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总,别忘了自己的权力也应被关进笼子

—— 中共路线斗争与宪政民主运动的关联

狄遒壬

 

习总的笼子论略掉了一句:“我就是在笼子里为大家演讲。”在制定纪律条例时授予自己以言代法的特权地位;未经政治局通过就强要核心头衔,近来又鼓吹废除常委和政治局,实施自我“作恶授权”。这实质上是准备第二次文革。历史往往企图重复,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把习总和中共关进法治笼子,不仅是政治伦理的原则问题,而且有紧迫的现实需要。“先集权再民主”不过是痴人说梦,或大外宣的策略甚或是路人皆知的政治阳谋!

一)习总笼子论与布什笼子论之文字对比

2002年,尼古拉斯.凯奇(Nicolas Cage)在电影《改编剧本》(Adaptation)里为其中一个角色设计台词时,首次提出了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命题。“Through ages, the most precious reward of and for the mankind has not been a vast canon of masterpieces, or hallucinatory political speeches, but the taming of the rulers,and the realisation of a shared dream to have put them in cages, where I, as of the moment, am talking to you all.”—Nicolas Cage http://language.chinadaily.com.cn/columnist/2013-01/28/content_16179983.htm

同年7月在美国独立日中国网友会上的演说中,美国总统小布什借鉴了这句话,并加入自己的理解,铺垫和演绎。他讲到:

"Through ages, the most precious reward of and for the mankind has not been a vast canon of masterpieces, fascinating technologies, or hallucinatory political speeches, but the taming of the rulers, and the realisation of a shared dream to have put them in cages. It is only by locking them up that the rest are in peace: the poor guaranteed free from bullying, the old taken care of, the hungry fed, and the homeless roofed. It is only behind bars where the rulers shall stay both tractable and unharmful, and where I, as of the moment, am talking to you all."

原文的中文译文如下:

“人类历史中,最珍贵的不是浩如烟海的大师经典之作,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也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们的驯服,实现了共同的梦想:把统治者们关进笼子里。只有把他们锁起来,其他人才能得到安宁:穷人才不致被侮辱,老人才能得到照顾,饥民才能吃饱,流离失所者才有栖身之地。只有把统治者关进牢笼,他们才能是既无害又可控的。此刻,我就是在笼子里为大家演讲。”

——乔冶.W.布什

(狄注:以上未采用流行译文,而是笔者根据原文逐字逐句直译,以尽力避免任何可能的外加修饰,误解和省略。)

2013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上借用了上述语言,强调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同时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狄注:未找到讲话全文)

http://news.163.com/13/0122/15/8LR5TGCH0001124J.html

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5/0126/c392503-26453095.html

习近平这段话听来不错,而且,习总似乎也不介意适当时向西方政治家学习,这看来比教育部长袁贵仁的“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的课堂”开放得多。

但过细体会一下,好像少了点什么!哦,少了这关键的两句:“只有把他们锁起来,其他人才能得到安宁:穷人才不致被侮辱,老人才能得到照顾,饥民才能吃饱,流离失所者才有栖身之地。只有把统治者关进牢笼,他们才能是既无害又可控的。此刻,我就是在笼子里为大家演讲。”

如果中共党媒是如实报道了习总指示精神的话,那么,习总所言“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主要目的是反腐(且不说此次反腐带有明显的派系权斗色彩),未包括其它滥用权力(例如非法绑架,非法剥夺公民权力和财产,渎职等),更不包括习近平自己的和中共自己的权力!为了澄清这关键之处,请知情者公布习总相关讲话的全文。

也许,有人会反驳,少引用这一句并无大错,未包括并不等于不包括,并不等于说他自己和中共可以例外,你别歪曲!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听其言,观其行。看看习总和中共是否自觉地把自己的权力限制在依宪治国的笼子里;他们的权力是不是“既无害又可控的”。

二)习近平的言论与行动之对比

请大家回顾一下看看,在习总的笼子论发表后他做了些什么。仅举数例。

1)不许妄议,剥夺中共党员和公民的言论自由

公民言论自由,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的主要手段之一,且已载入中国宪法。

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习总就强调“不许妄议中央”,作为其集权过程中的重要最新举措。这导致各界与论惊呼和担忧。就连陈独秀,毛泽东也都讲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可习总就不许他人,包括共产党人妄议。连议一下都不行,何来制度笼子的约束?或许有人会说,习近平不是改口说了: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吗?不是表态要对“善意”的批评持宽容态度吗?此类辩驳实在是太苍白无力,连三岁幼儿也骗不了。中共中央党校的蔡霞教授指出,按照中共党章,“党员有权在党的会议上参加关于党的政策和理论问题的讨论,并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党员有权在党报党刊上参加党的中央和地方组织组织的关于党的政策和理论问题的讨论。”现在,连中共自己的党员都不许行使党章授予的权力议论自己党的政策方针,否则就是“妄议”,就是违反政治规矩,就是对抗“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连自己的党章这个笼子都可随意打破,那么,靠什么来实施“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2)把维护法治笼子的律师们关进非法的笼子里

与此同时,习总不仅在党内搞一言堂,更变本加厉地非法抓捕努力建设法治笼子的维权人士和政治异见人士。2015年7月初中国刑法修正草案讨论和暂时搁置过程中,维权律师们对刑法的修正方向不敢乐观,律师王宇认为,刑法修正草案未依照国际标准让律师在刑事辩护上有豁免权,不论是中国死磕律师、人权律师及其他律师都会受到影响。于是,北京市朝阳区律师协会于2015年7月8日向全国人大常委寄出快件,建议拿掉《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审议稿中颇有争议的第35条,同时暂缓增补第36条。律师团指出第35条的入罪主体有4类诉讼参与人,正视目前法律现实,此条款更可能成为辩护人量身订做,「应当」的争议也有可能构成入罪理由;第36条应增加但书,「但律师在履行代理或辩护职责的除外。」,以此作为律师职业保护的平衡条款。对于这种依法提出建设法治笼子的合理建议,习总和中共的答复是710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 仅仅因为他们在努力维护本就薄弱乃至虚无的法治笼子,把维护法治笼子的律师们关进了非法的笼子里!这就是习总笼子论的本意吗?

3)自我作恶授权,以党内法规形式确立其以言代法的特权地位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发布《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在习总主导下,此法规对2004年的原条例做了两条重要修改:

(1)要严惩“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集中统一”者。该条例规定:通过信息网络,广播,报刊,书籍等方式“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者可以被开除出党,甚至交送有司定罪。这就彻底否认公民包括中共党员的平等对话权,也就是彻底否定言论自由。被习总关进笼子的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力,包括参政议政的权力,而不是他自己的权力。

(2)原条例总则第二条写到“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新条例在上文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后加上了“、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王铮女士指出以下史实,“中共90多年的历史中,只有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名字被写进过党内法规和国家法律。且邓小平名字及其理论是其去世后被写进党章和党内条例的。”此新法规中现任总书记享有了三个“首位”:继毛泽东之后,首位本人在世时名字被写入党内法规的领导人;继邓小平之后,首位个人名字被写入党内法规的领导人;自中共成立以来,首位个人头衔被写入党内法规的领导人。尤其是,习总上任不足一个任期,且从未见其在所管辖过的地方成功实践其所谓“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就迫不及待地将其个人名字、头衔及讲话精神写进党内法规,甚至超过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指导”地位,而被明确要求“深入贯彻”。这就以党内法规形式公开确立了习总在党内“以言代法”的特权地位。用习总的博导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求证实或证伪)的话来说,这就是作恶授权。与习总口头推崇的笼子论背道而驰。

请大家回顾一下历史的惨痛教训:毛拥有在笼子外面“无法无天”的绝对权力,而且是当他还在世时就明定在中共法规中。正因为此种作恶授权,他才能为所欲为,胡作非为,不仅残酷打击政治对手和任何他看不顺眼的同事部下,而且按个人感情冲动胡乱决策,大炼钢铁,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等就是典型。所以,当权者还在世时就将其名字写入法规,是极其严重的行为,可能导致重大灾难!现在习近平在党内法规里让自己与毛平起平坐,同样得到作恶授权,这是非常危险的发展方向,当然会导致其同事们深深恐惧!

4)破坏中共政治规矩,纪律笼子,强要核心地位

今年初,“核心”论风起云涌宛如雾霾覆盖大陆。经王沪宁倡议后,约二十个中央委员一级的省市书记蜂拥而至上表劝进,先后喊出“习核心”,向习“看齐”。接着,中办主任栗战书要求中共官员增强核心意识,绝对忠诚,始终与习近平中央保持高度一致。1月29日习近平召开政治局会议,亲自出马要求增强“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等,要求全党全民向他自己看齐。蹊跷的是,绝大部分常委和大部分政治局委员未公开表态。照说,核心这种事乃政权根本,按中共政治规矩,纪律笼子,理应由太上皇指定或由中常委及政治局先拍板,岂能越俎代庖由督抚们起哄?通常对这类大事,常委内部应已先有讨论,如顺利通过即可逐级传达,不必诸侯劝进。无奈此路不通,常委和政治局通不过!这才出现诸侯劝进在先,继而习近平重上井冈山显示军权,再压服其他常委和政治局接受既成事实,要求推举他成为独掌生杀予夺大权的核心。

值此生死攸关之际,政治局委员中的大多数以微妙措辞“核心意识”“再说吧”之类搪塞,绝不轻易松口。乃至最后新核心论不得不胎死腹中,宣告“规范化”提法:“下达到各地的一份中央文件,对各地领导人提出新要求,要求对「权威」表述要全面、准确、规范,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等官方说法不得随意增加、更改,对「核心」的用法不要泛化。而各地方传媒也陆续收到中宣部指令,要求今后在报道中不能再称呼国家主席习近平为「习大大」”。至此,常委和政治局内裂痕已不证自明。此类裂痕一旦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按中共传统,势难善了!

由上可见,习总的笼子论无论在言论上还是在行动上都成为了实用主义的伪笼子论,仅用于在一定具体局面下对付部分贪腐分子和政敌,而不是真正“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它并未包括对其它滥用权力(例如非法绑架,非法剥夺公民权力和财产,渎职等)行为的监督和约束,更不包括习近平自己的和中共自己权力的制约和监督!

三)近期动向

山雨欲来风满楼。笔者不敢排除文革式血雨腥风再次降临的可能性。但笔者也相信,尽管历史事件常常试图重复自己,但其结果却表明: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把习总和中共的权力关进笼子里,不仅是根本的制度要求,而且有很紧迫的现实意义。因为他正在笼子外面作恶。尤其是他个人的权力,不仅不能被全体公民的舆论妄议和选票监督,也不能被中共党员们妄议和监督,甚至不能被关在中共自己的集体领导制度笼子里!

谓予不信,请看:

这两天,探空气球频频升起,曰“亚洲周刊获悉,呼吁许久的共产党的内部体制改革,最近再度在党内引发热议。中共高层出现改革呼声,要研议中共体制变革:有没有必要继续设中央政治局常委制,有没有必要打破政治局规范的「七上八下」(六十七岁可留任,六十八岁须退休)的不成文规则;有没有必要还需在党内隔代指定下一届接班人?以政治局常委这一架构为例,它的存在现在看来是多余的,负面作用大于正面作用。中共中央党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的一些专家学者,已就此开展探讨。”

笔者以为,这是典型的打着改革旗号卖私货,无非是进一步打破中共自己的制度笼子,为习近平得到彻底的作恶授权做舆论准备。尤其是,由于习近平抢当核心受挫,常委和政治局里通不过。现在急于要拉开权限差距,甩开其他常委和政治局,独裁掌握全面的生杀大权。联系到2016年1月的中纪委会议,习近平发表的讲话说要揪出党内野心家、阴谋家,就相当于彻底暴露了自己的目标。为此,他当了全面主席还不够,还想当终身主席!

是“先集权再民主政改”,还是“先集权再文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习总的基本政治立场和态度。而他的基本政治立场和态度,笔者认为已充分反映在他最近全文发表的一系列讲话里。

他说:“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而我们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里面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事情很清楚,反对普世价值,坚持教条,誓当逆宪政民主大潮而亡的所谓“男儿”,是其基本立场。习近平各种讲话,前后逻辑都很一致。无论言论或施政方针,他都在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法统”。这最近全文发表的一系列讲话已经图穷匕首见,习总的极左面目暴露无遗。如果北戴河会议和十九大真允许习近平这样做,那习近平离成为习特勒就太近了!

至于何频先生所谓,“希望十九大就取消政治局常委,二十大取消政治局这样的体制,实行总统制或国家主席实权制,二十一大时能开放党禁,让共产党和其他政党一样,在中国的政治体系中,让公民自行选择,这是必然的政治文明道路,这是不少体制内的人,提出的具想象力的政治体制改革新思路。”不知道是在当传声筒呢,还是在做梦呢?是真信这一套呢?还是在欺人呢?试问,真要开放党禁实施多党制宪政民主,与常委制有什么冲突?与七上八下有什么逻辑联系?尤其是,请何频先生告诉我们:党内各派系中究竟是谁在反对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质言之,让习近平呆在一切法治纪律笼子之外给他作恶授权,以期“先集权再民主”,不过是痴人说梦,或大外宣的策略,甚或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政治阳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