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底层社会总会远离真相

——权力体系真怕资本外流吗?

綦彦臣

 

在网络(信息)时代,「底层社会」作为非常重要的概念也在发生巨大变化。在传统上,财产拥有量是划分社会阶层的最基本标志。钱少,贫穷,是当然的底层标志。现在呢,一些国外畅销书作家开始提出「信息富人」概念。

从这个逻辑上说,「信息穷人」是存在的。如果在传统的财富标准下是底层,在信息财富之新标准下也是穷人,那么,这样的底层生活实在是太可怕了。也是中国社会不公平的新特征。问题的另一端是,财产上不底层就不是信息财富时代的底层吗?

还是逻辑解决。中国的底层社会在极大地扩展成员数量,一个身有百亿的传统富翁难免沦为新的底层,一个位居宰执的高官也难免沦为新的底层,就不用说不能欺人而自欺的诸种学衔、学位拥有者了。

在过来的一本经济学通俗著作《真实的交易》里,我提出一个原则:把握信息质量的能力决定生活质量。这个原则还有待社会进程的证实与信息技术进步的修正。得出这样一个原则,来源于大量实证观察,几乎有上千例。我也做了包括一个名叫「数据中国」在内多种笔记资料来支持我的原则。当然,那些没法全部写进书里。不是琐碎,而是出版商的要求——不能是太大部头,以免印刷费用投入过多。

把握信息质量需要较为渊博的学识以及不受限制的思维方式,普通人难以做到。但是,也有一种看来是安格斯·迪顿所说的幸运条件在里面起作用,就是说,一个人有基本的思维能力,对较为简单的事实做出一般的道德化判断,而不是道德审判,足可得出正确结论。比如说,家庭基督教会里面有一个广为传说的信仰经典——温家宝的太太是基督徒。假定事实如此,那么,在神学层面,这个事实重要吗?

几乎没什么意义。因为加入教会,人们在神里面身份就平等了。若勉强有意义,那就是罪恶深重的人悔改了。然而,上帝给了任何一个人犯罪的自由,也给了悔改的自由。温太太果然加入基督教,未尝不是个人生命之幸运,但这个事实本身仍然没法说明基督教因她的加入而更加光荣了,也不代表家庭教会有合法化的任何可能。

假定事实完全不是如此,那么,问题大了!这无非是说明名誉上信上帝的人和奔波于官场关系的人士没有任何道德层面上的区别,都是道德穷人。更简单地说,传播这一利好的信众无非像企业老板盼着常委来考察一样。企业越大所请来的常委级别越高。

坦率地说,这有些可耻,是对神的侮辱。

我听说过这个传说之后,决定离开一间家庭基督教会。

有人说,基督徒要顺服世上的掌权者。但在我看来,掌权者首先信仰上帝,我才能将顺服作为一个考虑选项。否者,说句粗话,「你快完蛋去」。

我不强辞话粗理不粗之类。我们基督徒如果真信上帝,就要在道德上和敌基督势力划清道德界限。划清道德界限的最低限度是不谄媚权力。还是说比较社会现象即类比之。如果像捏造西点军校学雷锋那样,有基督徒捏造「温太太信基督」,那么,这个基督徒不是本质上的敌基督也是一个人格上下跪的人。就像无奈的小贩跪在城管的面前。以一般社会视角看待,跪下的小贩一定值得同情,昂头而站的城管一定是该千刀万剐。事实上,跪下的所谓弱者比缺德的城管更值得唾弃。至少我瞧不起这种人。

如果有一天,公权力突然说家庭教会可以自由聚会了,那么,一定有人热泪盈眶,感恩戴德。但是,这本来是我们的基本权力,而是被那些敌基督以权力的权利化形式给剥夺了。在强迫交易体系忍受惯了的买卖人,几乎没法接受一个公平交易体系呈现在他的面前。至少短期是这样,这就像所有进过看守所的人曾目睹的那种情况,一个死囚带惯了脚镣,突然摘掉,会很不习惯,乃至跌倒。那不是行将枪毙带来的恐惧,而是一种生理反应。

我虽然没有做死囚的经历,但是,在监狱里蹲过十六天的禁闭,戴上了脚镣。同样,禁闭期满,刚摘掉脚镣也踉跄了几次。

信息禁闭也是一种禁闭,但是,它的功效很差,只要一个人具有正常思维能力且能做最简单的道德判断,会很自然地突破信息禁闭。同样是温太太信基督这个事情,我问过一位文化程度非常低的农村妇女,她回答说:那哪能呢,她家那么多钱,不会信的,十一奉献得出多少钱?

不再过多说这个案例及其大量样本的调查,而来说一个基本问题:中国究竟怕不怕外资抽走与国内资本外流。回答是怕,而且当局在采取措施。事实恰恰相反,中国的新锁国主义渐渐兴起,这个势力已经很强硬;它不但希望国内脏钱(富人不义所得)全部出清,也希望带来政治渗透可能的国外资本赶紧滚蛋,这两者走得越快,他们的统治就越稳固。事实上,后两者也很配合,至少是不让大股东减持口号下,有些人不惜冒被处罚千万以计的风险而减持,这不就是为了赶紧走嘛!即便不是明天后天就远走异国,也是在做这个准备。

我不是富人,勉强在信息意义上还不沦为底层,上面一段也比较专业。没有忽悠专业外人士的意图,只是告诫那些在心理上往往向权力下跪的人们——你们从正面理解权力的作为已经受过很多次骗,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去下跪,那真是膝盖侮辱了大脑。

新闻也在努力帮助许多人的膝盖,让大脑继续受侮辱。比方说,股市掉到两千八百多后,勉强回到两千九,一番信息轰炸来了,暗示未来会更好。但是,绝对不会说为什么从去年底较好的三千五掉到今年初的这么惨。在掉得极惨的同时,新闻在忽悠人们「骂刀骂钱」而痛斥熔断机制。骂刀者,杀人案出,人皆云刀太利也;骂钱者,贫穷逼来,人皆云被钱所害也。而中国股市之坏不是熔断出了问题,而是实体经济进入大萧条,整体预期太差,股市不能不跌。

熔断不幸成了替罪羊,而基本面、顶层设计、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等说皆得幸免。现在,又胡说八道「供给侧改革」,那么,可以打个赌:假定半年之后「侧翻」了,肯定又有一个什么新词儿被抬上上替罪羊的位置。大概就是「资本外流」了!这个羊没肉了,连皮毛也不会有,成了网络概念。

它们跑远了,你就扯开嗓子骂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