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不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度,如何探索“更好社会制度”

闵良臣

 

还在一个多月前,习近平在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的讲话中,第一次提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

这是一个完整的句子,有主语谓语,不像过去说的“和而不同”,句子往往都不完整。不过,与其说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不如说是这“信心”只来自习近平个人。因为现在真正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只有习近平。只要有他站或坐在那儿,没有任何人敢于说自己代表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而自1949年以来,大半个世纪,往往都是一个人就代表了“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先是毛泽东,后是邓小平,紧接着就是一届又一届他们“指认”的“国家领导人”。

这既是“事实”,也是很可怕的。代表中国共产党不说,一张口还要代表全体中国人民,这不是实事求是的表现,特别是对像我们这种制度的国家而言。尽管西方民主国家包括台湾地区不是100%的国民都参加投票,而最终被选上的国家或地区领导人,也并非得到所有投票者的支持,但我们不能不承认:人家毕竟是选出来的。这一点,中国大陆至今尚未做到。

当然,也不必过于纠缠这方面,关键是你的那个“信心”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三个“自信”?恐怕没有几个人相信。否则也不会有“老不信”一说。既然连自己的“舆论阵地”都承认“中国人民”都已经成了“老不信”,还何来“自信”?又如何把自己的“自信”以及所谓“信心”强加给“老不信”的“中国人民”呢?

要为人类提供探索“更好社会制度”的“中国方案”,想法当然好,口气也很大。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像在农村“搞试验田”,或者像邓小平当年搞“特区”,你可以选一块地方——没必要,甚至可以说,不应该把十几亿人都拿来“探索”,都拿来“做试验”。因为除了港澳台,从几亿到十几亿的中国人已经被“试验”几十年了:可以想象,当年毛泽东未必不是抱着“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来搞他的“试验”的。然而结果我们都看到了,几亿国民被试验得苦不堪言不说,若是再借用上世纪美国哲学教授悉尼•胡克的话说,在毛泽东时代,事实上,把中国大陆民众都是当作“豚鼠”来试验,结果,几千万生命硬是在被堂而皇之的“试验”中消失了。这让中国民众“祖宗八代”都不会忘记,甚至世世代代都要耿耿于怀。要让他们彻底忘记那些惨痛的历史,除非改变他们的DNA!因为就像悉尼胡克在他的著作中所言:人毕竟不是“豚鼠”。

毛的“试验”一页翻过后,中国人终于迎来了几年短暂的正常岁月。然而好景不长,很快,这个国家又进入了新一轮所谓“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这就是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且截至本人在键盘上敲这则文字,也已经又试验少说也有三十余年了,是好是坏,中国人民感受最深。别的不说,是更加公平正义了,还是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了?是更加民主自由了,还是更加专制独裁了?是更加舒服幸福了,还是更加恐惧恐怖了?是官员变公仆了,还是人民成奴隶了……

且不说像我们这样一种制度的国家,有没有资格和能力为人类探索“更好社会制度”,只想说,为什么不能让中国大陆十几亿民众先享受一下西方发达国家已经为人类探索创造出来而又被公认为前所未有的高度文明包括政治文明呢?难道什么人还嫌千千万万炎黄子孙活得不够累吗?还嫌他们吃的苦不够多吗?还嫌他们的生活经历不够惨吗?

天大只由天。你想探索,谁也无法反对。问题是我们能不能让中国民众包括中国共产党人在一边享受西方创造的先进社会制度即政治文明(前面说了,已经被公认)的基础上,再去探索“更好社会制度”?退一步,就算中国共产党人“敢为天下先”,而又“乐于吃苦奉献”,即不肯享受人类已创造出的政治文明,也完全可以用纯粹的共产党人做“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者乃至“试验品”嘛。“中国共产党人”已接近九千万,相当于这个世界上几个十几个小国家。中国共产党完全可以把这些称作“先锋队分子”的人或集中在一个区域,或分为几个区域,进行你们要搞的那种探索和试验,没必要动不动就拉上十几亿民众“作陪”“垫背”。如果你们真的成功了,再扩大到党外民众中也不迟;如果不成功,损失的最多也就只有做试验的这些“中国共产党人”。这一点,还真得学一学邓小平。他当年虽然大约也是像现在的什么人一样抱着“探索”、抱着为这个国家提供“更好社会制度”的“邓氏方案”,可他毕竟就只在深圳搞特区,后来感觉“成功”了,才有所扩展——就是到了现在,也还没有扩展到整个中国啊。既如此,即使现在习近平比当年邓小平志向更高远,并从邓小平的为中国上升至要“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也还是不应该把“中国人民”都“砸上”,万一失败,“本钱”没了不说,不管你是什么人,赔得起吗?

再来说说“更好社会制度”。

我担心,探索也好,方案也罢,关键是必须先弄清已有的先进社会制度。如果一个人连人类现有的先进制度都没弄清,就在那儿说要探索“更好”的,与痴人说梦有何区别?

有句成语典故,叫空中楼阁。如果连楼的底层都还没影子,除了玩魔术,那“楼阁”又从哪儿建起呢?其实,即使西方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包括美国,也同样有人天天在那儿试图探索“更好社会制度”,比如西方有些激进人士(在西方倒是称作“左派”)不满足现有的社会制度,要探索“更好的民主”就是例证。所不同的是,那些人是生活在已经实行了民主自由的社会中搞更好的民主探索,而“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又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中搞“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呢?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很难理解习近平说的“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就像一个人自己连温饱都尚未实现,却在那儿大言不惭地说他完全有信心要为别人探索能过上更美好生活提供他的方案;若是再借用中国“过去版”的说法就是,自己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却动不动就号召被自己统治下的人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没有得到解放,他们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有责任去解救他们。云云云云。

后来发现,这完全是“伟大领袖”头脑发热时的“胡话”,今天再也没有人相信“伟大领袖”的这些“伟大情怀”或“伟大志向”了。

时至今日,在中国大陆,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是“寻衅滋事”;替广大民众维权,或者和平推动国家制度转型,都有可能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在这样一种非民主制度下,谈何探索?谁去探索?“中国共产党人”有没有信心探索我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民”一分子,天天生活在人民之中,据自己所了解的情况,看不出有哪些“中国人民”不是在关心自己的生老病死,而是“完全有信心”要“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

三年多来,海内外大家都在说,舆论管控越来越紧,删帖封网,一刻未停,就连一个国家最顶级知识分子群即七八十名院士,也在乞求政府能不能“网开一面”,让他们通过浏览外网,了解到外国同行们的科学技术发展现状。如此这般,还谈什么“为人类”——能先让自己的国民包括院士们感觉到这个国家真正是民主的是自由的,且生活得很开心,很舒畅,就已经是积大德了。

我不知道那什么人看没看美国当地时间7月28日希拉里的一场竞选演说,据说这是她政治生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次演讲。看着视频,连我这个外国佬都很难不激动:这才像是人的国家!现场那种发自心底的热情,充分展示的自由,在中国大陆你见得到吗。我敢说,只要看过这场希拉里竞选演说,就不难明白美国为什么会那么强大,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如果有谁说这种国家的领导人“完全有信心”要为人类对更好的社会制度进行探索,并争取提供他们的方案,我倒是一点也不怀疑。


2016年8月3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