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王沪宁与中共政治理论关键词

吴祚来

 

只谈梦想不讲理论,不因时提出有世界与未来眼光的当代中国政治理论,习时代就仍然是一个混乱的时代,现实混乱是因为理论混乱;如果习没有普世价值追求、不将普世人权作为国家发展的核心价值,不能将政治理论提升到宪政体系之中,习的梦想只能是幻想。


学者在体制内只能夹尾巴做官

美国之音近期报道并讨论中共智囊问题,这个话题自然会涉及中共三朝政治理论元老王沪宁,王沪宁上世纪九十年代被江泽民相中,进入中南海,人们普遍相信,中共政治理论关键词的出台,多与他有关,譬如江时代的三个代表、胡时代的科学发展观,还有习时代的中国梦。

让王沪宁还有同样从上海调入北京的刘吉这样的学人进入中南海或中共智囊机构,是江泽民的一种爱好,何况尊重先生或师爷毕竟是南国的传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江没有邓那样的自信了,他需要有人在理论方面为自己开蒙、谋篇、諌言,这其中,也不排除上世纪八十年代整个社会的人文启蒙,这样的大背景对江的某种潜在的影响。

但王沪宁或刘吉进入权力核心或成为中南海师爷之后,学者只能被工具化,任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刘吉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组织学者与总书记谈心,并出版成书,畅销一时,很快他就被边缘化。你刘吉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谈什么就谈什么,你得揣摸圣意。王沪宁为江泽民提三个代表,按照内部规则,他可能同时要提供几套或十几套关键词方案,最后由江来选定。江泽民自己能准确说出三个代表具体内容吗?百分之九十九的党员干部无法准确表述三个代表的文字与内容。

所以当三个代表提出来后,许多党员干部都无比怀念毛时代的为人民服务口号,简单易记,当然也邓小平摸石头过河、猫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也会让人会心一笑。江的三个代表让人笑不起来,有点考验人的记忆力或智力。

说句公道话,中共政治关键词格局越来越小,最终走向梦幻,这并不是王沪宁来决定的,甚至与他毫无关联,学者用知识改变不了官场,官场必然用规则改变体制内学者。六四之后,体制内的改良力量或政改派被完全清洗,极左保守力量把住了各个关口,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从不争论到五不搞到七不准,维稳思维从社会扩展到学术界,并对网络言论严加封杀,这一切都不可能是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出来的成果,转化成了现实,而是越来越不稳定的现实,没有倒逼出改革,反而倒逼出集权与恶政。

军人治国:枪杆子里面出真理

毛邓都是军伍出身,都敢于打大仗,甚至敢于动用军队依恃国家机器的暴力来维系自己的统治。所以毛敢于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不断革命不断暴力,使应该和平的中国变成了革命斗争的中国,邓敢于终结文革,敢于推翻毛指定的继承人,并通过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以取信于民,获得一时的统治合法性或稳定性。

邓小平时代是一个没有理论的时代,没有理论的时代就是一个不讲理的时代,白猫黑猫论,摸石头论,让一部分人富起来论,都是随机性的生活语言,它的积极作用是回归生活常识,它的消极一面是,它不能从根子上消解马列教条,不仅如此,邓尽管反对两个凡是,却主张四个坚持,认为马列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把毛泽东个人错误与毛思想分开。真正带有革命性的思想讨论,譬如人性与人道主义讨论、自由化思潮,都被邓与他的战友们扼杀于无形,并成为胡耀邦、赵紫阳等人的罪错。

邓时代毕竟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但这一讨论并不是中南海提出的,学者的声音只是被官方媒体发现,郑重提出,邓小平团队发现这一观点是打击两个凡是的理论武器,就实用性的拾起,打击完两个凡是之后,其工具价值就没有了,似乎任何真理都被历史检验过了,中共本身就是真理与正义的化身,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成了实用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邓实用的理论、对邓实用的人,都是有价值的,否则就会被废弃。不仅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被废弃,胡耀邦、赵紫阳等有思想、有良心、有政治改革热望的体制内人士,均被废弃。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起到唯一一个作用,就是颠覆了毛指定的华国锋主席位置,使邓成为所谓的第二代领导人。此后的理论提升,包括人道主义倡导,自由价值的尊重,以及人权问题,都被邓与保守势力阻止传播与讨论,邓最后的杀手锏是不争论,不争论是一切人都不要与我争论,我的理论即真理,即可定天下。人们看到不争论是不争市场经济姓社姓资的问题,但,不争论的另一面,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如果没有宪政民主加以制约,必然是另一种洪水猛兽,公权与资本联姻,将给国民带来文化大革命之后的经济大革命大灾难。

毛泽东用军队为文化大革命保驾护航,邓用军队为经济大革命保驾护航,同样的用军政手法,同样的一人独步天下,同样的枪指挥党、指挥国家、扶持人民。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里面出真理,当学生们要求与最高领导人对话时,当知识分子要与统治者论争时,回答只有枪口。任何理论异见,都被视为颠覆中共政权,要么封杀理论,要么封杀理论人,军人政权时代,理论不可能获得进步。

工程师治国不懂普世价值

江时代倡导三个代表理论,这一理论一是在意识形态像枪杆子一样强硬地代表一切,当政者在思想文化与生产力一切领域,都是先进的,因为是先进的,所以可以代表一切,可以领导一切,指挥一切。其二,这一理论在实践方面,它使权贵成为一个整体,联姻了权贵,形成经济大革命时代的统一战线,使资本(资本家)、官本(官僚)、知本(知识分子)这种力量联合在一起,共同制造经济泡沫与奇迹,共同掠夺国家与百姓利益,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同舟共济,闷声发大财。

这一理论促使资本家可以入党,使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进入人大政协上层建筑,甚至进入行政领域,邓小平设计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全民共同富裕。这不过是邓一厢情愿的政治幻想,先富起来的人口头上感谢共产党和政府,而实际感谢的则是自己的资本与权力勾兑的各种关系,不可能回报与带动没有富起来的人们。

要维系富起来的人们继续富下去,要维持统治者权利稳定,三个代表的理论指定下,中共构建了权贵共同体,从人大政协的人员构成看,这是一个新的统一战线,党和政府为GDP而战,权贵们为财富而战。无论是强拆还是环境污染,无论是在牛奶里加有素物质,还是让猪吃素肉精,还有大学向官员资本家销售真的假文凭,我们不仅看到政府在失职,也看到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在三个代表的旗帜下,势不可挡,攻城掠地、制造罪恶。

不仅人大政协汇聚了权贵代表,教育、医疗、科研机构、司法部门、甚至宗教与文学艺术领域的精英们,也卷入到不顾法律、没有道德底线的拜物狂欢中,经济拜物教让整个中国社会道德与法律毁坏,也让人文环境、自然生态、经济环境被毁坏。

如果说三个代表理论形成了权贵统一战线的话,科学发展观,则是王不顾左右而只言科学。胡时代完全被江泽民政治势力扶持,不能谈民主自由宪政,不能谈平等博爱正义,只能谈科学了,讲科学本是一个中性词,政治领域的人讲科学,甚至讲八荣八耻,这些都是幼儿园里教师给孩子们讲的话题。

胡时代只讲科学,只发展经济,拒绝政治走向宪政文明,吴邦国的五不搞,坚决不搞民主宪政、不搞司法独立军队独立、不搞多党竞争与选举等等。中共官方宣传部门发文,不允许倡导与讨论普世价值,将民主自由博爱平等正义等等人类共同价值视同西方价值,视同对中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替代与颠覆。

中共理论话语中害怕提及民主自由,只要提及这些普世概念,就会从负面加以阐述,民主不是万能的,西方民主上虚伪的,自由会带来动荡等等,但他们提科学发展观之时,却忽略了,江胡时代因为没有政治与道德文明,科学也走向了它反人性反生态甚至反人类,大到环境污染,小到假冒伪劣产品,都是科学发展出来的,科学技术没有法律与道德守护,而为害人类,并呈泛滥之势。

在理论领域仍然固守愚昧落后的意识形态,用强权语言代替理论,任何不利于稳固当政者独裁统治的理论与言论,或封杀或禁言,而对体制内的学者,则将其边缘化或使其退出体制,这样的政治生态中,不仅中共自己无法产生有价值的、有突破的理论,连社会上出现新观点或倡导政治价值常识的言论,也备受阻挠。

知青治国:只讲梦不讲理

胡锦涛时代政治关键词是科学发展观,到了习时代,应该是民主政治观吧?因为中共第一代领导人陈独秀倡导的两大价值,一是民主一是科学,即德先生与赛先生,现在赛先生一家独尊,德先生无迹可寻。中共理论理穷辞屈,只有借助一个文艺词:中国梦,来寄托新任领导人的政治情怀。

不谈理论了,只有观点或讲话,只有指示精神,为什么?因为除了宪政理论这条西方邪路,就只有走毛氏老路,还有第三条道路吗?邓小平没有找到,所以一直摸石头过河。现在河水涨起来了,整个国家又处于危险之境,因为当政者带领整个民族在河里找石头,而不愿意走上政治文明的彼岸。

当南方周末将中国梦与宪政梦联系起来时,遭到其上级宣传部门封杀,紧接着,反普世价值、七不讲、反宪政成为〈红旗文稿〉、《求是》等中共高级别喉舌的强势声音,这些人一是健忘,他们忘却了延安时期中共将自由民主宪政当成最大的追求,而反国民党一党独裁、军队党化、限制媒体自由是当时中共媒体的主流声音。为什么七十年之后,同样的宪政民主、同样的自由平等就成了敏感词、成了西方价值,甚至成为西方颠覆中国的阴谋工具?

习当政一年,理论领域不仅掀起反宪政反普世价值、反普世人权的逆流,更有甚者是动辄亮剑,军队里也发出强音,将政治异见视同敌对势力。如果说邓的不争论、吴邦国的五不搞还是带有一种保守性的回避政改的话,习时代的七不许与理论领域亮剑,则完全是用进攻的方式,来对待政治思想领域不同的声音。

与上述现象异趣的是,习近平在不同的时间地点谈过:权为民所赋、依法治国、把公权力关进笼子里。把这三个观点串起来,就是民主宪政的理念,权为民所赋,不通过选票,还有其它方式吗?无论是直选还是代议制,但公开的票选是人类文明二千多年来最伟大的成果,中共的组织内部考察选择人才,每年数以万计的贪官落马,说明组织内选方式完全失败;依法治国,当然要尊重宪法,尊重宪法,就得尊重其独立地位,公权力必须被关在笼子里,而不是凌驾于宪法之上。

为什么习近平的宪政理念,不仅得不到中共理论喉舌的呼应、倡导,反而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宪政反民主甚至反普世人权的浪潮呢?因为习还没有掌控宣传理论领域?

只谈梦想不讲理论,不因时提出有世界与未来眼光的当代中国政治理论,习时代就仍然是一个混乱的时代,现实混乱是因为理论混乱,理论混乱是因为原教旨的马列毛完全过时,或完全反普世价值与政治文明,而民主宪政理论又会使中共面临新的政治挑战,所以,习谈到宪政理念时,只能蜻蜓点水,而谈马列理论时,也是敬而远之。

邓小平超越不了毛思想,江与胡更是在权贵资本主义体系里沉沦,现在,权贵资本主义已将国民财富蚕食鲸吞,习被迫与之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软战争,如果习没有普世价值追求、不将普世人权作为国家发展的核心价值,不能将政治理论提升到宪政体系之中,习的梦想只能是幻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