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论应抓辫子、应扣帽子、应打棍子

老王社长

 

为什么要所谓“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我认为某人某派某种意见错了,它有辫子,为什么我抓不得?它有帽子,为什么我扣不得?它该挨棍子,为什么我就打它不得?凭什么?谁有权利不许我“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

反过来,某人某派认为我的意见错了,我有辫子,为什么他抓不得?我有帽子,为什么他扣不得?我该挨棍子,为什么他就打我不得?凭什么?谁有权利不许他“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

人家没有辫子,没有帽子你就不应乱抓乱扣乱打,更不能奉命去乱抓乱扣乱打;人家真有辫子,有帽子你就应该去抓应该去扣,应该去打,更不能奉命被“叫停”和“禁止”去抓去扣去打。这叫什么?这才叫实事求是,这才叫坚持自己独立立场。

“李一哲”文革中批毛批中央文革,在中央文革令下,被赵紫阳为首广东省委打成“反动思潮”,发动数百万人次席卷全省批斗围剿。这辫子抓得不畏不凶,帽子扣得不谓不高,棍子打得不谓不狠,但“李一哲”从不嫉恨赵紫阳。为何?因为赵书记史无前例地允许这几个小人物在街头,在批斗场上与官方理论家公开论战,不封我们的口。这就行了。

一个真正坚信真理在胸,无所畏惧的人,是根本不会害怕什么“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的。相反,他欢迎你“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他深信真理只有在这样的激烈碰撞中,才能深入人心,才能得到民众的鉴别、扬弃、广播和发展。它只要求一个:平等!各派别,各思潮,每个人都有平等的相互“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的权利。

韦国清来,就把“李一哲”当“反革命集团”抓进监狱了。习仲勋来,又为李一哲平反了。从此,“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主张又奉命不是“反动思潮”了。但王希哲就很不高兴。他在吴南生主持的李一哲平反大会上说:“怎么昨天大家都说李一哲是反动思潮,今天又都不是反动思潮了呢?昨天要大家都来批判李一哲,今天又忽然平反李一哲不再批判了呢?我觉得不好。如果省委宣传部(“宣集文”)是真认为李一哲是反动思潮应该批判的,就应该坚持批判。我们只要求继续平等论战,不要把我们抓进监狱去。”

“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表面开明,实质隐藏着强烈的专制。它委婉地警告人们:“我是有权力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的,直至把你送进监狱的。只是我现在下令官员们都拉出笑脸不抓不打不扣,也暂时不送你进监狱罢了。”如果严格恪守宪法,恪守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充分保障人民各派群众的言论自由,则“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诺言,都是废话,完全多余。

中国思想界近年来已经严重分化为左右两翼,这两派必有也存在严重斗争。“改开”30多年,右翼思潮在共产党右派中央的卵翼和护佑下一直垄断着中国主流的话语权。左翼刚刚抬头,“出土”,被右翼“警惕”着,时时呼吁他们的右派中央按照《三中全会决议》去严厉取缔。在这一形势下,“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提出,不是要平等地保护左翼和右翼,其主要功效,是为缴左翼的械,不许左翼去对右翼“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而却放手让右翼去对左翼“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动不动就将左翼民众对右翼思潮的回击,负面描述为“文革式批判”,要所谓“叫停”和禁止。不错,奉命的文革式批判自然是一种专制,但老王早指出,奉命的“文革式叫停批判和禁止批判”,同等的是一种专制,且是一种更隐蔽更伪善更深刻的专制。是一种专制的两面。

今天的右派和左派应该一起对共产党中央说,“我们之间的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是题中应有之义,请你不要多管。只要你的权力机关遵守宪法和法律,不要来随意封我们的口,不要来随意把我们抓进监狱,这就行了。已经因言,因思想封口和入狱的,请立即复刊放人。如左翼的乌有之乡,右翼首席的刘晓波,他的《08宪章》,全属思想主张。左派要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尽管,右派应战即可。你抓他干什么。把人关在监狱里,还说“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2016年4月29日

微信:laowang779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