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当创业成为一种“全民运动”

 

创业成为新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值得警惕的,它可能会洗劫中产阶层,助长整个社会浮躁、贪婪、功利的风气。

 

我想从身边的一个事例说起。前段时间,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破产”了。他居住在中国的一个四线城市,50多岁,在2015年之前,他在那座城市有市值约200万的房子和不少的积蓄,在那个小城市过着还算体面的生活。但现在,他的房子卖掉了,一家人租房子。原因是,他的儿子在北京创业失败了,所有来自于家里的投入,一夜之间打了水漂。

这个事例并非个案,它不过是个小小的缩影,反映着2014-15年短暂而狂热的创业潮之后的一片狼藉。

2014年伊始,中国迎来了一股创业潮,关于融资、投资、创业的讯息铺天盖地。尤其是2015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中关村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创业列车再一次提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理念前所未有地深入人心。此前中国教育部甚至发出通知,要求高校建立弹性学制,允许在校学生休学创业。创业俨然成为新时代的“上山下乡”运动。

青年作家蒋方舟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感觉北京已经疯了,似乎网龄超过五年,年龄低于三十,认字三千左右,英语四六级上下,知道KK,出入过媒体互联网和广告公司的朋友们都创业了,弄潮了,跟天使投资人喝咖啡了。”据说2015前后最火的段子是:“朝阳区开咖啡馆真是太难了,楼上楼下爆满跟庙会一样,聊的热火朝天,全都是5000万朝上的大手笔,一晚上范冰冰各桌加盟了至少15次,但有消费的,不超过五桌,全都在蹭冰水喝,玻璃杯口都磨成毛玻璃了。”

创业何以突然之间成为一种“运动”?一来,是决策层大张旗鼓地鼓励。从大的方面上看,是因为经济下行,原有经济发展模式动力不足、投资效率递减,决策层急于鼓励创新,希望创新成为经济发展引擎;小的方面上看,是为了缓解因盲目扩招等问题带来的沉重的就业压力,提升学校的应届生就业率和所谓的创业成果数量,并为政府创造各种税收。

二来,是互联网时代制造的幻觉:每个人好像离成功仅仅一步之遥。移动互联时代涌动的蓝海机遇,让人觉得哪里都是风口,少数成功者的故事收获了压倒性、垄断性的传播力。打开朋友圈,几乎每天都有融资消息,每个人传播着谁谁谁成功的创业故事,好像谈笑间钱就滚滚而来,挥挥手公司就能纳斯达克上市了,自己离马云、乔布斯仅仅就一步之遥。“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年轻人争先恐后,生怕错过最后的班车。

再者,整个社会的氛围都在不断讨好年轻人: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可以的!媒体不断曝光某些80后、90后神奇的创业故事:《xxx在xx分钟内敲定xx千万的投资》《22岁,天使轮估值过6亿,将颠覆整个xxx行业》《90后美女CEO进军旅游业,xxx15分钟定投》。在媒体或其自我描述中,他们年纪轻轻身价就上千万,他们赢得了谁谁谁几百万几千万的融资,他们将颠覆整个行业……这其实是媒体与投资界的一种无意识的共同行动,他们在炒作90后、讨好90后的同时,也在将90后这一标签转化为可以变现的资源。

总之,在这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年轻人群体中出现了热烈的创业潮。但他们一股脑地拥挤在风口边缘时,却没有飞起来,相反,从2015年年底开始到现在,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是一些失败的或者不甚光彩的故事。《90后CEO余佳文食言“一亿分红”:做不到就认怂,不死撑》说的是超级课程表,《一个欧洲老人,为何对一个中国90后才俊如此愤怒?》说的是云造科技涉嫌抄袭,《坑了170名员工,败光500万,CEO跑了,这只是创业公司倒闭潮中的一个样本!》说的是我爱洗车,《90后CEO,从估值5千万到一无所有,资本不信眼泪》说的是爱狗团,《90后创业者已有人跌落“神坛”一起唱CEO尹桑宣布创业失败》说的是一起唱……最近的案例,就是神奇百货,95后创始人王凯歆陷入负面风波,日前她也终于承认自己经验匮乏,公司经营陷入严重瓶颈。

其实,他们的“失败”或者遭遇的曲折并非意料之外的事,因为成功的创业本就是概率极小的事件。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说,“世界有创业文化的国家,以色列和美国等等,也就是5%的成功率,中国其实5%都不到,说九死一生都太好听了,九十九死一生才是真的,这是很正常的。”这让人想起了华为的一则广告,画面上是一双芭蕾舞者的脚,一只穿着舞鞋光鲜亮丽,另一只赤裸着满是伤痕。广告文案是:“我们的人生,痛,并快乐着。”任正非在达沃斯论坛发言中阐释了这则形象广告的含义:“我说这就是华为人生,痛并快乐着。”这其实也是关于创业最生动和形象的阐释,表面上的一分风光,背后是一百分的艰辛与付出。

但浮躁社会里的一些浮躁的年轻人看不到这些。一些人在种种不负责任的鼓动中迷失了方向,他们创业的起始心态无关乎视野与格局,无关乎科技创新,无关乎服务社会。很多人只是寄希望于通过运作一个项目获得风险投资的青睐,成为一只“风口上的猪”,一转身就蜕变为成功人士,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享受着众人的赞叹与景仰。因此,不少90后创业者给人的感觉是“狂”,这种“狂”你可以解读为勇气、锐气、冒险精神,但也可能是狂妄、幼稚、贪婪、鸡血。

身边不止一个跑财经的记者朋友告诉我,他们所接触的许多年轻创业者中,看不到几个实干家,多的是投机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玩概念、博眼球、眼高手低、夸夸其谈、欺世盗名。他们既没有伟大创业者的情怀和坚持,也缺乏资源、阅历、团队建设经验,因此我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余佳文、王凯歆还只是极少数,更多的则是像我远房亲戚的儿子那类消失在媒体报道、不为公众所知的年轻创业者。他们的创业项目没有赢得投资者的青睐,资金来源几乎都是家里,于是果真像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所说的,“创业运动弄不好会再次洗劫中产阶层”,至少对我远房亲戚来说是如此。他们从中产一夜之间落入赤贫。

因此,我们也许应该提醒一些被成功学冲昏了头的狂热年轻人,创业之前请三思。这当然不是反对年轻人创业,因为创业过程中也许会孕育出伟大的公司,但创业这种需要大资金投入、丰富阅历、专业经验以及高情商团队协作的挑战性工作,本就属于少数真正具备勇气、坚持、洞见、胸怀以及运气的人,它不是也不该成为一种“全民运动”。

创业成为新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值得警惕的,它可能会洗劫中产阶层,助长整个社会浮躁、贪婪、功利的风气,也无从挽救经济发展颓势,还可能陷许多人于歧途和迷途中。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