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2015香港区议会选举

陈联昆

 

香港回归后第五届区议会选举于11月22日举行。我朋友的女儿代表香港民主党竞选所属区区议员,因缘际会我参与了选举过程。

香港区议会是香港地区层次的议会,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每届任期4年。区议会在香港政治架构中只是区域咨询组织,并无法定权利。当前香港18区区议会都由建制派控制。

本届选举最大亮点是取消委任制,全部议席由431名民选议员和27名当然议员共458名议员组成。(何为当然议员?当年港英政府为安抚新界地方势力,设置每个乡事委员会主席是当然议员沿用至今。民主派几次提出取消未果)。

朋友的女儿是上一届区议员,这次是竞选连任的。她在任内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地服务民众,工作绩效深得人们肯定。选情分析会上,大都认为我们的群众基础好,胜选的机会大。建制派民建联窥觊此位已久,派出的候选人积极投入,从去年开始谋划,组织居民旅游聚餐等活动,端午节派粽子,中秋节派月饼等手段收买人心。他们无视“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大撒金钱。区议员竞选经费上限为港币53800元,看着他们如此气派,我们都傻了眼,不由地问,怎么我们的钱得掰着用,人家的钱用不完。此时,我深刻体会到,竞选是拼资源,拼实力,在资源实力不成比例的情况下,香港民主派能生存下来确实不容易,他们靠的是不屈的理念和人心。由于竞选策略运用错误,我们的候选人落选了。

这次选举登记选民为312万,出来投票的146万,投票率百分之47,为历年最高。867名候选人竟琢363个席位。与往年一样当局未敢松懈,运用了大量资源,中资机构及所有“爱国团体”的员工都被动员起来,投票给建制派。选举结果未出现重大变化,建制派取得298席,泛民主派取得106席,维持了原来的格局。但也有意外出现,民建联的钟树根和葛佩帆,民主党的何俊仁,民协的冯检基4位重量级议员落选出局。激进的人民力量、社民联和热血公民则几乎全军覆没。56位占中青年参加选举(人称伞兵出击)拿下8个席位。其余席位由无党派独立候选人士获得。

据了解,建制派对泛民没有大败,甚至有多名伞兵当选,感到意外及困惑。虽然建制派在议席上占多数,但他们想不通为何占中之后,伞兵竟能在区议会选举取得席位。部分建制派在区议会选举前所做的评估,大都乐观。选举日先是被高投票率吓着,继而在各区收到信息说己方候选人选情不稳,民建联便罕有地在黄昏发出全线告急信息,由各大老轮流落区“急救”候选人。另一边厢,泛民各党也不好过,大家眼看着各票站投票人数大增,都摸不清楚选民是友是敌,心里七上八下。

双方都不得不承认占领运动确实影响了这次区议会选举,无论是从鼓励了一些从来没有投票的人出来投票,抑或促使一些参加过占领运动的人出选区议会,再加上不少选民不满长期在位的现任议员,有求变一试的心态,几种因素加起来,令到选举无法只针对泛民,建制派只能干着急。

本届选举还有另一种现象值得关注,以‘守护本土’为诉求的新民主同盟16人参选,15人胜出,当选率高达百分94,他们倡议本港优先的政治路线,经常被建制派一些人批评。占领运动之后,有其他民主党派表示要吸纳本土元素或纳入政纲,以新民主同盟(召集人范国威)在区选的亮丽成绩,相信“本土”将会更具吸引力,成为一些党派的政治路线。

另外,所谓“伞兵”的本土意识甚为浓烈,经常把“守护我城”挂在嘴边。年青一代不像50、60岁以上的人有浓厚的大中华情结,他们在认知上更多从香港本位出发。这类年轻人和“伞兵”随着新旧交替,将越来越多。他们在政治上最终会从介入渐而有可能成为不能忽视的力量。因此,年青一代对香港的属性定位在不知不觉中,或许已有微妙变化。

在本届选举中,泛民团体中的激进组织几乎全军覆没。区选被视为是明年立法会选举的前哨战,激进组织前景堪忧。身处民主运动前沿阵地的香港市民用选票坚持着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推动中国民主运动。这次选举充分体现了香港市民的这种追求。

目前大陆也正在举行基层区县人民代表选举。近几个月来,满街的竞选广告和义工们的竞选拉票,让大陆游客大开眼界,忙着拍照留念。许多游客停下脚步向义工了解情况,不甚感慨地说,我们何时能直选啊?大陆网民对这次区选也很关心,微博上留下很多这样的呼声:台湾早就直选了,香港区议会选举也跟上了,我们怎么就跟不上?我们何时有这种选票?

北京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率领一批学者来港考察区议会选举全过程。李凡接受记者采访说了这么一段话:北京总是视普选为洪水猛兽。而这次香港选举让北京看到一种希望:选举并不可怕,普选并不可怕,百姓还是能明辨是非。政府怕选举,其实,从上层的角度看,只要把百姓的公共政策制定好,从社区的角度看,欺诈百姓的事少做,甚至不做,选举就能赢得选票。正在举行的北京区县人民代表选举,独立候选人全军覆没。政府以各种手段,令他们一个都不能成为正式候选人。何必如此恐惧,这说明政府心里有愧,做了不少坏事,又不让百姓说话。

今年的区议会选举是普选产生的,其影响是深远的,势必加快香港市民争取立法会和特首普选的脚步。香港区议会选举也为大陆上了一堂宪政课,其影响将随着网络信息流传迅速铺开。



2015年11月29日在德国科隆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上的演讲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