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主身份的当代演绎

任协华

 

西方视野与大陆的内在冲突

和其他地区的专制类型有所不同的是,中共运用对人口红利的重复掠夺获得了巨大资源,从而首先在经济层面给予了外部世界一种崛起的姿态,但却不知中共对民众的掠夺是令人难以想像和忍受的。因此,对于研究大陆状况的西方视角而言,他们在中共所竖立的假象面前不可能确立学理性的本质阐述,这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清楚并用社会理论来分析、概括这种相互矛盾的中共现实和大陆现状。

一方面,他们看到的是在中共的“领导”下,大陆经济发展迅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但在另一方面,无论是从经验、逻辑、常识还是从社会结构层面,专制体系由于缺乏权力、司法和人权保障,又必然不可能形成良好的政治制度及运行形态,由此就一定会产生相互抵触、前后冲突的结果。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学者黎安友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所表述的内容,就是这种奇怪认知的最好例证,在这篇名为《中共体制没人们想像得衰弱》的访谈中,黎安友既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中共(取得的成就),但又从内心里困惑这种模糊而不合情理的现象。但是(这是最奇怪的地方),黎安友却又紧接着推导出中共的政治社会体系不存在也不会衰退,这种说法无疑是尴尬的,也是痛苦的。不仅在于黎安友能不能自己说服自己,也不是在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对社会学理构成了新的挑战。因为真正的问题是,无论中共专制是不是存在某种衰退的迹象,都首先要面临这样一种拷问,也即个体权力作为人类基本的现代要素,是否在当下的全球结构中,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而使得经济替代了人权格局,并对唯利主义俯首称臣呢。

紧接着,这种困惑所带来的危机在于,西方世界对于专制的认识受到了局限性的自我抑制,中共通过塑造一个毁灭性的庞大经济形象,用以来掩盖作为统治集团,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对大陆民众所进行的权利和人身剥夺,并且更深一步的是,就实际状况而言,这种假象在无形中使中共脱离了来自世界的审视,也即,大陆之所以至今未能实现民主制度的原因在于,到目前为止,大陆并没有从真正的含义和层级上,被卷入进全球化的民主浪潮,也未曾踏入过与全球同步或相关的文明征程。这就是所有问题和困惑的根源,尽管这种理解是残酷的,但事实如此,无可更改。

由此,以西方视角校验一个所谓的生机勃勃、充满“韧性”的大陆专制,当然不可能也不相信中共存在什么衰退和衰弱的征兆,这是因为他们遗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任何社会机制的类型中,通过抵押自由以换取生存权利和资源(如苟活的奴隶),这样的政治情景正在被不断打破。这也正说明了中共维稳成本越来越高的事实。因为抵押自由之所以成为某个时间段落中的民众“选择”,无外乎统治者通过欺骗和压制,中共则是兼而有之,两头并进,以暴治民。

然而,互联网革命的重要意义在于,它通过信息高速交换,打破了专制下民众反抗层级死水一潭的僵硬局面,因此,维权不仅是数十年来一种重要的社会性反抗运动,也已经上升为一种新的大陆革命形态。

此外,以抵押自由的方式所获取的生存权,同时要面对抛弃人格的绝望和屈辱,无人格的个体对专制来说实际上就是奴隶,也就是社会主义形态下大陆民众的奴隶化存在,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特权的霸道和凶残,然而,这种局面已不复存在,这就是黎安友等西方学者所看不到的现状的改变。而西方视角之所以难以洞察并发觉大陆专制衰退的迹象,不是仅仅因为他们缺少更多进行比较的政治形态和数据(比如,从前苏联的崩溃中他们几乎找不到和中共进行比较的元素),同时也因为西方世界在不知不觉中,陷进了大陆专制审美和话语的陷阱之中,以至于将一整套的社会政治、党派格局、专制经济中的假象看成了事实存在。

不仅如此,也忽视并且难以认识别中共内斗的残酷性。这所有的一切,不仅构成了当代格局中政治变化的元素,也一样涉及到了社会文化通过不同种族进行接驳的缺口。然而,在事实上,黎安友们的口吻是虚弱的,他们不得不在肯定的语态中感受到自己的疑惑和困顿。而这种格局,却又反过来正好表明了中共日渐衰退的趋势,早已不是黎安友们所理解并异想天开出来的所谓的中共专制的韧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