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炎黄春秋》伪刊爆抄袭丑闻

 

近日,《炎黄春秋》杂志社接到民国名人李公朴之女张国男的电话,她看到了伪刊第8期,说《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那篇文章,是剽窃自2012年第8期《炎黄春秋》王健(她丈夫)的文章。王建,民盟中央常委,40年代任李公朴助手,建国前夕任沈钧儒秘书。张国男气愤地说,抄袭者全文照搬王建的文章,只是删掉了少许段落,字句稍作变动而已。连文章配图的照片也是王健拍的,这张图只在炎黄一家刊登过,现剽窃者却不敢署拍摄者名字。王老再过几个月就满100岁了,家人担心他生气,都没敢告诉他,但是表示一定要起诉。

伪刊才出第一期(号称第8期),就连连闹出大丑闻。同一期封面上推介的最重要的三篇文章,居然为同一作者分署三个名字的剽窃之作:孟昭庚《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耕晨《李德生的崛起前后》,孟半戎《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其中第一篇《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很多内容来自《张耀祠回忆录: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及《韶山档案》;第二篇《李德生的崛起前后》基本抄自李德生的自传和传记;第三篇《原来"章罗"是这样"联盟"的》如上所述,完全是从2012年第8期《炎黄春秋》王健的文章照搬而来。据搜索,这个大胆文贼退休前是江苏盐城某监狱一狱警,该三篇东拼西凑的剽窃之作,居然被伪炎黄隆重推上了封面头条、第三条、第五条这三个实际上旧刊最重要的位置,还三篇全用反白标粗隆重推出。这实在是报刊界无法想象的特大丑闻。

另据读者举报,伪刊选用的刘泳晔《江青为何选择自杀》一文,则全文剽窃自叶永烈图书《“四人帮”兴亡》,文字全部一模一样。网上查询作者“刘泳晔”,可以发现有一些不入流的小文章,生活地是广西,百度搜索有多条结果称其为“广西文贼”。该读者还随手搜了一下这期伪刊其他作者的名字,发现大多为三线城市(县)的乡土作家,作品尺度从伟人轶事,到烹调知识,散布在各地晚报、小报,诸如《西藏法制报》、《阿坝日报》及不明身份的《黄河黄土黄种人》上。

前炎黄杂志执行主编洪振快评说,伪刊封面头条《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在此且不说抄袭之事)从第一页起,就出现诸多史实差错。从老刊的选稿标准来看,此文完全不具备发表的水准和价值,更不用说选为封面头条和该期第一篇文章了,理由至少包括:第一,该文内容早在过去20年中辗转流传,没有任何新东西;第二,此文作者写毛泽东的文章连《毛泽东年谱》都没有去核对,显然并非史学研究专业人员,并且文章内容出现诸多细节差错,写法更是文学化,添油加醋,可见其没有史学研究意识和思维;第三,该文主旨不是探求历史真相,而只是编凑遗闻佚事,完全不符合《炎》的采稿标准;第四,该文作者史识低下,竟然作出这样的结论:“人们读着这封信,惊叹毛泽东的超前的预见——林彪果真以政变相抗,以政变告终。人们说,毛泽东将林彪的五脏六腑都看透了。”这种吹捧完全是背弃《炎》坚持的实事求是精神和不虚美、不溢恶的评价历史人物标准的。基于如上理由,该文若在老刊,编辑部讨论是不可能通过的。但伪刊居然将之作为全刊第一篇重点文章并加封面头条推荐,可见伪刊编辑人员缺乏基本的学识素养,对一篇关系史实的文章是否有价值全无判断力,甚至不知道如何核对文章是否存在史实差错(比如最简单的核对《毛泽东年谱》),其编辑能力之低下着实让人错愕。

老刊有“亲历记”栏目,这是一个重点栏目,要求是采用重要历史事件当事人自己写的或口述的亲身经历。由于历史档案不开放,重要历史事件当事人自己的回忆就成为了解历史真相的重要途径。“亲历栏目曾经刊登过大量重磅文章,对了解历史真相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伪刊完全不了解其价值,竟然安排两篇并非亲历者所写的毫无新意的烂文(《〈渡江侦察记〉背后的真实故事》,《解放初期北京封闭妓院前后》)作为"亲历记",这完全是东施效颦,让人笑掉大牙。

老刊编辑部对每期组稿的要求是言论稿占20%左右,史实稿占80%光景。每期要求有一到两篇重磅言论稿,作为当期的灵魂,作者通常是德高望重或学术水平公认的大家,言论的思想高度要达到一流水准,这样的文章一般要选择作为封面前三条向读者重点推荐。然而,伪刊完全不理解这样的思维,该期没有一篇可作为言论的稿子,封面上也没有重要的言论稿,这使得伪刊如同被抽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总而言之,伪刊编辑人员虽然着意模仿老刊,但对《炎》作为一代名刊的内在精神和标准完全没有领会。一代名刊已沦落为一本由赚稿费的文抄公编写的《革命历史故事会》。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