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谁最怕再议“文革”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69

查建国

 

曾担任过广东省委宣传部长、深圳市长、山西省长、文化部付部长的有争议的昔日“政治明星”于幼军复出,任中山大学教授。于复出一上讲堂即在12月9日开讲8场《文革系列讲座》,据说现场爆满临时换大课堂,此讲座引发互联网上关注。对此,环球时报12月17日发社评,题为《围绕“文革”网上争论是泡沫化的》。环报社评急于“灭火” ,抛出两个观点:

(1)“文革” 已有结论,不必再议。社评讲“《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有清晰明确的结论,即它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社会对‘文革’的真实兴趣并不高,因此有关‘文革’ 的‘激烈争论’ 有泡沫化成分,实际意义被夸张了。”“有关‘文革’的各种衍生争议决非当下意识形态的真正主题,……”“希望人们别被网上表面的‘文革热’ 忽悠,以为它真的是一个导致了重大思想冲突的话题,……”。

(2)再议者别有用心。社评讲“‘文革’是这几年舆论场上一个挺特殊的热题,一方面围绕它的争论一点就着,一方面参与争论的很多是意识形态激烈人士,其中不少人带有舆论场上‘左’ 或‘右’的标签。”“有关‘文革’ 话题的敏感,往往是一些人出于现实政治目的争论它,把这种争论作为政治影射或者用于现实泄愤时才出现的。”“这些人呼吁社会‘全面反思文革’,要求执政党就‘文革’ 向全国人民‘道歉’ ,或者另一些人给‘文革’ 时期的国民经济成就一一摆功,他们的姿态就不再是‘历史学者’ 的,而更像是‘政治鼓动家’的。”

现今中国政治派别有三:(1)原教旨毛派,即环报口中的“左” 派;(2)邓派,即邓小平复出至今的中共主流派;(3)自由民主派,即环报口中的“右”派。这三派对“文革” 看法不同,每一派左右开弓反对另两派,围此激烈博奕。

“原教旨毛派” 遵循毛泽东原教旨思想教条,对邓式改革及发展中的现实中国不满,认为现在穷富差别扩大,工农失去过去的“领导地位” ,如毛讲的“走资派还在走”,修正主义赫鲁晓夫式人物上台。他们念旧、念毛时代,念文革时“革命派” 的“意气风发” 。这派中观点也不全一致,但主要点是对毛、对“文革” 肯定大于否定。

“邓派” 代表着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根本利益,他们在毛泽东“胡闹”把中国搞得一塌胡涂时,在毛泽东热衷党内斗争,使中共既得利益权贵集团人人自危时站了出来,反对毛“个人崇拜” 的“两个凡是” ,用“改革开放”的一手来保“四项基本原则” 的另一手。这“两个坚持” 的“邓小平理论” 反映到“文革”评价上是否文革保毛的有限否定论,抗日后70年还在不断要求日本道歉者难道不能对40年前的“文革” 道歉吗?《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是“邓派”对“文革” 的结论,他们清楚保住了毛就保住了党。他们讲不能用改革的三十年否定改革前的三十年,“文革” 十年在“前三十年”中,是该否定还是该肯定呢?“邓派”与“原教旨毛派” 同文同种, 是改良的、修正的“毛派” ,是真正的“救毛派” “救党派” 。

“自由民主派” 彻底否定“文革” 。他们认为“文革” 主责者是毛泽东,如毛的追随者“四人邦” “林彪军人集团”尚被押上法庭判有罪,那没把毛定为罪人就是对文革主责者的保护;他们认为毛能在“文革”中呼风唤雨是有其党意识形态、党国体制背景的,追毛的责任重点要追其背后更深层的原因,如此才是防止文革重演的治本之策。

不忘历史是为了更深刻地认识现实、展望未来,围绕“文革” 之争三派的博奕有其重大现实意义。环报之流妄图淡化、压制这场斗争也是枉然。

12月18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 zhajianguo2012@hot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