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南京受降典礼与日本士官生国军将领

傅中

 

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日本投降典礼,在南京陆军官校大礼堂举行,日本最高投降典礼代表为冈村宁次大将(上将),中国代表为何应钦上将,许多人不知,歷史上也毫无记载,在当天典礼上中方代表除了何应钦、顾祝同、陈绍寛、萧毅肃、张廷孟五位签字代表外,在签字枱、何应钦左侧面有两排座位,上面坐着两排穿军服之国军将领,是何应钦将军,故意安排从陆军总部带来观礼的随从将领,这些观礼将领中都是日本陆军士官军校毕业生,分别曾是日本士官军校第十八、十九、及廿三期毕业之中国学生,而冈村宁次大将是日本陆军士官军校第十六期的毕业生,何应钦将军则也是日本陆军士官军校毕业生,不过,比冈村宁次早了五期,何应钦是日本士官第十一期的毕业生,按学长制来说,何应钦是冈村宁次之学长,但是,冈村宁次是第十六期,则比观礼台何应钦后面那批随从将领高三至四期,换言之,当年在日本士官军校时,冈村宁次曾经是那两排中国将领之学长及教官。 何应钦将军从未公开发表过这些「刻意安排」,大概是为了给「同学」留点面子吧!

在南京日本投降典礼中何应钦左侧观礼台中,其中有七位留日士官军校 而且都是高学历将领,名单如下:

汤恩伯将军 日本士官第十八期歩兵科毕业,当时仼职第三战区司令官;

马崇六将军 日本士官第十八期工兵科毕业,当时任职陆军总部工兵署署长;

傅克军将军 日本士官军校第十九期工兵科毕业,当时任职陆军总部工兵指挥官;

王民宁将军 日本士官军校第十九期工兵科毕业,当时仼职警备总司令部副处长;

郭汝槐将军 日本士官军校第廿三期步兵科肆业,当时仼职国防部第三廰副廰长;

陈倬将军 日本士官军校第廿三期步兵科毕业,当时任职陆军总部 前进战区参谋长;

纽先铭将军 日本士官军校第廿三期工兵科毕业,当时任职陆军总部 第二处处长。

包括何应钦上将及上述冈村寜次的学生及学生在内,中方参加观礼者共计有十九位中将,廿三位少将,中方将领,除日本士官军毕生外,其他为保定军校,讲武堂及黄埔前六期毕业生。在日本方面代表,除当时冈村宁次身份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外尚有六位代表。包括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陆军少将今井武夫,海军中将福田良三,陆军中将译山春树等共七人。

何应钦不愧为大将风度,在典礼中,客客气气对冈村宁次代表一行人,毫无摆出傲气。但是,暗地𥚃,在典礼中,冈村寜次一行代表心𥚃明白,这场投降典礼分明是学长教官在对一群学弟及学生投降,在歷史记录中,中国政府如此表面有大国风度,冈村寜次,在后来之回忆录𥚃也表示到感谢中华民国政府,蒋介石及何应钦给了面子。

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几天之内蒋介石曾在广播电台内数次发表,告全国军民同胞演讲中,一直告诫全国军民,日本己宣布投降,在中国境内,日本军人己很有秩序的放下武器等待中国军队接收,日本侨民也待命遣送,我中国全体百姓,必须表现文明及大国风度,不可私自去用暴力对待日本侨民……等等!何应钦将军,当然不能违背这个原则。

这段蒋介石之广布演讲不难在网上资料查询到。

日本陆军士官军校校 简介
————————————
自民国成立初,中国有云南讲武堂,河北保定军校,及一九二四年孙中山成立之黄埔军校等军事学堂,由于这些军事学堂,当时都是一年左右毕业;尤其黄埔军校前几期,因为东征北伐,训练未满十个月,就毕业开赴战场。

讲武学堂,保定军校及黄埔军校都属于公费。当时中国学生,家庭比较富裕的子弟或申请到公费者都选择了留洋出国,不过在那个年代美国尚不是「先进」国家,一般中国学生都是选择了去当代之所谓先进国家,那是指日本,德国或法国,而大部分出国留洋当然是选择就近的日本比较方便。日本一般大学当时都是三年或四年制,而进日本士官军校,外国学生连学费都是自己负担,一读就是三年。在外国学生想进日本士官军校,则必须先进六个月的「振武学堂」,以学习基本军事训练及日文基础。

日本士官军校,全名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西方人称之为 Imperial Japanese Army Academy , 日文简称为「陆士」。不过在日语当中「士官」并不是中文的「士官 Sergeant」,而是指「军官」或「将校官」,因为为三年毕业后,授阶为「少尉」之军官养成教育学校。而日本之真正「士官学校」则被称为「下士官学校」。

在二次大战中,日本侵华将领及军事将领或一些政府官员,几乎清一色是经过日本陆军士官军校毕业出身。

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成立各种军事学校,最开始是一八六八年成立了「京都兵学校」,后又迁到大坂,一八七四年才迁到东京,正式定名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校长为曾我佑准,编制上直接由陆军部领导。次年,一八七五年才招收第一期学生,学制最早为两年,后来到一八八九年才改制三年,并设制了步兵科、骑兵科、炮兵科及工兵科四个专业,招收的学生以高中毕业生为对象。后来又增设士官后补生,使军中部队中优秀士官亦可进陆军士官学校,升为少尉军官。一九二四年为了空军之需要,又设立航空专业科,并迁移至东京神奈川县,有如空军航空学校。此航空科培养了大批飞行科人员,日本在二战中大批飞行员也来之此校。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自成立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为止,总共训练出三万六千九百名军官。这些日本军官有浓厚之军国主义思想,并且极端的效忠天皇,及武士道精神,不成功便成仁。终于,这三万多名日本陆军士官军校生有百分之廿五后来都战死在中国战场,实为可悲!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之中国学生将领
————————————————
至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之中国留学生,自清朝末年一八九九年就开始派遣公费留学生,一直到一九三七年中日开战为止。一共有一千六百一十三人;其中在一九一二年中华民国成立以前,毕业者有五百廿八人。

这些留日的中国士官学校毕业生,大部份并不是全是高中毕业才去日本士官学校就读,许多中国学生都是去之前己先在日本一般大学毕业,或者去之前己在中国有了大学或讲武堂、黄埔军校学歷后才再去日本士官学深造。因此,这些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之中国学生回国后,大多数自校官以上阶级开始在军中仼职。换言之,大部分从未做过少尉排连长,而直接从少校军阶职位做起,因此,阵亡机率就大大的减低。

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之中国学生,在早期回国后都被重用在云南讲武堂,保定军校及黄埔军官学校当了教官,或者进了军政部,总部或各个军的司令部当了行政参谋主官。在历史上,云南讲武堂有四位校长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生,河南保定军校则有过八位校长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生。

黄埔军校则于一九二四年才成立,校长是蒋介石自己,日本士官毕业生被聘到黄埔军校当教官,大都两三年之内就被重用到军政部(陆军总部),或各兵团总部仼参谋或主官之职!例如,张灵甫及孙元良将军都是北大及北京法政学院读了两年,投笔从戎,再进黄埔军校,毕业后历仼排连长参加过战役,又再去日本士官学校读三年,回国后很快的从团长升到师长、军长!像这种高学歷而又富裕家庭出身之将领,在国军中不甚枚举!在那个年代是"好男要当兵"!

日本当初政策,愿意收中国留学生进日本士官军校受训练,并成立「中华队」,不外乎想训练一批「亲日派」中国军人,以便有朝一日「入侵」「支那」时好被日本占领军使用,只是在一九三一年日军开始侵华后,当「汉奸者」人数并不多,中国学生在日本士官学校就读时,免不了有些课程是中国学生不能修,而这些小举动,始引起中国学生反感,在回国后,进入保定军校、讲武堂或黄埔军校任教时,反而激起了我中华民族思想,成了与日军作战之死劲敌。留日之军政部长何应钦,善于对日军谈判;汤恩伯在台儿庄之役,以大刀队击败日军,工兵专业之傅克军,以日军式交叉炮台沿长江岸筑到宜昌,又在远征军松山之役,建议第八军用反地道式爆破日军堡垒。黄埔毕业,又再去日本士官学校的孙元良及张灵甫,都成了对付日军之常胜将军。这些,都非当初日本政府所能预料到的结果。

在南京投降典礼中,何应钦指命的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之中国将领,有两个共同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除了故意派的是比冈村寜次毕业期别较低的中国军官,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指派的这几位中国将领学歷比较高。

在二战时期 日本政界及军界出身之日本陆军士官生将领
——————————————————————————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军国主义抬头,日本皇族、官宦贵族家庭子弟,都把进入士官军校做为第一首选,因而在后来在日本政要及宰相中,许多人多为军人出身。在士官学校之教育训练严格,有如现在美军陆战队之入伍训练,己到了非常残忍不人道的地步。除了军事课程外,并且极注重向学生灌输「效忠天皇」的忠君思想和为了大日本帝国「不惜肝脑涂地」的愚忠思想。

在二次大战中,日军的军官从少尉排长开始,与其他国家「步军操典」所不同的就是,少尉军官必须一马当先,带头先冲,后面士官不得不跟进,士兵见到军官、士官长己向前冲,后面士兵那有会不向前冲的道理,往往日军在败退时,剩下最后死守的仅仅一点兵力,少尉军官还要主动发起攻撃命令,在二次大战中中国军队及美国军队常常都吃过种种亏。

在歷史上,日俄战斗中,两军一接触,俄军撑不了多久就败退,至于英军就更不用说了。日军在新加坡一战,尚未接触到英军,日军才占领了新加坡机场,向市区放了几炮,英军可笑的就主动举白旗向日军投降了!
日军当年如此能战,常常有人提到一个日本士兵能抵十个敌人,只要了解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是如何训练这些基层带兵官,就不难理解了!
至于日本军官变成高级将领时,也往往战败到最后时就会「玉碎」自杀剖腹,多多少少也是在这种士官军校被灌输的思想。

在士官学校中,毎前六名毕业生,都被称为「荣誉生」。这些荣誉生,每人都有一把天皇特赐的「御剑」,这些优秀生,在日本政府中成为「陆相」及「师团长」或司令官者非常之多。

这些士官生,是推动日本政府走向军国主义之元凶,也就是害得日本二次大战因侵略而惨败,让日本子弟因战争而死亡人数超过百万,也是日本吃了两颗原子弹之始作俑者,现略举几位在二战中知名者如下:

第十二期,一九O一年毕业 六百五五名士官生中,有两位略知名者陆相:杉山元,官至元帅,另一位则是畑俊六。
第十三期,一九O三年毕业 七百二二名士官生中,做到陆相者,有中村孝太郎,官至大将(上将)。

第十五期,一九O四年毕业 七百O八名士官生中,全世界有名皆知的梅津美治郎,他曾是第十五期毕业生中名列前六名。梅津美治郎在二次大战结束时,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即是与盟军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舰上投降典礼签字的那位跛脚日本代表。在这之前,他曾任东北关东军参谋长及在位五年之司令官,同时他在任职时,也是属于对华侵略发动九一八事件之主战派者,并且也是在东北杀害我军民最多的一位司令官,更是七三一细菌部队之推动者,也是在溏沽迫何应钦签「何梅协定」的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东京大审判中,还死不认罪,结果被国际法庭判无期徒刑,一年以后病死于东京巢鸭监狱。

第十六期,一九O四年毕业在五百四十九名士官生中,则有三位侵华战争中有名之将领,他们是冈村寜次,土肥原贤二及坂垣征四郎。这三位也是该期毕业生中,名列前六名之优秀生。土肥原贤二及坂垣征四郎在东京大审判中,被处以绞刑。

冈村寜次——士官学校第十六期
————---------------------
冈村宁次,官至大将,一九四五年九月九日以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名义,在南京受降之全权代表。冈村寜次在中日战争之前曾任孙传芳之军事顾问,对东北及中国人非常了解,崇拜中国文化,和坂桓征四郎在「九一八」后因为非常了解中国,属于日本将领及陆相中「反战派」。他们认为中国东北这么一块尚不算太大的土地,日军进入己显得兵力不足,日军一旦进入关内,将会难以控制,日本凖会陷死在这广大的土地上,并且中国军人那种传统「忠勇」及「不成功便成仁」,以及中国人之不轻易「投降」这两个字之古训也不亚于日本人,中国人絶不像日本人所形容那样,一盘散沙,容易打败。

在宜昌战役,中国将领张自忠,战败被日军重重包围之下,拒降而举枪自尽,对手冈村寜次曾下令厚葬。又,冈村宁次在东北任司令官时据闻,有一天见到一日本兵在街上公开打中国老百姓耳光,而自己走下车来,上去当着一大堆中国百姓打回该日本士兵一耳光,从此下令不准任何日本士兵再有此种动作,并且在冈村寜次仼东北司令官时期,不凖日军当街侮辱中国人,东北治安变得甚为良好。

一九四五年日本宣布投降,冈村宁次配合他日本士官学校中国学长何应钦之命令,维持了日军占领区之秩序及地方上安全,一直等待国军来接收。蒋介石、何应钦也表现了中华民族大国风范,在广播中要求中国百姓不可私自对未遣送之日本侨民报复,冈村寜次在后来之回忆录中都非常地感谢中国政府之大国作风。冈村宁次也是极少数几位日本战犯中没有被判罪的将领,甚至于一九五O年后被蒋介石请到台湾做「白团」军事防御顾问。

士官军校第十一期,何应钦
————————————
何应钦,一八九O年出生,贵州义兴人,毕业于贵州陆军小学及武汉陆军中学第一名,被公费选派至日本陆军士官军校,第十一期步科毕业,是士官军校第十五期之梅津美治郎,及第十六期之冈村寜次、土肥原贤二和坂垣征四郎之学长。一九一一年曾回国参加辛亥革命,并且参加了同盟会,在陈其美司令部任职,又参与二次北伐。孙中山成立黄埔军校时,蒋介石被聘为校长,何应钦被蒋介石聘为少将总教官。何与蒋介石相处因表现刻苦实在深得信任,一九三O年被蒋介石升仼为军政部部长,有如蒋介石之大管家。

一九三一年,日军占领东北,一九三三年蒋命何应钦受命在南京成立「秘密小组」,操作自德国引进六十个德国装备师,自意大利及美国引进一千架战斗机,在国防工程方面,建立长江沿岸自江阴到宜昌交叉炮台,自缅甸建中缅公路,成立工兵学校训练工兵军官干部,包括军政部直属之「独立工兵团」等等。这些资料唯有在台北国史馆档案中,清清楚楚可查到,蒋介石给何应钦之命令及手谕,或者在近几年才开放之旧金山史丹佛大学之「蒋介石日记」中可查到。
这些计划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透过何应钦在执行,在外界及歷史上可能在军史馆中几乎都没有记载。这些计划后来因张学良不了解,于是在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发动了「西安事变」,使抗战提早了三年,而因装备不足,冤死上百万中国军。

在一九三一年之前,蒋介石之「忍耐,不到最后关头不轻易抗战」,对日本人之拖延战术全靠了军政部部长何应钦来对付,日本占领军将领再凶狠,也都还不得不给日本士官军校毕业之学长何应钦一点面子,其中一九三五年五月何应钦与梅津美治郎的「何梅恊定」,就是个例子,换言之,何应钦也做了蒋介石对日本人之挡剑牌。

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何应钦在军政部仼内重用了许多日本陆军士官毕业的学弟,包括上述参加南京投降典礼中的七位将领。

士官军校第十八期 汤恩伯
————————————
汤恩伯,浙江金华人,士官学长陈仪支助留学日本东京明治大学政经系三年,再转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八期。回国后由陈仪推荐入黄埔军校任职学生队连长,又再仼总队长、教育处副处长等职。
中日战争爆发后,一九三八年台儿庄之役及徐州战役出任第廿团军军团长,以大刀队撃败日军而闻名,获青天白日勲章,后又因屡建战功,升至第卅一集团军总司令,成为日军中闻名的中国常胜将军「汤恩伯部」。
一九三九年参与随枣会战,一九四O年五月枣宜会战,一九四一年的一、二月豫南会战,一九四四年豫湘桂会战,指挥孙元良部入桂解围有功,一九四五年桂柳会战都重创了日军,「汤恩伯」三个字在日本军界己有名,并且恨之入骨,导致一九五八年汤被蒋介石与学弟傅克军一起被派去东京,行前面蒋介石还支助一点费用,嘱咐汤在东京顺便找个名医,治好多年之胃病,不幸,汤恩伯与傅克军还是被医院军医认出这两人都是日本大学及日本士官军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因此汤恩伯由傅克军陪同走进医院,却永远没再走着出来,可以说是遗憾之至!一代名将死的未得其所,此段故事,歷史上所知道之人甚少。

士官军校第十八期,马崇六
————————————
马崇六,一九O二年生,云南大理人,书法家,云南讲武堂第十五期毕业,又再入日本陆军士官第十八期工兵科毕业,回国后仼第六军工兵指挥官等多个要职,中国远征军一九四二年第一次入缅,仼指挥部工兵参谋,在日军紧迫攻近怒江惠通桥时,亲自带一排工兵炸毁惠通桥,使中日两军对持了逹一年之久,直到一九四三年中国第二次逺征军,强渡江成功为止。
一九四九年任交通部代理次长,不幸在香港之两航起义,被误会而未去台湾,旅居日本东京,一九九八年在东京过世。

士官军校第十九期 傅克军
————————————
傅克军,四川省长寿县人,重庆联中毕业,属于家境富裕,十七岁即自费东渡日本就读于东京工大学土木工程科三年,又再转入日本士官军校第十九期工兵科毕业。
在该期毕业前半年,中日关系紧张,当时该期中国学生,家中汇款迟迟不到,眼看就要遭退学,蒋校长刚好到东京访问,在参加第十九中华队同学聚会中,了解了困境,就当场答应拿出一笔款,解决了第十九期同学的学费问题。同年,该期毕业生都回到了国内,投靠了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及国民革命军。
几位有大学资歷的士官生,如傅克军,就被聘为第六期少校工兵教官 兼工兵大队长,第二年又升任了中国第一个独立工兵营营长。
一九三一年日军占据东北,一九三三年蒋介石命何应钦在南京成立「秘密小组」,其中一项即是在南城成立工兵学校,计划训练大批国防所需之工兵人才,傅克军因学歷而被调任工兵学校教育长,陈诚为校长。
到一九四五年抗战末期,中国工兵学校己训练出近廿一个独立工兵团,直属何应钦之军政部。
一九三八年傅克军被调任军政部之江防工程处,边战边完成江阴要塞至宜昌之长江沿岸之交叉炮台,一九四二年下旬何应钦又派傅克军为远征军工兵指挥官,傅克军又派出了第十及第十三独立工兵团,与美军六个营,完成抗战史上有名之「中印滇缅公路」又名「史迪威公路」。
傅克军于一九四九年后在台退役,又任职荣民辅导会花莲东部土地开发处处长,十年内领导了十余万退除役国军建设了台湾东部。
其后,旅居美国加州,包括一位孙子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尉,自伊拉克载誉归来。

士官军校第十九期 王民寜
————————————
王民宁 ,一九O五年生,台湾省台北市人 ,北京法政大学经济系毕业,再进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第十九期毕业。
一九三八年任独立工兵团团长,曾参加三次长沙战役,一九四三年又任陆军工兵学校处长及上校教官,一九四八年代表中华民国来台接收之第二号人物,并仼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副官处少将处长。又曾仼第一屈国民大会代表,总统府中将参军兼台湾警备总部工兵指挥官,台湾省政府委员及光复大陆设计委员。
一九六四年退伍从商,并成立中国化学合成公司,又仼中国化学全盛工业公司及台湾三隆工业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一九八八年病逝过世。

士官军校第二十三期 陈倬
————————————
陈倬,江苏 金坛人,高中毕业成绩优秀,随后进入国立交通大学,毕业后立刻加入国民革命军,三年不到就升任连长及营长。一九二八年自费再去日本陆军士官军校,毕业于第二十三期歩兵科。此时,日军己占领东北,一九三二年陈倬毅然决定回国,再加如入国军,被直接任用为上校团长。
一九四二年中国远征军入滇缅,陈倬被调入保山 总部任军务处少将处长。
一九四五年又被何应钦调任中国战区前进指挥所参谋长,一九四五年九月南京投降典礼,因陈倬为日本士官生 ,被何应钦通知,随冷欣将军前往南京参加投降典礼 。
一九四八年又出任甘肃省独立师师长。一九五O年后,在台湾退休,并担任国民大会代表,一九六一年任国民大会主席团主席。其后人子女,在台学业有成,现均旅居美国加州。

士官学校第二十三期 郭汝槐
——————————————
郭汝槐,四川铜梁县人,成都联中毕业,曾以优秀成绩考入北大,不到两年,投笔从戎。一九二五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毕业,又再入川军仼连、营长,曾参加多次国民革命军对四川军阀之战争,一九二八年五月秘密加入共产党组织,一九三一年赴日本士官学校第廿三期就读,回国后又参加蒋介石之陆军大学庐山军官团学习。
一九三七抗战开始,又参加了淞沪战役,南京保卫战及长沙会战,后来又被陈诚提拔为第七十三军第五师暂代师长。
一九四六年郭汝槐官运亨通,被陈诚保举为国防部第三廰廰长(作战廰),又再随顾祝同担任陆军总部参谋长,因而进入国防部核心。一九四七年五月,孟良崮战役前,七十四师张𤫊甫全部作战计划被郭汝槐透露给陈毅,导致张𤫊甫指挥部被陈毅部队包围,在孟良崮一个山洞中,陈毅曾经是一个很尊敬张𤫊甫的共军将领,还特别指示包围圏缩小时,不可为难或伤害指挥官。结果,张𤫊甫还是在弹尽时,拒绝投降留下遗书自尽。
徐蚌会战(准海战役)同様情况,杜聿明的五大兵团布署计划及陆军总部傅克军之全部工事图呈报国防部时,被作战㕔长郭汝槐透露了副本给共军最高指挥官粟裕,导致国军未战先败。
郭汝槐成了国共内战中,国军中最高军阶共谍,一九四九年徐蚌会战后去了北京。

士官学校第二十三期 纽先铭
—————————————
纽先铭,江西九江人,曾留学法国,又再投笔从戎,入日本士官学校第二十三期工兵科毕业,回国后被任用为成都中央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工兵营直接任少校营长,又再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三厅副㕔长。一九三七年八月淞沪战役爆发,随即被调往南京驻南京工兵学校工兵营长,负责南京周围之防御工事,十月南京守将唐生智将军宣布加强防御工事,并发布命令计划至少守六个月,并且要守军与城共存亡。工兵团长杨厚彩调纽先铭该营防守光华门,十二月,日军开始进攻南京城,唐生智破斧沉舟,自断下关船舟退路,下令反撃,日军猛烈进攻,团长杨厚彩一开战当场阵亡。战事进行才一周,不幸,中央突然下令撤守南京城,唐生智计划全盘错乱,无路可退,导致军民被日军屠杀近三十万人。

纽先铭工兵营被日军迫退近光华寺,全营几乎阵亡,营长与卫士退入寺内幸被一老僧匿藏,并立刻将营长纽先铭削髪化装为僧人,日军大多信奉佛门,放过全寺僧人。自此,纽先铭升为将军后一生信仰佛门。一九四五年九月,被何应钦指命参与南京日军投降典礼,一九四九年纽将军来台,曾任职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少将副司令官,退伍后曾任中国文化学院教授,并有众多著作。其后人子女纽则新继父业,毕业于鳯山陆军军官学校。

六位士官军校将军之后代
————————————
上述参与南京受降七名日本士官军校之中国将领中,郭汝槐在徐蚌会战后一九五O年留在大陆,但是,未被毛泽东信任,仅给予校级军衔,并且拒绝恢复共产党党籍,一九五一年任职解放军军事学院教员,在一九五七年时还差一点被怀疑是国民党卧底。到了一九八O年被任职黄埔同学会副会长,并在四月份恢复入党并再给退予中将退休之「副兵团司令级」待遇。

马崇六将军则留在香港及东京,因一九四九年时,正任职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一九五O年两航起义事件本与他无关,因而没去台湾以免被误会。

不过,其他五位参与南京受降典礼将军,一九四九年后都去了台湾,五位将军彼此家庭都认识,因此至今这几位将军之后人,包括马崇六将军之子,分别自香港及台湾后都留学来到美国,并都住加州,第二代大家仍在来来往往。


作者: 傅中,二O一五 年十二月廿二月 于洛杉矶

————————————————————————

作者简介:

作者父亲即傅克军将军。

傅中 John C.Fu ,国立台湾大学经济系学士,
美国Ohio 州 Kent State University 工业设计学硕士。
现仼职美国 C F Kent 集团公司董事长
美国大鹏基金会 Da Peng Foundation 董事长。
目前正以个人企业力量组织「华美空军歷史回顾」全美巡回展,宣扬「杜立德,飞虎队及远征军」故事,以提醒美国民众在二战中「华美同盟作战之友谊」。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