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运组织应当杜绝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

费良勇

 

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会导致党内拉帮结派,不利于共产主义理想,影响党的团结和统一,所以,共产党在组织内部排斥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共产党在去江湖化方面做得比国民党彻底,有效地凝聚了党心,统一了意志,增强了战斗力,这是共产党能够战胜国民党的重要原因之一。追求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的民运组织,更应该杜绝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

民间结拜干亲的利弊

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干亲(也称为契亲)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一个重要的领域。结拜干亲,指两个以上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基于情感、道义或利益等结为一种拟亲属的关系。彼此之间以亲情维系,可以是长辈和晚辈,也可以是同辈。通常是友上加亲,亦友亦亲,关系比一般的远亲和朋友更密切。同辈的结干亲又称结拜、结义、换帖。其它国家和地区也有结干亲的习俗。平辈的结拜兄弟姊妹,称为义兄、义弟、义姐、义妹等。结干亲的长晚辈之间,则称为义父、义母、义子、义女等。在中国古代,结干亲是相当严肃的事情,有一套独特的仪式。现在仪式已经简化,有些只是口头承诺,彼此承认,并没有任何宗教或祭祀仪式,也没有书面的契约成立。

旧时代有些情感和利益合成的结干亲,对双方都有好处,显示出很好的人道关怀。例如清朝时小宫女必须拜一个有威望又受宠的老太监为干爹,拜太监为干爹能补偿失去的父爱,又能得到靠山;太监无儿无女,认干女儿能享受儿女在膝下承欢之乐,对小宫女付出如父亲般的关怀,干女儿也可以为自己办事。民间也有类似情况,例如,孤独老人收养流浪儿结为养父母养子女关系,相互照料。

为了情感、友谊、乐趣、道义和儿女的教育等,民间保留结干亲习俗,有一定正面意义。例如,一些忘年之交结为谊父母和谊子女关係,如谊父母品行良好、学识渊博,谊子女获益匪浅;把朋友的子女认作谊子女,尤其是没有亲生子女的人,认干子女可以享受弄儿之乐;有些父母希望子女多些人疼爱关怀,健康快乐地成长,为子女找教父教母(教父教母对儿童的成长有积极意义);因为计划生育政策,许多中国家庭只有一个孩子,一些夫妇希望享受多儿多女的乐趣,并让自己的孩子有玩伴、懂兄弟姊妹之情和孝悌之道,学会与人相处,就多认干儿子、干女儿;人口老化问题也日益加剧,有些老人家没有子女陪伴,就认一些干子女,一些年轻人也乐意认老人家为干爹娘,关怀和照顾他们,满足彼此情感和生活上的需要;有些朋友间互相认对方的子女为义子女,两家人增进感情,并把这种情谊延续至下一代;因为一方对另一方有恩情,就以认干亲来维持长期交往关係以报恩•••••••

基于上述原因,民间结拜干亲有一定积极意义,我们不能完全禁绝。但是,结拜干亲很容易被庸俗化、利益化,演变成搞江湖义气,拉小圈子,谋取私利,腐蚀官场和社会。这是我们要时刻警觉的。

要严防干亲文化的负面效应

20世纪70年代我下乡期间,看到农村有许多同命理或迷信相关的结干亲。从命理上看,有些儿童刑剋父母,父母就借“拜干亲”来转移命相,以确保家道昌盛。有些父母的命格显示无子,为了保住孩子就替孩子找谊父母,象徵把孩子送给别人。有些儿童命中有缺陷,就认保爹保母来化解,即所谓双爹双娘,福大命大,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有些人专挑贫穷又多子女的人为子女的义父母,认为子女多的家庭中的孩子不娇贵,如成群小动物那样,容易长大。在命理学有一种说法,若自己或配偶的命格中显示有婚外情或再婚之象,认谊子女可以化解,这种说法认为谊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就等于自己或配偶的挂名丈夫或妻子(实际上没有恋爱或性关係),可以避免婚姻出现问题。有一个孩子从出生起身体非常差,常常生病,八字先生说,这孩子需要一万个“保保”,否则长不大。于是,这家人就找了一户姓万的夫妇做孩子的“万保保”。这类干亲现象,虽然表达了人们的良好愿望,对社会没有什么危害,但毕竟荒唐迷信,可笑可叹,我们应该加以引导,随着教育和社会的进步,逐渐破除。

有些纯粹为因利益交换而结乾亲的现象会产生腐败、破坏社会正义,导致社会道德沦落。例如,有些人为了攀附权贵和利益交换而结干亲。明朝奸臣严嵩、魏忠贤被许多人认作干爹。严嵩有三十多个干儿子。魏忠贤势力最大的时候,朝中不少官员都是他的干儿子,如“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他自己也曾经认魏朝为义父。这种结干亲变为公职上的裙带关係,加速了社会的腐败。

有些人为了攀附权贵,恬不知耻地拜年纪比自己小的人为干爹娘。唐朝时安禄山为了讨好唐玄宗和杨贵妃,就拜比他小二十多岁的杨贵妃为义母。五代后晋石敬瑭拜比他年纪小的契丹君主耶律德光为义父,自称“儿皇帝”。

如今有些人为了找靠山,也认有地位的人为干爹娘。一些贪官奸商的腐败案件,就是干亲之间互相勾结。有些犯罪分子认了官员为干亲,就获得庇护,导致社会治安恶化。在现代社会中,需要严防这种干亲关系腐败官场商场和整个社会。

以义兄弟或义姊妹为名义的同性恋在中外历史上举不胜举。同性恋在历史上都是遭到歧视和禁止的。进入当代,同性恋也只是在少数发达的民主国家可以公开化、合法化。历史上许多同性恋者结拜为契兄弟、契姐妹。有些男女会以义父母兄弟姊妹的名义作为掩饰,进行恋爱或性关係,尤其是不为社会主流婚姻价值观接受的两性关係。有些所谓义兄义妹、或义姐义弟,实际上是情人关系。

历史上结拜干亲悲剧多

以利益为基础的干亲,双方感情不稳固,由于利益冲突会导致关係破裂,甚至互相残杀。刘邦和项羽曾经结拜为义兄弟,但为争天下而相互残杀。董卓和吕布结为义父子,但吕布最后杀死了董卓。

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传佳话。他们合作建立蜀国,成为结义楷模。刘备重义,曾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当闻知关羽被害后,刘备悲痛欲绝,几度昏厥,急欲攻打东吴报仇雪恨,却遭到了诸葛亮和赵云等人的坚决反对。张飞以死相威胁,坚持要找东吴算账。张飞被害的消息传来后,刘备哭得死去活来,被报仇迷住了心窍,一意孤行。他兴兵几十万讨伐东吴,被火烧联营几百里,其结局是白帝城托孤。蜀国从此元气大伤。把妻妾当作随时可以脱去的衣裳,为结拜兄弟的情谊竟然罔顾社稷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样偏颇的思维理所当然地会给治理政策、政治和军事战略带来重大损失和危机。刘关张成于结义,败于重义。

梁山一百零八位好汉结义,替天行道,留下义薄云天的浩然正气。宋江接受招安镇压方腊起义军,其兄弟大都战死。宋江被皇帝用毒酒赐死,临死前还把最忠于他的义弟李逵一块儿毒死。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结果被皇帝害死。宋江成于结义而败于愚忠。

历史上,刘伯承和小叶丹的结义值得一提。1935年5月,逃亡流窜的中共红军在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下,不得不通过川西彝族地区。1863年太平天国的石达开部十万大军深入此地,前有清军拦截,后有彝民围攻,最后全军覆没。红军先遣队司令刘伯承抓住机会同彝族头领小叶丹歃血盟誓,结为兄弟。随后,红军三天强行军顺利通过彝族地区。否则,红军就成为石达开之二了。不过,中共得救了,中国人民遭殃了。如果红军被消灭了,国民党早就可以集中全国力量抗日,也没有抗战胜利后的国共内战,更没有后来的大屠杀、大饥荒、大动乱,大腐败、大雾霾,中国可能早就成为人权至上、自由民主、社会和谐、环境优美的国度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民不聊生,据说四川某地几个青年小伙子喝血酒拜兄弟,籍此相互帮衬,被中共以反革命案件查处。“大哥”被中共作为反革命集团首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去江湖化比较彻底是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共产主义罪恶没有曝光之前,共产党主义理想曾经骗取了许多人的心。共产党建立了一套共产主义价值体系,组织体系和规则体系,以集体主义精神摧毁封建宗法制度,以同志关系代替江湖关系,以党性原则对付江湖义气,对江湖文化为基础的党内宗派主义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并用恐怖屠杀镇压异己,用欺骗宣传维护其领袖权威,达到空前团结,提升了战斗力,利用国民党和日军的对抗发展壮大自己,从苏军手中获得了大量重型装备,最后战胜国民党夺取了江山。

早期的中共党员是一批彻底反传统的激进青年,经过五四运动洗礼,崇尚新文化,对军阀操控的黑暗现实痛心疾首,反感传统的儒家文化和江湖文化。早期的国民党员也是一批仁人志士、希望开辟一条新路救国救民。由于历史原因,国民党未能全面清理江湖文化。蒋介石出生江湖,擅长利用结拜手段安抚各派势力。他先后同王柏龄、陈肇英、李宗仁、冯玉祥、张学良等许多人结拜为兄弟,这对于国民党快速消灭瓦解各地军阀势力,完成中国统一有重大积极意义。但掌握国家最高军政大权以后,蒋介石没有像希特勒那样,果断地利用党卫军消灭冲锋队,完成从江湖向政权的全方位华丽转身,而是继续使用了一些江湖手段治理国家。中共说蒋介石心狠手辣,其实,同毛泽东相比,蒋介石心不够狠,手不够辣。他同不少政敌正式换帖结拜兄弟。这些把兄弟或明或暗反对他,他没有将他们置于死地。某些同他翻脸打仗以后,他还予以重用。国民党内部派系林立,勾心斗角乃至四分五裂,在对抗日本时基本上还能一致对外,但同共产党的三年内战中互相拆台、见死不救,导致国民党老打败仗,丢掉江山。江湖气太浓,宗派主义或山头主义太强,这是国民党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共产党重新禁止干亲结拜

中共掌握政权以后,首先是政治上腐败,建立起隐性帝制,搞极端的个人崇拜和寡头独裁,将国民分为不同等级,残杀和迫害国民党军政人员以及所谓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不断用政治运动折腾人民。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在经济上快速腐败。结拜干亲等江湖风气又死灰复燃。贪官奸商等以“打干亲”为名,进行感情投资,拉帮结派,搞小团体,形成圈子文化,违法乱纪,谋取私利。行贿受贿变为“亲情”之间的“礼尚往来”。结成“干亲”后,工作上打不开情面,该管的不敢管、该监督的不便监督,导致官场商场等各行各业加速堕落,引发民愤,分裂社会,严重影响到政权稳定。于是,从2014年起,中共发起反对结拜干亲的活动。四川青神县为了正风肃纪出台“六不准”禁止“打干亲”,经中共的人民日报和各地报刊网站广泛报道以后,成为全国样板。许多官员宣布废除干亲关系。

所谓“六不准”,即不准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与任何人通过“打干亲家”、“认干爹干妈”、“认干兄弟”、“认干儿女”等方式结拜干亲;不准以干亲名义搞小圈子,用公款开展组织活动;不准利用干亲关系,在干部任用、人事安排、子女入学、家属就业等方面互相提供方便谋取不当利益;不准借用公款、公物给干亲关系人员或者将公款、公物存放于干亲关系人员处;不准打着干亲关系幌子,以亲情间的礼尚往来为借口,收送红包礼金,与干亲合伙经商办企业、搞买官卖官;不准通过干预和插手工程招投标、国有资产资源使用、政府投资项目管理等活动为干亲关系系人员谋取不当利益。

民运界以结拜干亲为标志正在江湖化

共产党正在遏制结拜干亲的江湖之风,民运界搞江湖团体那一套歪风邪气却越演越烈。例如,一些民运组织负责人公然同一些江湖人士结拜为异性兄妹,把一些不三不四的结拜兄妹拉入民运组织,公开把江湖团体那一套污秽不堪的东西搬到民运组织里面来。有民运负责人公开宣扬,不重组织章程,只重江湖义气。一些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其实,这些人也根本不重江湖义气,只重利图名,结拜兄妹之间也相互欺骗。当有的民运组织负责人的贪腐说谎等恶行遭到揭露时,其结拜兄妹本着所谓江湖义气阻止揭露,有的破口大骂揭露者,有的用江湖黑道手法威吓揭露者。这样一来,民运组织日益江湖化、黑恶化。一批有正义良知和胆识勇气的人士,不得不站出来揭露和批判这种邪恶现象。

民运组织和民主政党必须杜绝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

前面已经分析过,干亲文化在某些历史条件下,在当今民间为了情感、道义、乐趣、子女教育和人道关怀等情况下,有一定积极意义;利益至上的结拜干亲,会严重腐蚀官场和社会。在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组织中,必须严格禁止结拜干亲,因为结拜文化对民运有害无益。在民运组织和民主政党中,全体成员应当有共同的政治理想和抱负,按照章程和组织原则行事。如果有人在政治组织内部拜把子,为私利而拉帮结派,特别是组织负责人利用帮会手段,以人划线,搞小圈子,那么必然导致一个组织江湖化,追求自由民主也就只能成为一句空话。

结拜干亲等江湖文化对公民社会的建立,对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制度的建立,都有负面影响。简单设想一下,两个人是结拜兄弟,不管甲干好事坏事,乙都要支持他,否则就不够江湖义气。甲贪腐,乙要帮忙隐瞒,甲说谎,乙要帮忙传谣圆谎,甚至帮助做伪证,这个社会还有公正可言吗?

中国传统社会是个江湖社会,为了建立稳定的自由民主宪政法治的制度,必须建立公民社会。江湖社会对公民社会的形成是一种巨大的阻力。公民社会强调保卫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而人们慨叹“常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这形象地说明江湖社会不能有效保障人权,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挨刀者,同时也是提刀者。江西临川的一位法院公职人员自封“代表国家罗汉”,宣称花两百万元就可以轻取与其发生冲突的某位农民的性命。

江湖文化是在泛家族主义的框架中,以利益为基础,借助于人情、面子、关系、尊卑伦理等建立起来的小圈子文化,缺乏信仰抱负,死保私欲私利;不讲正义原则,只有哥们义气;没有独立人格,甘愿依附交换。江湖文化产生大量阿Q式的人物,在强者面前是奴才,在弱者面前是流氓。人们津津乐道的侠客文化,即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属于江湖文化的精华,但也是违背法治精神和人权民主原则的。所以,从人权民主法治的价值观来看,江湖文化是地地道道的糟粕文化,是阻碍社会进步的。

顺便提一下,中共所谓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实际上是江湖文化的变种。因为敌人和人民的界线是由统治者随意划分的。反对我的是敌人,不支持我的是敌人,我看不惯的是敌人,不拍我马屁的可能是敌人,拍马屁拍错了地方的也可能是敌人。所谓人民,范畴再大,也是一个“小圈子”,一不小心,你就可能出了这个圈子,属于敌人了。民主社会讲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按照中共的敌我划分,法律面前人人不等。所以,我们必须抛弃中共的两类矛盾学说。

中共曾经超越江湖文化,战胜了国民党。如果民运组织不能杜绝江湖文化,不可能超越共产党,那么宪政民主永远只是一个梦。

2016年3月25日 写于 纽伦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