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台湾拥有很多南海i核心档案

 

针对南海风云,台湾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汤熙勇表示,过去多是以国际政治、国际法的问题来处理南海纠纷,但是政府相关档案整理却是讨论国际法时最重要的依据,因此他近几年特别关注南海议题的档案梳理工作,希望从内政部、外交部、国防部等相关单位的档案中,找出南海论述的依据。

据中评社12月25日报道,汤熙勇表示:“10多年前大陆就在讨论相关议题,他们知道,很多国民政府时期南海档案都被带来台湾了,不过还有很多档案牵涉到国际法解释的问题,以及各单位保密原则,很多资料还不能公开。”

台湾中研院在12月初举办了2天的“南海诸岛之历史与主权争议”学术研讨会,邀请专家学者提出南海议题的各种学术论文,有专家还建议,这类型研讨会要继续办下去,下次还可以去东沙岛举办,增加临场感。

负责筹划研讨会的汤熙勇表示,过去其他单位办过很多南海研究,但多半是从国际政治、国际法的角度举办,这次加入历史研究,希望藉由档案整理,作为未来解是国际法的依据,过去不知道哪些资料可以引用,甚至有引用错误的风险。

汤熙勇说:“档案整理的部份,大陆做得比台湾好,但是核心资料都在台湾,例如内政部、外交部、国防部当时处理南海议题的档案,例如南海诸岛最重要的地图等。十几年前,大陆就在讨论南海议题,大陆学者也知道许多重要档案都被带到台湾了。”

1949年蒋介石播迁来台时,不只是带来了故宫文物、黄金,还责成各部会带来关防和公文,当年是谁?为什么要把这些档案千里迢迢用船运到台湾?目前还没有解答。汤熙勇表示:“关防和公文可以证明中央政府的传承和延续,但现在真的还不知道谁决定要把这些档案带来,可以合理解释是蒋做出的裁示,把重要的档案用船运到台湾,当年没有带来的公文,都放在南京第二档案馆。”

目前关于南海议题,政府档案资料最齐全的是外交部,内政部也在着手处理各种档案。汤熙勇近几年埋头梳理这些档案,不过也遇到一些困难,例如1960年代后国防部的相关档案还没有解密,这方面的史料就很难追踪。

2014年台湾在北中南各地举办了多场“南疆史料展”,展示南海议题各阶段的变化,汤熙勇表示:“举办展览是因为要因应国际上对南海主权的问题,要拿出证据说明为什么南海是我们的,公布史料是第一步。”

不过,展场中并非所有地图、档案可以随意翻阅,汤熙勇解释:“国际博弈时,大家都在玩牌,不能让人知道手里最后的王牌是什么,所以这个展览还保有神秘空间让人想象,但相较于菲律宾和越南,台湾开放南疆史料的幅度很大。”

汤熙勇指出:“大陆对档案的管理也很严格,我想要去南京第二档案馆看,也看不到,不过大陆学者都可以来台湾到国史所等单位调阅公开资料,现在考量要对国民开放。因为这些档案可以拿来解释国际法的规定,不同立场可能有不同解释,也可能断章取义,如果留下刻板印象,未来就很难改观,所以若是没有百分之百把握,就不会随意开放。”

除了台湾内部的档案外,汤熙勇对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的档案也非常有兴趣,因为可以透过档案了解美国政府决策的过程与态度。他表示:“美国的政策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南海诸岛不应该由一个国家所控制。”

另外,南海诸岛的研究资料应该更公开,也具有教育意义,汤熙勇指出,有大学教授在课堂上问学生,台湾最南的疆域在哪里?学生回答是屏东恒春,完全不知道还有南海诸岛和更南边的曾母暗沙,让教授哭笑不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