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党左”与“毛左”

商欣仁 彭祖龙

 

“毛左”一词很流行,但“党左”一词好象人们很少听过。这是因为党权太大,人们不敢用这一词。毛是死老虎,一些人对不符合自已观点的人弄不好就爱戴上“毛左”二字,其实“党左”比“毛左”多得多,对当前理论和政治引响很大。

“党左”的来历也很清楚。当年“五字反标”就是这些人办的,尽菅后来都推到“四人帮”身上,但真正主手就是“党左”这些人。
“党左”的格言是:
一.要让“党”永远处于执政党地位
二.要让“红五类革干子女”接班
三.反对多党制
四.党内潜在的敌人是“四人帮体系”(毛派)

这一错误观点和当前改革开放政策“格格不入”,使中央一切改革政策走进死胡同。没有希望。

一,“党左”朋友

在经济上。一切利益必须由红五类革干子女先点有,最后“党“就变成了“官僚资产阶级的政党”。“政府”就变成了“官僚资产阶级政府”

“官僚资产阶级政府”一词,也是当年共产党骂国民党政府常用的词。现在禁用。改成“权贵集团”“利益集团”这些不伦不类,语不言事,词不达意的新词。,

“党左”朋友在政治上反对多党制,对要求多党制的人士怀有敌意。在他们内心和背地里一直认为这些人是要消灭共产党,打倒共产党的“暗藏敌人”,“危险分子”。所以他们处处和这些人作对,想尽办法恁治,监视。防范。

笔者向这些朋友敬言。这些要求多党制的人并不是要消灭共产党,打倒共产党。他们只是认为共产党一党执政已经无法解决中国问题。又当球员又当裁判就只有死路一条,尽菅共产党现在使用了全身力气。想尽一切办法执好政。但是由于制度所约束,一切努力只是白费。唯一办法是共产党中的“党左”们看在可怜的中国百姓生存难的面前,牺牲点自已的利益,给老百姓一条活路。在政治上开放真正的多党制。搞点政治上的“生态平衡”。

“党左”们”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多党制就是要消灭共产党。打倒共产党,不执政就是死亡,因此,在在基层选举中。“党左”就处处设防,要求各地党组织和“党员群众中心”一定要保证上级党组织内定的党员候选人必选成功,按选举要求所提四名候选人中,选举人在前二名中必选二名,后二名(党外人)任选一名。以保证党处于不败之地。

这种从从基层就开始的假“民主”选举不过是玩玩游戏。走走过场。和一个“伟大的党”的称谓极不相称。这种假选取举制出现很恶劣后果。地方上出现许多村党霸,乡党霸,区党霸。父子党霸,兄弟家族党霸。黑恶党霸横行。社会无法根治,法律不能实施。中央只能空喊口号。最后失去民心。。。

其实。世界不是这样的。世界各国都有共产党组织存在。,而且都是合法政党,共产党是打不倒的。包括美国,日本,法国。德国等等国家都有共产党组织。而且。共产党还在这些国家的中小城镇通过竞选取得了执政权。“党左”们要有信心,只要是金子,就会发光,没有人要消灭共产党,打倒共帝党,党也不可能被消灭,尽菅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都下台了,但共产党组织都还存在,去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就和普金同台竞选,由于百姓不投伟大的。光荣的共产党的票。最后久加诺夫落选,那有什么办法呢。那又能怪谁呢,
所以中国共产党不要光靠强权,宣传来维系。要努力治好党。

要敢于平等地和其它党竞争执政权。就算共产党下台失去执政权也不要紧,党治好了,下台了还可以上台。

二, “毛左”朋友

“毛左”朋友们的错误在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硬说现在的党不能代表真正的共产党。是非法的。

朋友们尽菅这样说。但是在许多重大问题上和当局完全一致,如反美。保卫党。反对多党制。好象朋友们才是真正的党。是中国的希望。谁说了共产党一句坏话,说了美国一句好话,就象挖了朋友们的祖坟。骂这个反动,那个反动。

到现在朋友们还没弄明白。社会在发展,毛泽东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毛泽东在世时就斗不过今天的党。朋友们这些小毛虫不要自不量力。想打着毛的牌子来代替今天的党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你们中间没有毛泽东这样的领袖人物。你们别再做梦了,“毛左”朋友们不要太爱党了,这个党不是你们的党。

朋友们要弄明白。朋友们所爱的党,颂的党。就是当年把你们送进监狱,镇压自已的当年保皇党派,百万雄师,三字兵头头们组成的省委,市委,法院党委的党。。就是朋友们当年的对立面,钱云录。关光富。罗清全这些人的党。

毛泽东的党早已不存在,朋友们在保卫谁?

其实现在真正的毛派并不多,朋友中有人不过打着毛的牌子,用对“党”的虔诚来感动当局。籍以讨回当年“既当官,也当老百姓,不要脱离生产”的那个空官。

这个梦作了几十年。人都死光了,有人还在做。还没醒。

12月4 日。原武汉“新派”头头张立国请我吃饭(张立国。原华中工学院学生。文革时结合为省革委会副主任,省团委副书记,毛死后以“篡党夺权罪”被保皇党判刑二十年。同校另一对立派学生头叫周德武,由于保党有功,毛死后被党指任为“湖北省工商局局长,党委书记”,另一校学生叫钱运录,由于保党有功,毛死后,被党任令为湖北省委书记,后为全国政协秘书长)席间。我对张说,要是多党制多好。保皇派是党。造反派是党。新派是党。钢派也是党。保皇派党有什么权要判我们的刑,。。。。没想到席间一位叫平义的原造反派知名头头阻止发言,并反驳我说,“多党制有什么好处,中国没有共产党就会全国大乱。国内
还没有一个党能和共产党竞争(是党不准成立吧,要准一周就会出现)中国没有共产党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相信党,我们是最大的冤案,相信党会解决的。”

我说。当年孙中山革命时也有这种论调:“中国几千年都有皇帝,没有皇帝全国会大乱”。后来袁世凯就在这种论调下当了皇帝,结果被他弄得全国大乱。如果袁不当皇帝,和孙中山合作。中国就不会大乱。你看,现在东欧各国。共产党下台后。都有没有大乱,更没有发生内战就是证明

要说冤案,解放后历次运动制造了许多冤案,都是“党左”们搞的。“党”解决了吗?反右运动错了。“党”承认了吗。邓小平是反右总指挥,全国三十万右派出自他的手上,毛泽东在70年就给全国右派全部摘帽。邓小平上台后为了了却自已罪行,又再一次摘帽(时称改正)。但不承认反右错了,把一切责任全推到毛泽东一人身上。他这一行动果然起了效果。使一些右派和他们的子女只恨毛泽东,不恨共产党和邓小平。为“党左”们当年的专案组成员开脱了罪行。

这本来是政治家常用一种政治手段,可是“毛左”朋友们却大发牢骚。说党对自已不公平。自已还不如一个右派。
这是些什么话,朋友们的冤案能和右派案比吗,朋友们在政治上如此无知,因此就使自已更加孤立。没有人同情。

“毛左”朋友还有一个致命点。就是太不了解“党左”的政治手段了。文革共十一年,自已被“党左”整了九年。“党左”为了防范你们控诉他们在文革中的罪行,就效仿当年军政府“三办”的作法,派出当年“徐健”式的博士生来引导朋友们高唱:
“文化大革命好!”,以此来封堵朋友们的咀。
“文化大革命好!”成了朋友们的的座右铭。
造反派内部分出“好派”和“不好派”二派对立。,

文化大革命好吗,文革一开始就遭到“党左们”强烈反抗。他们借“扫四旧”之机发动“红色恐怖”,学当年德国党卫军对犹太人的法西斯血腥大屠杀,使运动一开始就变成一场“浩劫”。无数无辜受到迫害。文物遭到破坏,毛泽东说:党左们“实行了白色恐怖”“何奇毒也”你忘了吗,那时。中国还不准有造反派,中央也没有四人帮,朋友们中间许多人也是因为受到工作组党委迫害,专案组 “党左”们关起门窗对朋友们夜审日斗。受尽析磨,逼得走途无路才参加造反的。怎么你们自已都忘了,现在又把那个“党左”派来的男博士(假毛左)当救世主。
“文化大革命好“这句话,就是要朋友们把文革一切罪行都认了。其实你们上了“党左”派来的那个姓“男“的当。

“文化大革命命好吗?”

文化大革命既然好,朋友们就不能揭发“党左”们在文革“当道九年”的罪行和黑暗面,“三大血案”被杀死的人,“一打三反”“清队”中被“党左专案组”逼死的人,为了证明造反派中坏人多,借“五字反标”为名,判了多少参加造反派人死刑,,。军政府时期,将“五类份子”和参加造反派的无业人员赶到农村,将参加造反派的公检法干警,法官赶出政法系统,转而从农村抽回大量复员军人接菅公,检,法。由没受过法律训练的农民当法官,他们用“有罪推定”办案,制造成了多少冤案,杀死多少无辜的事等等。都不能提。汉口汽车二站造反派司机+++在汉口大智路口。紧急刹车,车上竹子滑下,戳死一军代表儿子,五天后就枪毙了,更多是军代表和专案组借审察为名。强奸参加造反派的女工等等,多少黑暗面都有不能提。

“文化大革命不好“这是“党左”派的座右铭。

“党左们”他们说文革不好,大诉他们在67年“一月夺权”那三个月的苦,,党左们栽赃说“扫四旧”是造反派朋友搞的。隐去了“三大血案”和“一打三反”,“清队”中的罪行,由于朋友们在“搏士生”指导下不能控诉黑暗面。不能控诉和揭发“党左们”文革中罪行。咀被这句话堵住了,所以仅菅“党左们“在文革中罪行叠叠,但他们在“文革不好”这句名言下,赢得了多数人赞同,取得了胜卷,他们借机将文革罪行全加在朋友们身上叫你们无法辩解,。“党左们”反而得到群从同情,朋友们非常孤立,无人同情,朋友们到现在还不醒悟。

这些“颂毛”的朋友,又加入了颂“党左”和“反多党制”的行列。真叫人“伤心”。

也有颂毛不颂党的人,网上黑龙江省一位叫梦玲的女公务员。在网上胡言乱语,国安局多次警告她。并被送进神精病医院。但她只相信毛泽东,只相信《共产党宣言》,她对当局一些政策不满,总把现政策和毛泽东时政策相比,称现在党为“特色党”,但她并不是要打倒共产党,只是发发牢骚。由于她是钢厂老工人的女儿,又是一个普通百姓。当局才没有过份追究。

她除了颂毛批“特色党”外,还有有几个明显的观点值得“毛左“朋友们肯定。

第一. 文革是毛通过全党和发动的。“特色党”不应当将一切过错推到毛一人身上。“毛”有多大错(罪)。“党”就应当有多大错(罪)。说“党在文革中受“横行十年”的四人帮迫害”这种提法太“荒唐”。是党自已丑化自已。

第二. 她认为。群众组织中的造反派头头是群众。不是党,他们没有执法权,无权将任何人开除党藉。公职,定成反革命,遗送回农村。戴上坏分子帽子。更无权批准谁入党。调离工作,降谁的工资,更无权判别人的刑。他们说谁是走资派,谁是反革命只能喊喊口号,写写大字报骂骂而已。能定性的权在“党”手中。
按党的文革《十六条》规定,凡参加运动的群众。只要大方向不错,党决不治罪,这是文革时党发誓保证的誓词。因此,群众头头对文革运动不应当负任何责任(杀人,放火。刑事犯罪除外)党说话要算数(党是由一伙聪明人组成,百姓不全是糊涂人)
她这些观点在网上受到“党左”们的攻击。骂她是“毛泽东的小老婆。”“骂她是疯子”。。。。

(实际上梦玲没说错,整个文革都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权一直在党手中,至于你党内由谁当家,那是你共产党内部的事。以党的文件为准,运动初期,权属省市文官政府党委,运动中属部队军菅会党委。军宣队党委,工宣队党委,工作组党组,专案组党组,
总之。一切都是党说了算。党才能决定一切)

文革是“毛泽东”和党一起搞的一场“浩劫”,毛要负责。,党也要负责。党不应当让一些无权无势的百姓头头顶罪。
“阎王犯罪,小鬼领刑”
由于梦玲她颂毛不颂党(特色党),那些颂党(特色党)的“毛!左”朋友怕得罪当局,没有一人敢给她援手,可见,不少“毛左”朋友其实是些假毛派。还在做梦。

此文作为猴年礼,献给平义先生亲密的朋友们!!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