理证据,绝对不是九二共识之论述。

因此吾人必须要认识到,九二共识并不足以终结历史发展之趋向,其所有表述本身系针对当时两岸必须对话之实际需求,当时亦未认真展望未来如何逐步进入各个不同发展阶段。至少在国家统一纲领被终止适用前,并未有人认真考虑过,如何依据国统纲领不同进程,在两岸共同论述上如何配套。由此更可认定九二共识本身确实只是暂态妥协,而非对两岸关系发展前景之恒久承诺。

虽非完美但产生实效

就九二共识本身架构来说,其实是由两岸双方各自论述所组成;不论就任何法理程序正义标准来说,此种过程绝非完美。同时就两岸最初所抱持之态度与立场来看,双方对各自论述之结果亦未见得满意。而且此等论述与两岸本身法律体系之相互关系,其实到目前为止,都未曾经过严格与正式之检证程序,所以就法律、法规或协议所要求之周延性来说,恐怕亦难以经得起认真之挑战与检验。
  
不过经过多年来海峡两岸以九二共识之辞,作为稳定双方关系,并且成为制度化协商基础后,不论其实际内涵有无争议,九二共识能够发挥实际之效用,确实是毋庸置疑。九二共识该辞多次出现于两岸之党政文件,同时两岸多位党政代表人物,都视其为保障两岸稳定和平与关系发展之重要关键。反过来说,亦有诸多涉及两岸协商实务运作人士,明确表示出九二共识是两岸协商与协议之前提要件,更多次提出警语,假若不能维系九二共识,制度性协商机制亦必无以为继。

诚然检视两岸所曾签订过之所有协议,九二共识该辞从未出现于任何文本之中,但在协商过程与获得协商成果签署协议时,双方必然都会重申九二共识。由此更加证明,九二共识本身内涵之精义为何,其实并不具有深入追究之价值;同时其论述文字与确认过程是否完美无瑕,亦非两岸真正关切之重点;最重要的是从九二共识本身所产生之两岸互信,才是双方愿意进行务实协商之基础。因此不论就实务或理念上来说,九二共识所能产生之实际效用,绝对能够经得起任何检验。
  
实际运作须政治支持

吾人必须理解,政治实践系由政治体制与政治文化两者共同促成;换言之,所谓徒法不能以自行,就是点破如果空具有法律条文,而不知如何适当运用的话,则法令再好也无法发挥其效用。在台湾过去民主发展进程中,吾人曾历经过多种政府不依法行政之情事;但若是政治上具有决心,再加上具有适切之法条,通常整体施政就会显现出实际效果。

就九二共识此种并未具有完整法理地位之政治论述来说,在实际运作上,就必须完全仰赖政治支持,只要主政者能够认真地加以对待,九二共识就具有政策效力,亦能够在两岸互动上产生积极效用。但若是主政者刻意加以回避与忽视,就法治体制上来说,确实亦是很难找到加以规范约束之机制。由于九二共识在台湾社会中,不同政党对其认同与排斥之极化现象,更使得九二共识未来能否经得起政治取舍上之考验,确实是不容吾人乐观视之。

只要回想过去多年来,台湾社会所养成之只问立场不讲是非,睁眼说瞎话并恣意妄为曲解法理之政治文化,就算斩钉截铁之法条,都可以藉由政治力加以回避、窜改与操弄,那么像九二共识此种未曾入法之政治论述,面对如此恶质之政治文化,在政治板块推移后,其存活机率确实令人置疑。从过去政党轮替后,政府在两岸政策之持续性与连续性评断,各方目前所表达疑虑,确非空穴来风。

前瞻未来新论述要素

基于前述九二共识基本属性分析,参照多年来政治人物不断提出多项不同共识,希望取代九二共识,吾人须坦率指出,就九二共识本身来说,其绝对不是不可挑战之政治图腾,但若要加以推翻,就须能够找到能加以取代之新论述,否则就是打算要以两岸目前稳定互动为代价,去换取某些永远达不到之政治幻梦。

假若要建构两岸关系之新论述,必然是由双方经由协商达成谅解,才有可能实现取代九二共识,而不至于产生负面冲击。对于此种新论述来说,恐怕应当考量下列要素,才有可能被双方所接受。当然其中某些亦未见得必须明文显现,只要能够在字里行间,使对手领会与认可,其实亦是可接受之作法。

首先就是必须包括对现实样态之客观描述;换言之,提出论述者必须务实地表达目前两岸究竟在政治与法理上是何种样态,否则无法让对方感受到此等论述将建构于合理基础之上。假若依据本身之政治想象,提出完全脱离现状与法理之认识,其实就会让对岸立即感受到,此种被意识形态自我洗脑者,确实是无法作为未来两岸务实协商之对象。

其次就是要提出对于未来发展主观诉求;当然这可能是双方协商最可能引爆点,但在统独歧异上,是否已是达到要理清目的与手段时刻。究竟在两岸有多少为统不惜牺牲一切,为独不计任何代价之极端狂热者;究竟为统而统与为独而独能够有多少道理,或许都值得在两岸好好思索,然后再置入论述。诚然在此可能使谈判破裂,但若能容忍各自表述,尽量在论述文字都替对方留下空间,其实将会增加两岸新论述生命力。

再者就是要强调两岸间实际具有之共识或愿景;不论此等愿景目前是否存在,抑或是在可见未来可否落实,都要思考如何寻找出两岸共同点,否则就更不可能求同存异或化异求同。其实两岸希望建立制度化关系,及藉由和平途径解决歧异争端,确实是无可争辩共同愿景,但如何藉由理性商讨,建构合理论述,描绘出两岸间确实存在共识,这绝对是项值得投资之政治工程。

独断专行必无法成局

最后必须很坦诚指出,政治上经常是谁也不服谁,总觉得自己比他人高明;但是在两岸间要是能够建立新论述,来取代目前存在之九二共识,其实不是没有道理,亦非毫无机会,历史巨轮还是要继续向前推进,两岸最后还是要找出最终定位。但是如何能够将单方面政治喊话,转化成具体协议之承诺,都在考验两岸政治智慧;若只在台湾或大陆内部打转,那是绝对不会有可能实现;毕竟两岸互动上,独断专行必然是无法成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