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困难的坚守——写在出狱两周年之际

许万平

 

虽然,这两年我过得并不是很快乐,但是,我却很充实地在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来——中国民主的实现,坚定地默默持守着!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当局者必须要记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违。

后天,是我出狱两周年整,值此之际,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无数的胸臆要抒发……

为了不再次错过这一次的出狱周年纪念日,我今天就放下了手头的大小事情,专门来静静地写一篇纪念文章。

的确,这两年时间,说个心里话,我出来不久就碰到我的最亲密战友、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不幸病逝!再没有多久,我的另一位中国民主党友人陈树庆先生,以及吕耿松先生被莫名其妙地抓捕入狱。之后,上访户徐纯合在火车站被警察枪杀。去年年初,秦永敏先生再次被神秘失踪,同时其妻子赵素莉女士,至今也生死未卜!去年四月份,陈云飞入狱,六月份吴淦入狱。到了七月,包括周世锋、李和平、王宇、张凯等国内百余名中国律师遭到大规模羁押、拘传或逮捕;这也创下了“六四”屠城以来,中共执政的又一个世界之最。

在这两年时间里,陈子明、林半立等一批优秀精英人士相继离世。

是的,当我面对这些的时候,当我看到这个强权政治集团还在肆意横行,我的内心是不平静的!能够给予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这样告诉自己。

虽然,这两年我过得并不是很快乐,但是,我却很充实地在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来——中国民主的实现,坚定地默默持守着!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当局者必须要记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违。

记得那时候,我从监狱出来以后——又与世隔绝了几乎一个时代,真的是对什么都感到很陌生,恍恍惚惚的。加之特务的严密监控、打压,更是恼火。当时我的岳父正好在我们这里,我妻子也一直瞒着他,没将我入狱又出狱的事情告诉他。因此,我也就对特务的行径一忍再忍,正如我对特务们所说:这不是我许万平的行事风格。

真的,由于我才从监狱出来,记忆没那么好了,我又不是能说会道的人,加之警方的监控,以至于和很多朋友失去了联系。不得不说这是我的遗憾!我也觉得有点让朋友们失望了!借此,我谨向这些朋友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同时,我相信,只要我们都在坚守,那么在我们共同追求中国民主运动的路上,我们终会重新聚在一起……

不管是对我报以期待的友人,希望我能继续站出来也好,或者是认为我付出得太多了的友人,而希望我不要冲锋陷阵了也好,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谢谢你们了!!!

当然,在我进入监狱之后,有的“朋友”有些不太仗义,我也觉得是很正常的,毕竟花有百样红,就不要去纠缠这些了……

从监狱出来以后,这两年里,我的确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在这里也只能够道个一二三而已。

当时,我又不会QQ、微信,什么博客、微博、推特、电子邮件……这些对于我来说,的确是很茫然。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是很期待能有朋友来给我指导指导,给我介绍介绍外面的情况。但是很遗憾,没有!也许是大家都在拼命忙于生计,或者是都在忙于做大事情吧!因此,我也落得个清闲,只好在家中当起了家庭妇男,陪伴我受苦受难多年的妻子和儿子。我每天在家里做饭,然后去给打临工的妻子送饭,在家中抹屋、扫地、洗衣,以及买菜等等,凡是家里的事情,我都全部包了。虽然我一天真的很辛苦,但我愿意。我要好好照顾一下跟着我受苦多年的家人,他们这些年才真的是很不容易啊!趁我现在在外面,我要好好地让家人享受享受被人宠爱的感觉!这是我的真心话。

我的母亲于2013年10月不幸病逝,其后几个月,我的岳母也又于2014年1月不幸意外逝世!岳父处于悲痛之中,于是我妻子就把她父亲接到我们家里。据说岳父因为伤心过度,在这里又害了一场大病,险些送命,幸好我爱人及时将他送到医院抢救,才保住性命。

也许是我在监狱的时间太长了,回到家里也就免不了与妻子、儿子有些“情理之中”的隔阂与代沟。可能这也是任何一位长期坐牢的人的共同现象。其间,我与妻子吵过嘴,也提起过离婚;其间,我儿子还对我动过手。说到这里,使我想到临近要出狱的时候,重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李明等一伙人,跑到监狱里来对我进行威胁,同时挑拨离间我们夫妻的关系。李明的意思是,我爱人在外面有外遇了,还说各界友人给我爱人的经济帮助,可以够我生活一辈子了。

呵呵!这一套也用到我这里了,不就是要我出去后“规矩点儿”嘛!这还不清楚吗?他们希望我与妻子闹得不可开交,尔后就可以对我下黑手;他们还可以骂搞民运的人不是些东西。我才不会上他们的当。

他们真是太卑鄙龌龊了!我明确告诉他们:一、这是我们家的私事,用不着你们这样为我“操心”;二、我妻子有钱无钱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就这样,他们精心策划的毁我及中国民主运动的企图,被我击碎。

老实说,我的妻子在我入狱之后,能坚持等我到现在,还真的要感谢朋友们对她的关心、鼓励和帮助!特别是重庆的王明、何兵、蒋世华、闫家鑫,澳洲的孙立勇,美国的徐文立,以及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等等,他们给予了我妻子巨大的鼓励和勇气。在此,我真的十分感谢您们:谢谢!!!

我刚刚出来时,连用的手机都是特务们“专门”给我买的一个老年机。后来我想,我凭什么要让你们来摆布我?我气不过,就在我岳父走了之后,把它摔了。

平时,我也跟妻子学学怎么用手机上QQ和微信,当然那是性能很差的机型,经常是等了半天都还不能登录;加上我爱人的上网技术也很一般。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奇怪:我爱人在我进监狱后,居然也能够自己上网了。这真的是形势逼人呀!

当时,我觉得QQ和微信真的还有点新奇!联想到10年前,有电脑的都不多,手机更属于奢侈品,家里的电话是我兄弟安的,况且又被严密监控着。如果深更半夜打个海外电话什么的,还要跑到电信局的电话亭去。现在真的是太方便了。这浩浩荡荡的历史大潮,谁还能够阻挡得了呢!

这次出来后,了解外面的信息,就是靠我妻子的QQ和微信。王荣清先生病重及逝世,陈树庆、吕耿松、徐光等一大批浙江中国民主党人被抓捕等等,都是通过这个渠道得知的。为此,秦永敏先生在我出狱不久,还鼓励过我要尽快会使用现代网络技术呢!

如今我自己也能够使用微信、电子邮件、电报之类,并且还可以翻墙,以及去帮朋友们装电报、修复手机的小毛病了。

时间也真的是快,如今秦永敏先生夫妇还在失踪,我真的不敢相信他们现在还活着?!但是,我在想,如果真的是哪一天,有人胆敢宣布秦永敏夫妇俩已遇害,我,一定会挺身而出。君无戏言!

目前,我的战友们朱虞夫、刘贤斌、陈卫、杨天水、张林、谢长发、陈树庆、吕耿松等,还在监狱里;其他的一大批勇士,如唐荆陵、郭飞雄、王宇、陈云飞、吴淦等等,也身陷囹圄之中。在此,我向他们表示深深的致意:中国,因为有你们,终将改变!

2016年4月27日 于重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