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必须为7.9中国维权律师案说话与辩诬!

高洪明

 

2015年7月9日,是中国维权律师遭受无妄之灾的日子,从那一天到今天2016年7月9日已经整整一年了。中国警方从抓捕女律师王宇开始,连续先后抓捕了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谢阳、李春富、周世峰等7名维权律师,抓捕了胡石根、包龙军、刘四新、吴淦、翟岩民等等十几名维权人士;他们遭受不白之冤,无端遭受关押,这是违宪违法之事件。

为此,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应当而且也必须义无反顾地站出来:

为被非法关押的王宇等等维权律师说话!

为被非法关押的胡石根等等维权人士说话!

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

为什么要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为什么要为中国维权人士说话?

一、因为,中国吏治腐败积重难返,致使官官相护、官商勾结、官黑勾结、权钱交易、法钱交易,导致中国公民维权越来越艰难,越来越找不到说理维权的地方;所以,中国公民特别需要敢于为民请命的中国维权律师,特别需要敢于为民请命的中国维权人士。

二、因为,中国司法界有法不依、枉法裁判、官员办案、党政干法、公检法沆瀣一气的现象和风气严重,致使中国公民维权之路越来越窄,维权成本越来越高,维权支付能力越来越差;所以,中国公民特别需要不计报酬并愿意免费为公民提供法律服务的中国维权律师,特别需要急公好义的中国维权人士。
三、因为,中国司法行政当局,不断对维权律师进行非法打压,致使中国相当多的律师噤若寒蝉,生怕丢了饭碗,不敢为公民维权大声疾呼,导致维权公民聘请律师越来越困难,导致律师为维权公民提供法律服务越来越困难;所以,中国公民特别需要自愿地主动地志愿地为公民维权提供法律服务的中国维权律师,特别需要仗义执言的中国维权人士。
四、因为,中国社会为官不廉、为富不仁、官民不睦、贫富冲突的现象和风气凸显,致使社会正义底线越来越模糊,社会道德底线越来越低劣;所以,中国公民特别需要为社会正义底线伸张正义,为社会道德底线摇旗呐喊的中国维权律师,特别需要助人为乐的中国维权人士。
五、每一个中国公民都衷心期望中国维权律师与中国维权人士,义无反顾地成为中国社会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都衷心希望中国维权律师与中国维权人士,责无旁贷地成为中国社会道德底线的捍卫者。

因此,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

必须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必须为中国维权人士说话!

据中国多家官媒7月11日报道:公安部揭开律师访民维权黑幕。本人仔细阅读了一遍新华网的报道,颇有些不以为然,总觉得这篇报道是给中国维权律师与中国维权人士泼污水,抹黑中国维权律师与中国维权人士的社会公益形象。

为此,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理所当然要站出来:

为中国维权律师辩诬!

为中国维权人士辩诬!

一、访民维权事件,大到对草菅人命的抗争,小到对拖欠工资的追讨,哪一例、哪一案、哪一件不是地方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和法钱交换引起的?如果有另类维权,请官媒记者报道一二,以正视听。

二、访民维权处处碰壁,事事艰难,他们才求助律师事务所,求助律师;此时有社会责任感有正义感的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才勇敢的站出来,为了维护中国法律底线和社会良知底线,为访民说话办事,为访民冤屈走上法庭;这叫访民需要律师,不是律师“勾连”访民;“勾连”一词是那些别有用心者或御用刀笔吏的专用词汇罢了。

三、访民举牌围观、示威喊口号等等言行,哪一个不是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自由?警方为什么屡屡借口访民“寻衅滋事罪”或“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等等名义剥夺他们享有的法定自由?中国官媒记者敢于正视这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问题吗?

四、中国维权律师,以自己对宪法和法律的忠诚,对自己律师职业的执着,接受当事人及其亲属的法律委托,依法会见当事人,依法阅卷,往往受到看守所警方的非程序刁难,人难见,卷难阅;中国维权律师,用自己精通的法律知识和非凡的答辩才能出庭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常常受到枉法法官的蛮横无理打压,甚至被这种法官赶出法庭,直至司法拘留;这些枉法司法行为,逼迫中国维权律师成了“死磕派”律师;中国维权律师不得不以“死磕派”的方式和姿态为中国人民“舍身求法”。这样的维权律师也要受到不法人身侵害,难道不是中国法治与法律的耻辱吗?

五、访民维权互相支持相互维权,访民维权有维权人士帮助和联络,维权律师与访民互相支持相互联络,维权人士在维权律师与维权访民之间互相通气联络,这些言行哪一个是法律明文规定是违法行为的?简言之,他们不过只是依法行使自己的法定自由罢了。

六、中国官媒记者说的所谓“敏感事件”到底是什么事件?是政治案件还是经济案件?到底谁是谁非?是访民还是官方谁是谁非?是怎么是非怎么非?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也请官媒记者向人民做一下报道才是,否则就是忽悠人民。

七、中国官媒记者报道了所谓“推手”即维权人士和相互维权的访民拿“补贴”问题,本人以为只要不是敲诈勒索当事人及其亲属的钱物,这都不构成违法犯罪;因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维权人士和访民也是要吃饭的,何况“补贴”是当事人及其亲属自愿给的。请问中国官媒记者,北京街头那么多戴红箍的志愿者,你们敢不敢说他们从来没有拿过官方或企事业单位的一分钱“补贴”?

八、中国官媒记者报道说,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等等,本人以为都是夸大其词,都是不实之词;理由很简单,这就是访民个人诉求不一,素质不一,具体案件不一,他们怎么能像官媒记者所说的那样呢?如果果真如此,那就请官媒记者去试一试,你们把访民组织起来,做官媒的驯服工具好了。

九、中国访民问题应当说是一个社会工程,是要靠中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通力合作才能大体解决的社会问题;不解决访民合理诉求,靠强力打压是不解决问题的;中央政府应当有所作为,这也是中国社会长治久安之道。

十、中国维权律师是中国律师界的精英,中国维权人士是中国公民的精英,他们是中国真正走向法治、公正、自由和民主社会的建设力量与骨干力量;中国官方对他们进行打压,是饮鸩止渴的行为,至少也是病笃乱投医的行为,理应自己中止并无罪释放他们才是。

总之,本人态度旗帜鲜明,那就是:

点赞中国维权律师!反对打压中国维权律师!

点赞中国维权人士!反对打压中国维权人士!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6年7月8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