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爱国流氓”(爱国贼)与“民主流氓”(民主贼)

 ----与李伟东兄商讨

老王社长

 

李伟东来微信:嘿嘿,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确有,但比较小众化,属于自娱自乐,没人理睬,也没有政府支持纵容,自生自灭,无关大局。爱国流氓则不同,政府纵容,山呼海啸,危及国家民族安全。所以应该是主要关注对象。
老兄觉得是把几个民主流氓教育好,让他们恢复道德形象重要呢,还是抑制爱国流氓别让他们重演害民误国的义和团更重要呢?

老王社长:流氓不会爱国,只有冒充爱国的流氓。正如流氓不会民主,只有冒充民主的流氓一样。现在更多的是冒充民主的流氓,往往正是他们同时冒充“爱国”的流氓。



很高兴先生居然提到“国家民族安全”。认为“国家民族安全”是不可“危及”的,是不可“害”不可“误”的。这样好。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共同的价值标准:“国家民族安全”。就好讨论了。没有共同的价值标准,怎么讨论?

今天的冒充“爱国”的“爱国流氓”(爱国贼),是怎样的“政府纵容,山呼海啸,危及国家民族安全”了?伟东先生能向我们举出一两个具体的例子吗?谁人打着爱国旗号,破坏社会秩序,阻碍商业正常运作,损坏公民个人财产,却被“政府纵容”了?伟东先生能指名道姓一下吗?政府可能去“纵容”他们吗?

若他们的“山呼海啸”,没有破坏社会秩序,没有阻碍商业正常运作,没有损坏公民个人财产,只是提出了他们认为的爱国诉求和口号,呼吁民众响应,不正是他们的民主权利吗?哪怕你不认同这些诉求和口号,凭什么骂他们是“爱国流氓”,是“爱国贼”?难道“山呼海啸”的爱国民众运动中混迹了几个来历可疑的流氓或贼,爱国就是流氓?爱国就是贼了吗?伟东先生不是也认同“国家民族”价值的吗?不是也爱国吗?一个真心认同国家民族价值的人,一个真对国家民族有感情的人,会把“爱国”这神圣的词语与“流氓”和“贼”嫁接起来,混同起来,恶毒咒骂起来的吗?

你说,也有“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但一个真心向往民主的人,是不会因此将“民主”与“流氓”嫁接起来,骂什么“民主流氓”,“民主贼”的。所以,我们今天,只听到仇恨国家民族,反对爱国的势力,骂什么“爱国流氓”(爱国贼),却从未听见抵制所谓“普世价值民主”的人们,骂什么“民主流氓”(民主贼)。为什么?恐怕他们,才是真心向往民主的人们,他们珍惜“民主”这神圣的词句,绝不因今日实在不少的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而骂“民主流氓”,骂“民主贼”。

但现在且请君入瓮,暂借用一下“民主流氓”这词。

伟东先生断言:“嘿嘿,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确有,但比较小众化,属于自娱自乐,没人理睬,也没有政府支持纵容,自生自灭,无关大局。”

真的吗?

“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李锐不是?茅于轼不是?辛子陵不是?李银河....们不是?他们“没有政府支持纵容”吗?

“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艾未未不是?张贤亮不是?张艺谋不是?莫言....们不是?他们“没有政府支持纵容”吗?

他们不但常有中国政府的“支持纵容”,还一定有国际强权国家国际资本势力的“支持纵容”,不停地给他们发奖金赐奖号呢!这还不“危及国家民族”?

即便真“没有政府支持纵容”的海外民运,你看从魏某人起,屈指数数,有几个头面人物不是“打着民主旗号的流氓”?你现在每天打开电脑,一定也收到的长达半年没完没了不堪其扰的“盛雪”艳闻互骂,骂阵双方,几人不是赤裸裸“民主流氓”?他(她)们真“属于自娱自乐,没人理睬”,“自生自灭,无关大局”?他们没有国际强权国家国际资本势力的各名目“基金”的支持?没有这些,你伟东先生能煞有介事常作上宾,去参加他们的各类会议?

今天的海内外“民运”主流事实已经不是争民主运动,而是以推翻共产党为目标的“革命”运动。,他们没有信心从国内的各阶级阶层中争取到基本的“革命”支持力量,他们只能越来越指望和挑唆西方强国的飞机大炮寻机会打进北京,他们来“带路”。但毕竟多少有些心理障碍。因此,他们必须先污名化爱国,必须把爱国骂为“贼”,以减轻自己的心理障碍,为今日的精神带路和未来的持枪带路,制造“正当”的说辞。不知伟东先生是否认为这将“危及国家民族安全”?

再看,今天国内的“民主流氓”,一旦受到政府打压,他们多预有退路,多能仗恃国外西方“大后方”的认可、声援、资助和风光,今日国内的“爱国流氓”,若真是一些神经质过激分子,他们一旦受到政府打压,他们能有国外西方的“大后方”仗恃,认可、声援、资助和风光吗?没有的。他们没有退路。仅此可知,真神经质的“爱国流氓”,绝不可能多的。谈何“山呼海啸,危及国家民族安全”?伟东先生在杞忧天了。进而言之,中国今日严厉批判中共资本化的毛派左翼“革命党”,也是破釜沉舟,没有退路的。西方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剔除那些伪激进可疑分子,他们是真可贵的。

其实,今天的中国大量产生“民主流氓”,真不是“属于自娱自乐,没人理睬,也没有政府支持纵容,自生自灭,无关大局”。它是中国政府“改开”放任资本化市场化的必然结果。

全面市场化是“普照的光”,它将一切都化为了可以出卖和必须卖出的商品。中国的思想家生产的“思想”,哲学家生产的“哲学”,经济学家生产的“经济学”,法学家生产的“法学”,政治理论家生产的“理论”,文学文艺家生产的“艺术”,娱乐圈家生产的“娱乐”,在这市场普照的光下,都同等地必须将之化为可以出卖和必须卖出的商品。“与国际接轨”的市场化,更是鞭策了中国的这类“家”们,争相将自己的精神文化商品拿到西方市场去兜售。

为了极大扩展西方市场卖得好价钱,他(她)们就要揣摩西方买主的口味,迎合西方买主的需要(适应市场),来生产和装饰自己的商品,他(她)们就必得先各施手段炒作自己成名。最捷径有效的成名方法,自然是把自己打扮成“民主的”“人权的”“自由主义的”,最好还是“受中国政府迫害封杀”的精神文化商品生产者。必定得大奖,货则必定好卖。

这些在西方市场上兜售自己的“思想”“哲学”“经济学”“法学”“政治理论”,“文学文艺”“娱乐”商品的精神文化商人们,你能指望他(她)们良心发现站在伟东先生很想维护的“国家民族”利益的立场,照顾到“国家民族安全”,起码,考虑到“国家民族”人民的自尊,尊严,实事求是地去生产他们的商品吗?如果能,市场的规律,商品追逐最大利润的本性规律,就不起作用了。利润能够泯灭一切良心。相反,他们也要污名爱国,起哄骂“爱国贼”。因为爱国主义,随时可能危及乃至断掉了他们的财路。

这就是今日中国生产各类精神文化商品的“著名”商人中,不断地,大量地产生打着“民主”“人权”“自由”旗号却在严重地危害着“国家民族安全”的“民主流氓”(民主贼)的深层的根源!这也就是国际接轨市场化下,四面八方人士都要骂“爱国”为“贼”的根源。他们真不是“比较小众化,属于自娱自乐,没人理睬,也没有政府支持纵容,自生自灭,无关大局”的呀。

李伟东老兄,反问你,为了你也要的“国家民族安全”,你是“觉得是把几个所谓爱国流氓教育好,让他们恢复道德形象重要呢,还是抑制中国民主流氓的大量产生,别让他们害民误国更重要呢?”

最后,谢伟东兄给了希哲久想借题发挥的机会。


2016年8月2日
微信号:laowang779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