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国两制最痛:二次分配未解决

刘澜昌

 

新一任特首竞选不久将进行,有意问鼎者已经跃跃欲试,诸如“双曾”、林郑月娥,据说还有梁锦松,自然梁振英会寻求连任。欲问鼎新特首,当然都会自视为治港英才。但是,谁能说清当下香港问题的症结呢?

港独,无疑是当下香港政局的一个焦点,不但是立法会选举的一个主要议题,而且选举结束后还将继续抗争,司法复核的司法复核,街头抗议的街头抗议,梁天琦还说要“革命”,港独进入校园。而新一届立法会格局也不会大变,以拉布等手法瘫痪议事会继续是家常便饭。有人说,回归以来的政局混乱,是因为“四大缺失”:舆论、法律、教育、青年。

这是政治层面的观察,也是符合实际的。但是,笔者也看到一组数据:2015/16学年,教育局用于内地交流计划为大中小学生花了8000多万元,让6万多名学生接触内地;另外,内地和民间亦为此花费大量资源。但是,结果如何?中大近日的民调指,只有不足七成受访者支持香港“维持一国两制”,15至24岁组别更有近四成支持港独。那么,新特首未来还是否这般投放资源?

很长时间,笔者受邓小平“发展是硬道理”的深刻影响,以为香港的政治问题归根结柢是经济问题。笔者曾服务的亚视,回归前新入职的记者月薪1万元,20年后,亚视停止播出时新入职记者还是拿这份粮,完全没有改变。自然,亚视不一定是有普遍意义的例子。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旺角暴动的年轻人不会是有楼有车的半山贵族。事实是,回归近20年,罗湖桥那边的生活水准不断上台阶,而香港人普遍并没有强烈感到回归祖国给他们带来显着的切身利益上的变化。中共闹革命,给农民分得土地,于是农民支援解放军打败蒋介石;邓小平改革开放,使中国经济发展成为世界第二,人民就拥护邓小平的路线,极左派想走回头路绝对不可能。香港回归的“四大缺失”,其实归根结柢都可以从经济发展未如意找到根源。当下的青年人若然不“望楼兴叹”,又怎会积蓄愤懑,并派生“本土”、“自决”以至港独的思潮。因此,笔者的结论是,香港回归不能给港人增加切身利益,空喊再多口号也不能使他们增加对国家的认同感。

不过,不久前在编着《十三五与香港》一书时,广州暨南大学港澳所封小云教授说:你错了。问题根源不在经济发展,而在于二次分配。她推荐读法国皮凯蒂的新着《21世纪资本论》。读完,笔者知道错了,明白香港的当下解决二次分配的问题,比着力发展经济更为重要。港府对发展经济其实做不了什么,但是二次分配就不能不做。香港回归近20年来的问题固然经济发展不如意是一个层面的症结;而更深入层面的症结,应该追到“二次分配未解决”之上。这是一国两制之最痛。

笔者相信,新特首不读《21世纪资本论》就不要尝试管治香港。未来不论谁当特首,即使是泛民人士,也都要用《21世纪资本论》这个敲门砖,去碰“二次分配”这堵墙。

《21世纪资本论》愈来愈引起全球的注意,有人认为这是21世纪最伟大的政治经济学巨着,在很多方面超过马克思的《资本论》。笔者认为,首先在实证方面超过马克思。马克思的《资本论》更多的是逻辑推理,而皮凯蒂收集了全球18世纪以来的资本变化,着重介绍了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的案例,主要分析了21世纪全球范围内国民收入在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分配情况。在这基础上,作者得出结论:一、资本收益率远远高于劳动工资收入;二、资本收益率显着高于经济增长率是一切不平等的根源,他说,金融危机之后,欧美经济的低迷反而使得前1%的高收入群体拥有了更大的国民财富就是证明;三、他没有如马克思提出以革命解决各国包括中国在内的财富不等的矛盾,而是对政府的调节抱有高期望,甚至提出实施全球累进资本税的政策建议。

经济纵发展 贫富差距更扩大

事实上,香港也未能逃过《21世纪资本论》的解剖刀。回归近20年,香港的经济没有显着的发展,香港多数人的财富没有显着增长,但是香港半山的一群的财富则是以几何级数增长。这些数字,随便翻公司年报可以看到。有人说,不少AO(政务主任)也是财富急速增长的一群,因为他们较易得到贷款,也较早知道政府的政策,因此及时入货。这也印证了资本收益远远大于劳动收入并造成贫富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日益扩大的结论。显然,香港的经济再高速发展,也不会缩小贫富差距而是更扩大贫富差距。问题是,我们不断听到政府官员反反复复重复的一种论调,就是说人家欧洲的国家搞福利主义、养懒人,导致政府财政入不敷出,甚至崩溃。但是,他们有没有试图从正面去思考一下,人家整个福利政策是如何发展过来的、为何还要继续实施,而且认为面对财富分配不平等继续扩大的时候还是要发挥政府二次分配的调节功能呢?

以为提供安全网就够 未与时并进

香港是发达地区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城市,坚尼系数长期以来都超过0.5,高于0.4警戒线。解决矛盾,当然不能搞革命,也不能搞内地的社会主义。那怎么办?无可否认,政府有为最低收入群体提供生活安全网;但是,可怕的是,政府官员的主流观念以为这就够了,而不是与时俱进的思考採取更加积极有效的措施缓和贫富矛盾。李嘉诚表示可以抽多一至两个百分点利得税,使穷人受惠。政府发言人第一反应则指,简单税制和低税率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还有,林郑月娥对于全民退保的守旧立场,伤了太多中产的心。她若做特首,会在这上面撞板。须知,得中产得香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