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人一票、多党制等西式民主形式在理论上的荒谬性

波波父

 

【此文来自天涯社区网友,在网上发表后,引起热议和争议。无论其观点正确与否,都算是一家之言。发在此处,仅供大家了解】

 

如果你是一个具有理性、自主思考能力的人,请完整地看完本文,你的一切问题,文章里已经有了阐述。能不能跳出西方灌输的思想的桎梏,真正理性地去思考一下,别人宣扬给你们的是不是真正的民主?是否真的符合逻辑和事实??

1、平等不等于平均,一人一票忽略个人能力差异,全都一票绝对平均,是最大的不平等。
2、人类的权利是基于平等的原则来分配的,任何权利都是和能力、付出等挂钩的而不是平均的,同样政治权利也是如此。
3、一人一票违背人类人才选拔的普遍规则。任何行业的人才都不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一人一票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4、多党制是推卸责任的最佳方法,真正幕后权力者毫发无伤。
5、选领导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人民利益,这才是最终目的最高民意,因此,符合人民利益就是民主。
6、所谓民主是精神需要,但是精神需要不是妄想,也是跟你的能力挂钩的。
7、发达与一人一票无关,大多数实行一人一票的国家都不是发达国家。
8、政府清廉是靠法治,和一人一票等权力来源的方式不是一回事。
9、所谓靠选票去监督,是最不靠谱的方式。


下面是详细内容和论证过程:

1、一人一票危害了“人人平等”。

很多人把“平等”和“平均”混淆一谈。事实上,平等指的是人格平等,具体的体现就是公平,而不是平均。而“平均”往往是不公平不平等的,平等和公平的体现恰恰来源于不平均。就如大学入学,任何国家,都有一套筛选学生的方式,高考、会考、成绩积点……等。什么能体现考生之间的平等?那就是公平!即每个考生通过自己的实力去竞争,最后的结果和回报根据考生学习能力来划分,学习好的上好好学校,学习差的只能去差学校,甚至落榜。这个结果就是不平均的,但是公平的、平等的。

如果搞平均主义,学生无论学习多差,都能上好学校,这就是对学习好的学生不公平,就根本不是平等。

所以,一个公平的社会,是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回报。如果付出和不付出,都同样的回报,那么这就是个不公平的社会。而一人一票,无论你是刻苦努力,还是游手好闲,无论是学富五车,还是目不识丁,全都是相同一票,无论你付出多少努力,都跟不努力的人一样,一票平均。这就是一种绝对平均主义,相当于能力差付出少的人占了能力高付出多的人的权利,这就是最大的不公平!所以,一人一票,其实严重危害了人人平等。

2、人类的任何权利都是和能力、付出等挂钩的,这样才体现了平等和公平。政治权利也不例外。

你行使和你的能力、付出匹配的权利,才真正是维护了自己的权利。上面的考大学是一个例子,即便是公司里股东大会选总裁,那也是一股一票,而不是一人一票,投票权和你的投入是挂钩的,这才体现了公平。

政治权利是人民的需求。人人都有参政的权利。你当然有选举权。但是就如其它任何权利一样,权利大小是跟能力水平挂钩的。如医生可以诊病主刀,护士就不能,建筑设计师能从事建筑设计,但建筑工人就不能,只能做搬砖一类的活。这是分工,不管你是设计还是搬砖,都是参与,只不过参与的位置、权利和你的能力挂钩而已。

这并非歧视,也并非不平等,而是能力水平决定。建筑设计师之所以能拥有从业资格和职位,那也是经过考试、考核、实践等多个选拔步骤筛选出的,而筛选他们的是建筑领域的专家,而不是建筑工人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因为建筑工人没有相应的专业修为去选拔设计师级别的人才。

同样,国家级的政务,对专业水平的要求极高,要说建筑工人从事建筑多年,还对建筑领域多少有些了解,而绝大多民众并非从事政治领域,政治修为就更低的多,对政治的理解犹如小学一年级学生水平让一年级小学生去选拔犹如“教授”、“院士”级别的国家领导人,岂不是荒谬?

因此,不否认每个人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像其它任何领域一样,你权利的大小是和你的能力挂钩的。

而量化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大小,就是决定你可以选拔哪个级别的政治人才,而不是一步直达直接选拔国家级领导人。层层选举而不是一步到位直选,才是最优秀最合理的选拔方式。就像普通工人可以选工头,但不能选总工程师一样,总工程师得让更高水平的人选拔。所以,让民众参与选举,但限制于地方人大代表或预设前提的选举是合理的,这是水平所限,并非权利的限制或剥夺。

3、人类任何行业任何领域没有一个是采用一人一票普选的方式来选拔人才的。

全是通过专业的机构以考试、考核、评估、公示等方式来选拔人才,是内行选内行、精英选精英的模式。因为选拔本身就是一种专业能力,不是每个人都能当伯乐的。就如博士,能选拔他的也只能是答辩委员会的5-7个本领域专家。没有一个领域的人才是靠外行一人一票来投出来的,各行业各领域,全没有一人一票,难道各参与者都被专制被独栽了?难道这些行业领域全都无法被监督?无法服务于民众了?

这并不是说民众素质不够,只要人类社会有分工,就有外行和内行之分。民众是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专业领域,在自己领域里当然擅长,但出了其专业,就是外行。就如你让医学博士去看摩天大楼图纸,他就是个睁眼瞎,能让他选拔建筑师吗?你让飞机设计师去看手术图片,他也是个睁眼瞎,能让他选拔外科医生吗?

同样,政治是极为专业的事务,对政治人才的素质要求极高,特别是国家级别的领导人,要兼顾社会、经济、军事、外交等内外复杂的矛盾和利益,没有专业的经验和素养是不可能胜任的而普通民众有几个懂政治的? (不是说民众素质不够,而是因为社会有分工,即便是民众个个都是博士,也有不同的专业,在其专业之外也是个外行)让民众去选拔对能力和专业要求极高的国家领导人这不是典型的外行选内行吗?就像博士不让专家教授答辩,而让路人一人一票决定学位给不给、医生不是以专业机构考核出来,而是让不懂医的路人投票决定医师资格给不给、建筑师资格让不懂建筑的民众投票……,这是对社会对民众负责任的做法吗?

为什么西方却采用这种“一人一票”这种方式而且满世界宣传?因为事实上,“一人一票”是把选拔专业政治人才的责任交到绝大多数根本不懂政治的民众手上,而且又是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人群中少数真有政治头脑的人也被其它不懂政治的多数人所稀释,不起作用。这种典型的外行选内行,实际上决定权根本不在民众手上,就是因为民众根本不懂政治,所以,只要控制了舆论,就可以控制民众的思维,进而左右选举。

忽悠精英很难,但是忽悠民众那是太容易了,就如一个不懂医的人想当医生,忽悠专业医学机构肯定是过不了关,但若是采用一人一票的方式,靠满嘴忽悠口舌生花,那还是能忽悠大多数不懂医的人,不出胡万林、张悟本之流的骗子才怪。所以,陈水扁两颗玩具子弹就可以玩几百万选民于鼓掌,少数能看出蹊跷的人手上的选票也被稀释不起作用。因此,“一人一票”不过是利益集团把持政治的一种手段。


4、“多党制”,又是进一步忽悠的手段。

同一个金主可以操纵不同的党派,通过这些党派垄断候选人,保证选举结果都在自己手中,比如美国每次选举,都是为两党的候选人垄断(其它人参选白参,肯定选不上),但是候选人怎么出来的??这不是人民定的。只要选项是人家给出的,无论你挑哪个都是人家的人,就是个骗局 。

而尽管美国议员是民选的,但美国国会的支持率,常年只有2成,反对率高达8成,就是个逆民意的制度。而且资本游说议员是合法的,这就使得国会成了财团的工具,国会里的所谓党派竞争,实际上是傀儡戏法而已。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可以花十几万亿美元去中东烧炮灰、给华尔街填金融窟窿,甚至数千亿美元军援一些国家的独裁者,而两党在这些事上空前的默契,而让他们兑现医改方案,拿出区区几百亿来给穷人买医保,却闹到政府关门也实行不起来。

而且在执政过程中多党制可以作为责任推卸的方式,把权力从左手倒到右手。民众只看到自己的不满造成政府轮换,看不到轮换后的政府背后还是同样的利益集团。这届政府搞砸了,人民愤怒 ,怎么办?主子再推出另一个代言人党,你们再重新选吧,那个让他下台,这个你可以选。

结果人民以为自己胜利了,民怨暂时平息了,然后周而复始,这个闯祸,让那个上,那个闯祸,再换回这个,无论代言人怎么换,背后的主子还是纹丝不动,这怎么就不是骗局了?就如美国的金融危机,闹那么大,却连责任人都找不到,但华尔街还是华尔街,照样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不少美国人也真的明白过来了,所以人家不去白宫闹了,直接去占领华尔街,因此知道谁才是真主子。话说回来了,很多人诟病中国的一党制,认为一党是绝对的权力,但是绝对的权力的另一面就是绝对的责任 。责任你躲无可躲,不可能向两党那样轻易推卸责任,为了不让人民不满,只能往好里做。

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如美国等,对中国这个禁运哪个调查,真正的好东西如高科技,生怕中国得到。但是却不遗余力地一再向中国推销美式民主,就是因为中国如果着了道,他们也可以同样的方式扶植代言人、傀儡政权。

5、什么是判断是否是真正民主的标准?

符合人民利益就是民主,而不在于形式!民主是个固有词语,不能从字面上去理解它的意思。关于判断民主的标准,有人完全按照西方标准说看是否有普选、有三权分立、有言论自由,来作为民主的标准。

但这些无一不是形式,并非本质。比如一人一票选总统,是为了选总统而选总统吗?不是,而是指望这个总统能让自己生活幸福、境遇改善。三权分立也是,为的是保障法制,保障法制的目的也是为了人民生活幸福。言论自由也是,为了群众能提出意见,也是为了人民幸福。所谓人民参政议政,也是为了人民生活幸福。

因此,人民生活幸福才是最终的目的,是最高的民意。只要符合这个最高目的和最高民意,才是民主。换句话说,只要符合人民利益,就是民主。其它所谓的民意,都低于这个最高民意,也必须服从这个最高民意。比如你选谁当总统,那只是你一个阶段性的民意,也只是为了实现最高民意的一个手段,如果不能达到符合人民利益的目的,即便总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那也根本不是民主。

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些国家,一人一票、议会制、三权,这些形式都学全了,但是却无法达到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的目的,甚至连最基本的社会稳定、人民生命有保障都做不到,也就是说,根本不符合人民利益,这也根本不能叫做民主。

就如对岸台湾省,也是什么形式都学全了,但是选出的领导人都是什么货色?日本种李登辉、“美国驻台行政长官”代表美国利益的贪污犯陈水扁、支持率9%人称白痴的马英九造成社会发展停滞,人民薪水17年不变 ,经济由搞西式制度之前占大陆的40%,变成今天的仅有二十分之一。

这样符合人民利益吗?符合最高民意吗?这能叫民主吗?只要符合人民的利益,就是民主,而不在于所谓的选票、多党等形式。作为政治外行的绝大多数民众,对自己的利益所在也很难把握清楚,特别是长远利益的保障,需要一定的政治眼光。如果盲目依照民意,最后可能反而损害人民自己的利益,这能叫民主?就如医生也会限制病人的行为,可能不符合病人的意志,但绝对是为了病人的利益,你能说病人就是医生的奴才?父母师长也会限制孩子的行为,也是为了孩子好,难道你能说这孩子就是老师的奴才?


6、所谓民主是精神需要

采用层层递进、水平提升的间接选举,就已经可以满足人民的民主精神需要了。因为精神需要不是妄想,同样和你的修为挂钩。社会不是根据你的妄想而满足你的精神需要的。就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这个“想”不是妄想。你想当将军,你必须有当将军的能力和素质。你妄想当将军,这不叫精神需要,这叫白日做梦。你要想当将军,要从班长、排长、连长……扎扎实实地起,其中的每一步中的努力和目标追求,才是你真正的“精神需要”。

7、有人说发达国家大都是一人一票、多党制,但是他们没有看到,同样,最落后的的国家也大都是一人一票多党制,如卢旺达、阿富汗。

而那些所谓的发达国家,没有一个是靠今天的这种西式制度而发达的。比如美国二战后就是老大了,但是种族隔离制度一直实行到60年代,到1965年选举法案出台后才有真正的普选;英国,上议院把持到50年代,而到今天上议院议员都是世袭的,它当老大的时候在搞羊吃人、种族屠杀;瑞士,妇女到1971年才有选举权。

而第三世界国家搞西式制度而发达的国家凤毛麟角,甚至几乎没有。例如韩国,成为四小龙的时候是军政权独裁时期。台湾省,两蒋世袭的时候也是四小龙,90年代搞西式制度,经济停滞,经济由占大陆的45%变成今天的不到5%。

西方建立真正的一人一票、多党制,那已经是70年代以后了,不过短短的几十年,还远没有经过历史的考验。而且事实是,实行这些年以后,西方也明显开始衰落,如美国经历金融危机,至今靠借债度日,欧洲至今在欧债危机中尚未走出,而欧债危机的根源,就是希腊政客为了讨好选民不负责任的掩盖问题、层层加码许诺的恶果。因此,这种制度是不是真的适合西方自己,都有待考验。遑论普世。

结语:作为政治外行的民众,在治理国家过程中的角色,可以在法律框架内起到沟通、提供信息和权力监督的作用,或者在初级的地方人大代表或村级的层面参加投票选举,一级级选出更高级的政治人才,保证执政专业度的逐级提升。并且在法治化进程中发挥每个人的作用,培养整个社会的法治精神。这才是我们国家的体制需要完善的地方,而不是要引入某些人鼓吹的普选和多党制而沦为资本利益集团的工具。

8,一人一票、多党制和政府清廉并无相关性。

防止和治理腐败,是靠权力监督,属于法治范畴,而和权力的来源方式不是一个概念。政府清廉程度,和国家的法治水平、社会发展水平相关。世界178个国家,多年来中国腐败排名70-80位,可以说在世界范围内属于中等偏上,在同一发展水平的第三世界国家中属于情况比较好的。

那些最清廉的国家,绝大多数也是发达国家,其社会制度经历了至少百年的完善,法治完善是清廉的主要因素。而同样,全球最腐败的国家,绝大多数也是实行一人一票、多党制制度的国家。

而亚洲,最清廉的国家就有卡塔尔、阿联酋。但它们都是酋长世袭的封建制度,严禁任何政党行为,遑论选票和多党制。但它们比台湾都清廉的多,比印度、菲律宾更强的没边。就是因为其法治完善,如阿联酋,法治指数全球排二十多名,与发达国家水平相当,虽然那是封建法治,如歧视女性、必须符合古蓝经等。

另外,腐败不止是政府范畴,其它拥有实权的都会腐败。如华尔街的腐败举世皆知,连发行美元的美联储都把持在他们手中,可谓掌握美国国家命脉,但他们搞出金融危机也没有任何人担责,反倒通过国会强行拿纳税人的钱给自己填窟窿。就是因为,美国虽然三权分立,但是没有一权可以抗衡华尔街,反倒成了他们金钱捕获的工具。

因此,我们国家真正需要改善的就是法治化水平。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法治化不仅仅是法律条文的完善,还涉及到社会每一个人的法治精神。一些法律的制定也需要时间。如官员财产公示制度,需要大量调研和试点,而且要建立在社会信用制度的完善的基础上,不然仓促实行,反倒迫使大量赃款通过法律漏洞转移或漂白。如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也早就实行了财产公示制度,但是比中国的腐败还要严重。

就如美国,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20世纪初就有提案,但到60年代才开始制定相关法律,到80年代末还有四分之一的州没有实行,前后酝酿了差不多100年。而我们国家,80年代有提案,现在已经有不少法律出台,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试点,相比之下还是要快的多。

9、很多人认为,有了选票,就能够监督官员了。

实际上这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实际上,靠选票,是最不靠谱的方式。世界上腐败排名倒数的国家,绝大多数是有一人一票选票的。

其一、选票只能是四年一次,所谓如果“他胡作非为,下次就不选他”,这种反而是最不痛不痒!反而是推卸责任的最佳方式!

四年时间短?足够他折腾够呛了吧?但民众的反应只能是4年后不选他,这不就如同遇到骗子,被骗了大量财富和时间,受害者的反应只能是“几年后的下次不找他”,那骗子不就乐得其所?更何况,最多任期两届,第二届的时候,反正不会再参加下一次选举,民众连“下次不选他”这机会也没有了。

其二、所谓“因为民众决定了当政者的去留,所以当政者为了民众的支持不会胡作非为”。更加可笑!谁真正决定了当政者的去留??民众只是最后一步选举阶段才有二选一的权力。而之前,谁扶植他当候选人的?谁出钱为他大力宣传的?这不是民众决定的吧?你得罪了财团,连候选人都当不成!更何况不从事政治没有政治素质的民众,很容易被财团媒体控制的舆论左右。就如陈水扁,两颗玩具子弹都能玩民众于鼓掌(也可见,所谓“下次不选他”是多么不靠谱,关键时刻一点小动作就可以让大多民众改变,少数看出蹊跷的有政治头脑的人也被“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掩盖)。

可见,民众也只是在人家给好的选项中挑一个而已,选项是人家定的,不管你选谁,都是人家事先给好的。这真的是决定权在民众吗??

就如美国的选举,一直以来都是为两党垄断,总统都是来自两党的候选人。而谁能让你当上两党的候选人?超级党代表及他们背后的财团说了算。得罪了他们,你连候选人都当不成,遑论当总统?即便你当上了总统,就如肯尼迪,是美国历史上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可那又怎样?光天化日电视直播之下被杀掉,相关资料竟然被FBI封锁当机密要到2039年才公开,真凶至今逍遥法外,杀了总统,竟然还轻易动用国家机器摆平了。可见真正的权力在谁手中?谁才有真正的决定权??

其三、真正起监督作用的是法治。如陈水扁下台后被捕,那不是靠公投,也不是靠选举,而完全走的是法律途径。弹劾克林顿也是由独立检察官发起,走的也是法律程序!哪里靠的是选票??而法治和一人一票无关。就如阿联酋,是禁止政党存在的世袭君主制,但是法治指数比台湾、意大利都高,清廉指数也在亚洲排名前列,超过台湾。

其四、“因为有了选票和监督,就像有了方向盘,国家就可以在前进中修正自己,以免误入歧途,这就可以使国家长期保持活力”

笑话!那美国怎么还搞奴隶制一百年?种族隔离两百年?还一而再地暴发金融危机找不到解决之道?欧洲还继续深陷危机?就如希腊,一届届选举人反而使国家一步步走向深渊,更遑论更多实行一人一票的第三世界国家,多少国家已经积重难返?就连表现还不错的印度,长期的种姓制度就无法被撼动。所谓的“以免误入歧途”,真的是你想象的那样吗??能不能有点理性思考而不要去想当然地喊口号??

其五、人类任何领域,不管是教育、医疗、建筑,还包括司法等公共权力机构,它们也都是服务民众,与每个民众的利益相关。但没有一个是用一人一票来选拔人才和管理者的。按你的逻辑,难道这些领域都无法良性运行?无法被有效监督?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