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党荣誉主席徐文立先生纽约正义论坛开讲

 

 

美华民主正义联盟于7月2日下午2时半在纽约华侨文教服务中心举办2016年第二季民主正义论坛,请来著名中国民运斗士徐文立发表专题演讲「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同场还有文学家王鼎钧的「七七卢沟桥事变79年纪念」演讲,民众踊跃出席。

 

 

身为中国民主党创办人之一的徐文立,现在担任「美国关注中国中心」主席和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荣誉主席。由于身为民主党领袖,徐文立曾两次被中国政府逮捕入狱长达16年,2002年美国政府以降低外汇利率的交换条件方式,安排他保外就医。

目前徐文立定居美国,是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的荣休资深研究员,曾经讲授中国近现代史、民主党史及民主墙等宣扬为中国争取民主权益的课题。他主编「四五论坛」、创办「自由之声」,曾获得1999年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和2003年纽约时报「中国最知名的政治犯」的称号。

回顾大半生,徐文立谈及最大的遗憾,是母亲过世前自己身陷囹圄,无法见她最后一面。「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徐文立感叹说,母亲生前深明大义,从不反对父亲做的任何事。他作为儿子也得到父亲的身教启发,不惜身陷险境也要坚持自己的理念。

徐文立父亲徐裕文是抗日军医、抗日后方医院院长。生于抗日时期的徐文立表示,虽然父亲在他九岁时就离开人世,但他父亲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榜样,是支持他一路走来的原动力。「我父亲的医学院南撤、在经过江西时见到伤患没人医治,毅然放弃稳定的医院工作,到战线最危险的地方帮助同胞」。

徐文立会在今天举办的民主正义论坛上,将他的人生故事和对未来社会的愿景,一一娓娓道来。纽约华侨文教服务中心地址为法拉盛41路133-32号。


徐文立正义论坛今开讲| 世界新闻网

www.worldjournal.com/.../article-民运斗士徐文立-正义论坛今开讲/?...

徐文立谈正常社会愿景周六法拉盛登场| 新唐人电视台视频节目新闻视频 ...

www.ntdtv.com/xtr/gb/2016/07/02/a1274202_p.html

大纪元 www.epochtimes.com/gb/tag/徐文立.html

 



『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讲话的说明

(一场即席讲话一定不周全,我暂时有几点补充和说明)

徐文立

2016年7月9日



2016年7月2日我受「大纽约区美华民主正义联盟」的邀请,在纽约法拉盛「华侨文教服务中心」发表了题为「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的讲话。以下是补充和说明。

讲话链结 http://boxun.com/news/gb/intl/2016/07/201607040700.shtml#.V3p3mrh96M8

1,既然是对未来社会的愿景,那就不是主要在说现在。既然,未来我们要不同于现在的中共;我们作为一个新兴国家的建设者,就不能不对未来有个愿景。

2,正如记者林丹所写:2008年,徐文立集其16年狱中对人类社会、对中国未来思考的五封重要家书,汇编成《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他认为,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是由三个支点在支撑——人人生而平等;人生而有差异;人的不完美性。他在书中说:「我的理想是:中国可能成为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和现代宪政民主巧妙融合的新兴国家。」同时,他认为「中国只有完全结束了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有可能顺利实现社会生活的『正常化』」。对中国儒家学说深入研究多年的徐文立在演讲指出:「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

3,所以我相信,未来中国只要『慎终追远』,就一定能够『民德归厚』。中国未来很有希望成为一个健康、正常的国家。

4,『自由』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权利,人人向往,人人应享有。喜欢『自由』的人们,当你能够充分享受『自由』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自由』,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当你不知道『边界』在哪里的时候,『自由』也会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5,我反对绝对平均主义,是因为绝对平均主义会导致绝对的普遍的贫困;何况,人世间还没有真正存在过绝对的平均主义;即使人世间还没有真正存在过绝对的平均主义,绝对平均主义的初步影响和实践,就已经导致了绝对的普遍的贫困和世界性的乱象了!再看看:实质上,是在宣扬、或者用绝对平均主义诱惑人的共产主义,以及所谓的社会主义都一样,成了笑柄、成为最大的灾难遗祸人类,人类永远不可忘记!可是,恐怖的是:特权资本主义的中共政权还依然以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自诩,中共、习近平却依然宣示: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

6,我更反对中国大陆中共统治下的贫富巨大的差异,前三十年是极度『隐性』的贫富差异;现在三十年则是:极度『显性』的贫富巨大又巨大的差异。(我在回答问题部份,特别提到了中国大陆三年大饥荒时,隐性的中共的特权;中国大陆在中共统治下,实质上是等级最分明、贫富差异最巨大的国家。而列举了中共的贪官)。

7,我不赞成自不量力、不切实际的人生追求。我不赞成的倾向,仅仅是自不量力、不切实际的人生追求的倾向。

8,我更反对『血统论』,我同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坚定地认为:『人才的流动和升迁才是社会有活力的根本』。我更反对皇帝一个人和官僚集团、毛泽东和中共极少数人决定所有人的命运。我也反对任何人决定他人的命运。但是,我又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9,1980年春节前,秦永敏、傅申奇、杨晓蕾等等人发起、刘二安参与,准备在武汉,召开酝酿成立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会议,希望我参加。但是,我那时已经被中共便衣警察和『小脚侦缉队』严密监视,不能前往。我和来访者,谈了我的意见:『建立反对党绝对必要,但是现在条件太不成熟』,希望他们放弃。后来,他们听取了我的意见而放弃。同年,6月10-12日我在北京甘家口旅馆,又发起召开有王希哲、孙维邦出席,刘二安参与的建立反对党的讨论。最后,与会者一致认为,条件不成熟而再次放弃。

10,所谓美国最惠国待遇对于当年中国大陆意味着:给予,是8%以下低关税;不给予,是40%以上高关税。可以这样讲,当年中国大陆倘若没有美国和西方国家给予的最惠国待遇,也就没有中国大陆的经济近三十年来的高速发展。美国和西方国家这三十年也享受不到产自中国的廉价、质量也逐步有所改善的商品。以至使美国和西方国家(包括金融危机时期)物价的相对稳定。

11, 我1985-1990年在北京市第一监狱被管押的『反省号』,是八十年代新盖的『反省号』。所以,才会有3平米大小、5米高的屋顶。

12, 有人说:『应该是社会理想秩序。是应然判断,老徐弄成了实然判断。』

也有人说:『徐文立的说法有把中国古代社会浪漫化之嫌。』

徐文立答复:『神然』的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自然不是『应然判断』,更不是『实然判断』;当然也不是『浪漫化』。仅仅在这一点上,所以我才说:『和至死也不肯信「神然」的,就不大好讨论了』。

摘自网络——

1)『2008年,徐文立集其16年狱中对人类社会、对中国未来思考的五封重要家书,汇编成《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他认为,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是由三个支点在支撑——人人生而平等;人生而有差异;人的不完美性。』

2)『徐文立在演讲指出:「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

3)《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第23页(徐文立2002年8月1日写)『现在我真的相信有「上帝」存在!』

(徐文立答朋友下面的来信)

我也更愿意用人人受造而平等的看法

1)智者不敢当。但是,深谢先生的理解和独特延展,更加有说服力。

2)广义的民主运动和社会不可要求一统的价值观。

3)但是,一个民主的政治组织却是需要基本一致的价值观。合则同行;不合则离去;不可同床异梦、离心离德。

——徐文立

来自朋友的信——

首先我非常欣赏徐文立教授的见解,我要引述《独立宣言》中对此的论述: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我更愿意用人人受造而平等的看法。我们是按照上帝的样子被造出来,这个概念比人人生而平等的含义有些不同,这是强调了我们是上帝的儿女,如果承认这一条,就必然承认我们人人都是罪人,也就是徐教授说的不完美。

人人生而平等的概念上是模糊的,徐教授将生而平等的范畴定义在人权范围,譬如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等,可是人权的源头在哪里?不是在政府,而是在造物主。因此,这些权利不是天生的,父母给的,(父母给的,父母就可以取回),也不是社会或者国家给的(他们也可以取回),而是造物主给的。这样,独立宣言的写作者在一开始就赋予人权一个神圣的源头——造物主。

我个人一直认为,我们来到海外搞民运的人士,必须要一个统一的价值观,这样才可能保证我们内部不会由于一点点的小事情就吵个不可开交,我们才可能团结起来与世界上最邪恶的中共暴政进行战斗。可是这样的统一价值观又有违于民主的基本理念,有的人把这样的做法类同于中共的统一思想。所以,在实践中我们民运圈子内基本上是各述其见,各行其事,互相猜疑和互相攻击比比皆是,有一位民运大佬认为这是民运的常态,不足为奇。

徐文立教授是一位智者,他一直在思考我们是否遵循一个基本价值观,这是民运朝着正确方向在走。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