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不确定的未来

郑伟彬  广州自由撰稿人

 

对于中国而言,大概没有像今年此时一样,对未来的预期充满了焦虑不安与不确定性。中国楼市的疯狂很大程度验证了这样的一种心理。

农历新年过后,深圳、上海和其他若干一线城市的房价,就像卯足了劲一样火箭式上涨。但这种疯狂的发烧模式,除了当地有房者充满了兴奋之情外,大概不会有多少人因此而高兴。舆论上的反应,甚至充满了不安与恐惧。这大概是去年中国股市高高跃起,然后重重摔下留下的后遗症。但显然,如果中国楼市遭遇同样的命运,那么它的伤害面积和影响程度远不是去年股市所能比拟的。

许多媒体评论都将矛头指向了政府与货币政策。毕竟,对于许多地方政府而言,去年中央的“去库存”决定给了他们快速恢复经济的救命稻草。这是他们的思维与行为习惯。自1997年中国转变经济结构后,房地产经济就一直充当着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最近几年强调的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房地产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冷落。现在,似乎又到了用房地产拯救中国经济的时候了。

另一种批评则指向了央行的货币政策。在去年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后,中国的货币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在国内面临着资金流动性不足的问题,在国际上承受着巨大的人民币贬值压力。某种意义上,央行当前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太多可指责的地方。只是在当前中国非理性的市场环境下,释放出的货币究竟是流向实体经济,或是僵尸国企、投机性强的楼市,就不是央行的意愿所能控制的了。

与此同时,媒体上也存在着另一种解释,指出当前中国楼市的疯狂并不仅仅是因为上面两种因素。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不看好,于是很多人借助各种金融手段套取货款获利,再继而转移到境外。

无论是何种解释,事实上都反映了当前无论是普通的中国民众或是资本操纵者,都因为对中国经济前景的不明朗而产生焦虑,进而采用了自己认为安全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财富。换句话说,因为不确定性的加大,只能跟风盲从,在市场经济的汪洋中慌不择路,结果制造了更大的恐慌心理与疯狂楼市。

中国近两三年来低迷的经济以及一系列的市场化改革不顺,的确给人造成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印象。尽管中央的经济政策一再试图稳定这种心理预期,比如推出新的经济概念,表明将出台更多的政策手段。但结果恰恰越是如此,一旦改革不顺,反而加剧了这种不确定性。

而背后更为主要的因素,恐怕仍是政治上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雷厉风行的反腐运动并没有结束,让官场上仍然存在着不安全感,官员的不作为仍然继续。与此同时,在舆论场上时起彼伏的风波,让人更加无法确定当前究竟是何种政治生态。未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清楚。尽管中央拥有更强的权威与权力,但没人确切知道,这种力量将会被如何释放与发挥,至于其所可能造成的影响,就更加无法判断了。

过去三十几年的经济发展,已经让许多中国人习惯了“去政治化”的生活方式。在许多问题上,唯物质与金钱是举,根本不在乎其他什么政治。可以说,远离政治是许多中国人的口头禅,也是他们的行为模式。但就实际情况而言,这种远离政治、趋吉避凶的心理,更多只是表象而已。对于阴谋、政治内幕的关心,甚至以政治上的风吹草动作为其经济行为的判断依据,是很多中国人的潜藏着的行为意识。从根本上说,中国人是更名符其实的政治动物,其内心对于政治的敏感,比其他国家的民众更甚。

这就是当前中国进行任何改革所面临的双重难题。过去经济发展模式为今天的经济改革制造了许多难题;与此同时,民众内心的不安全感以及由此导致的投机性、盲从的行为方式进一步对经济改革制造更多的难题。任何可能的风吹草动,都会被各种小道消息解释得耸人听闻,让人变得浮躁不安。

因此,在笔者看来,今天要进行的任何经济改革,除了经济政策上要对症下药外,同时恐怕需要花费更多的力量完成社会保障方面的制度建设与实际行动的落实。

从本质上说,许多人在楼市上的疯狂行为,不过是为了给自己寻求一条有保障的、足够安身立命的道路。正是因为社会保障的不足,或者说一般家庭无法经受起随便一场大的变故,让中国人在经济行为上更为保守,同时却又激进、冒险且极端。对政治过于敏感而又喜欢盲从跟风,更是放大了政治、经济、社会层面上的任何变化。如此的循环叠加,将制造出更多的不确定性与不安全感。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