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毛祸与黄祸

——写在文革五十年

费良勇

 

1966年5月16日中共发出“5.16通知”,是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称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的标记,迄今整整50周年。

毫无疑问,文革是毛祸。毛祸属于红祸或赤祸,即共产主义灾难。假如文革发生在今天,必定演变成黄祸。看看最近叙利亚内乱引起的德国和欧洲难民问题,不难得出这个结论。毛泽东是大祸星。从1927年到1976年,毛泽东几乎天天绞尽脑子干坏事。痞子运动孕育了文革怪胎,富田事件滥杀AB团是文革雏形,镇反、反右、三面红旗是文革的三次预演,文革则是毛祸的最高潮。当时中国的信息和边界封锁、交通不便,人民难以逃亡,仅有少数人逃亡到香港和苏联。

中国至今没有非毛化,没有消除毛祸的根源,毛祸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走薄熙来老路。2016年5月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已经开始上演红歌秀,重新吹响了“文革”的号角。一旦中国经济发展受挫,政局动荡,毛魔幽灵必然肆虐中国。中国人可能铺天盖地涌向全球,形成黄祸。联合国和列强不得不共管中国。“共产亡于共管”,郑孝胥的“三共论”预言将全部兑现。前两个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早就兑现了。

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

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和1991年出版的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着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中共官方对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革”作了这样的解释:毛做为执政党领袖,极为关注党和政权的巩固,高度警惕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探索解决问题的途径。但是他把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形成了带有空想色彩的以平均主义为特征的社会主义构想。毛将中共党内的不同意见视为修正主义或走资本主义道路,认为在追求公平、完美的社会主义的努力中受到来自党内领导层的严重阻碍,党内形成了独立王国或资产阶级司令部,因此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样的说法是毛泽东自己的说辞,即发动文革是为了“反修访修”,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中共认为毛泽东只是把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了。中共的说辞是绝对的骗人之谈。

实际原因是,被全世界共产主义者顶礼膜拜的斯大林1953年死后,1956年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做秘密报告揭露他杀害了几百万人民,让少数民族死在被迫迁居的路上,1936年到1937搞大清洗,抓了100万党员,处决了其中68万人。苏共17大1966名代表中有848名被处决,中央委员会138名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中的98名被处决。斯大林的神话一瞬间被击得粉碎,救世主就变成了恶魔。人心不足蛇吞象,毛泽东野心勃勃,不满足于当中国皇帝,还妄图当全球共运领袖。但一穷二白的中国,让毛没有实力同超级大国苏联抗衡。毛泽东妄想创造奇迹震惊世界,确立中国的强国地位和他自己在国际共运中的领袖地位。毛1957年反右整人杜绝了一切反对的声音,1958年肆无忌惮搞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1959年彭德怀在中共中央庐山会议上的万言书中揭露了浮夸风等大量问题。混蛋透顶的毛泽东不但毫无收敛,反而将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和周小舟等人打成反党集团。结果,三面红旗制造了古今中外的最大饥荒——饿死四千多万人。惨绝人寰的恶果导致刘少奇、邓小平等中共高官向右转支持彭德怀。1962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不得不承认1958年以来“工作中的错误”,退居第二线。很多有识之士极为不满毛泽东并私下嘲笑其在1959年所吹的大牛皮。小肚鸡肠、心胸狭窄的毛泽东自知理亏又难于忍受。而且,闯了大祸以后,他担心有人像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一样来算这一笔帐,将他鞭尸。于是,毛泽东恼羞成怒、丧心病狂、密谋深算地试图反扑,所以发动了文革。毛泽东以反修防修的名义夺回旁落的大权、整人害人。通过杀人立威、排除异己等手段,加上刘少奇等人的吹捧,毛泽东早就成了共产主义皇帝。毛泽东充分利用了中国民众根深蒂固的忠君思想。总之,毛泽东发动文革,绝不是出于追求理想,而是出于私心、羞怒和恐惧。

毛泽东是丧尽天良的恶魔

有人说,毛泽东是理想主义者,其本意在救国救民,最终实现马克思提出的“解放全人类”的目标。他的种种“失误”乃“好心办坏事”。还有人说,作为个体生命存在的毛泽东既不是圣人,也不是恶魔,毛和常人一样,也有长处和短处、优点和缺点。这纯粹是荒谬透顶的屁话。毛绝非“圣人”,却绝对是“恶魔”。他确有“长处和短处、优点和缺点”,但绝非“和常人一样”。他极端自私自利,他的所谓理想,就是当一言九鼎的皇帝。他也想把皇位传给儿子,只不过他唯一有能力继承皇位的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被炸死了。这是上天对他作恶多端的惩罚。毛魔杀人放火从不眨眼。历代王朝,大饥荒之际都会开仓赈灾。毛魔在饿死四千多万人之际,不仅不开仓赈灾,还污蔑农民瞒产私分,把农民的一点活命粮全部搜刮得干干净净。毛还打肿脸充胖子,在1959年到1961年三年大饥荒期间竟然向苏联及其东欧卫星国廉价出口粮食474万吨。即使按照每100公斤粮食救活一条人命算,这些粮食可以救活4740万人。也就是说,若把这些粮食全部用于赈灾,中国就不会饿死人。毛共还赠送了大量金钱物质给外国。饿死中国人来援助外国人,这就是毛泽东的“救国救民”、“解放全人类”吗?文革中毛魔为了争权夺利,不顾人民死活,要人民停工停产来学习他的“红宝书”(其实是作孽书),从根本上破坏了生产力,经济全面崩溃,人民饥寒交迫,连逃荒要饭的最低生存权利都被剥夺了。这就是毛泽东的“好心办坏事”吗?毛泽东害死四千万人,饿死四千万人,面对冤案如山、饿殍遍野,他何时何地有过半点恻隐之心?他骄奢淫逸,玩弄糟蹋了上千美女,却推行禁欲文化,这不是满脑子低级趣味的伪君子吗?

文革的定义

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中,中共官方对文革的正式定义是:“‘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指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由毛泽东错误发动和领导,被林彪和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给中华民族带来严重灾难的政治运动。中国人普遍认为文革是“十年动乱”、“十年浩劫”、“文化浩劫”或“文化灭绝”。中共的定义显然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是荒谬绝伦的。其实,不仅文革10年是浩劫,整个毛泽东统治的27年都是浩劫,都是中国人动荡不安的灾难性阶段。

我认为,文革的定义应该是:文革是由暴君毛泽东出于私心、羞怒和恐惧发动的,以继续革命反修防修为名,以乱世害人夺回大权和面子为实,无法无天破坏法治愚弄人民,将民众变成没有独立思维,甘受暴君驱使的奴才和暴民,从根本上毁灭传统世俗文化与宗教文化,建立新型政教合一、帝师合一的极权专制,制造阶级斗争,建立文字狱,破坏生产力,使国民经济奔溃,让中国遭受巨大浩劫的极为荒唐野蛮的社会动乱。

中共半否定文革

由于中共力图死保专制政权,不得不死保其开国皇帝的淫威,继续美化毛泽东,利用毛泽东思想统治人民,导致民众迷信毛泽东。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导致人为大饥荒饿死四千万人,毛泽东却没有垮台,风头一过,毛泽东的威望不降反升,文革十年浩劫,竟然达到最高点。古代人盼桀纣早死,毛泽东死时许多人如丧考妣,这比认贼作父还要无知无耻。毛死后,其罪行已经遭到一些揭露,那些在文革中被打倒吃尽苦头的中共高官,却尽力维护毛的形象和地位。由于愚民教育,被毛折腾得一贫如洗饥寒交迫的民众,居然将毛泽东作为守护神供起来。这不荒谬绝伦吗?中共官二代三代,都对毛泽东那一套轻车熟路。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歌运动,虽有人质疑,但更多的人表示支持。习近平走薄熙来老路,也处处效法毛泽东。难怪有人指出,习近平不像习仲勋的儿子,更像毛泽东的孙子。

文革五十年过去了,中共当局仍然不允许自由讨论文革。文革是中共内部矛盾和黑暗的一次大暴露。但文革的许多真相还被中共刻意隐瞒。例如,林彪究竟是怎么死的,除了掌握中共核心机密的人以外,其他人都不清楚。中共担心公布真相和自由讨论会危及政权稳固。

中共半调子否定文革。中共高官在文革中被打倒,他们刻骨铭心。他们只否定文革的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否定夺他们的权,但是,不否定他们追随毛泽东搞假大空,愚弄人民、欺骗人民、镇压人民的行为。他们把文革罪行归咎于四人帮(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这就极为荒唐可笑了。要是归咎于包含毛泽东在内的五人帮,还勉强说得上。毛泽东是五人帮之首。但严格说来,这也不准确,因为毛泽东的权力同另外四人根本不成比例。四人帮只是毛泽东的幕僚和工具,拿江青的话来说,她只是毛泽东的一条狗,毛让她咬谁就咬谁。文革的所有罪行,首先要归咎于毛泽东。毛泽东是文革的罪魁祸首。

文革曾短时期欺骗了国人,让国人大都疯狂愚昧,穷凶极恶,丧失理智。但文革毕竟暴露了中共的内部矛盾和黑暗,最终撕破了中共和毛泽东“伟大光荣正确”的画皮,粉碎了人们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理想。物极必反,毛泽东极左路线穷折腾,激起安徽农民冒死分田单干,广东人民拼死逃亡香港,迫使邓小平在经济上改革开放,发展资本主义。饿怕了穷怕了的中国民众拼命发家致富,一切“向钱看”,促使经济腾飞,创造出“中国奇迹”。另一方面,文革的政治迫害,特别是思想罪和文字狱,激发了中国人的反思,形成自由化思潮和运动,如西单民主墙运动、批判“两个凡是”,真理标准讨论,平反冤假错案等。八九民运是自由化运动的最高潮,可惜被六四屠杀所中断。如果自由化运动最终形成法律法规,中国自然就会走向宪政法治。

每个文革参与者都应反思自己的责任

虽然说毛泽东是文革的罪魁祸首,但并不是毛泽东一人有罪,那些追随毛泽东整人害人的中共高官和普通民众,包括在文革中受到冲击的人士,各自有自己的责任甚至罪行。没有大大小小的帮凶,毛泽东一个元凶干不了那么多那么大的坏事。这如同纳粹德国和日本帝国发动二战制造了巨大灾难,并非只是希特勒和日本天皇有罪,那些支持和参与侵略战争的德国和日本军民都有责任和罪恶,都不是无辜的。又如,周恩来受到毛泽东巨大打击、刘少奇甚至被毛泽东迫害致死,但套用文革语言,人们完全可以说,毛泽东罪该万死、周恩来罪该千死,刘少奇罪有应得。因为周恩来帮助毛泽东把坏点子变成坏事,助纣为虐;刘少奇首先发起宣扬毛泽东思想,为毛泽东成为共产主义暴君奠定了基础。刘少奇坏事也干得不少。他甚至公开提倡无条件做党的驯服工具。最后他自己成了毛泽东菜板上的鱼肉,任毛宰割,这不怨他自己怨谁呢?那些打人抄家、密告诬陷、小题大做,上纲上线,参与武斗、消灭黑五类,甚至吃人肉的红卫兵、造反派,哪个没有责任?哪个不应反思?

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极端反动。中共把人划为人民和敌人,给每个人划定阶级成份,将人分为红五类和黑五类等许多等级,崇尚血统论,大兴文字狱,在整个毛泽东统治时期,全中国都是人间炼狱。在文革中更为血腥残暴。许多人因为一点意见、一篇文章、一首诗、一幅画、一则日记、一句话,甚至仅仅因为出身不好,就只有死路一条。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等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被中共杀害。

毛泽东将社会矛盾分为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这是从根本上破坏法治精神和平等原则的,是极端反动荒唐的学说。敌人和人民的界线是由统治者随意划分的。反对我的是敌人,不支持我的是敌人,我看不惯的是敌人,不拍我马屁的是敌人,拍马屁拍错了地方的也是敌人。所谓人民,范畴再大,也是一个“小圈子”,一不小心,你就可能出了这个圈子,变成敌人了。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刘少奇与林彪,一不小心就成了毛泽东的敌人。民主社会讲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按照中共的敌我划分,法律面前人人不等。所以,我们必须抛弃中共的两类矛盾学说。

停止政治迫害,结束一党专政。这应当是文革纪念的要领。为此,我们首先要反对唱红歌、反对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严防个人独裁。我们必须尊重人权,尊重别人说话的权利。绝不容许侵犯人的尊严。我们要揭露批判毛泽东,抛弃毛泽东思想,肃清毛泽东流毒,彻底非毛化,我们要让中国和平有序地过渡到民主社会,直接实现人民共管,避免出现联合国和列强共管中国这个中间环节,防止黄祸预言兑现。

2016年5月7日 写于 纽伦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