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疫苗之祸 暴露信任危机

沈泽玮

 

中国再次爆发问题疫苗事件,催生一场公共卫生安全的恐慌,暴露社会诚信缺失的危机。

这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两会”结束之后,面对的第一场公共信任危机考验。根据山东省食药监局3月19日的通告,涉案人员300名,波及24个省市,包括北京、重庆、广东、河北、内蒙古、四川和新疆。

在舆论多日声讨之后,李克强要求彻查并严打违法犯罪行为,严肃问责失职渎职行为,抓紧完善监管制度。中国公安部、国家卫计委、国家食药监总局还联合召开记者会通报案件调查处置进展,宣布拘捕130名涉案者,另有九家药品批发企业涉虚构疫苗销售渠道。警方估算称,涉案疫苗恐有200万支,但具体数量已经无法统计。

中国媒体抽丝剥茧后发现,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其实存在多年。涉案的庞红卫原本是一家山东医院药剂科科长,早在2009年就因非法贩卖疫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在缓刑期内,她不但没有收手,反将女儿拉入伙将生意做大,持续时间长达六年,涉案总值5.7亿人民币。

庞红卫经手的疫苗,全部未经严格冷藏就销往各省市。媒体调查还发现,她虽然没有冷链设备且非法经营疫苗,但却可以挂靠在正规企业下运行,还能为问题疫苗提供正规发票。

问题疫苗从生产源头至销售渠道再到接种单位,多个环节竟然能够逃过检测和监控程序长达六年。这当中的利益链条到底有多长?都涉及些什么人?除未严格执行监管外,背后是否还涉及官员或部门提供“保护伞”?涉事者最终将得到什么惩处?这都是有待查清的重重疑团。

和毒奶粉一样,问题疫苗危害的是儿童的健康,父母内心的焦虑可想而知。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出面指出,不正确储存或过期的疫苗几乎不会引起毒性反应,本次事件中的“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但网络舆论还是普遍选择不相信。甚至有网民质疑,“这个替中国政府‘洗地’的世界卫生组织是假的”。

为挽回公众的信心,新华社昨天以问答方式引述中国食药监总局称,中国在疫苗研发、生产和质量控制方面不断积累经验,疫苗质量标准不断提高,“可以比肩国际水平,有些指标甚至优于国际标准”,如疫苗安全性检测项目。结果又引来部分网民炮轰,有者认为,当局如此应对危机是“愚蠢透顶”,是在“侮辱大众智商”,显然对官方说辞不买账。

从沙斯、毒奶粉到问题疫苗,公共卫生安全事件每发生一次,民众对社会和政府的信任感就递减一次。问题疫苗已存在六年,难道地方政府完全不知情?如果不是舆论集中炮火批评,政府会不会及时作出回应?

当社会道德底线一再失守,加之政府监管不到位以及司法建设不健全时,媒体和舆论监督更显得至关重要。不过,当德国人雷克发帖评论问题疫苗,中国自由派学者贺卫方在其微博转载雷克的视频以示支持时,两人却被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副主任蔺玉红批评为“助纣为虐”。蔺玉红还称,“对中国友好的,是我们的朋友。对我们的国家居心叵测的,请滚回去滚出去。”

贺卫方在微博上反击蔺玉红,指她把揭露疫苗黑幕定性为“攻击中国”是“不识好歹”,并称“真正助纣为虐的正是你这种三流官僚”。将疫苗之祸上升为意识形态问题对中国社会并不是好事,只会导致黑心疫苗问题的根源和追责失焦,贺卫方的辩驳却引来不少网民支持,在在显示网民在疫苗问题上对官方的不信任。

更糟糕的是,媒体在报道中又挖出一旧闻:曾担任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的孙咸泽,在2009年因“三鹿”奶粉事件而受到记过处分。但他在2012年已任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网民普遍将之看成是“中国式笑话”。

出事官员可以东山再起,但揭发真相的媒体则没这般幸运。舆论纷纷提及,2010年山西省发生疫苗乱象,报道这则新闻的《中国经济时报》的总编和记者都被处分。官民两种截然不同的际遇,在某种程度上又凸显社会不公,并进一步加深舆论对官方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正持续耗损社会成本,民众越来越容易听信谣言,政府要花更多金钱和时间去辟谣和维稳。

就如马桶盖要到日本买,奶粉要到香港买一样,中国国产疫苗出问题之后,媒体开始报道称,广州、深圳等地带孩子赴香港打疫苗的家长增多,显示大陆民众对国产货的不信任。若家长们真是争先恐后带孩子到香港去打疫苗,那恐将给陆港矛盾添乱。

让不少网民担心的是,最坏的消息可能还未传出。官方若要争取民众的信任,短期应做到信息公开透明,及时向公众通报,长期则须对疫苗管理系统进行彻底反思和改革,否则“出事-抨击-彻查-处分”的公共事故模式只会一再上演。民众宣泄情绪,领导人批示及警察抓人之后,一切又回到原点。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