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政治应当是美好的

许志永

 

一个朋友发短信说,你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从政可能是一条现实的道路。我回复说,你离政治太远了。

其实后来我又觉得这个回复不够准确,准确地应该说,你离我所理想的政治太远了。我想,我并没有误解你的意思,在中国人眼里,从政意味着开始了一条城府很深少说真话投机钻营的道路,政治几乎成了阴谋诡计不择手段的代名词,这是政治的悲哀,更是中国人的悲哀。

看到这期南方周末讲述了《奥巴马的信仰》,一个美国黑人从政的经历。奥巴马的母亲是美国白人,父亲是来自肯尼亚的黑人。奥巴马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在华尔街一家咨询公司工作,成为高级管理人员挣百万乃至千万的财富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梦,但他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两年后他回到芝加哥的黑人社区,从事社区自治服务。他在社区里扎根多年,全身心推动黑人社区住房条件改善,推动黑人与白人社区融合等辛苦而细致的工作,为陌生人的生活改善和尊严而努力。2004年11月,奥巴马当选为美国参议员,也许有一天他会成为美国总统,但无论他处在什么位置,热衷于公共服务是他的本性。

奥巴马的故事就是一个美国政治家,也是民主法治健全国家千千万万政治家的成长的故事,他们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把为公众谋福利作为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实现,甚至作为自己的信仰。也许,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乏精明的甚至是阴险的政客,但在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里,政治家的主流——总统、议员、州长、大大小小的市长们大都是为公众谋福利的理想主义者,或者至少,公共服务是他们的专业特长。华盛顿带领大家建立一个独立自由的美国之后主动告老还乡,林肯为一个自由公正的社会献出生命,罗斯福带领美国乃至全人类走出法西斯恐惧的阴霾,他们都是怀着美好的理想成为一名政治家,这种贵族精神气质传承了一个政治文明的国度。其实任何一个社会都不缺乏这样热心公共服务的人,一个健康的政治体制就是把这样的人选到公共职位上,21世纪的今天,这样政治文明的国家已经成为人类的主流。

我羡慕这样的国家,我们的国家也应该这样。在这样的国家,权力根基不是阴谋、暴力和恐惧,而是人性善的一面——良知、美德、公共服务的能力。在这样的国家里,权力游戏规则不是黑箱操作比谁更野蛮残忍,而是阳光下的公平竞争,比谁更守信用,更道德,更有为公众服务的能力,最终决定胜负的是公众的自愿选择或者法律裁决。在这样的国家里,权力更替不是充斥阴谋诡计刀光剑影,而是一场全民的狂欢,人民服从国家权力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服从程序正义基础上的法治秩序。这样的国家属于人民,他们的人民也一定会发自内心为自己的国家而骄傲。

可我们的人民没有这么幸运过。在漫长的专制历史上,我们的国家无论姓李还是姓朱,一直都是某个家族或者利益集团所有。江山是打下来的,人民,如同牲畜一样都是江山的附属物。打江山是为了坐江山,本应代表人民的公共权力成了少数人私欲的工具,于是,为了争夺权力,政治成了阴谋诡计不讲道德没有底线的代名词。政权更替常常伴随着“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烈,人民在巨大的灾变面前像蝼蚁一样无声无息。即使那号称最为辉煌的贞观之治,李世民是通过杀死自己的哥哥夺取皇位的,所谓儒家在赤裸裸的阴谋权术面前显得多么苍白无力。直到二十世纪甚至今天,人民无权参与权力更替,他们在横飞的流言中等待着命运对自己对这个民族的未来的裁决。这就是一个国家的政治史,也是一个民族的道德史。

一个世纪以前,我们的先辈们曾经努力过,努力建立一个现代文明的共和国。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宣告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先生在上海启程时,军人绅商市民数万人自发相送,“共和万岁”之声闻于数里。建立共和国,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多么纯真而又热血沸腾的梦想。然而,专制力量如此强大的惯性终于淹没了文明的希望,没有多少人相信美好的宪政规则,一番争吵怀疑之后还是各自拿起了刀枪,最终胜利的是最不讲道德最没有底线的统治者。

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我们迎来了新的希望。今天,文明的政治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主流,中国公民社会正在迅速成长,民主法治已经成为共识,政治改革已经成为全民的期待。我们已经看到,千千万万中国人已经摆脱阴谋政治的束缚,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开始独立的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相信,这个民族不会再错过一个新的世纪。

我们始终坚信,政治应当是美好的,我们不能指望人性的改变,但好的政治应当通过正义的规则促使大部分人抑恶扬善。在一个社会里,好人,那些本性中利他、同情心等善的一面明显超过贪婪、自私等恶的一面的人是少数;坏人,那些本性中恶的一面明显超过善的一面的人也是少数;绝大多数人善恶并不明显,他们的行为选择是利益驱动的结果。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好人是主流,是榜样,通过良好的制度带动绝大多数普通人抑恶扬善。在一个不健康的社会里,坏人是主流,是榜样,他们通过潜规则诱导普通人抑制善良,张扬人性之恶。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被教育提防陌生人说谎话拉关系走后门,大部分人常常不得不违背良心做事,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这是一个不健康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必须改变。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扭转这十多亿人的观念预期。即使一个人认为一个法律是好的,但当他(她)意识到大部分人都不会遵守时,自己也就不遵守了,大部分人都不守法,法治也就无从谈起,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大部分人认为政治就是恶的,所以自己一旦从政就必须放弃道德良知,大部分人不相信正义,所以自己也就拉关系走后门,这样的结果就形成一个巨大的“场”,十多亿人的倾向是抑善扬恶。现在,我们要改变这个场,要把十多亿人的倾向变为抑恶扬善,即从内心深处改变人的心理预期,即必须让人们相信政治是美好的,让人们相信从明天开始坏人会得到正义的惩罚,好人不用贿赂也能得到公正对待。

在道德良知基础上重建我们的社会,这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历史使命。这需要千千万万优秀公民在制度层面点点滴滴日积月累的努力,需要一群优秀的公民楷模引导人们走向政治文明的生活方式,需要一个足以震憾民族心灵的巨大历史事件扭转整个国民的心理预期。宪政中国需要制度规则,这样的规则正在建立。但仅有好的规则不足以推动宪政良好运转,宪政运转需要第一推动力,需要一群优秀的公民楷模,坚守良知和正义,坚守民主法治的宪政理念,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担当责任。这群公民楷模需要在巨大的历史事件的震撼中改变国民的心理预期,而且,他们有责任尽量减少历史事件对中国社会的负面影响。

我很幸运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意识到了生命的意义所在,愿意成为这优秀群体的一员。为了责任,我们必须成为纯粹的人,为了一个纯粹的梦想。我们必须改变那种认为政治就是革命与反革命、镇压与被镇压的传统观念,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反对,而是为了建设,不是为了获得权力,而是为了约束权力。我们追求的不是物质财富,不是控制别人的权力欲望,我们唯一的私欲是自我人生价值的实现,而这依赖于为公众谋福利的生命历程。我们不会在理想主义旗帜的背后埋藏任何阴谋,我们的理想、言论与行动是一致的。惟有如此纯粹,我们才无所畏惧,我们才有彻底的勇气面对一切非议和责难,面对一切阴谋和困境。

为了责任,我们必须怀着美好的愿望,以宽容的、理性的建设性心态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宽容过去,每一场历史悲剧的真相不应当是仇恨的张扬,而是和解的剧幕,太多的历史悲怆不是这个民族彼此之间的仇恨积累,而是让我们意识到这个和解与感恩的年代。我们必须理解沉默的大多数,在这个看似道德沦落物欲横流的时代,人们其实正在渴望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要努力理解所有的人,把每一个人当成自己的同胞,包括那些泯灭良知深陷野蛮政治规则的人,他们是我们同情的对象。我们必须以乐观的期望面对每一天的生活,以巨大的历史悲悯看那一切丑陋的乃至邪恶的,启迪那深埋心灵深处的幸福的愿望。

为了责任,我们必须有勇气放弃自我。改变这个漫长历史传统国家的制度和文化当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必须有人愿意担当责任,愿意付出代价。我们惟有的力量是道德,是上帝植于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良知的种子。我们的力量必须非常强大,必须强大到让最邪恶的暴徒在我们面前自卑地放下刀枪,惟有如此,这个民族才有可能实现和平转型,才能变成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虽然我们不会轻言牺牲,但必要时我们必须有放弃一切的勇气,唯有巨大的放弃一切的勇气,阴谋和暴力才会卑微渺小到没有意义,我们才能战胜阴谋和暴力,才能张扬人性的善,才能建立一个自由幸福的社会。

当大多数人都在沉默时,必须有人不能沉默;当大多数人都在抱怨时,必须有人不能抱怨;当大多数人都已经放弃希望,必须有人不能放弃。为了一个自由幸福的社会,必须有人坚守良知和正义。不仅坚守,他们还必须有足够的智慧成长,让良知正义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这个时代需要一群优秀的公民自觉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达成共识,成长为一支健康的力量,推动这个伟大的国家完成政治文明的历史转型。

如果说二十年前,这样的梦想还只是一个稚嫩的梦想,如今它已经成为我的信仰,我的生命。无论经过多少挫折,无论付出多少代价,这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我要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国公民,成为推动历史进步的那个优秀公民群体的一员,我要让人们相信理想和正义,让人们看到这个变革时代的希望。是的,我已经在从政(指自荐竞选区人大代表胜出——xqm侍者注),我在追求理想的政治,文明的政治,我要以自己一生的行动向这里漫长专制阴霾下的亿万国民证明,政治应当是美好的,政治的确是美好的,政治是为公众谋福利的事业。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