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元旦贺词:2016的呼唤

 

有人说中国的宪法乃根本大法,但作为根本大法何以看不见法律对政府分权体系的约束?缘何根本大法中保障个人自由权利的条款被宪法其他条款否定被其他低层次的法律否定呢?真宪法,根据定义,必然包含对政府分权的规定和对权力的约束(含权力的弹劾)必然包括任何条款和法律不得侵犯的人权保护。

中国只有一部伪宪法!中国人没有自由!

有人说他有自由,因为根据马克思的虚拟导师黑格尔的集大成,他有自由意志,即精神上的自由。但自由是一种权利不是意志,精神上可以理解自由却无法授予你真实的自由权利。拿出护照看看你有最基本的旅行自由吗?拿出户口簿看看你有生育和迁徙自由吗?没有这些,你就没有哪怕是最基本的自由,还谈神马尊严。

你可以不为自由而奋斗但你愿意放弃尊严吗?你愿意看到自己的未成年孩童和8旬老母眼睁睁见警察打死父亲与儿子吗?那就是尊严的丧失,你以为谁有尊严?律师在5岁孩儿面前被警察铐走,母亲被迫与未断奶的婴孩分离,80岁老人被手铐脚镣关进看守所受酷刑,即使特权享受者也随时因双规被酷刑。谁有尊严?

上图是被学术界知识界广为接受的马斯洛的人的五个需求层次理论模型,通常来说人有不同层次的需求,低一级的需求得到满足后将会进入更高一级的需求。本来多数人处于第三或第四层次的需求状态,但连连的雾霾将所有人拖回到第二个层次的需求。

一个专权统治的社会就是这样一个最原始野蛮的社会,它剥夺一切人的尊严,就好比过去所有皇朝的臣民,无论官职高低都必须跪拜皇帝,这是尊严的丧失,只是你或许感觉不到它与尊严之间的联系,因为所有人都这样。昨天的人们将红宝书当圣经的日子还没消失,今天极权统治者打压坚守追求尊严的人使得整个民族噤声;更有甚之的是,当今的“红帝”夫妻竟然敢诱导全国人民喊他们为“爸爸妈妈”!真是千古罪孽!

尊严,这一人类最低的精神追求,在中国只是一个梦。看看马斯洛的人的五个需求层次,尊严的追求不过是精神追求的起点,但是却耗费了中国若干代人的努力,却仍未成功。许多人对自我的实现是什么意思都不了解,因为尊严的需求根本无法满足。

有人自以为有了财务上的自由便是有了自由,从此成为自由人,然而事实告诉我们,即使首富或贪污万亿的首贪照样会成为极权的猎物,即使普通富有或共匪帮凶如最高级的间谍也照样遭极权的抛弃,像丢掉一只狗一样。更不用说普通人,连发个帖都被喝茶、逮捕、跨国抓捕,即使国际营救也不成。

无自由则无安全!

有人以为中国好歹也算进入了现代时期,错,别以为中国有法律就是法治国家,中国历朝历代都有法律,但这些朝代与法治社会毫无关联,生活在这些朝代里的人从不知自由为何物,以为他们理解尊严吗?若如此,他们为何总是下跪?官员为何成为父母,哪怕在八旬老妪面前?有法律无法治无疑是前现代的特征。

你或许以为你能够拥抱现代文明、拥有尊严,但不要以为去了国外入了外国籍就可以做到。多少归化的外籍华人(原中国人)以及外国永久居民被绑架、入狱、暗杀?因为在极权看来,只要你生长在它的势力范围,你终生都是它的奴隶,永远不得解放与自赎。如果你真心期待自由与尊严,只有一条路:终结极权统治。

你可以说好死不如赖活,明天是下一代的,他们是祖国的希望。可以,你可以选择将责任推给他们。不过,你能够眼睁睁看见他们每天生活在雾霾之中,连自主呼吸都难以实现吗?你如何面对他们的困惑与质疑?你何以面对孩子们如此惨淡的童年,何以面对或许因此而早逝的生命?而这些都不值得你去改变吗?

是时候了!再不努力,你将重见三年大饥荒的悲剧:人们致死都不敢抵抗,最终却还是死了,想赖活都不得。所以,好死不如赖活其实不过是一场梦,黄粱美梦或者说是习氏中国梦。如果你还沉浸在强国强军的虚无之中,而对眼前的生存和人格都不顾,那么,你只能是赖活都不得的下一波牺牲品,连祭品都当不上。

当你笑看西方遭受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的时候,你可想过真正死于国际恐怖主义的人数全球加起来也抵不过遭受政治迫害和权力斗争中遭受清算的人的总数。但民主国家人们的生命却如此宝贵和有价值,以至于他们的政府耗费巨大的努力打击国际恐怖主义,这就是生命的尊严,而不是那些被人祸夺走生命后再被当作喜事操办的无尊严的道具。

毫无疑问地有人会指责我们在煽动颠覆。请允许我们告诉你,我们没有在煽动任何人,这些是一个追求自由与尊严者的生命的呐喊,可能这一嗓子呐喊一点作用都没有,但生命的尊严终会激励我们去呐喊:不要再做赖活而不得的苟且之人了,2016是奋斗之年,是我们迎接自由与尊严之年,更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尽责的一年。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