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港独是怎样炼成的

林荣基

 

初入书行到台湾出差,当时那边已解严,许多政党相继出现,目时香港的情况,有些像台湾当年。那时冒起最快的,算是民进党。我对台湾不太了解,后来接触多了,酬酢闲谈间,才稍为留意起来。一次在北投晚饭泡温泉,跟当地同行谈起,我见台大(公馆)书店卖大陆书,重庆南路的小摊贩亦摆通街。大陆书有市场吗?我问,有些怀疑。那时台湾还富裕。先不说残体字,大陆书纸质粗糙、钉装印刷跟台版差一大截,同一种书,大陆版天气潮湿会生蠧虫,稍为晓得的香港人多不会买,更不要说较香港富裕的台湾人。两个台商先后没到水里去,一个冒出头来,带着闽南口音,笑了笑,那要由市场决定了,而且台湾(1987年)解严之前,经已半公开卖,说完又没到水里去。我看着屋顶纵横交错的木桁,接榫严密,日本人办事一丝不苟的作风表露无遗。那时我才知道,就像葡萄牙人以前偷偷登陆当地的红毛城,三通未实行,大陆书原来早已悄悄上岸。

没几年台湾大选,目睹一个国民党书商,居然投票给民进党。国民党一向对台农不薄,那书商老家在新竹,有些田地,搞新竹科技园花费大笔赔偿征用土地,他用钱在市区买了好些房产,用来收租帮补出版。他是小店,但名气大,专出台湾研究,属于地道冷门书,好书不好卖,不要说赚不多,大部份更亏本。然而他不计较。也许他太爱台湾了,为了出一本台湾古地图,多次来港搜集。我见过他高价购买一页旧地图—的的确确是一页,不是一张。那是一本外文绝版书,栽下来的细32开纸。我问几多钱?二千五。吓一跳,那等于现在港币一万多。我仔细看,不晓得有多重要。我不过是一般书商。后来转营书店,那边还保持联络,年中出差聚旧,每每说到台湾时,多主张独立。那时香港离97尚有几年,大陆外交处处打压台湾,我像多数港人无法感受,只觉得要求独立,有些费解,也不大认同,台湾毕竟是中国地方,分离总是不好的。我提出异议,他们就简单举出例子,美国不就是脱离英国独立吗?我自然无可辩驳,不知道自己局限在哪里。

此后我开始关注台湾,而大陆改革开放,政制没有多大转变,89年六四后前景更不容乐观,加上转做书店,看书比以前多。我还记得86年入职中华书局,在仓底发现一本75年初版,黑皮精装《万历十五年》,喜出望外之余,一口气读几遍。我早闻此书,但一直无缘涉猎。我想知道的,不但是黄仁宇用别开生面的小说手法写中国历史,我想更多了解的,是从这书究竟可以窥探出中国多少未来。

《万历十五年》即明末1587年。为甚么谈中国历史,只到明朝而不及清朝呢?黄仁宇的见解是,因为中国历史到明朝还是个封闭系统,清朝才跟世界接轨,所以论述中国历史只宜到明朝。而到了清朝,中国才正式进入世界历史范畴,因此审视中国未来,必须站在世界大历史角度看。仅仅一部《万历十五年》,当然无法一窥堂奥。从他后来的论著中,大约可归纳为几方面。一个是阐明了欧洲法治社会,缘于十五六世纪地中海贸易,通过商业合约法制定,从民主到人权法确立,最后奠定法治社会基础。黄仁宇从这点推论出,中国亦会同样走向。他提出现代中国先要把握数目字管理。甚么叫数目字管理?说白了即是商业管理,黄仁宇当时已看出中国必将开放,而商业现代化必须运用数目字,小至个体生产订单,大至金融贸易股票线性图都是。

现在回头看二三十年发展,中国看起来确像现代国家,黄仁宇似乎说对了。但有两点没有提,一个是谁在管理,另一个是大陆仍是一党专政。这两点其实是二如一。如果是法治社会,实行选举投票,出现政党轮替,就会是国家管理,而不会是一党独大、党国不分。何惜黄仁宇写完《黄河青山》已然去世,大历史留下这两点没有解决。

我就像许多关心中国的人,试图从故纸堆中寻找答案。这当然白费气力。当你读完整套资治通鉴又如何?司马光不过是写给帝王看,那怕让你读完廿五史,又未必可靠,中国的所谓正史,通统是官修,从来都是胜利者之言。孟子早已看出端倪︰尽信书不如无书。

这些年我一直留意现代学者这方面的探求,直到几年前发现李劼的《中国文化冷风景》,读了大半年,反复思考,才恍然大悟。如果说黄仁宇的大历史还有不足之处,那应该是欠缺了从文化层面上论述中国。正因为这点欠缺,致使他的探讨不够深入。

我想,《中国文化冷风景》最重要的,不仅是指出何谓中国传统文化﹔每当我们谈到中国文化,往往以儒家为代表,实际上中国文化何止孔孟荀,春秋战国时的老子庄子呢?这些文化思想被历朝历代排挤,结果失去应有的代表性,甚至后来被扭曲,加上农业经济,人人只能低头看着眼前一畒三分地,思维习惯了形而下,原本形而上的哲学思想,被改造成像儒家那种君臣父子,自上而下统治的实用学,于是老子变成黄大仙,印度佛教本来形而上,结果衍生了小乘佛教的自求多福,更不要说司马迁把老子跟韩非子刻意混淆,变成帝王的谋略术﹔兼且作者对诸子百家几乎无不精通,像剥笋般层层细述各家学说及其区别,让人见识到中国文化的真正底蕴。

当然还不止于此。李劼最利害的地方,倘若肯花时间细读,让你不辨自明,大陆为何仍是一党专政,实源于中国的所谓传统文化。惟上智与下愚不移、有教无类,单单这二句就叫你俯首称臣﹔等级不可以逾越,所有人都能教育成奴才与顺民。可笑的是,还有大学标榜这种思想,在一个多元化自由的香港社会,仍然是这样。大陆更不必提了。何况批判儒家也不始于今,五四时就想打倒孔家店,结果成不了气候,不了了之。犹如一群有汗出,冇粮出的地盆散工,去追讨欠薪,公司找对了,却找错老板,当然追讨不成。人人以为孔家店是孔夫子开的。原来大谬不然。李劼指出孔家店贩卖的货色,出于周公建制,禁固中国人的思想,早在周朝就实行,孔夫子不过是打工,推销员罢了。实行建制统一,顺理成章要思想划一,最后就是不得有异见。中国人的思维,被规限在一套模式下︰思想自由抵触了统一,你赞成统一就要放弃自由思想。

明白了这种互为因果,我开始理解台湾人为甚么倾向独立。

这几年香港有所谓大中华胶,试图用和平理性去改变中国,我想无异于缘木求鱼。一个靠暴力夺取的政权,怎么可能会和平理性呢?他们只会担心同样被暴力推翻。正如历代王朝,只可以用专政维持统治。倘若出现治安不靖,经济不振,贪官太多,确实管治不了,民怨沸腾,至多也不过像历代王朝,提倡一下修身齐家﹔明知儒家治不了国,用来安抚顺民也好。我认同李劼的观点,要改变中国,非得从文化着手不可。否则,那怕有一天大陆政权被推翻,新上台的依旧专政、同样暴力。

当然从文化上改变中国,谈何容易,非得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努力不行﹔既然目前改变不了,大陆处处黑手管治香港(国民教育、政改难产、金钟事件、铜锣湾书店事件、选举确认书),违反了承诺,破坏一国两制,香港人像台湾那样,开始寻求和平自决,也就理所当然了。也许有人会说,香港根本不能跟台湾比,人家除了地缘因素,隔开台湾海峡,又是个政治经济、国防外交实体,香港这些都缺乏。这无疑是事实。我只能够对争取和平自决的朋友们,特别年青人说︰信先于望,望先于爱。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