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再度确认人民的权利 ——苏格兰公民投票

钱跃君

 

2014年9月19日,苏格兰举行公民投票,决定苏格兰是否要脱离英国、独立建国。对这样决定苏格兰命运的投票,全苏格兰人都动起来了,投票率高达97%,最后以44,82%赞同、55,18%反对而继续留在英国,这让英国社会、欧盟政界松了口气。如果苏格兰真的离开英国,英国人口只是从6300万降到5800万,国民经济依旧保持世界八强之一。只是有损英国形象,给人感觉大英帝国在走下坡路。始终保持观点中立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直到公投前四日才在公众表示:希望苏格兰投票者要“慎重思考苏格兰的未来”。当她得知投票结果后激动地说:苏格兰与英国要互相和解,“英国人永远爱苏格兰”。

其实,苏格兰的独立运动自古迄今从来没有中断过,现在苏格兰执政的苏格兰民族党SNP,1934年建党时就是致力于苏格兰独立。所以这次公民投票失败后,该党主席兼政府首脑Salmond于公布结果的当天便辞职,认为他的时代过去了,但“独立的梦永远不会消逝”。仅仅1973年以来,苏格兰举行过12次这样的公民投票,显然没有成功一次。笔者对统一或独立毫无兴趣,无论统还是独,无论君主当政还是实现共和,最关键的不在于政权形式,而在于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这里也包含人民有权利决定自己和自己民族命运的权利。这次公民投票,就是再次确认苏格兰人民的这一权利。投票结果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也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自愿选择,而不是被迫。

专制国家没有公民,只有臣民

在专制社会,国家不是人民的天下,而是国王的家天下,那些国家的人民只是附属于国家的臣民。今天王子娶来一位邻国公主,可能陪嫁来一个国家和一国的臣民,例如1594年普鲁士公主安娜(Anna)嫁给勃朗登伯爵国王子Johann Sigismund,两国合并形成普鲁士王国,成为欧洲五强之一;1469年西班牙中北部Kastilien(马德里)的公主Isabella I嫁给西班牙南部Aragón(巴塞罗那)的公子Ferdinand II,两国合并形成西班牙。明天国王去世了,一个国家作为遗产分给国王的儿子们,例如查理大帝的儿子路易将法兰克帝国分解成意大利、德国、法国分别传给三个儿子,这才首次出现这三个独立国家和国名;德国中部的黑森国国王去世后,一个黑森国分成四个国家传给四个儿子。在那个时代,欧洲国家的统一或分裂,除了少数通过战争外,大部分都是作为陪嫁或者遗产转让而合合分分,臣民们跟着今天向这位国王跪拜,明天向那位公主跪拜,哪轮得上臣民来讨论国家的统一或独立。

苏格兰历史上也是国王的家天下,但早在12世纪,其行政体系就参用邻居英国的模式。此后英国国王直接、间接地同时拥有英国、苏格兰(1603)和爱尔兰(1171)。当时还是三个独立国家(独立议会、法院与行政体系),但一个国王——这在那个时代很多,例如荷兰国王也是卢森堡国王,丹麦国王也是北德Schlewig国王,奥地利国王也是匈牙利和西班牙国王,不会说英语的北德汉诺威国王居然是英国国王(只能委托首相管理国家)——所以,要将几个国家合并成一个国家(如南、北西班牙合并、普鲁士与勃朗登堡合并),还是保留各自国家的独立(如荷兰与卢森堡、奥地利与匈牙利),几乎都是皇家的家事。

只是,英国与苏格兰较早就施行了君主立宪,英国为1215年的“大宪章”(Magna Carta),苏格兰为1320年的“阿布罗斯宣言”(Declaration of Arbroath)。所以国家权力不完全在国王之手,而由各国贵族或议会决策。苏格兰议会当年就明确表示,如果国王能保障苏格兰的利益,议会才可能支持他。而英国已经有几任国王被议会公审,如1649年英王查理一世以暴君罪被议会投票表决判处死刑,可想英国国王相对议会的地位如何。查理一世判死后,苏格兰立即推举他儿子查理二世继承皇位,那是最后一位在苏格兰加冕的英国国王。苏格兰与英国在社会心理上都离不开国王,没有国王还能算国家?但在王室中挑选哪位公子或公主来当国王,更多是议会的权力,至少皇家不敢开罪议会。例如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中,信天主教的国王和唯一的王子被议会赶出英国去法国避难,迎来已经外嫁荷兰、信新教的女儿和女婿(也是外甥)来英国继承皇位,此后信奉罗马天主教的公子或公主们就不得再继位皇位。

合与分都是为了双方的民族利益

17世纪英国鼎盛时期,称霸海外。但英法一直交恶,苏格兰尽管与英国和爱尔兰拥有同一个国王,却支持法国,因为历史上英国与苏格兰之间经常交恶(例如在英法百年战争中苏格兰支持法国攻击英国),发生多起战争,从而苏格兰成为英国的北部后患。英国非常希望苏格兰并入英国,苏格兰议会断然拒绝。那个时代,苏格兰属于欧洲穷国,只靠出口原材料和羊毛来维持。苏格兰学着英国半官方的殖民企业“东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也办起了半官方的“苏格兰公司”(Company of Scotland)。1695年11月该公司在伦敦上市开张的短短时间内,便从苏格兰工商界集资了30万英镑(谢绝英国人投资),相当于苏格兰的一半资产。1689年该公司到中美洲巴拿马最南部的地区建立殖民地,创建的新城取名新爱丁堡,以纪念苏格兰首都爱丁堡。中美洲是西班牙的天下,苏格兰人被西班牙殖民者攻击,英国怕得罪西班牙也不愿提供保护。又遇上闹疟疾瘟疫,结果去淘金的2300苏格兰人大都罹难,几个月后只有300人回到苏格兰——苏格兰的殖民企图彻底破产,苏格兰公司负债累累,整个苏格兰面临经济破产。

无独有偶,英国女王安娜(Anne)的17位孩子全都早逝,眼看就要断后,1701年英国议会通过“王位基本法”(Act of Settlement),规定英国王位只能由信新教的皇家成员继承,即如果安娜过世,英国王位唯一只可能转给远嫁德国汉诺威的索菲娅公主——此后123年英国进入汉诺威皇朝,直到1837年胜利女王继位——苏格兰感觉这将引起争端,1703年苏格兰议会通过法律,要与英国保持距离,以免被拖入战火。英国议会一气之下,对苏格兰施行“经济制裁”。1705年立法规定(Alien Act),苏格兰商人在英国之外做生意,就按照外国人对待。这样,苏格兰人无法享受英国海外殖民地做生意的特权,这对已经面临破产的苏格兰经济雪上加霜,有钱的贵族们为了保住自己的资产,感到苏格兰只有与英国合并才是唯一的出路。

1707年1月16日苏格兰议会与英国议会签署合并条约(Act of Union),苏格兰正式并入英国。苏格兰议会被解散,45位议员进入英国议会(共558议员)。合并后双方各有所得:英国获得政治利益,解除了北部后患和英国国王继承问题,因为苏格兰与英国同一国王,而苏格兰不同意只有新教徒才可继承皇位;苏格兰获得经济利益。合并后,原来苏格兰的国家欠债成了英国欠债,英国为苏格兰支付了许多欠款,偿还了苏格兰商人投资苏格兰公司的损失。苏格兰又可以到英国及英国在海外的殖民地做生意,大大促进了苏格兰的经济与文化发展,苏格兰跟着英国进入了现代工业文明,当年的蒸汽机和现代的彩色电视机,就是苏格兰的瓦特和J.L.Baird发明。与工业革命相对的是回归自然,英国胜利女王首先发现了苏格兰的自然之美。在她的渲染下,浪漫主义文化风行,苏格兰成为欧洲的旅游胜地。

但社会是多元的,总有一部分人谋求苏格兰独立出英国,因为在英国治下总有点二等公民的感觉。他们总认为,英国国王偏袒英国,签署英国议会的法律,加强英国的海外殖民地,保护英国商人,而冷落苏格兰——就像西班牙本来只是南、北两国皇室联姻而合并成西班牙,但南部已经获得自治权的加泰罗尼亚地区(Catalonia),到现在还在要求独立出西班牙,2014年11月9日将举行全民投票。南、北荷兰也是因为北部荷兰的国王担任了全荷兰国王,导致南部荷兰连同半个卢森堡(属于荷兰皇家)一起闹独立,成为今日的比利时。

何况在英国光荣革命中,信天主教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父子逃离英国去法国,在法国的支持下建立流亡政府,坚称自己依旧是英国国王。而苏格兰与爱尔兰是詹姆斯二世的追随者或效忠者,为此两国联手与英国血战。而且此后300百多年,两国保皇党代代相传,念念不忘,一定要迎回詹姆斯二世的独子、信天主教的詹姆斯三世的后代,重返英国做国王。由此引发的北爱尔兰问题,迄今都困扰着英国政治。

1970年代在苏格兰的东海岸发现石油,苏格兰在经济上更有了后盾。就如苏格兰政府所说,这30年来,苏格兰公民的人均纳税已经超过了整个英国公民的人均纳税额。社会上争取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谋求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的选票也越来越高。1970年代政治开明的英国工党执政(首相James Callaghan),认为应当要逐步满足苏格兰人民希望独立的愿望。1979年举行第一次公民投票,可惜投票赞同“将国家权力移交给苏格兰议会备忘录”的不足40%而告失败。此后是英国保守党执政(总理撒切尔与梅杰),当然没有讨论的余地。1997年9月才举行第二次苏格兰公民投票,要求苏格兰获得自治权,获得了74%选民的通过。英国议会只能让步,苏格兰中断300年后重新建起了自己的议会,并享有相当程度的自治权,即在司法、教育、卫生、体育、艺术、文化领域,以及住房、经济发展、环保、农业、渔业、林业等领域,苏格兰享有独立的立法权,还修改了苏格兰的税率——只剩国防与外交依旧由伦敦政府行使。

再度确认人民的权利

按照民主理念,苏格兰的未来走向唯一取决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公民的意愿。这次投票前,一些英国政治家提出应当由全英国公民投票公决,因为这不仅仅是苏格兰、也是整个英国的大事,被英国议会否决——在近年12次的公民投票中,10次都是仅仅由苏格兰公民投票决定自身命运。另一方面,无论该公民出生于哪里,只要现在生活在苏格兰,就享有投票权,即41万现生活在苏格兰、但出生于英国、爱尔兰和其它欧盟国家的公民都有投票权;而79万出生于苏格兰、但现在不生活在苏格兰的公民,就不享有投票权。这充分体现了“苏格兰属于生活在苏格兰土地上的人民”的基本理念,而无论这些人的种族、来源、血统和阶层,这是普适的人权原则。

苏格兰议会唯一提出的要求是,投票权从18岁降到16岁,以为年轻人的独立愿望会较强,英国议会欣然同意。而英国议会唯一对苏格兰投票的限制是,投票只能是“同意”与“反对”两种选择,不能搞出更多选择,以免公投后再生出许多模糊和矛盾。

投票的措辞要中性,不能有暗示性的误导投票。苏格兰政府最早拟定的投票内容是:你是否同意苏格兰应当成为独立的国家?  Do you agree that Scotland shoul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

这里的“你是否同意”就带有“你是否有权利同意”的感觉,至少放入了“你”就带有个人感情色彩,容易引发人们的民族主义情绪,容易引导人们选择“同意”。后来修改成完全中性的、没有感情色彩的最简单问句:苏格兰应当成为独立国家吗? Should Scotlan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

苏格兰想与英国分家,但不是散伙。苏格兰政府明确表示,如果真的公投成功,苏格兰脱离英国,英国将始终是苏格兰最亲密的邻邦和结盟伙伴,苏格兰将继续使用英镑,英国国王同时也是苏格兰国王,苏格兰将继续留在欧盟与北约,并且在国际法上,承认英国与世界各国签署的双边合约(10000个)和国际公约(4000个)。只有西班牙政府因为自身有今年11月将举行的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的公投,所以警告苏格兰:要想进入欧盟和北约,必须排队申请,必须得到所有欧盟与北约成员国(包括英国)的一致同意才行。苏格兰公投后,英国议会主动表示,将大幅修改宪法,要给予英国所有组成国家和地区更多的自治权。

在专制社会,一个国家的合与分都是通过军事威胁来实现;而在民主社会,必须尊重所在地区人民的愿望,必须认同通过民主投票来决定各自地区或民族的自我选择——这就是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的本意。所以在专制国家,经常为了合与分而发生暴力冲突,不仅双方付出流血的代价,而且双方将结怨更深,在民族心灵深处形成势不两立,且代代相传。而在民主国家,尽管分裂本身对许多人也是一种痛苦,但双方能心平气和地谈判和民主投票。无论胜负如何,双方依旧是同伴或益邻。

其实同样道理,苏联和华沙条约一松绑,所有东欧国家都匆匆逃离苏联和华沙条约,争先恐后地申请进入欧盟与北约,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俄国。乌克兰就因为贪图俄国给予一点廉价的天然气而晚走一步,结果挨打并被瓜分了国土。而且现在最痛恨俄国的,恰恰就是当年的东欧国家(如波兰等),而不是冷战时期的西方国家。就因为前者是在军事压力下被强制捆绑进入的,而后者是权衡各自利益、自愿进入的,而且随时都可以自愿退出欧盟与北约。所以,不可能结怨。

英国光荣革命时(1688),英国皇家和议会颁布了划时代的《权利宣言》(Declaration of Right)和《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确认了英国公民享有的基本人权,确立了国王权力必须受到宪法限制的君主立宪。但国王威廉却表示,他只是确认了人类最古老的权利。这次苏格兰公民投票决定是留在英国还是独立建国(2014),无论公投结果如何,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英国议会和社会再度确认了苏格兰人民有自己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权利——苏格兰的土地仅仅属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而不从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政体。

2015年11月28日在德国科隆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