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炎黄春秋】事件持续发酵 前景不明

 

7月26日,《炎黄春秋》原副社长胡德华,原总编徐庆全和副总编王彦成一起返回杂志社做财务报表,却被人阻挡门外,双方发生口角。

胡德华表示,《炎黄春秋》不是国企也不是党产,被一纸文件“归公”是违法。他说:“这个杂志国家没有投钱,不是国企;党没有投钱,不是党产,就是大家一起凑的钱,纯粹是民企。从赚了那么点钱到到现在,发展到几十万的个人自费订户和更多的报摊上买的,发行量有几十万份。这一切都是所有炎黄春秋的员工25年如一日,用劳动换来的成果。如果衹是一纸文件把它归公,这就好像掠夺行为。我们要尊重每个人的劳动和成果。从没有一直到现在广大的读者有几百万、上千万,这么大的无形资产,你说拿就拿?!我不懂的是,我们原来所受到教育是说地主、资本家掠夺工人农民,原来没有体会。

他言下之意现在有了。他觉得这样一纸文件就给充公的做法不对,违反了物权法和公司法。违反了双方的合同、协议,违反了合同法。最后他表示,这也不是现在当局所强调的依法治国的方式。


《炎黄春秋》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强制接管后,杂志社长杜导正宣布停刊。随后,《炎黄春秋》杂志的长期订户和读者开始签署呼吁书,要求尊重宪法规定的言论和出版自由,目前最新统计有352人,签署的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呼吁书说:“《炎黄春秋》是敢讲真话有风骨的杂志。多年来,它匡正了不少被歪曲的历史,揭开了很多被掩盖的真相;它还原历史本来面目,总结经验教训,对开启民智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她得到了百万读者的热心支持和高度赞扬。然而,这样的杂志却不断遭受打压。以往我们仅是同情和担心,却没有说话。现在要被完全扼杀,我们再也不能沉默了!我们必须说话,必须发出最后的吼声!中国艺术研究院采取如此不光明的手段,将这本铮铮有声的杂志毁灭扼杀。正是“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

7月15日,莫少平律师事务所接受《炎黄春秋》的委托,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定中国艺术研究院违约,并擅自更换管理层人员的行为无效。按法律规定,一般七天的审查期限决定是否立案。但7月22日,法院向律师表态不予受理。不过现在法院态度有所松动,7月25日上午9点,代理律师丁锡奎应约与该院立案庭林庭长见面,按法院要求补充求相关材料,至于是否立案,林庭长答应最迟下周一联系律师。

《炎黄春秋》的主管单位名叫“中国艺术研究院”。由2014年9月起担任《炎黄春秋》主管单位。3个月后,即2014年12月18日,研究院和《炎黄》订了《协议》。《协议》规定:“《炎黄春秋》发稿、财务、人事等方面,在遵守宪法和符合宪法的相关规定内,拥有充分的自主权。”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