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纪念林昭是抽大烟 与共党沾边注定没希望

陈永苗

 

人类朝民主进化的过程有个堰塞湖现象,总是历史进程的河流已经轻舟过了三峡,但人心凝聚之手段还在重庆,极为进步的精神总是需要落后的历史政治符号,才能在公共领域找到表达,也就是被民主河流河水带动的历史旧符号,最后累积在一起,形成堤坝,把民意洪流储蓄起来。前朝的尚方宝剑斩今朝的贪官。

在袁世凯与孙中山之间,国人相信袁世凯,在皇帝与总统之间,国人选择皇帝。是为革命的反革命方案,才能凝聚人心,例如中国民主化中,你抬出从共党里面的大神胡耀邦赵紫阳,跳跳大神,民主人士就觉得你民主了。本来是敌对的,但是被民主河流带动裹挟进来,党内多高地位就在党外有相对应的多高地位,只有专制权贵的二奶,才能做民主女神。所以民运总是共党化,维权总是民运化,总是落后半拍,被往后拖。

与共党沾边的民运,注定是没希望的。这个在走在大陆前面的香港民主运动中得以证实。民主回归派日益淡出历史舞台,而且沦为笑柄,且卖港嫌疑日益重起来。希望与绝望,出路与绝路,都与民间与共党交叉比例成正比,交叉越多看起来人数越多,但希望和出路越小。所以我们极力摧毁打击交叉的议题,例如林昭,张志新,她们实在是披着羊皮的狼。看起来也是体制的受害者,可是那种受害者与民间受害者,阶级差距好大,一个是奴隶主的,一个是奴隶的;一个是吃猪抢食不利的母狼,一个是被吃的猪。我不知道奴隶和猪是怎么想会去纪念自己的敌人,虽然是吃自己失败的敌人,莫非是想当奴隶主的奴隶?想吃其他猪的猪?。

民运从共党中分裂出来,吸食共党海洛因长大,有狼奶基因,这是不争的事实。海洛因毒性太大,戒毒一时又戒不了,就会吸鸦片,从崇拜共党到崇拜林昭张志新,就是吸食海洛因到吸食鸦片。林昭的生平,思想,经历,以及对后面的蛊惑力,真像罂粟。我看着全网络纪念林昭的样子,就想到清朝末年全国吸食鸦片抽大烟那种病态,专制之毒气漫布烟雾缭绕。纪念林昭的民主人士,组成的抵抗群体,可以取名鸦片军。

我模仿黑格尔的口吻,说中国是一个真理之外的国度。总之期盼五百年来一个圣人,也就是圣人和真理总在这块土地之外,五百年来一次然后又走掉,不久居于这块土地之上。在先知先觉的圣人把真理,传给先知后觉的君子弟子,然后再传给后知后觉的小人庸众,一路传,一路失真,真理逐渐被歪理所替代,真理传的人越多,歪理的比重和作用就越大,而且披着真理的皮。这就是释迦说的末法时代,魔冒充了佛。不成魔何以万众一心。中国人人心中属于魔鬼部分,是共通的。启蒙运动就是成魔运动。在中国,一个道理要是万众一心的时候,道理早就死去了。当人们万众一心喊民主的时候,民主化早就断气了,当人们万众一心要改革的时候,改革早就死了多年,需要革命的时候。国人万众一心时的主张,一定是真实需要的反面的。万众一心要革命的时候,中国早就大洪水了。说真话没用的时候,会万众一心地说真话。国人万众一心的时候,一定在真理的背面。例如全民炒股的时候,一定是上去贡献金山银山的时候。例如全民买房的时候,一定是房地产已经崩盘的时候。

当改革已死掉多年,人们万众一心要改革的时候,就是革命,也就是他们嘴巴上喊的旗号与实际上会做出来的事情是截然相反的。他们万众一心时候,一定是做与世间真理相悖的事。当你发现无数国人支持你的时候,你已经惨败了,一定是种下龙种,收获跳蚤。当无数国人支持你的时候,一定是你已经惨败了,走向目标的对立面了。你所反对的敌人,已经借尸夺舍还魂了。

当说真话没用很安全,而且对共党有利的时候,就会无数人跳出来万众一心地说真话。万众一心总在真理价值运行的末端之外,因为人数众多,似乎又再造出一次真理价值实现的机会,希望。死的似乎又活了,无数人万众一心的加持,万众一心的愿望,似乎可以开拓出重新开始。就像僵尸活动得像活人一样。我丝毫不认为中国民主化取决于国人人心立场的变化,否定启蒙运动推进民主化的预设,必定是从天降临,从外入侵的叙事。与国内的温水煮青蛙关系不大,国内的变量没法引起质变。

中国大陆出现的街头运动,与香港台湾,那真是小巫见大巫,是不能比的,也没法当做同一类事物。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知识分子或者准知识分子为自由而上街的政治立场表达,一种宣誓的弱行动,是一种“老鼠”与猫的游戏,“老鼠”需要猫的镇压力度来点评,“老鼠”在当局的镇压和互相抱团取暖中获得历史主体地位的幻想。一种是底层民众没办法生长出政治自由诉求的民生社会诉求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因此两种街头运动之间格格不入,“老鼠与猫的游戏”,注定永远是星星之火,夜空里的星星一闪一闪,仅此而已。

民间抵抗运动,一旦与底层的社会民生脱节,就只能是争夺政治历史符号的运动,也就是争夺道统法统,进而掌握正统的运动。既然是历史政治符号的争夺,就要服从符号政治运动的规律,从属于敌人内部的符号,有天然的优越性,因为中国民众和大部分抵抗者天然熟悉亲近,以唱红歌为例,很多民主人士反唱红歌的一旦紧急对抗时刻,就红歌唱个不停。例如党内改革派,俞可平随便自己瞎写个《民主是个好东西》,全世界都以为要政改了啦。这个对民主运动而言,是个吸食鸦片的双刃剑,一时有利但窒息了主体性。所以对抗这种吸毒诱惑,撕裂开来截然对立,才能为民间主体性找到缝隙和空间。

政治符号的争夺,只有两种出路,一种是党内路线斗争,一种是民间主体性的,党外的,非此即彼的,非黑即白的,不能模糊的。后者不在乎人数多寡,力量大小,而在于立场纯洁。立场纯洁的力量,在极权主义运动中,有很多历史实例证明,最害怕的就是投机,骑墙和绥靖暧昧。当你有足够分量,例如掌权不再是反对党的民进党,是可以投机,骑墙和绥靖暧昧的,这也是利益最大化。当你只有天灵盖,高唱你们有狼牙棒的时候,还搞这个,这叫投降和依附,就是党内路线斗争的不自觉敲边鼓部分,蒙着自己眼睛参加的部分,不是争夺政治历史符号的博弈主体,不是拔河的另外一方。南街例如南周那次难道不是党内路线斗争的敲边鼓?

简单的说,搞民运当下只能是装逼,装逼如果再装到共党的垮下,那还搞啥民运。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