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俄边境条约真是“卖国”吗?

无风即风

 

昨天在UC的首页推荐中又看到了一篇旧文《中国领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 都是骗小孩的》,署名“战略网”:

虽然我没有点进评论区去看,但是料想必定又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文中重点提到的,是自1858年沙俄逼迫清政府签订《中俄瑷珲条约》后,到1945年外蒙古独立,前沙俄帝国与前苏联以各种不平等条约和手段从我们手中夺去或分裂出去的约391万(非准确数字)多平方公里的领土。而我们都知道,中俄的边境已历经1991、1999以及2005年的三次共同勘探与谈判而最终尘埃落定,结束了两国自清末以降,近160年的里不正常边界状态,结果我们也知道,中方几乎放弃了所有曾被沙俄掠夺的领土,仅仅只是收回了黑瞎子岛一带约100多平方公里的一“小块“领土。

因此,网上一直都不乏“卖国“的指摘:

对于上述“弃地”,作为一名中国人,肯定无比心痛且无法释怀,因为“祖宗家业、寸土必争”的古老遗训及我们与生俱来的民族荣辱情结,但我们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结果。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些不平等条约全部是由腐朽不堪的清政府所缔造的,而后我们又经历了同样软弱无能的民国政府,就这百十年间,这些领土已被沙俄与前苏联成功完成了殖民并去汉化,待到今天的150多年后,我们来谈“收复”,在不动武力的情况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当然,我们也不能这样简单理解,因为《中国领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都是骗小孩的》的作者也提出了质疑,他说“北洋政府与后来的民国政府一直没有承认放弃这些领土的主权,直至今天也是”——那么,我们便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今天比当年的北洋与民国政府要强盛百倍的中国共产党政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却要选择放弃呢?

我相信这也会是所有国人心中的疑问,因此我们有必要来搞清楚历史的缘由,解开心中的疑惑,解答中国政府放弃的根本原因,要不然上述“卖国”的指责必然无法澄清,人民心中的伤痛也必然久久无法治愈,因此,我们一起来温习一下,看完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北洋与民国政府从未放弃”不过只对了1/2——后人对历史的误读造成了今天的误解,以及没有根本意识到问题在哪。

一、温故而知新:复习曾经无比凶残的沙俄帝国及其侵吞与分化的我国领土笔者前年曾就中国近代以来丢失的所有领土疆域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数字可能不太精确,但总体应该相差不大,其中沙俄侵略的部分如下:

总而言之,我们被沙俄侵吞的领土主要就是三块:一是旧时俗称“外东北”的外兴安岭以南地区。二就是旧时俗称“外西北”的(原新疆与外蒙的一部)地区。再还有1881年时(光绪七年),清王朝与沙皇俄国在圣彼得堡签定的有关归还新疆伊犁地区的条约,其中我们虽然收回了1870年因“阿古柏内乱”时沙俄趁机占领的伊犁九城及特克斯河流域一部,但却同时被迫割让了塔城东北和伊犁、喀什噶尔以西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
最后就是被沙俄帝国从清末起就以连恐带吓和忽悠唆使至1947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宣布同意外蒙独立并立即“建交”)分化出去的外蒙古,还有更早以前被侵略的唐努乌梁海,即今天的图瓦人民共和国,以上汇总如下图:

综上所述表明,前沙俄帝国是近代史上最凶残侵略我们与致使我们领土丢失最严重的国家,在这方面,远胜后来发动侵华战争的日本!这一段血泪史无论如何都是抹杀不掉的,毫无疑问!

而且沙俄也曾经对我们发动过类似日本侵华期间发动的“南京大屠杀”那样灭绝人性的屠杀事件——1900年(清光绪26年)7月17-21日,沙俄侵略者在黑龙江左岸,先后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海兰泡(今黑河市对岸布拉戈维申斯克)惨案与江东六十四屯(今俄境自黄河口至孙吴县霍尔漠津对岸南北长214里、东西最宽90里的土地)惨案,当时俄军主要是两种手段,一是在海兰泡俄兵一边手持刀斧砍杀一边强行驱赶我当地的居民(汉人与少数民族),最后推入江中使大量人溺水而亡;二是在江东六十四屯(就是村子)制造屠杀;这两地的暴行结束后俄军旋又进兵江右,火烧了边境重镇瑷珲城,因1900年是庚子年,所以这两起惨案合称“庚子俄难”,当年的沙俄帝国表现出来的野蛮凶残与灭绝人性堪比后来在南京的日军!

二、题外话:澄清“庚子俄难”死亡人数的错误

今天,“庚子俄难”这个名字人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然而在这里笔者需要强调一下的是关于这两次惨案中的死亡人数的问题,现在各界一般都采用海兰泡死亡6000余人,江东六十四屯死亡7000余人,总共死亡13000~15000余人的说法;另一种说法是前者3000,后者4000,总共7000余人的说法。

以上两种说法,其实都有误:根据考证,实际上发生大量人员伤亡的是在海兰泡,因海兰泡惨案发生在前,当时尚未被俄军血洗的江东四十六屯中的中国居民大部分已提前逃逸,而且还得到了官方救助——就在海兰泡惨案的当晚,即7月17日夜,清政府当地都统凤翔已派统领王良臣等率骑步炮兵300渡江,在踏奇里江江口的傅尔多屯击毙击伤俄军官兵几十人,迫使俄军退守精奇里江江口,从而为屯民渡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第381页,以及《墓尔赫涅尔前引书》,第35~38页)。

与此同时,水师营出动兵船三十艘,调用商船二十余艘,“昼夜接渡,飞棹如梭”,直到二十日晚,待俄军大队赶来,船已离岸(《班浑县志》“武事志”第28~29页,“人物志”第83~84页)。也就是说俄军因受到清军的阻遏,迟滞到20日晚才到达江东四十六屯,这一史实也得到了俄方史料的证实——“结雅河畔(六十四屯)的满洲人,不甘同样遭遇的,及时地渡回中国境内。”(《沿阿穆尔地区》一九O九年莫斯科俄文版,第150页)。

在中国官方的史料中,当时的亲历者包括民族英雄黑龙江将军寿山、吉林将军长顺以及当时就在现场的理浑副都统杨继功等人递交给光绪与慈禧的报告,对于江东四十六屯惨案的伤亡人数完全没有详细数字,以及查地方史料《东三省纪略冲》、《矮浑县志》和《黑龙江志稿》也没有具体数字,基本上都采用“未及过江者,惨溺而亡”等诸如此类字眼,只有海兰泡中的4000~5000人死亡数字。

依据当时的历史判断,清政府早就和沙俄帝国撕破了脸皮(只是被迫屈服而已),故不可能会隐瞒死亡人数,而具体负责抗俄的寿山、长顺等人就更加不会隐瞒了。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下结论:江东四十六屯应未发生大规模死伤,皆因在清政府救援及时的前提下,大部分华人都成功逃亡了。

另外,近年来有一种说法说海兰泡与江东四十六屯惨案的死亡人数可能达到了20万:

此说其实完全不值一驳,查“庚子俄难”的六年后,即1906-1907年,为收复失地赴任瑷珲副都统及总揽“回迁”(原当地华人)事宜的姚福升(汉军正黄旗人,此人也是民族英雄,以死争在谈判中赶走了俄军,收复了失地):

他在1909年提交给清政府的一份报告中提到:“查理珲江东原有六子四屯,满洲人七千余名,遭逢庚子变乱之际,海兰泡俄城一带侨居华民六七千人“,由此报告可得出,海兰泡与江东四十六屯总人口最多也不会超过20000人。因此,上述”屠杀20万人“结论不知出自何处,查遍网络,未见明说,当不可采信。另:世人皆知,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一带为人烟寥落之地区,地方虽大,但它可不是兴旺之地,当地居民的构成主要是做中俄边境生意的商人和工人,直到我们今天的2000年,整个瑷珲区才19万人,当年那个旮旯怎么可能会有20万人之多??

因此,“20万说”显然是谣言。

三、实际上:放弃沙俄不平等攫取领土的正是北洋政府到这一段,我们要进入主题了,一次过解答清楚,今天的《中俄边境协定》为何以不平等条约为基础,我们为何要放弃。

首先,看看下图中的两个人:

左边的是民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右边是苏联的缔造者、苏共的创建者以及建国元勋列宁,看到这里,网友们肯定会问:无风,你怎么将这两个人搞在一起了呢?

上面那张照片,是1924年的北京,5月31日,新生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苏联)与北京政府了签订了一份叫做《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正是这一份《大纲》确立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里面的第三条是这样写着的:

从字面上,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国政府(时为著名的“贿选总统”曹锟主政)与新生的苏联解决原清朝与原沙俄帝国的一切悬案的前提是“1919年与1920年苏联政府《宣言》之精神”,然后方可“另订新约”。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列宁两次《对华宣言》:

1、第一次:1919年的7月25日,当时领导苏联过渡政府苏俄政权的列宁发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苏维埃政府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交还给中国人民以后,立即建议中国政府就废除1896年条约、1901年北京协议及1907年至1916年与日本签订的一切协定进行谈判”——注意,我们看到了,列宁所指的是1986年后的,也就是说在此之前被沙俄帝国侵吞的外东北、外西北以及伊犁和唐努乌梁海等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失地不包括在内。

其所应许“取消“的不过是以1896年6月3日有关俄日争夺中国东北利益的《中俄密约》、1901年9月7日“八国联军”政府迫使清廷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及后来沙俄与日本帝国密谋的三次《对华密约》这些以租界与治外法权和经济掠夺权等特权为主的不平等条约而已。

2、但由于当时受日、美、英、法等控制的中国政府不甚至理会,列宁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表了第二次对华《宣言》。1920年9月27日,列宁再次代表苏俄政府发表二次对华宣言,通称《加拉罕第二次规划宣言》有一点,这样写道:“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定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俄政府和俄国资本家阶级从中国夺得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归还中国。”

根据语义判断,二次《宣言》基本上可以肯定当时列宁的意思应该是包含了自清中、末叶以来沙俄帝国侵吞了我们的所有领土在内,然而……残酷的事实却证明了这其实只是我们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在1924年中苏《大纲协定》中的苏联声明里,我们看到了第3与第4条分别是这样写着的——第三条:“两缔约国政府本着平等、相互、公平之原则,暨1919年与1920两年苏联政府各宣言之精神,重订条约、协约、协定等项。”第四条:“苏联政府根据其政策及1919与1920年两年宣言,声明前俄帝国政府与第三者所订立之一切条约,协定等项,有碍中国主权及利益者,概为无效。”

这里面的关键就是苏联重提了1919年的第一次《对华宣言》,但却加上了一句“声明前俄帝国政府与第三者所订立之一切条约…….概为无效“——不难看出,这里的“1920年“的性质与原二次《宣言》对比,已经发生了改变,它不再重提取消”一切条约“,而是换成了”前俄帝国与第三者所订立之一切条约“,这里面的“第三者”很明显指的就是觊觎我国东北的日本帝国了,而“条约”则是指”日俄战争“结束后,所产生的4条《日俄密约》:①1907年3月30日签订的重新瓜分在中国东北、外蒙及朝鲜势力范围的《第一次日俄协定及密约》。②1910年7月4日,日俄确认第一次密约之各自在华特权的《第二次协定及密约》。③1912年7月8日俄日的《第三次密约》、④1916年7月3 日俄日签订的《第三次协定及第四次密约》。

这种行为,无异于“施舍”。

没错,我说得很明白,这就是以列宁为代表的新生苏埃政权给我们的”施舍“,因为我们当时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取缔一切不平等条约,哪怕一条都不行,就连人家两个外国在你自己的领土上打仗,而产生并强加给我们的条约,你都得其中一方来帮你取消,你说你有什么叫板谈判的资格了?

所以 ,即使历史上没有留下当时主事的曹锟为何同意了签署此项条约,但我觉得我们都完全没有疑问,北洋政府的“御外”政策,无非还是坚持了李鸿章留下的“以夷制夷”那一套,像这份《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就是典型的“以夷制夷”,借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抵御日本的狼心野心,同时借以削弱英、法、美等——除此以外,你就再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了,而且若不是新生的苏联在国际上没有人承认,正急着找人“抱团取暧”,这些条件能不能实现还难说了。

就是这么残酷—— 一个任!人!宰!割与摆!布!的旧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大纲》里的第五条:

在第5条里,苏联承认了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不像前沙俄般野蛮狂妄,但同时,北京政府也在协定中承认了苏联在外蒙古的驻军权。其实早在1年前,有个人比北洋政府还更早承认了苏联的侵略行径——1922年的下半年,苏俄政府派出红军以追剿“白匪军“为名再度攻入外蒙古,歼灭了民族英雄徐树铮1919年收复外蒙后所留下的军队,并强迫库伦当局与之签订了一份《苏蒙修好条约》,对此条约,1923年的上海,一份报纸上的一份《宣言》震惊了世界:

1923年1月16日,革命领袖孙中山与时苏联副外长越飞(Adolf A.Joffe)签订《孙文与越飞联合宣言》,其中孙中山声明的第4条写道:“越飞宣称俄国现政府决无亦从无在外蒙实施帝国主义之政策,或使其与中国分立。孙博士因此以为俄国军队不必立时从外蒙撤退“。

一年后的北京是否受了《孙越宣言》的影响或掣制,我们无从得知,但有没有受影响其实都一样,因为:根本没有能力改变。也因此,南、北先后默认了苏联第二次侵略了我们的外蒙古,这也可以说是使外蒙古第一次也是从此以后就开始真正踏上“脱离“中华民族大家庭怀抱的不归之路的发端。从此以后,苏联的这个合法性得到打后的所有代表政权(包括后来的蒋介石政权)所追认或默认。

所以,1924年11月24日,外蒙古在苏联的支持下宣布独立,无论是孙中山还是北洋政府当时都只得打掉牙齿往里吞,哪怕你被卖得是如此彻底!

列宁为什么要这样做?参考苏联史料,其目的就是想利用外蒙古来阻挡日本(客观承认,外蒙古对苏联阻挡日本的确起到了巨大作用,而我们失去了外蒙古却变得对苏联无险可守),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我们当时(1924年)马上亲近了苏联,并且有能力守得住外蒙古,我认为苏联应该会给中国派兵进驻(志愿军就是能打赢美国,所以苏联就全力支持)。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主权是有可能保得住的,抗日战争结束后蒋经国与宋子文赴莫斯科与斯大林索回外蒙古,斯大林就直截了当地说道:“倘使你本国有力量,自己可以打日本,我自然不会提出要求;今天,你没有这个力量,还要讲这些话,就等于是废话!
耻辱啊!!!!
但是:我们能改变得了吗?不能........
(注:蒋介石为了换取苏联不在东北保护共产党而出卖外蒙古的做法,不值得谅解,不能等同论)


第七条:

不难看出,这一原则就是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今天的俄罗斯联邦在2005年敲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的定案。因为当年的北洋政府没有能和苏联划定最后边界,蒋介石的民国政府也没有,都没有新的条约代替,所以这个第7条的原则就一直沿用了下去,新中国也只这样做了:

1、1949年9月的《共同纲领》则宣布:“对于国民党政府与外国政府所订立的各项条约和协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应加以审查,按其内容,分别予以承认,或废除、或修改、或重订。”——跟1924年《大纲》第7条的原则基本一致。

2、1964年,中苏第一次谈判中,我国政府明确说道:“中国不要求归还根据不平等条约割占去的所有土地;尽管历史条约是不平等的,但是中方还是愿意本着“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方针,以条约为基础,对现有边界线进行合理调整“。

到了“后毛泽东时代”,中苏/俄两国的边界划定开始正式启动: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在与戈尔巴乔夫商谈边界划定事宜时也明确宣布:“后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尽管如此,鉴于清代被沙俄侵占的150多万平方公里是通过条约规定的,同时考虑到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我们仍然愿意以这些条约为基础,合理解决边界问题。”

假如我们以2005年为终点,以1649年沙俄帝国第一次侵略我们的“雅克萨之战“为起点,则至今已有356年。以1924年《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为起点,至今则有81年。不论哪一个为起点,我都想请教一句:
我们有能力收复失地了吗?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1924年的北京的那个夏天那个大院里的那张纸就是唯一解决办法。


有些人可能会骂:那我们一直不承认、不放弃就不行吗?
可以,但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
你想一直悬而不决,好似不错,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事实上,除了1964年那次是我们先提出的(当时中苏交恶,面对苏联咄咄逼人的气势,毛泽东与周恩来等人考虑全局,决定还是赶紧先把疆域问题解决了才好)的外,后来的所有中苏边界谈判都是由苏/俄方面提出的——勃列日涅夫和戈尔巴乔夫找了小平同志,叶利钦找了江泽民主席,普京找了胡锦涛主席。
领土问题悬而不决总不是办法,300万平方虽然很大很大很大,但那里却早已物是人非:

那里的人们早就不再是黄皮肤的了,而是白色的,那里再没人说中文了。
我们当年的唐努乌梁海,你可知道它分出了两个国家?


人家“建国“(虽然是苏俄主导的)的时间比你还长,而且那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汉人,我不是说要有”汉胡之别“,但客观承认清末时对唐努乌梁海这样的地方的管制跟今天的民族大融合真不是一回事,唐努乌梁海跟外蒙古都不亲近(所以他才会独立于外蒙古之外),那他跟”中央王朝“自然更加离心离德,莫说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新中国。
还有,1991年前苏联解体时,曾经作为联邦创始国之一的“远东共和国“,其实就是我们原来的外东北:

那么,15年前“独立“时他说过要回归我们了吗?
完全没有,别说他是受苏联控制的,就是没怎么控制,他回归的可能性也极低,因为那里原本就是荒芜人烟的地方(外西北更加荒芜),而且汉人华人早被沙俄帝国给迁走了或杀光了,那里早就已没有了“中国气息“。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你得承认。


不要空喊什么“二战后国际公识否定了所有不平等条约了“!说话可以很漂亮。但事实是,没有任何一个帝国主义在战后会心甘情愿地与不平等的一方一笔勾消掉所有的不平等待遇。反而刚刚好相反,能赖的继续赖,比如曾经不可一世的日不落大英帝国,如果它不赖,那哪来的”英联邦“吗?


四、没得选择的选择——与昔日的死敌为友

世事难料,曾经给我们最大伤害的昔日死敌,忽然摇身一变就成了你的盟友——抗战初期的广州,宋美龄发表动情的抗战演讲,她说道:“全世界只有苏联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朋友”。

她的就是史实,直到太平洋战争前,全世界有哪个国家帮助过我们抵抗日本鬼子?
不仅不帮,还伙同戕害!

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说过:“1937年,运往日本的战略物资,54.4%是美国向日本出口的,我现在要回国参加抗战去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日本炸弹炸死,请你们(美国人)不要忘记,我身体的54.4%是被你们美国炸死的!”(如果没有太平洋战争,美国会不会帮我们打日本鬼子,用脚趾头都想到,事实上你随手翻翻日本史,就知道日本帝国正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而且战后马上就恢复了与日本的同盟关系)。
若论讨厌沙俄,人类史上恐怕没有任何人比蒋介石更讨厌(观其日志、口吻,几乎从不称苏联为苏联,而是一直称“苏俄”),他都没有办法选择而被迫接受,直到新中国成立,毛泽东虽然很不喜欢斯大林及后来爆发了中苏交恶,但毕竟苏联在冷战中面对西方阵营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其所援建的156个项目,成为新中国一切现代化的根本基础,双方互相看不顺眼半个世纪,但总是斗而不破,到了现在的“新型大国关系“,中俄走得更近了。”存在即合理“,两个核大国作邻居,没有人会愿意拿整个民族的安全与人民址来做赌注的,还是得相安无事好。
一句话:共产党与新中国已尽力了。


最后,历史地看,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疆域是亘古不变的,哪怕是我们历史上的强汉盛唐——汉祚400余年、唐祚近300年,领土一直在变,从无比巨大到不断萎缩减小,看看1945年打败日本鬼子时的国土状况:

再看看1949年共产党建立新中国以后,领土的变化:

我勾勒出共产党与新中国收回的那点领土,可能会有人马上嗤之以鼻,正如《中国领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都是骗小孩的》中的一句:”你丢了300多万领土,收回100多平方公里你好意思吗“?
这句话听说是2005《中俄边界协定》签订后的一句专家的,他大意是说”以前的旧中国只能丢领土,而我们新中国却可以收回”。
这句话就这么听貌似是很”无耻“,但这不是事实吗?那些领土的确不是共产党丢的。而且要说耻辱,也不只是一个党一个政府的耻辱,而是全体中国人与中华民族的耻辱,很简单:因为我们曾经无比的落后。
罢也罢也,要不回来的就让它去吧,但现在,属于我们的则.........

你,现在还嫌弃这960万平方公里吗?
洗完地了,开始骂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