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丢掉幻想—习近平根本不可能抛弃中共一党专政

张轶东

 

最近一段时期,在“自由派”(罗援将军称的)网站上,出现了不少关于习近平有可能放弃中共一党专政,转而实行民主的讨论。例如:有的文章说似乎习近平的作法与其他的中共领导人不同;有的说,如果习近平抛弃中共可望青史留名;有的讨论习近平的军改,是否会步戈尔巴乔夫的后尘;有的说只要习近平抓捕江泽民(这说法已经好几年了),就万事大吉了。这种讨论的最高潮是不久前发表的罗瑞卿大将之子罗宇(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出走美国)最近发表的致习近平“老弟”的信,劝他在中国实行民主化。他具体的要求是:1)解除报禁;2)解除党禁;3)司法独立;4)选举;5)军队国家化。他的这封信在人民中引起的反响是巨大的。于是许多人不知不觉地在推测,这封信是否真能打动习近平,使他接受“老兄”(罗宇71岁,比习近平年长)。最近又有消息说,政协将可以议论高层人选了。这或许是习近平要政改的第一步吧?其实这种忽悠是很明显的:名义上全国最高权力机关的中国的全国人大也不过是一台表决机器(习近平多次访外访抛的钱都得到全国人大批准了吗?),作为咨询机关只有鼓掌资格,只是花瓶的全国政协怎么能选举国家高层人物呢?

罗宇和习近平都是“红二代”,他们的父亲在中共夺取全国政权中虽都有汗马功劳,但在建国后则受过不公正待遇。然而罗瑞卿和习仲勋二人受过的迫害程度不同。罗瑞卿1962年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因和林彪有意见分歧,而毛泽东为了拉拢林彪搞个人迷信,不惜拿罗瑞卿作牺牲品。罗瑞卿“文革”中跳楼自杀未死,结果被人用箩筐抬着继续挨斗。“文革”后罗瑞卿去德国治疗死在手术台上。父亲这样的遭遇,作为儿子的罗宇能不醒悟吗?因此罗宇在“六四”事件之后出走美国不是偶然的。至于习仲勋,他虽然在1962年因“刘志丹传”一事一度失去自由。“文革”后又因和邓小平有分歧而被贬到深圳,但并未曾受到很残酷的迫害。他的儿子现在得到这样的高位,一心想作第二个毛泽东,打击了不少反对他的人。

许多人幻想习近平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蒋经国”或“戈尔巴乔夫”。那我们来对比一下习近平与蒋、戈二人的历史背景,或中共与国民党,中共与前苏共的历史背景吧!先说国共之间:1945年抗战胜利之初,毛泽东和蒋介石重庆谈判不成,关键问题是国共没有一方能够同意军队国家化。在1927--1949的22年间,国共之间互相也有不少“血债”,无法抹掉。但在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国民党只是在1947年搞过一次“二二八”血案,后来又平反了。而在西方阵营的半个多世纪里,台湾人民受到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影响,也使国民党不得不放弃一党专政。最关键的是,国民党本身并没有因为实行多党制而解体,它在2008年后又通过选举重新上台执政。即使在2016一年选举国民党再度下台,它作为一个政党也不会解散。只是时候也会东山再起需待时日。

我们再对比一下习近平与戈尔巴乔夫,即中共和前苏共吧!前苏共统治的74年时间,虽然把落后农业的俄罗斯建设成世界第二超级大国,但是前苏联人民付出的代价和苦难是无法估量的。重要的一点是: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的大镇压,几乎把开国功臣都杀光了。于是在他死后,没有什麽“红二代”卷土重来。于是先有“工农兵大学生”的赫鲁晓夫搞民主化开路,30年后才有了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和苏共的正式解体。尤其苏共当政时期罪恶深重,它自己并没有留下来作为俄罗斯多党制中的一党而解体了。现在俄罗斯虽然有一个以久加诺夫为首的“俄罗斯共产党”,它还申明自已并不是前苏共的继承者,但仍然是历次选举都落选。这表明“共产党”这三个字对人们留下的印象是多麽恶劣了!中国共产党自从它成立起(而不只是夺取全国政权起)对人民的血债和罪恶较之前苏共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旦中国实行多党制,它将也没有资格成为其中的“一党”,它只有被清算的份儿。它怎末可能自己把自己送进坟墓呢?

罗宇建议习近平解除的5项现行制度(党禁,报禁,司法垄断,没有选举,军队国家化)中的任何一项都是中共统治的“命根子”。中共怎麽可能拿刀割断自己的“命根子”呢?可以说,在这些问题上,习近平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

那么,中国今后的前途怎麽办呢?看来,只有一条路,就是有人提出的“断头台大革命”!

“断头台大革命”发生于18世纪的法国,而发生这场革命的基本和先决条件是法国人民的觉醒,而法国人民的觉醒则是经过启蒙主义者近100年的努力达到的。今天的中国有不少正义之士在努力对人民从事启蒙工作,但是需要经过近100年的时间吗?我想,21世纪的中国毕竟和18世纪的法国不同了。18世纪的法国基本上还是一个农业国,那时世界上不要说没有互联网,连电报,电话都没有。今天的中国,只要有智之士们能坚持,努力于对人民从事启蒙工作,“断头台大革命”的发生只不过是早晚的事。

那末今天阻碍中国人民觉醒的主要原因是什麽呢?于是又回到本题上了:就是人们对中共还保有种种幻想,总以为它会变好的,会搞政治改革的,会给与人民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其实中共自己也知道这是不会发生的事,但同时它很“欣赏”人们的这种幻想,因为这是它很希望出现而自身又作不到的情况,因此它愿意放纵甚至不惜收买这种幻想。今天中国人民的觉醒程度一方面不如1991年前苏联“八一九事件时的前苏联人民,另一方面也不如辛亥革命时的中国人民。于是,破除人民对于中共的种种幻想就是民主一方今后的主要任务了。

“断头台大革命”这个名词说起来好像很恐怖,实际上恐怖的程度归根究底取决于人民的觉醒程度。我并不主张人民流血牺牲,靠杀人夺取政权,从人民群众方面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他们会找出不少“收拾”暴君的方法。总的来说,这“大革命”将并不是100%的暴力,而是暴力和非暴力的行为兼有。不过,如果人民觉醒的程度越高,暴力因素就会递减,而非暴力因素就会递增,暴力越少越好,这就要求希望中国实现民主的人士都努力于启蒙人民的工作,同时要破除和清除那些使人民对中共,对习近平抱有幻想的说法。

从专制的中共政权方面来说,它对自身所处形式的险恶必然是比民主一方还估计得更充分。不然怎麽会有着麽大的百分比(许多人都作过估计,我在这里就不重复了)的各级官员把自己的老婆,孩子,情人和财产急急忙忙地送往外国?一旦“断头台大革命”的迹象出现,还不会是外逃的“官如潮涌”。法国大革命时还没有飞机,现在狗官们可以大批的快跑了。我估计那时候真正上断头台的狗官不见得会比18世纪的法国的贵族多。

世界历史走向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大趋势越来越明显。就拿过去的2015年来说,缅甸和委内瑞那变天又使中共减少了两个专制的小兄弟。而在新的2016年,世界上则可能有两个更坚定维护民主的女总统(蔡英文和希拉里)“恭候”着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让我们共同目睹这即将到来的全球性民主与专制的博弈吧!

2016年1月1日于美国费城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