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政治正确”让欧美华人很受伤

王少喆

 

最近两天,两则关于海外华人的新闻引起了解码哥的注意。一则是旅法华人抗议同胞张朝林被歹徒抢劫、殴打致死,另一则是新华社报道的,美国华人抗议加州提出的“亚裔细分法案”,认为涉嫌对亚裔歧视。

在解码哥看来,这两则新闻,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也指向了海外华人社会现状中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对前一则新闻,旅法资深媒体人郑若麟指出,之所以华人被抢劫屡屡发生,是因为一来,目前在法国,来自于北非的阿拉伯人、黑人移民的犯罪问题比较敏感,认为移民增加引起犯罪率上升属于“政治不正确”,因而媒体对此“三缄其口”;另一方面,华人在政治上影响力较小,不受当地舆论重视,同样的恶性事件,如果是黑人受害就会引起关注,而华人就无人问津。

对于后一则新闻,有专家认为,法案目的是用种族配额的方法,限制亚裔在接受高等教育、公司录取和政府雇佣等层面的机会。这其实也牵涉到了美国社会中的“政治正确”问题。

回顾历史,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美国黑人受到广泛的歧视和差别对待,在面对白人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况。在越战前后的民权运动中,以马丁·路德·金牧师为代表的黑人运动向当局施加了强大压力,在持自由主义观点的白人同志的支持下,民权运动取得了巨大成果,美国政府为保护少数族裔机会均等和族裔平衡,制定了一系列相关法案,而教育资源向少数族裔倾斜也始于此时。黑人等少数族裔的身份,在美国高校录取中成为一个隐形“加分”项目。虽然很多美国白人对此也很不满,但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媒体大多都不敢触碰这一话题。

不过,相比于人数众多的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亚裔仅占美国总人口的5.6%,更重要的是,亚裔往往政治表达少、参政意愿低,这造成了亚裔在选举政治中更加弱势的地位。反映到教育领域,就是在学业上表现更加优秀的亚裔族群,需要忍受比非洲裔、拉美裔和白人更高的“门槛”,才能进入美国名校的大门。这种问题的存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指出,耶鲁大学和布朗大学这两个美国教育重镇,对亚裔申请学生实施事实上的种族配额达20年以上。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华人等亚裔群体因为是美国社会的“后来者”,对于这种有偏向非洲、拉美裔族群之嫌的“政治正确”,普遍采取了隐忍不言的做法,默默承受了这种不公平的竞争。但当所谓的“亚裔细分法案”被提上日程,进一步限制亚裔的合法权利时,亚裔群体开始选择”不再沉默”。

在美国社会中,对于族群平等的讨论一向有着“机会平等”或是“结果平等”的争论。今天主流的意见还是应给与各族群以平等发展的机会,而不是强求发展结果的平等。但高校执行种族配额的做法,却有保障“结果平等”而非“机会平等”之嫌,妨碍了成绩优良的亚裔学生的公平竞争权,引起亚裔的长期不满。

美欧社会不成比例保护少数族裔权益的“政治正确”原则,来自于西方民主制中保护“少数权益”的自由主义思想,也确实体现了社会的一种进步,但在推行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的现象。如新闻中显示的,由于移民犯罪问题敏感,欧洲媒体便不敢对此进行报道和讨论,以致于移民犯罪问题得不到有效遏制;美国高校对非洲裔、拉美裔族群的倾斜符合“政治正确”,被牺牲的亚裔族群利益就得不到有效维护,都是“政治正确”“过界”的表现。

对这种“政治正确”原则过分扩张的反动,在欧美社会也正在发生。如此前德国发生的移民在节日活动上性侵女性,当地媒体却不敢报道的事件,就引起了德国社会的轩然大波和反思;因为移民的快速增加,欧洲一些反移民的右翼极端政党也正在获得力量。而在美国,无视“政治正确”对拉美裔等少数族群大放厥词的特朗普的崛起,也体现出不少美国人对这一原则的不耐。这可以视为欧美社会对相关问题政治态度的一种“回摆”,在经济不振的情况下,未来这一趋势或许还将加强。

另一方面,对于这两则新闻中,在“政治正确”原则下受害的华人群体,目前所能做的事情,恐怕还是增强自身的政治参与意识,积极维护自身政治权利。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欧美权利竞争性的社会中,华人传统的“闷声发大财”的做法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了。近年来,海外华人在当地参政议政、积极发出政治诉求的新闻逐渐增多,我们乐于看到这样的趋势发生,而这,或许才是让上述两则新闻中的现象越来越少的根本解决之道。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