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原力觉醒——评帝吧出征FB事件

安生

 

平民政治本质上与精英政治是水火不容的。平民政治必然追求扁平型的社会,精英政治必然追求金字塔型的社会。

古希腊时代,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提出的贤人治国理论。中国古代也有“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制也。”的说法。

政治平民化是生产力发展导致的大势所趋,这与少数人垄断权力的精英政治是相违背。若想在根本上扭转这种趋势,只有取消义务兵役制和义务教育,并放弃一切现代化的通讯手段,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历史上,罗马共和国的马略改革曾经取消义务兵役制,扩大了兵源,增强了军队战斗力,但同时也使军队性质逐渐发生变化,为日后的军阀出现以及军事独裁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军队效忠的是统帅个人而非他们军旗上所写的“元老院与罗马人民”,权力在统帅们之间辗转,军队完全成了统帅争夺权力的工具。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罗马共和国历经了苏拉独裁,前三头同盟,恺撒和庞培的内战,后三头同盟以及屋大维和安东尼的内战。何况,在拿破仑时代以后,不实行义务兵役制的国家的军队,由于受到兵源数量、质量和忠诚等因素的局限,很难在国际战争中获得胜利。

至于取消义务教育、放弃现代化通讯手段,使多数劳动者处于文盲状态,使本国通讯瘫痪,更是无法想象的。

这是精英集团必须接受的现实。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放弃对政治权力的垄断,就意味着放弃经济特权。处于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精英集团,为了维护其统治,显然不愿放弃特权。

一方面不能强行阻拦多数人要求参与政治的要求,另一方面又不愿放弃既得利益,发达国家的精英集团陷入两难之中。

西方国家的精英集团的解决方案是从心理学角度出发完善其统治技术。

如果我们假设绝大多数人都具有理性思维能力,都能理性地思考自身利益并作出相应对策的话,那么我们就会知道来自平民的政治力量必然维护平民的利益,追求扁平状的社会。

不过,以上理论的前提假设是,每一个人都是理性人。现实之中,这个假设未必能够成立。个人往往由于获得信息来源等原因,不能做出理性的判断,这就给精英集团继续维持其统治留下了可乘之机——既然无法阻止平民参与政治,并要求相应的权利,就使用各种手段使他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这些手段主要基于应用心理学理论,是应用心理学在政治领域的应用。

于是,从19世纪末以来,各种应用心理学的相关研究就从未停止过。西方各个国家一直不惜重金投入基于应用心理学的各种洗脑试验。这些试验的研究成果,被总结归纳后,大量用于商业广告和阶级统治。

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之中,预言了未来的被操纵的社会,与《1984》不同,这种社会的意识操纵并不是通过老大哥控制真理部以暴力强制推行的,而是在娱乐之中,在潜移默化之中实现的。

剥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逻辑思维能力,使他们做出非理性的选择,至少无法做出理性选择。这就是西方社会中,精英集团统治的奥秘。只有让平民丧失理性思维能力,让他们按照精英的意志运动,选择精英为他们安排的选择,而不是以其所处的阶级利益为依据做出理性选择,金字塔型社会才可能在平民有资格参与政治的时代维持下去。

具体操作主要包括三大方面,一是使普及教育尽量简化,使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尽量处于半愚昧状态,使其理性思维能力降到最低;二是使信息传播娱乐化,让海量感官刺激的信息充斥传媒,使绝大多数普通民众无心关注严肃的问题,也无暇静下心来阅读、思考;三是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潜移默化的手段向民众的潜意识中灌输有利于精英统治的政治教条。

与中国不同,发达国家实行双轨制教育:贵族学校和公立学校,两种学校并存,招生对象,培养方式,教学内容完全不同。伊顿公学等贵族学校接收精英阶层的子女,给予他们严格的精英教育,把他们培养成未来的新一代的精英阶层。精英的子女将接他们的父母的班,成为新的统治者。普通公立学校接收社会平民阶层的子女,对他们实行玩玩乐乐的素质教育,把他们培养成未来的新一代的廉价劳动力。平民阶层的子女也将接他们的父母的班,成为新的被统治者。由于存在双轨教育,所以大多数社会成员虽然能读书识字,能够驾驶交通工具、操作机械,但是仍然处于半愚昧状态。他们只能记住简单的教条,再无进一步思辨的能力——如果一个人在青春期没有培养出理性思维能力,那么也很难成长为一个有能力的做出理性判断的成年人。

许多中国人羡慕美国公立学校学生能玩玩乐乐上学,同时惊讶美国公立学校高中生数学水平之差。他们不知道,截至目前,中国青少年接受的普及教育是精英教育,而这种教育在许多国家只是精英集团子女的特权。

出身平民阶层的发达国家的孩子,与精英阶层的孩子有完全不同的培养路径。虽然生活在一个社会中,但是在发育初期,人生路线即分道扬镳。这一点与全民接受精英教育,通过升学考试选拔未来社会管理者的中国教育(至少在高考没有完全被废除之前,升学考试仍然是大多数中国人人生命运最关键的转折点)完全不同。相比之下,发达国家民众的人生路线更多地取决于血统而不是智商或个人奋斗。BBC的纪录片《人生七年》(又称7up)是这种现象最好的注解。

这还不够。他们成年以后接受的信息也是感官刺激为主,电视、网络等各种传播手段,努力把他们培养成沙发中的土豆(couch potato)或者电脑前的人猿。猎奇、娱乐、惊悚、暴力、色情甚至淫秽内容大量占据主要传播渠道,成为意识形态的主流。严肃、理性的内容被刻意淡化。即使有这样的内容,也往往只有从精英立场的分析,并在潜移默化中灌输“普世价值”之类维护精英统治的政治教条。

经过这样的努力,许多平民从小便被剥夺了以理性思维参与政治进程的能力,成为精英阶层的傀儡。表面上看,他们是自由的,实际上他们被看不见的傀儡线牵引,一举一动都受到操纵。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大多数美国人在世界地图上找不到伊拉克、阿富汗和朝鲜在哪里,却会支持美国政府发达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并长期封锁朝鲜。他们只知道,这些国家是“邪恶轴心”,对它们发动战争,或者封锁它们都是正义的,这些国家遭受这样的惩罚,是罪有应得。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势力很容易在香港、台湾地区发动社会中下层,积极参与违背社会中下层根本利益的街头政治运动。更不难理解为什么台湾地区的选举与其说是政治行为,不如说是一场以“当选”为主题的全民参与的政治狂欢节。

经过精英集团的不懈努力,“存在决定意识”这条理论应该进行必要的修正。许多社会中下层,被灌输并接受了不属于本阶级的意识。对此,有人讽刺说:“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精英集团的目的,就是培养这种生物。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实之中却屡见不鲜。这些社会成员被剥夺了理性思维的能力,无法接受足够的信息,即使接受也无法从本阶级立场对信息进行理性分析。他们虽然能读书,但是历史、政治知识匮乏,没有读书的耐性和思辨能力,只习惯接受来自电影、电视和电脑的感官的刺激和简单的口号。

这样的社会,表面上看人人有权参与政治,实际上政治权力仍然控制在精英手中。所以,这样的社会必然维护精英的利益,仍然是贫富悬殊的金字塔型社会而不是扁平型社会。

事实上,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或地区的精英阶层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力气,完善统治技术的结果很成功。从他们在台湾培养出了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的台湾人,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类似的奇葩事件还有很多。比如,台湾学生积极参与对台湾经济有利的反服贸运动(太阳花学运)。比如,台湾民众游行要求废除核电,并提出废除核电之后“用爱发电”。再比如,进入教育部陈情的台湾反课纲参与学生,得知自己曾祖母辈自愿慰安的事实不被国民党承认,无不当场崩溃痛哭,悲愤欲绝,高喊:“我阿祖是自愿的!”——“狗娘养的(son of bitch)”在各种语言中都是最严重的侮辱性的语言。自己的祖母当妓女,是莫大的耻辱。主动承认自己的祖母是自愿当妓女,这是任何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做的事情。

大多数平民出身的台湾年轻人处于社会中下层,经济困难,是地道的“穷忙族”( working poor)。他们对现状失望,希望改变,但是看不到问题的根源,更找不到解决方案。他们只能把问题归咎为领导者个人能力或其政党作风,却并不能从阶级利益出发,认识问题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必然导致金字塔型的社会,在这种社会中他们注定难以改变命运——总要有人作金字塔基的社会,平民的孩子不作金字塔基,难道要精英的孩子作塔基?他们成为台湾政客内讧的廉价工具,积极参与各种政治运动,却并不能摆脱自身的困境。这不能不说是台湾精英统治集团的胜利。

当这些台湾青年在帝吧出征FB事件中,与大陆青年在网上舌战时,自然会被大陆青年无情碾压。

出乎精英集团预料的是,境外精英集团对中国民众也在大搞特搞类似的事情。但是,大陆青年却没有像台湾青年一样丧失基本的理性思维的能力,成为容易受他们操纵的傀儡。这次帝吧出征FB事件是一次网络人民战争,诸多境内精英并没有获得这次战争的指挥权。这意味着,他们在未来也未必能获得对平民政治的领导权。

帝吧出征FB事件,是平民化的政治事件,无论是组织方式还是政治诉求,都与传统的精英主导的政治事件完全不同。主导这次事件的政治力量来自社会中下层,自发形成,不易被精英集团影响操纵。出乎精英集团预料的是,帝吧成员对自己处境、行为和诉求有足够理性的认识,精英集团对帝吧成员缺乏足够的影响力。

这是境内精英集团所不能忍受的,是他们上蹿下跳、气急败坏地诋毁这次行动的原因。

两岸青年接受一样的文化产品,看同样的电影,看类似的节目,追逐同样的明星,为什么两岸青年会有这样的差距?如果不考虑两岸网络环境不同,台湾网络环境更开放,台湾青年更容易受其他国家精英集团影响的话,只能说当代大陆青年当年接受的是面向平民的精英教育,而台湾青年接受的是素质教育。虽然这些大陆青年不得不接受大量在他们看来是教条的历史、政治教育,但是这些教育已经塑造了他们的世界观,使他们有一定的理性思维能力,不那么容易被精英集团影响操纵。

这是毛泽东时代的遗产。问题是,这项遗产还能存在多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