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炎黄春秋】风波持续 同人发布反干扰声明

 

一向受到广大读者欢迎的人文月刊《炎黄春秋》,遭受官方突然袭击。在毫无预警情况下,7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违背协议,突然更换该杂志社领导层。

生死搏击关头,《炎黄春秋》全体同仁发出誓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中共加大拑制思想控制的力度!内地硕果仅存的敢言杂志《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及副社长胡德华突然遭文化部属下研究院撤下。《炎黄春秋》斥对方违反协议,入禀申诉。杂志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研究院派出社长及总编辑,将完全接管杂志编辑业务,已可「宣判死刑」。据知杂志内部意见一致,将会抱着「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心态进行申诉。

前日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份《炎黄春秋》人事任命通知先在网上传出,内容指上月27日经联席会议,决定将聘任贾磊磊为杂志社长、郝庆军为总编辑,93岁的前社长杜导正及前副社长、胡耀邦儿子胡德华则被撤下,副社长一职则由杜导正女儿杜明明及另外两名研究院人员接任。

事件在网上传开,引来反弹,《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日发出声明,指双方曾有协定,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及发稿自主权,具法律效力。全社包括杜导正并不同意对方单方终止协议,已委托律师提出诉讼;又称杂志一直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方针,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

《炎黄春秋》官网昨已更改领导层名单,最高领导层中11人,有6人是研究院安插的,包括社长及总编辑。杜明明的姊姊杜星昨则在微信透露,杜明明一直在美国养病,「她不会接受这个任命甘当傀儡」,又指杜导正这段时间因为妻子离世,身体不适,一直在医院休养,而胡德华则在日本访问,斥研究院乘人之危突击,毁掉双方原有的协议,并要求各界声援,「保住当下中国仅存的体制内敢说真话的阵地」。

《炎黄春秋》杂志社周四发表声明指,7月13日,该社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发来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通知,并告知,双方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自动失效,该社因此发出声明,该份协议书明文约定,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及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他们将维护协议书的有效性,不同意单方面终止协议,并委托律师对该院提出诉讼。

此外,该院违反约定并派员进入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他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按时出刊。在主管主办单位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絶境,希望各界人士关注。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在《炎黄春秋》官网发布调动领导班子的相关政策和规定依据,指是按照新闻出版总署第8条,报刊社长、总编辑必须是中国公民及主管或主办单位的在编人员,并依据中央组织关于规范党领导干部企业兼职问题文件规定。

前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炎黄春秋编委杜光表示,《炎黄春秋》原本是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的刊物,后来按照中国出版条例要有挂号单位,炎黄文化研究会不便让该杂志挂号时,强令挂号到中国艺术研究院,这个事情非常不合理,体现文化专政主义,中共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其新闻观首要内容是新闻自由,破坏新闻自由违反马克思主义。

他批评,炎黄春秋由民间主办的刊物,没拿国家一分钱,国家没有权利干涉其运作,领导人的任命,派人强迫炎黄春秋接受新的领导人,等如把它由民间抢到官方手上,非常恶劣的行为。作为编委,他强烈抗议这种行为,并且支持炎黄春秋编辑部提出诉讼。

杜光说:因为原来协定,这个人事任命及发行运作,都可以自由由炎黄春秋编辑部来支配,现在突然把领导人强加给炎黄春秋,这个违背原来协议的行为,所以炎黄春秋编辑部向法院控告中国艺术研究院,这个合理。

中国艺术研究院退休人员章诒和,亦是炎黄春秋编委,她则指,已经几年没参加杂志编委会议,该杂志有点苟活,人事变动也很大,原因是中国艺术研究院领导层有变动,牵扯到杂志的变动,跟炎黄春秋没太大关系。她认为,虽然杂志茍活,但能存活下来已经不错,有总比没有好。

章诒和说:我们的院长、副院长都非常大的变动,所以现在是我们院的领导。我们院在政治上比较中性,挂在那里比较合适,现在负责的领导按年龄要退休,换成贾磊磊。

《炎黄春秋》杂志是以史为主的综合性纪实月刊,1991年创刊。2008年曾传出因为多次刊登涉及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文章,劝喻相关人员退休,其后杜导正继续任职。其网站分别在2009年、2010年及2013年被短暂关闭。杂志社的编委及顾问不泛中共前官员包括中国前国家主席毛泽东秘书李锐、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以及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长子胡德平曾任社长。

北京专栏作家高喻称:《炎黄春秋》被宣传和党史文献部门视作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堡垒,而党内民主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则视她为阵地和朋友。顾问团和编委会,注定也要被解散。

六四后被捕入狱的级别最高的中共高级官员鲍彤评论道:“六四之后,历经二十五年,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如同涓涓溪流,汇成当今中国的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新班子主要是戏班子。”

《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篇回应声明中表示,不同意中国艺术研究院派遣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编辑部,认为这是单方终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之间达成的协议书。为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表示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炎黄春秋》杂志在声明中还表示,这份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独立核算,办刊以来,没有要国家一分钱,但是这份杂志的上级挂靠单位目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曾经签订过一份协议书,白纸黑字明文约定,炎黄春秋杂志社有独立的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2日单方面发布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称经2016年6月27日院党政领导联系会议决定,聘请贾磊磊同志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郝庆军同志为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辑(法定代表人);另外杜明明等三人为副社长,陈剑澜等六人为副主编。通知日期为七月十二日。

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法广援引《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话称,“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炎黄春秋》最近连续遇到波折。2013年第11期刊登了该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文章《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对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中的多处细节提出质疑。这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地点,跳崖是怎么跳的,当时敌我双方的战斗伤亡情况和“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分析。

2015年8月25日,“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葛长生、宋福保分别以洪振快的文章侮辱、诽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为由,起诉洪振快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27日,该案得到判决,洪振快在这起名誉侵害诉讼中败诉。北京法院要求洪振快向“五壮士”的后人赔礼道歉,并认为他的质疑损害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

2014年,《炎黄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预被强制变更主管主办单位。原主管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被勒令改为文化部旗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并且规定每期目录必先交由主管单位审批。此举遭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抵制,并委托律师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最后得到的回复称变更手续合法。

因遭到“有关部门”的干涉,《炎黄杂志》原定在2015年3月18日举行的新春联谊会被迫取消。2016年虽然突破禁令和封锁,重新举办,但也经历风险。据悉,主管单位劝告联谊会停开,但被杜导正严词拒绝。联谊会举办的3日前,原定会场突然毁约,拒绝租借场地给《炎黄春秋》。联谊会不得不临时紧急变更会场地点。

接替杜导正出任《炎黄春秋》社长的贾磊磊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这是中共提出“党媒姓党”的口号后,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一例。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调研,中央电视台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标语。下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会上他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

习近平在讲话中还强调新闻导向作用。他说: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选派党信得过的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是中共宣传部门让《炎黄春秋》姓党的有效措施。新任总编郝庆军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同时也成为中国党内保守派势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莫少平15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既然双方签订了合法有效的合同,都应该遵守:

“杜老明确表示,这是不能接受的,而且双方以前是有协议的,所以他是不接受的,甚至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从程序来讲,交接时,无论是财务还是法定代表人,都应该有一个审计,这样才能够分清责任。我作为他们聘请的律师,更重视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在原来变更《炎黄春秋》主办主管单位的时候双方签订的一份协议。这份协议非常明确的说明关于发稿权力、财务权力以及人事权力,《炎黄春秋》有充分的自主权”。

莫少平律师说,中国艺术研究院无权单方面终止该合同,他们将提起诉讼:

“你单方面撕毁(合同),就是严重的违约行为,由此而来的撤换社长、总编辑这种行为都是在其违约的行为里实施的行为,我们认为是无效的。我们将就此提起诉讼,告他们违约,要求法院宣布继续履行双方原来签订的合同”。

 

【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

 

2016年7月13日,我社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我社发来《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中艺发[2016]22号),并告知我社,该院与我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自动失效。鉴于此,我社声明如下。

(一)《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二)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我社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我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敬请广大订户和读者理解、见谅。

(三)《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25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杂志社反干扰声明
2016年7月14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