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就《中国宪法》(建议稿)致台湾人和外籍华人的公开信

 

各位朋友,

感谢你对中国局势以及中国走向民主化道路的关注。相信此刻你通过阅读《就〈中国宪法〉(建议稿)告中国国民书》已经了解到中国的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这是一个专制暴政集团制度性地剥夺中国公民权利的国家,统治集团为了维护他们统治的稳定,用纳税人的钱大量雇佣城管、警察、协警、武警、特警、狱警等超过千万的专业打手,不仅肆意侵害平民人权,而且以打死无辜平民为光荣:从1989年天安门六四大屠杀的戒严部队受到邓小平的“亲切”慰问后,各地领导慰问杀人的专业打手已经成为某种“惯例”,最近的例子就是:人民大学校友雷洋被便衣警察打死事件发生后,北京市局领导人慰问打死无辜路人雷洋的警察!这个国家为维护其政权稳定每天都会以维稳名义杀害无辜平民、迫害狱中的政治犯以及制造各种公共安全危机。我们急需迎接一个全新的、符合普世价值的制度的到来。

在此,《中国宪法》(建议稿)执笔人修宪呼吁各位参与联署活动,以你们的知识和在自由社会生活的经验,在未来我们对《中国宪法》建议稿举行讨论和修改会议的时候,发挥你们的重要作用;在未来的会议中,你们的联署将会成为你们受邀加入会议的凭据。

笔者修宪在起草文件过程中受到海外朋友与台湾朋友的关注,他们针对《中国宪法》(建议稿)中的开头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一表述提出了以下四大质疑:1、它是否意味着我们承认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2、它是否表明台湾不属于中国;3、它是否意味着这部宪法将台湾人和海外华人排除在新的共和国之外了,因而今天台湾人和海外华人不能合法地加入到联署活动中来;4、为何必须承认没有公民权利的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谓公民身份。

首先,政权是存在着“合法与非法”的问题,但国家却只存在着“有和没有”的问题。

从历史上说,一个国家即使是欺骗性的,它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例如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不久,君主立宪的法国被法兰西共和国取代。执政官罗伯斯比尔掌权后公开宣称“实施恐怖统治”,在全法搞起了中国人熟悉的毛氏风格的政治大清洗,成为西欧历史上第一个恐怖统治国家:众多政治人物,包括人权宣言的起草人都被送上了断头台,连美国革命名人托马斯•潘恩也差点命丧断头台。屠夫们一天到晚不停地杀人,但即使这样的速度也赶不及被送来受死的“叛国罪”罪犯们。这时,《人权及公民权利宣言》虽在,但公民权利却没有了。共和国成了赤裸裸的欺骗,罗伯斯比尔政权完全失去了合法性。但今天的法国——“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就是从罗伯斯比尔恐怖统治下的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开始算起的。

从法律上说,对被推翻的政权的继承也是重要的国际法规则。拿苏联解体为例:前苏共政权被推翻,国号改变,国土面积亦缩小,但新成立的俄国从法律上成为了前苏联的继承国,保持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而没有以新国家的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

我们必须正视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事实,不能因政权非法而否定一个国家的事实上的存在,或曾经的存在。

其次,台湾归属问题一直是国共争论与关注的焦点。大陆与台湾的宪法均将海峡对岸的领土纳入自己的领土范围。然而,当未来的新共和国成立的时候,我们所推翻与继承的是大陆的中共政权,我们所替代的是一个不合法的政权,成立的是一个遵循公民共同意愿而自愿结合的共和国,这个新的以自愿为基础成立的共和国最终很可能如俄国一样——非法政权没有了,但国土面积比原中共声称的缩小了,而台湾因素就会是原因之一。但是,我们肯定不能因中共政权的消失而单方面宣布“继承”中共之前一直宣称的对台湾的主权。从法律上说,新的宪法只能替代中共政权的宪法,而不能替代台湾的《中华民国宪法》,因为台湾的现行宪法是经过2300万台湾人民依照法律修宪而确立的,他们的政府是经过2300万人民普选而产生的。从现实的层面上,中共宣称对台湾拥有主权,却从未拥有过一天的治权,所以现实地说,台湾在新的共和国诞生之时,的确不会成为新的共和国的一部分。

但是,《中国宪法》(建议稿)中专门有一个新省加入的条款,它为台湾的加入作好了法律上的准备。台湾实施民主多年以后,其各政党在政党运作上必然比大陆各政党或独立候选人成熟得多,对民主制度下的国家管理也比大陆政党有经验得多,因此,根据这部宪法(建议稿),若台湾成为大陆一个新省,台湾人可自由迁徙到大陆任何省份,这为台湾各政党进入大陆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他们可以在几年内成为立法会及总统选举的热门政党,拉到大量的选票。从经济上看,宪法规定的各省税率平等、全国范围内免除贸易壁垒、不再有关税困扰等等都为台湾的本岛经济提供了极大的优势条件。这与大陆目前的投资优势不同的是:大陆即使有所谓的优惠政策,但是巨额的商业贿赂是系统性的腐败制度造成的不可避免的交易成本,因此所造成的投资风险大大超过政治透明地区。这也为小额创新创业带来极大的便利,对于适应于正常经济秩序下发展的台湾人,无疑具有强大吸引力。加上新共和国不再是中央集权体制而是联省自治体制,因此,台湾的加入绝不会矮化自己,台湾的自由更不会受到影响,同时台湾人进入大陆也享有同样的自由,而绝不像今天的各国政府那样为了得到经济上的实惠而向中共集权政府低头,更不像香港澳门一样,连自由也被剥夺,而腐败政治迅即使文明的社会向野蛮堕落。所以,从政府、政党方面以及民间意愿方面,作为一个省的台湾比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台湾有利得多。当然,这一切最终还需要新的共和国政府与台湾政府的多轮沟通协商,包括现行宪法的处理,现行法律、司法、执政的问题,最后还需要台湾人民的公投确认,也需要新的共和国政府的确认,因为在自由民主的社会,自治原则中最大的权利之一就是民族自决权。总之,台湾的归属问题,远超过新的宪法的措辞问题那么简单,这将是两个政府、两部宪法与台湾人民作为整体的民族自决权的问题。

第三,从联署活动来说,是否意味着台湾人及海外华人就不能加入了呢?回答很简单,不是。因为《中国宪法》(建议稿)是一个尚不存在的共和国的宪法稿,是一个方案而不是现实的宪法。对于任何文字性的方案或文件,任何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而没有国籍的限制。另外,《中国宪法》(建议稿)已经确认许多海外华人及台湾人均可凭借《移民法》获得新的共和国的国籍,因而,作为未来的公民,关注一个新的自由国家的成立并为它的诞生而努力,既是个人的天然的权利又是许多流亡海外而希望回到家乡发展的华人的心愿,从而结束远离亲人漂泊流亡的孤苦日子。而对台湾人来说,能够促进对岸变成一个自由的国家,本身也是在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发展空间,获得未来更多的发展机会。从法律上说,以个人身份而非政府人员的身份这样做,并在未来选择加入一个新国家是完全合法的个人行为。但是反过来,若一个新的国家的宪法宣布:“包括海外华人和台湾人在内的全球所有华人自愿组合结成新的国家”则有违国际法的主权原则,因为新的国家对海外华人与台湾人没有管辖权,若以法律形式将他们包括进来,则侵害了这些人所在的国家的主权或台湾的管辖权(治权)。

从另一方面看,外籍华人和台湾人以个人身份加入到这个阵营之后,不仅能够帮助推动一个自由国家的诞生与民主自由制度的落地,而且能使得中国大陆的民主人士在这个过程中对民主自由有直观的接触和具体的体验。

第四,为什么宪法建议稿使用“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而不是“自愿成为公民的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是否表示《中国宪法》(建议稿)承认中共治下的百姓有公民权利?

这部宪法并非号召书,只吸纳自愿加入的成员。作为未来的宪法,它与所有其他法律一样是一部具有强制性的、对所有人一律平等的国家大法。这意味着虽然一个国家的形成经过了公投和民主选举等各种程序的确认,但是这不意味着那些投过反对票或者拒绝接受自由民主理念的原住民要被剥夺宪法赋予的公民资格或者因被排除在宪法保护之外而不得不流亡国外。再看美国历史就可以进一步理解为什么新的宪法必须包括所有人而不是一部分愿意成为本国公民的人:美国自宣布独立后,仍有许多人忠于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他们愿意保留英国国籍而不愿意加入叛军阵营,更不愿意变成美国这个新的弱小国家的公民。美国宪法经过各州通过以后,忠于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人自然可以回到英国以保留英国国籍,但由于许多人在美洲大陆已经有自己的家产而在英国没有财产,因此更多人仍然愿意留在美洲大陆。这些人,虽然反对变成美国人,但因为选择不再回到英国,而必须接受美国人的公民地位,这个地位是美国宪法生效后产生的强制效力。而从宪法本身来说,“我们美国人民”就必须包括这些不愿意接受美国式自由民主体制的原英国公民。然而对中国人来说,我们却又考虑到一个问题,就是在中国仍有大量的人因政治原因或计划生育政策的不人道做法被剥夺了哪怕是名义上的公民地位,成为人口普查之外的黑户。针对这一情况,为了确保将所有人都包括在未来的新宪法的保护之下,我们将“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改为“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

最后,我们借此机会再次向所有外籍华人及台湾人呼吁:请不要顾虑,加入联署,让我们共同推进一部新的共和国宪法早日落地,为更多的人带来幸福与自由。

联署邮箱: gongminxiuxian@gmail.com

联署方式:1、发邮件至上述邮箱,并写明自己的姓名(包括英文拼写)+国籍+接受回邮的邮箱;2、虽然我们鼓励实名联署,但若有联署人希望暂时保密,可特别告知,以便我们在公布的名单上做相应处理;3、联署人会收到一封确认联署的邮件,信中会给出联署ID以及两个字母的姓名缩写(匿名联署人使用)。

欢迎加入我们!

此致,

中国公民修宪运动发起小组
执笔人:修宪
2016年6月4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