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南海仲裁案 菲律宾大胜不足为奇的六理由

沈吕巡

 

从较客观的角度来说,南海仲裁案中菲律宾的大胜实在不足为奇,因为:

一、它有美国幕后的强力撑腰,亚太东协许多国家的同情或支持;

二、它聘了华府最富盛名的国际法律师楼以数百万美元计的经费包打这个官司(甚至有传言若干经费尚有其他来源负担);

三、该律师楼确不负所托,广搜我有关我南海主权的历史论据,然后以现代的国际法观念大肆反驳,其实大部分可以说是「张飞打岳飞」,胜之不武,又例如找到我们台大某教授说太平岛「只有阳光跟空气」而不是岛的论文(曾英译登在台北一英文报上),用在去年十一月的仲裁听证会上 以为证据;

四、中共除了发了几个抵制声明之外,对仲裁庭根本不理不睬,我们又非仲裁的一造,故而有对台海两岸不利或不实的论据,根本无人也无从反驳,直至后期我们以非当事人身份提出「法庭之友」的意见书,但受到多少重视恐也不无疑问。综而言之,菲律宾赢得仲裁结果,几乎可以说是无对手的片面胜利;

五、美方对我的掣肘,不但对「十一段线」甚有微词,当时对我元首登岛也不以为然,中共态度又极强硬,双方剑拔弩张,成为重大利益冲突,美国对案件本身,自然更坚定非䇔不可的决心;

六、就国际政治现实来说,很难想象法庭让太平岛一枝独秀说是岛,而其余中共控制的都是礁。

国际形势如此不利,国内的情况也令当时的马政府困扰。我们应该还记得,当本年初马总统要登太平岛的消息一出来,就有当时在野党的立委加以「谴责」,有的还说他制造「国际紧张」等等,一般人对于太平岛是岛或是礁、岛礁可主张的海域权益差别有多大也搞不清楚(就太平岛来说,是「礁」则只可主张四百多平方海里的领海,是「岛」则另可主张两百海里经济海域达十二万五千多平方海里,几乎八个台湾大,二者相差约278倍),国际媒体对于这个问题也少有关注,更令那时政府为难的是,如何表述十一段线的问题,这在国际上既难广为接受,但又涉及我基本立场,然在国内也有争议,甚至到今天还有人以为一讲这个就是「亲中卖台」「矮化台湾」「两岸联手」等等。

这里我们先必须了解,太平岛距离台湾一千六百公里,如何可说是「太平岛是台湾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主张必须根据中华民国的法统而来,十一段线的本质我个人以为应该是岛礁归属线,英国老地图就英法海峡中属英国的岛屿也有类似的断线标示法,而非作为领海基线,因为南海岛礁滩及沙洲等甚多,而潮涨潮落地貌变迁甚大,故而我们当初应该是以此十一段的U形线主张线内岛礁滩等皆我领土,时为1947年4月14日,我抗战胜利为五强之一,菲越等国均甫独立,难以抗衡,但领土范围如此不尽具体似亦非计,无论如何,我内政部当年12月1日又仿抗战前1935年之例,颁布「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此表共列172岛礁滩等,中外文名称并列,若干并有注解,颇为翔实。例如「敦谦沙洲」旁有注「纪念海军中业舰长李敦谦」,下列该地原英文名Sandy Cay。按该沙洲于70年代由越南趁台风时登岛占据迄今。李舰长为我海军前辈,随政府迁台后升至海军中将副总司令,退役后曾任我花莲港务局局长。

这张名单的重要性应该在于公布后三个多礼拜我们就开始行宪(同年12月25日),所以其中每个岛礁滩应该都是宪法第四条规定的我们「固有疆域」,虽然我们现在只实际控制其中的4个(即东沙三岛及太平岛,但太平岛附近也为我管控的中洲礁当年还不在这名单上,也许当年还没成形),有了这名单至少我们的诉求较易为外人甚至自己所了解,如果有人要否定这名单,法理上恐怕就要扯到修宪层次的问题。故而现在所争主要虽系太平岛,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定要整体的提「南海诸岛」,最好如同马政府时代的外交部相关声明,均明确主张我对于南沙、西沙、中沙、东沙四群岛为我固有领土之主权,及依据现联合国海洋公约(UNCLOS)对其等周遭海域的一切权利,这就不仅是1947年的3海里领海了,而是现在的12海里,若是岛还可以主张200海里的经济海域。先自我站定立场声明「主权在我」(这次的外交部声明中似少了这句话),将陆地主权及相关海域权利都尽量包罗多给自己空间,并以符合我宪法规定,再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等原则以处理海域重迭部分,实务上也许不易奏效,但法理上不应自我先矮化或断送。

我们现在可以看出来,在马政府的后期为了太平岛作了大量的文宣及「法院之友」的介入,并不惜与美国争持登岛宣示主权,最终虽未能改变太平岛不是岛的裁定,但对于今天的情势也打下了相当的基础,包括:

一、塑造今天举国不分蓝绿的敌忾同仇 ,方便新政府的因应;

二、我们认为裁定无法律拘束力,但一定有政策及国际舆论影响力,太平岛是礁是岛是事实认定问题,先前去过的専家媒体总共为文或转载说明真相者达四百多篇,法官均未曾登岛,故就一事实问题也非必权威,我可在原有的国际正面文宣基础上继续努力;

三、另一难得的也是,在台美于太平岛议题分歧的情形下,互相仍均认为双边关系系近年来最佳;

四、我们虽多赖美方协助,但也让美方看看我们也有「坚持原则,不可轻侮」的场合,故即令互不完全同意,仍互不失尊重与友谊,这种关系,反较一面倒事事顺从为健康。

南海风云短期难息,现又有此不利仲裁结果,故而吾人因应不应仅是一时派舰或元首登岛而已,今长远之计应先比照对台湾离岛及东沙岛所为,由行政院速宣布太平岛的领海基线与邻接区,我们这方面的第一次宣布在民国88年2月,98年11月作了修正公布,其中就南沙群岛部分特声称:

「在我国传统U形线内的南沙群岛全部岛礁均为我国领土,其领海基线采直线基线及正常基线混合基线法划定,有关基点名称、地理坐标及海图另案公告。」

另也应该进一步划定太平岛的经济海域,我们早就已经有「中华民国専属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法」(民国87年1月21日颁布),其中第三条规定,我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的外界线「由行政院订之,并得分批公吿之」,故可速专就太平岛也公布经济海域,具体表示仲裁结果对我无效,并于各区域内长期对外国船舶严格执法,以行动宣示我之决心,使相关国家知我不可轻侮,一方面也表示愿就相关海域重迭部分进行谈判,以共同开发,同享资源。(作者为前任驻美代表)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