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参考89学运的规模初论抗争策略的转变

仈灸

 

最近几年活跃在一线的国内民主人士和维权律师大多遭到严酷打压,包括极温和的维权人士,至今如果再有人上街或举牌等于是送上门去,最后只会使得要求民主与自由的力量再折力,因此我个人认为不应当继续这样的方法。作为经历过89学运的人,我以为虽然89学运失败了,但是它所能达到的高潮至今尚未有任何再现的迹象。因此,我简要分析为何89学运在并无具体诉求的情况下能够达到大规模铺开的效果。

整个80年代是思想牵制放松致使人们有机会接触到各种自由思想的年代,那时各高校不仅白天上课有老师讲自由思想(几乎所有的人文课程和经济课程都能讲到自由),晚上还有各种讲座,凭我现在的记忆,好像每天有不下五个不同的讲座,随便进随便听。这些讲座与今天高校的各种求职技巧行业资讯自我营销等不同,全部都是人文思想相关的(其中回忆文革的基本没有,或许是我个人偏好问题)。

今天回想起来,那些思想传播和自由理念仍然有着巨大缺陷,最主要的就是对西方思想没有真正的理解,因而受推崇的思想家及其著作并不代表西方价值观:人文方面偏古希腊而不是古罗马,社科方面偏道德价值而少法治,自由方面偏卢梭的自由状态而非法律下的自由与平等,社会契约方面偏个人之间的关系建立而非法律体系确立的个人主义的自由契约。而之所以是这样,我现在知道是因为中共教育体系认定这些为西方文化经典但实际上不是。具体举例来说,当时备受推崇的古希腊神话、古希腊历史(将"古希腊罗马"概念代替古罗马,而忽略真正影响当代西方的古罗马文化)、还有当时推崇的卢梭(而他的思想基本上与西方现代自由主义思想是两码事)而忽略约翰·洛克;还有所谓德国经院哲学(作为古希腊哲学的延伸与发展),而忽略英法人文思想(作为古罗马文化遗产的延伸与发展而形成现代西方价值体系)以及各种马克思曾经推崇的一些人物和思想⋯⋯从今天的视野来看,这些都是偏离真正自由民主思想的。然而无论如何,各种探讨还是激励了一整代大学生希望摆脱传统体制的桎梏的愿望。那时大学校园里面同学之间都传着这样一句话:就算是不读书(指逃课),只要能在校园里泡四年,出到社会上也会与没进校园泡过的不一样。

这样的气氛持续到1989年全国各地已经培养出了一大批以捍卫正义追求自由为人生价值的大学生,我想这才是当年学运能迅速铺开的社会基础。胡耀邦去世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即使没有这个事件发生,也一定会有其他公共事件成为这场运动的导火索。

有人说,这场运动有着许多局限性。是的,最大的局限性就是没有具体的诉求,因为要民主要自由太抽象。由于当时整个知识界和大学生对自由民主社会还处在向往的阶段,既未经历过这样的社会也没有对民主自由的真正的理解。现在看来,尼采、康德、黑格尔等根本不代表自由主义思想、古希腊文化遗产也不反应现代西方社会的价值理念。所以,即使口号也都是抽象的,工人大哥们不懂,喊口号的学生也不懂,但人们懂的是:不能再专制腐败下去了。从今天看来,这种运动所达到的规模是极为成功的,而这成功依靠的不是中共所称的受一部分人煽动而是靠一种共同的虽然很模糊的理念。这就是我希望讨论的今天的策略。

反思现已被捕的民主维权人士的做法,虽然的确体现了大无畏的精神和勇气,但是毕竟是人少力薄,所以最终被抓入狱是预期之中的事。有人说换成私底下建立区域社交圈的方式,我想从今年的结果来看,恐怕也不是非常可行的,原因是:观念差异极其大。从我自己本人的体验来看,最大的差异可能在于各人如何对待中共所宣传的爱国大一统及中华传统思想。赞同与反对的走不到一起去,不可能由“反共大旗”强扭到一块。追求自由的人自然不会与坚持大一统专制思想的人一起,因为这意味着即使中共下台,迎来的也是同样的专制——强制性的大一统专制思想能产生出民主自由社会么?

结合89学运的社会背景,我认为大家可以通过社交平台展现自己的思想,大家进行思想交流,接近的人互加好友,不见得必须见面或实名,只是作为神交而已。这种思想交流无论墙内墙外都可以做,而且不会或者在可以预见的状态下不会遭遇被抓被入狱的后果。这样保持在大监狱呆着,就可以形成思想价值观接近的神交好友网络。大家要尽量避免独自行动而被捕入狱的结局,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如遇上有人因为勇敢的行为而被捕入狱,大家必然要将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呼吁和救援方面,就算是效果可能微乎其微,而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太频繁,有些人的案子还无法得到足够多和长时间的关注,那么这些人还可能遭到酷刑虐待。同时在舆论思想领域又折损了力量。至于思想接近的人互加好友的意义和预期就不必多言了,我想是个人都明白,所以话就说到此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