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国民党为什么会惨败?

邹振东

 

一场选举终究是选举,民主政治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再来,四年不行,八年可不可以?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

台湾大选结果揭晓,国民党的大败早就毫无悬念。唯一的悬念是,国民党到底输在什么地方?

邹振东的回答是:五上!


国民党第一输在“马上”

“马上”这个马,当然是马英九的“马”。仍记得2008年大选,响遍台湾的“马上就好!”给了台湾人民多少想象。2012年大选,马英九余韵犹存,好多国民党“立委”候选人还为马英九能不能为自己站台争风吃醋。没想到,这世界变化快,到了2014年“九合一”选举,马英九已经成为国民党的负资产,国民党的一些地方候选人生怕与马英九扯上关系,而民进党等反对者则趁火打劫,在国民党地方候选人的户外广告牌边上竖起(悬挂)另一个广告牌,图片是该候选人和马英九的合影,广告语只有一句话:“谁选某某某,票投马英九”。这对国民党地方候选人杀伤力巨大。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大帅哥马英九情何以堪?

民主政治对于选民就是购买政治期货,你用选票换来的政治产品最后发现和描述不符,亲,对不起,本产品不参加4年无理由退换!即便有理由,对不起,也等4年吧!

马英九第一个任期,“八八风灾”是一个转折点,人们对马英九团队的执行力开始怀疑,但马英九运气好,虽然连任的选战打得很苦,但幸运的是蔡英文的弱和蔡英文的错,马英九笑任新四年。

但接下来的运气就不好了,第二个任期对马英九杀伤力最大的是三个事件。

第一个事件是士兵洪仲丘之死,让马英九失去了底层。

洪仲丘事件本来是一个小事件,处理得当,一点风波都不会有。但正因为权力体系的傲慢,再加上由于马英九历来的对舆论慢半拍,使得最后酿成两位“国防部长”下台都无法平息民怨。归根结底是马英九看不到洪仲丘事件的背后是弥漫的底层人悲哀,当25万人送别洪仲丘时,齐唱的是《你敢有听着我的歌》,这首用闽南话唱出的歌,改编自电影《悲惨世界》主题曲。《悲惨世界》的主题就是底层人的悲哀和所有人的救赎。但我相信:从马英九的判断力水平来看,这个声音他听不到。

第二个事件是“王金平关说案”,让马英九失去了同僚。

王金平关说案本来是一个黑白问题,黑白问题本应该让“有关部门”搞个清楚,给一个说法。但马英九偏偏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自己站出来大声质问:“这不是关说,什么是关说?”生生把一个是非问题,搞成恩怨问题,使“王金平关说案”变成了“马王之争”。王金平没有敌人,马英九没有朋友,讲恩怨,马哪是王的对手呢?人家王金平在你选“总统”时,出钱出力,等到你当“总统”时,你却恩将仇报,落井下石!当舆论战从是非走向恩怨,充满正义感的马英九反而遍体鳞伤。所有得到王金平好处的人,马英九让他们感到寒心。王金平经营的庞大体系,跟马英九更加离心离德。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国民党内心的分裂外在化,马英九已经跛脚。

第三个事件是太阳花学运,让马英九失去了青年。

服贸协议本来是一件好事,生生被他搞成烂尾楼,甚至还搞出学运。支持服贸协议的人,普遍质疑其领导力 ,而不理解服贸协议的青年,则和他渐行渐远。

马英九2008年,甫一当选,就宣誓要当“全民总统”。当时,他是唯一可以跨过浊水溪的国民党精英,其理想也值得鼓励。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让理想落到实处,需要智慧和执行能力。最后的结果是,马英九既没有得到绿营的支持,而他一系列措施却让蓝营的基本盘一点点流失,从寒心变成心死。本来,国民党基本盘再怎么也有四成,马英九的民调跌破一成,丢掉的是自己的脑残粉。

马英九是有伟大梦想的,他的父亲对他寄望很大,影响也很大。也许他在美国,可能可以成为一个杰出的“总统”,但在台湾却不行。这样一个人物的悲剧命运,警醒我们:在华人社会里,政治人物仅仅靠清廉立身和法律思维,连解决问题都困难,更遑论成就大业!

国民党第二输在网上

国民党不是一个互联网政党,它在网上的舆论战,满盘皆输!

国民党对现代文明的接纳,一直被对方诟病。从光复时“水龙头”符号(来台的国民党官兵不知道怎么用水龙头),到2000年大选的“柜台”符号(陈水扁任台北市时将过去隔开公务员与民众的柜台高度大幅降低且提供座位让来办事的民众坐着接受服务),民进党一直制造国民党与落后文明的符号联接。

到了互联网时代,国民党丢失的不仅是符号,而是新的世界。互联网不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国民党对新技术革命的反应迟钝,对互联网通行证的陌生,令人叹为观止。他们不懂得运用懒人包,他们不知道一个类似Z>B的表情符号就是杀他们于无形的超强武器。

更令人可悲的是,蓝营不仅在新媒体上溃不成军,在传统媒体上也差强人意。

以台湾报纸为例,世新大学的民调显示,《自由时报》在平面媒体中影响最大,拿下平面媒体总评指针中“最好、最优质”冠军。如果说,《自由时报》在订报率、阅报率胜了《联合报》、《中国时报》还不稀奇,但这张在大陆网民看来极具情绪性和倾向性的报纸居然被台湾民众评为最公正的报纸,的确让大陆民众大跌眼镜。这张报纸,在习马会当天,居然敢用头版发广告的方式拒不提供重要版面,从而挑战新闻底线,可是在民调的最公正客观指标中,《自由时报》以16.5%居冠,接续的是《苹果日报》13.8%、《联合报》13.3%及《中国时报》5.8%。不能不彻底反思国民党的传播效果和台湾基层民众的民意走向。

更要命的是蓝营在新媒体的论坛阵地上几乎寸草不生。

以习马会为例,对台湾网络的大数据分析结果显示,蓝营的正面关键词其出现频率第一次超过负面关键词,这是自2012年以来台湾网络对马英九和国民党的正面关键词口碑数第一次超过负面词。遗憾的是,在这样一个重大利好的新闻加持下,在台湾网络论坛的bbs上,活跃度排名最前的20个议题中,居然无一正面评价,片甲不留。有正面新闻,却没有正面评论,证明国民党和蓝营在网络评论的导向上几乎处在沙漠地带。针插不入,水泼不进。批踢踢是台湾年轻人和大学生最爱使用的论坛bbs,国民党对年轻人的民心争取失落到何等地步。

国民党第三输在钱上

2008年的大选,民进党输在钱上,那是因为陈水扁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2016年大选。国民党也输在钱上,是因为国民党没有把更多的钱装进民众的口袋。

台湾有著名的22K说法,指的是最低台湾的最低工资,22K就是22000新台币,相当于人民币4000多。但很多人16年没有涨工资。16年啊!

人最大的悲哀是没有盼头!

问题是台湾政府一直在宣传台湾经济增长。如果经济增长了,那钱到哪里去了呢?

当看到朱立伦再一次把选举主轴定在拼经济,我觉得国民党真的和时代恍如隔世。“拼经济”在2008年就是国民党的宣传主轴,已经让你们拼了八年,还要拼吗?最可笑的是,连胜文就是以“拼经济”作为选举主轴,结果大败,一个已经烂了的口号,都不知道换吗?

笨蛋,不是拼经济,是拼口袋呀!

谁让老百姓有赚头,就让谁有干头!

国民党第四输在岸上

曾几何时,两岸议题是民进党的超级提票机。只要骂大陆,就有选票。

到了2008年大选,特别是2012年大选,两岸议题逆转为国民党的有利武器。直到今天,国民党在两岸议题上都占上风,蔡英文避之唯恐不及,一直躲躲闪闪。

但国民党输就输在没有把两岸交流带来的红利换成扎扎实实的选票。虽然国民党比民进党厉害,能够勇敢地游到岸上。但到了岸上,还要回到水里。民众是水,要把岸上的红利,两岸和平交流的红利,转化为民众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不能仅仅让相关的工商大佬获利。这样,才能如鱼得水!

2012年大选前,我观察台湾媒体有一个关键词出现频率特别多,那就是“无感”。一个“无感”,道尽了底层人的无奈。无感不是恶感,也不是反感,而是感受不到,大陆的善意、两岸的和平红利在企业主那里非常有感,但是传递到底层民众的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中梗阻的状况。大陆让利这么多,为什么老百姓感受不到,国民党必须反思,这些让利让到哪里去了?以致于蔡英文一次又一次喊话:“台湾人民,这四年你们过得好吗?过得不好的人请投蔡英文一票”,如果底层民众个个腰包鼓鼓、尝到甜头,蔡英文的这种喊话不是找死?

2012大选结束后马英九宣誓就职前,台湾《旺报》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策划,邀请两岸各界为马英九下一个任期的“520讲话”(5月20日是马英九连任宣誓就职日)提出希望。我有幸被《旺报》挑中为这个“马英九如何写就职演说”专栏写一篇文章。这篇于2012年4月30日发表的文章标题为《520,希望传来伟大的声音》,作为一个历史文本,非常值得转帖它的开头部分:

“520,会传来什么声音?

人们关注它,不仅是好奇,也是期待。有人提醒马英九,他的听众不仅有2300万,也有13亿。我想说的是,他还有更多的听众。中华民族是最有历史感的民族,我们常常和列祖列宗进行对话,要记住,在任何一个重要时刻,不仅有当代人在现场,还有历史在倾听。

——这一天,我希望听到谦卑的声音。希望马英九的目光能够越过自己的支持者,看到其他的族群。一个只会向支持者喊话的人,只能是相互取悦或相互取暖。我希望从马英九口中,能够传出一个特别群体的声音,没错,我说的就是‘无感族’。

马英九必须反思自己第一个任期,为什么有那么漂亮的数据,却落得那么多人的无感?无感不是恶感,也不是反感,而是感受不到,这些无感族中,即便有相当多人最终还是投了马英九的票,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对马英九有特别的好感,而是另外的人带给了他们更为恐惧的不安全感,在无感和不安全感之间,他们纠结着进行选择。

我希望520马英九能够承诺:在未来四年,他将致力于推动两岸和平发展的红利让每一个人分享,特别是让底层人民能够感受到领导人的决策与引领所带来的好处。这个好处应该如此明显,就像大陆人民感受到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所带来的好处那样真实可感。只有这样,未来站起来力挺马英九的就不仅仅有王雪红这样的大企业主,还有更多引车卖浆的民众。只有这样的民众越来越多,马英九的声音才能传播更远。

这些无感族并不是没有声音,只是这些声音只有通过类似‘占领华尔街’的活动,才能得到关注,而领导人只有用谦卑的身段,低下头来,才能够听得见。我想象马英九能够这样来解释他名字的的‘九’:未来四年,他将把更多的呵护和关注投入到那些最容易被1%剥夺的99%,确保让台湾99%的人能够切实改善生活,享受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带来的更多好康。”

真的很遗憾,520我没有听到伟大的声音,之后也没有听到。政治人物必须清楚:无感族其实并不是无感,只是更客气更委婉的善意表达。一旦他们从无感变成反感,他们就会用脚表达(走上街头),或者用手表达(投反对票)。

我当时希望不要用占领华尔街的方式表达这样的无感,令人唏嘘的是:“太阳花学运”真的就这样如期而至……

国民党第五输在“大”上

民进党与国民党打舆论战,打的是”小”与“大”的战争。

2012年大选,最值得关注的舆论现象就是“三只小猪”舆论战法,它是马英九和蔡英文民调追平的历史转折点。不是统独议题,没有政策失误,更没有领导人形象污点,就凭一个小猪存钱罐的创意,就可以逆转选举势头,令人叹为观止,堪为舆论战的经典战例。

但国民党没有发现“三只小猪”的关键词就是一个“小”字。

2014太阳花学运,最值得关注的舆论口号是“你好大,我害怕”。这是台湾大学生反对服贸协议时打出来的口号。

可惜的是,国民党再一次没有注意到“你好大,我害怕”的关键词是“大”。

以“小”搏“大”,是民进党最得意的舆论战法。目标就是把国民党打扮成大怪兽,连带把大陆也打扮成大怪兽,而他们则是反抗权贵、争取自由的小猪。打怪兽,打怪兽,年轻人最爱,底层人最爱!

遗憾的是,国民党的舆论策略,却一直往“大”里走,配合着民进党的舆论游戏。

舆论是弱势群体的天然盟友。这一次周子瑜事件,为什么在台湾舆论负面发酵,打的就是“小小的我”的悲情牌呀!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扮“大”呢?

国民党到底输在什么地方?归根结底,输在水上。“水”是民意。国民党既大面积丢失民意,又有人操纵民意,水激起的浪花,就成为巨浪!

一场选举终究是选举,民主政治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再来,四年不行,八年可不可以?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