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遒真言实:政治正确,还是出现了偏差?

—— 一个专制国家的升斗小民致自由民主世界的公开信

 

【前言】变化,是自然规律。世上万物,都处于永恒的变化之中。普世价值、宪政民主,开创了地球历史人权至上的文明新纪元,但也始终不断变化,不断给人类带来欣喜。可是,2016年自由民主世界的变化——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事件——却突兀令人震惊:精英们和舆论界一向追求的“政治正确”,是不是出现了偏差?

我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在自己的祖国,不敢妄议政治。我希望这一组小文,在自由的天地里,能长上翅膀,飞进千千万万家庭。——朋友们,我无意打扰您们的生活,只是冒昧地想送上几句忠言:请您们珍惜已有的幸福!

我老了,一辈子活得不像人:长着脑袋不敢随便想,张着嘴巴不敢随便说话(这个世界,98%的人都跟我一样)。人死万事空,个人一无所求,但愿自由民主制度永葆青春,茁壮成长;世人都生活得愉愉快快,子孙后代幸幸福福!

我这一组小文要谈的是:

什么是政治正确?

过去长期宣传的福利制度、种族平等、人民神圣等等方面,哪里出了差池?

 

什么是政治?即社会管理。什么是政治正确?两大原则:一曰道义,二曰发展。

一、谈谈道义

自由民主政治制度,是道义的产物。道义的核心是:在人权、自由前提下的平等,公正。

(一)平等

汉语的意涵是“无差别”。平等的理念,古已有之。古希腊的著名政治家梭伦就说过:“有平等就不会有战争。”佛经倡导“众生平等”,基督圣经宣扬“四海之内皆兄弟”,都主张平等。

在长期不平等的专制制度下,受奴役的奴隶和平民向往平等,自然而然。

17世纪普世价值观诞生,以约翰•洛克(1632-1704)为代表的人类伟大先哲赋予“平等”以新意:明确的反特权反等级。从而成为普世价值观的一根支柱。

什么叫价值?即人类需要。

【题外话:引申一下,马克思武断地下过许多错误的论断,如“劳动创造价值”.空气中的氧气,有价值没有?它是人类创造的吗?】

什么叫价值观?即世人祈求的社会准则——既包括权利也包括义务,既包括道德也包括法制。由于人权、自由、平等、博爱、法治,是全人类的共同需求,故称为“普世价值观”,亦称“普适价值观”。
**
跟“自由”一样,“平等”并不是绝对的,二者相互制约。约翰•洛克既呼吁“人人生而平等”,又坚决主张“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表达的就是这种思想。那么,该怎么理解“普世价值观”语境中“平等”的内涵呢?
概而言之,即:政治上——人格尊严、享有的权利、发展机会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经济上——收入分配、财富占有按贡献大小保持一定的差别。
马大胡子斥之曰:这是剥削!罪恶!
老马错矣!打个比方:爱因斯坦、比尔•盖茨袁隆平们跟脑残者平等分配,合理吗?
(二)公正
为了更清晰的表达,罗尔斯、诺齐克、亚当斯等学者提出了“公正”(正义)的主张。
人与动物的区别究竟是什么?人有复杂的思想,会说话——能表达思想,这是基本的差异;讲道德,才是人类有别于野兽的最大亮点。由此,人性大放光彩。
道德的底线是诚实,核心是博爱——追求社会公正。
什么叫公正?《辞源》的解释是:“不偏私,正直;”对于正直的解释是:“不偏不曲,端正刚直;”,用一个成语可以概括:不偏不倚。说得直白一些,即:兼顾全社会各个方面的利益。
二、谈谈社会发展
万物之灵不仅要考虑社会道义,还必须考虑社会发展。两者缺一不可。
人类不同于动物,还有一大特点:永不满足。
正因为人的永不满足,社会才不断发展;正因为社会不断发展,人类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才不断提高;正因为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欲望不断膨胀,万物之灵决不允许社会停滞,更不允许社会毁灭。
怎样才能保持推进社会良性发展?华山只有一条路:维护竞争机制,不养懒人。
**
自由民主国家,只有坚守上述原则,才称得上:政治基本正确。
这是站在自由民主世界的角度发表议论。现在,地球上还有一部分野蛮血腥的专制国家,公权力还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对于黑暗世界来说,当务之急是政治民主化。
【小结】
本来,实现普世价值观,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确,也是人类追求的基本道义。为之,数十代人千千万万人浴血奋斗,自由民主政体终于落地,民主大潮汹涌澎湃摧枯拉朽,眼看自由民主之花遍地开放,请问,已经享受到阳光照耀雨露滋润的自由民主世界的兄弟姐妹们、朋友们,你们的政治正确究竟是什么?
一言以蔽之:使全人类的民主圣地欣欣向荣,使自由民主制度健康持续发展,永放光芒!使子子孙孙永享幸福!
这是您们义不容辞伟大的历史责任!敬请三思!


遒真言实:政治正确,还是出现了偏差?
——(一)福利是否过度?

根据以上原则,我们审视一下,近些年,自由民主世界是政治正确,还是出现了偏差?——出现了那些偏差?
第一个问题:福利是否过度?
一、建立福利制度,是世界政治的伟大进步
科技和工业革命,自由民主制度,创造了璀璨多彩的空前文明,建立福利制度是一大亮点。
在既往的历史长河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乃普遍现象。马恩的《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现代的工人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增长得还要快。”
两个大胡子只看到了资本主义初期——发展进程中难以避免的黑暗,却没有看到已经发生的巨大变化:福利制度诞生了!——如旭日闪耀万丈光辉,穷人看到了光明,得到了温暖!——这是前所未有的道义进步。
1601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政府颁布了《济贫法》,
1813年,法兰西第一帝国,颁发了最初的保护工伤者条例。1848年二月革命以后,制宪议会把“劳动权和享受社会救济的权利”写进宪法草案,1850年正式通过了“公共救济与预防法”,逐步建立最早的社会保障制度。
恩格斯晚年(马克思去世后),德国俾斯麦政府以国家立法的形式通过了社会保障的两部法律——《疾病保险法》(1883)和《工人赔偿法》(1884),1889年又颁布了《伤残、死亡和养老保险法》。这三部法律被视为世界史上社会保障制度体系建立的标志性文献。
其后,欧美各国先后推出了有关社会保障制度的各种法律。如法国的《工伤保险法》(1898)、《养老保险法》(1910),意大利的工伤保险及老年和残废保险的法案(1898),荷兰的《工伤保险法》(1901)和《疾病保险法》(1913),挪威的《疾病保险法》(1890)、《养老保险法》(1892)和《工伤保险法》(1894),丹麦的《疾病保险法》(1892)、《工伤保险法》(1898)及《失业保险法》(1907),瑞典的《养老和残疾保险法》(1913),《职业损伤保险法》和《年金法》(1916)。
因此,穷人们享受了社会关爱,真正有了做人的尊严。
这一变化,应该说,的的确确:政治正确。
二、福利事业蓬勃发展
福利制度创立以后,1930—1980年代,全世界遍地开花,此后,万紫千红争奇斗艳。
且不说福利最好的西欧和北美,请看一些贫穷国家——
贫穷落后的非洲:大量国家实现了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
喀麦隆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在大学阶段只收取每年50000中非法郎的注册费(约合750元人民币)。
肯尼亚等国还为所有中小学生免费提供营养午餐、免费住宿。
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穷的10个国家之一,但他们早就做到了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连教材都由政府免费提供。学生读大学,食宿都由政府“垫资”。学生大学毕业,工作一年半后开始在10年内还清政府“垫资”(4年约合8000元人民币),如果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国家不向学生索要这笔费用。
埃塞俄比亚还对穷人实行免费医疗,拿着“贫民证”就可以在村镇诊所享受免费医疗。
南非政府规定,所有公立医院无偿为穷人、老人、孤儿、残弱人员提供免费医疗,由卫生部统一结算费用。
埃及对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提供免费医疗,无业人员可到公立医院免费就诊,农村每三四个村庄设有一个医疗中心,农民在医疗中心免费看病。
当年的马列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建立了福利制度
如古巴。
工资水平很低.低工资一个月只有五六美元,高工资也不过二十美元一个月,平均月工资十美元。实行基本生活资料配给制(票证制)。但建立了四大福利:1.住房福利——实行住房分配制度。2.医疗福利——治疗和医药等全部免费;若需住院,连伙食也免费。不分城乡,全民终身公费医疗。3.教育福利——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不仅免缴一切学杂费,连校服也是国家免费发送。4.社会保障制度——其基本内容除医疗保障外,包括事故保险、生育保险、老年养老金、残疾人养老金、亡故者亲属的养老金、抚恤金(还有安置就业)等。古巴的社会保障制度“从襁褓到坟墓”无所不保,对生、老、病、死、残、工伤、妇女生育等实行补助;对无收入和低收入家庭提供经济上的保障。
接受中国大量援助的朝鲜,早就建立了五大福利:1.免费教育——实行公费11年义务教育,所需的学杂费、文具费全部由国家负担。高中毕业之后,大约有50%的高中生可以升入大学。国家给大学生发放助学金。2.免费医疗——实行城乡居民全部免费医疗。3.免费分配住房——城市居民住宅由国家分配,农村住宅由国家统一免费修建、装修。朝鲜不收房费,连电、水、煤气、冬天的暖气都是统一供应。4.实行养老退休制度。5.实行免费分配工作制度——工作上实行铁饭碗制度,没有失业。
**
马列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苏联、东欧,虽然有福利制度,但广大人民的整体生活水平与发达的自由民主国家相比,有云泥之别(众所周知,兹不赘述)。原因有二:1、全面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导致经济发展缓慢,2、高度集权,特权阶层胡作非为。
**
20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地球进入文明新纪元以后,全球福利最差的当属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在毛泽东推行金钱外交大把大把撒银子援助许多外国的同时,占中国总人口百分之八九十的农民一无所有:不仅饥寒交迫,而且没有任何福利。
改革开放,旧貌换新颜,但直至2010年代,中国农民享受的福利仍然是全球最低档次。
遑论政治权利(选举、言论、信仰、结社、游行等自由),单就福利而言,社会主义中国下层民众与自由民主世界相比,恍若隔世!
三、理性考虑:福利是否过度?
回到本文的正题上,继续谈自由民主世界的福利制度问题。
凡事都有限度,好事善举亦然。
(一)看看医疗保障——
法国
法国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每个公民从出生到死亡可以享受400多个名目的福利保险。主要包括:失业救济、疾病保险、工伤保险、养老金制度、住房补助、残疾人补助、多子女补助等.这些项目设立,都自有道理,问题在于:是否过度?
一位中国留学生的网文《法国完善的福利制度的得与失》(铁血网2010.5.)写道:
法国医疗保险的涵盖率非常广,大病小灾当然可以保险,甚至桑拿保健以及配眼镜都能报销。
我有一个法国邻居,年纪大了,可能有点风湿还是什么,以前工作中曾经受过小工伤,这对于老年人都很正常。但是政府和单位每月发给他上千欧元的工伤津贴,每个月都去健身中心或者医院推拿按摩,费用全部由社保中心支付。最夸张的是,他去做按摩推拿的时候,次次都喊救护车带他过去。与中国人害怕去医院相反,在法国的人即使没病也喜欢去医院或者诊所。法国人经常去医院做全身检查,只要有点不对劲就抱一堆保健药回来。听很多法国女性朋友说,她们去医生那里开静脉曲张的袜子,这种袜子价值30欧元左右,对腿部减肥有明显的作用,有了免费医疗保障,法国人连减肥都是不花钱的……
不过,这种太过优良的保障体系也有很大的弊端。首先,医生会胡乱开处方,我见过的每个法国家庭,家里都有难以想象的一大堆药物,在他们眼里,反正药品免费,储备一些没有坏处。医生也乐于开方,反正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们不但不会拒绝给病人开药,而且开的数量巨大,超出实际需要的分量。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法国人很懒惰,因为有了医疗保险,他们只要不想上班直接就去医生那里开病假条。因为病假期间所有工资都是社保中心支付,所以法国人在享受每年一个月的法定带薪假期外,还可以用病假条换来很长时间的带薪假期。直到2009年,法国政府才明文规定,只有自己的主治医生才能有权利开病假条,稍微缓解了一下这种病假荒。
以上滥用医疗保障权利的情况不单单是法国人,因为法国医疗保障制度一视同仁,所以很多居住在法国的外国人以及留学生同样如此。特别是伟大的中国人想出来无数占医疗保障便宜的方法,最常见的是在法国免费拿药,再设法拿回国销售。在巴黎的13区,竟然还有专门给人开药为生的中国大夫。这些滥用情况导致法国医疗保障系统从1998年来就开始巨额亏空,其中2004年就亏空116亿欧元。根据官方统计,到2015年医疗保障系统亏空会达到历史性的210亿欧元。
德国
刘植荣《看看外国的社会福利——穷人连买伟哥都可以报销!》(华声在线2010.12.14):
德国黑森州有位弗先生靠社会救济生活,每月从社会福利局领取350欧元的救济金和112欧元的养老金,社会福利局同时还要为他支付居住面积100平方米的住房的房租。弗先生由于靠服用性刺激药物才能过正常的性生活,政府还必须为他每年支付购买“伟哥”的4900欧元费用。
(二)看看失业救济
2006年10月,法国出版了一本书,名叫《我,职业求职者提尔里•F》,作者用的是笔名,住在法国中部,当时44岁。报载,提尔里开黑色阿尔法•罗米欧豪华跑车,从他位于上流社区的公寓中可以俯瞰网球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提尔里这种豪华生活竟是依靠法国福利制度支撑的。他在18岁以后的26年成人生涯中,只工作了31个月,其余的日子里一直靠吃政府救济生活。在这本书中,提尔里披露了他的“懒虫秘诀”,他对法国的福利制度可谓了如指掌,24年来得以充分利用制度的漏洞,成功地令自己“失业”。比如,他出版书籍时所领的“特别互助救济金”,从理论上讲只提供给那些在过去10年里至少工作过5年的失业者。但提尔里发现,就业培训也被计算为工作时间。而罗阿讷市就业中心经常会安排他去上各种五花八门的培训班,结果,这些培训统统也算为“工作”,让他能顺利拿到救济。他也会按要求去求职,先后接受过简历写作、向雇主发求职信以及如何回答面试问题等各种培训,但每次求职面试时,他都故意和老师建议的反着来,想尽花招令未来雇主失望,砸掉即将到手的饭碗。他解释说:“如果我找到了一份最低工资标准的工作,那么我每个月的收入反而比吃救济时还要少。
**
此类例证,举不胜举。
以上所述,只是两个方面。自由民主世界福利制度的各个方面,或多或少,都存在类似的问题。
**
一个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孜孜以求的文明社会建立起来了,先哲们的初衷本是平等公正,可是,现在一部分人辛勤劳动,另一部分人(非失业者)却坐享其成,甚至培养了投机取巧,甚至不劳动者比劳动者生活还好,难道说,现行的福利制度不过度吗?——政治还正确吗?
2016.8.10
下一篇:懒虫们不劳而获,是对劳动者的剥削


遒真言实:懒虫们不劳而获,是对劳动者的剥削
——政治正确,还是出现了偏差?(二)

上文提到过度的福利培养了懒虫,本文进一步探讨:什么机制,产生了这种现象?
一、再看两件令人震惊的信息
(一)英国大量青年逃避工作
《英国10万青年为领失业救济金装病逃避工作》(环球网2010.8.5):
英国10万多名年轻人用装病逃避工作,只因他们想不劳而获,得到每周91.4英镑(近1000元人民币)的失业救济金,其中2万人甚至领了五年以上。
报道称,这些平均年龄大约在18-24岁的人其实有四分之三是因为装病而申请到这份救济金的。他们捏造的病因无奇不有,其中包含过胖、头痛、消化不良,甚至还有因为身体容易起水泡。
英国就业部长亲自发布了这项惊人的消息。他并没有设法掩盖事实,因为这项可笑的救济福利措施是由前任工党政府所制定的,他同时宣布,英国将重新彻查所有260多万件的申请补助案,还要揪出其他的好逸恶劳的人。政府未来会设法辅导他们重返职场。
(二)美国五分之一的家庭无人工作
《全美五分之一家庭 全家没人工作》(世界日报2016-04-23):
美国劳工统计局22日公布的资料显示,去年美国的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家庭没有人工作。2015年全美共有8141万家庭,全家无人工作的家庭有1606万,比率达19.7%。
家庭的定义是指已婚夫妇的组合,或是已婚但配偶不在的人家,包括没有子女和子女不满18岁。
自从劳工统计局1995年开始进行这项统计以来,家中没有人工作的比率基本上没有很大变化。
1995年,家中没人工作家庭的比率是18.8%,2011年曾达到最高的20.2%,2012和2013年都保持在20%,2014年略降,为19.9%,去年进一步降到19.7%。
有工作的人包括领薪员工、自己开店、专业人士、在自家农场工作,和在家庭成员的企业每周工作至少15个小时,但不领报酬的人。
全国19.7%的家庭没有一个家庭成员上班,意味着他们或是没有工作,或是不在劳动力的统计范围,如已婚的退休人员。
如果一个人没有工作,但过去四周在主动找工作,会被劳工统计局认为是失业。如果一个人没有工作,但过去四周并不积极寻找,就不属于劳动力的范围。
劳工统计局的资料显示,2015年在至少一个家庭成员没有工作的家庭中,约三分之二的家庭至少还有一个人有工作,占家庭总数的68.2%。全国58.8%的家庭至少有一个家庭成员是全职工作。
在子女不满18岁的家庭中,有10.7%的家庭是双亲都不工作。
在有子女的家庭中,89.3%是至少一个家长有工作。在有子女的已婚家庭中,96.7%是至少有一个家长工作,已婚夫妇有60.6%的家庭是双方都工作。
二、谈谈剥削
马克思主义认为,
“(体力)劳动是财富的唯一源泉”,任何不劳而获都是剥削。
在人类社会历史上,先后出现过三种剥削制度:即奴隶制、封建制和资本主义剥削制度。这些剥削制度有着共同的本质:对剩余劳动的剥削。
在奴隶社会,生产资料和奴隶本身都为奴隶主所有,奴隶主的剥削采取直接占有无报酬的奴隶劳动及其产品的形式,这是一种最残酷、最野蛮的剥削形式。
在封建社会,地主占有地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地租先后采取劳役地租、实物地租和货币地租的具体形式。
在市场经济下,劳动力成为商品,资本剥削剩余劳动占有剩余,相应地对劳动者的必要劳动支付工资。工资是工人的劳动价格,是为维持工人生活的必要劳动部分;剩余劳动形成的利润为资本所有者所占有。这就是资本对工人的剩余劳动的剥削。
**
马克思所谓“(体力)劳动是财富的唯一源泉”,是一种武断论断,一般平民,资本不来自于劳动吗?管理、脑力劳动不是劳动吗?——建立在这一错误论断基础上,老马关于封建制和资本主义剥削的论断都是错误的。比如资本家,除了以上所述,他在支付工人工资以外,还要扣除成本用以再生产,还要纳税,还要拿出一部分收入作风险金(买保险),怎么能说,除了工人工资,都是工人的剩余劳动价值——都是资本家剥削呢?
应该说,只要在自由市场框架内,劳资双方自愿,都不是剥削。
那么,什么才是剥削?
没有任何付出不劳而获是剥削;诈骗是剥削;利用特权和垄断谋得不义之财(如毛泽东的巨额稿费)是剥削。
三、为什么自由民主制度产生了大量懒虫、投机者?
不言而喻,是福利过度造成的。
四、懒虫、投机者现象的实质是什么?
天上不会掉馅饼。何清涟女士说:你能不劳而获 只因别人代你负重前行。
无疑,别人劳动,你坐享其成、投机、诈骗,是典型的剥削——剥削了劳动者。
福利制度,本是善举——人类道德的产物,其着眼点是纠正社会第一次收入分配的不公,可是,却制造了新的不公,制造了大量不道德行为,制造了大量剥削者,实在可悲!
政治正确吗?
对于慈善事业,这是残酷的打击。
对于劳动者,这是卑鄙的掠夺。
2016.8.11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