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欧巴马告别亚洲 亚太再平衡前景难料

 

欧巴马总统出席在中国杭州的G20领袖峰会后,再访寮国(老挝)首都永珍(万象),参加第28届东盟峰会,成为他任内最后一次「告别亚洲」的外交演出。他向东盟国家保证,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将长期维持,因为这反映美国的根本利益。然而,东盟峰会关切南海局势,却只字未提海牙仲裁,与美国的期望相悖,说明情势在转变。

美国在G20和东盟峰会对南海争议的表态,显得相对克制与低调。就东盟主席国声明不提南海仲裁,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兹表示,鉴于不同国家对仲裁案存在不同看法,美国并不期待峰会提及这个问题,美国也乐见菲律宾等盟邦与中国发展关系,有助地区稳定。

这些立场显示美国的雍容大度,或没有挑拨孤立中国的意图。对东盟在美中南海博弈保持中立、不选边,菲律宾总统杜特蒂不容美国干预内政的强硬表态,华府都能理解。但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前景不定,让欧巴马「亚太再平衡」策略阴霾重重,也增加美中在东亚较量的变数。

美国重返亚太,制衡中国崛起,面临的挑战归结有如下几点:一、美国价值遭遇东亚价值的外交障碍不小。美国难以让东盟国家完全接受其人权、自由等价值。杜特蒂对联合国、美国谴责菲国未经审判任意处决贩毒和吸毒者感到愤怒,就是价值观冲突的体现。类似矛盾也存在于美国与寮国、柬埔寨、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等东盟成员国之间。

二、东盟不希望对南海问题出现内部立场对立,也避免陷入美中「代理人战争」。很多东盟国家因经贸利益不愿得罪中国、不想卷入中国与菲律宾的南海主权争议,使美国借拉拢东盟国家遏制中国的策略受阻。

三、中国对东盟国家的拉拢,为美国维持和加强影响力设置障碍。譬如,中国对柬埔寨和寮国的经贸收买,使今年7月东盟外长会议联合声明未提南海仲裁,为中国赢得外交胜利。本届东盟峰会东道主寮国,更是中国重金争取的「坚强盟友」。中国去年持有寮国外债就超过40%,现在中国又在寮国修建联通永珍(万象)至中国的铁路,建造费约60亿美元,中国再次向寮国贷款修建,使寮国对中国的依赖更增高,自然听命于北京。

四、对欧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至关重要的TPP,目前面临美国国会杯葛。喜莱莉和川普都公开反对TPP,但没有了TPP,美国重返亚洲政策将遇重大挫折。欧巴马已公开呼吁下任总统,应继续专注亚太事务、执行「亚太再平衡」策略,维护美国利益。总统当选人是否改变态度、国会由哪一党主导,目前看来都还是疑问。

当然,重返亚洲策略不能只视为欧巴马的政治遗产,而是美国90年代以来历届政府的意图。小布希总统任内,美国就把中国当「假想敌」,开始建构「亚洲小北约」围堵中国,但重返亚洲的努力因九一一恐袭而冲淡或中止。欧巴马提出「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说法,后来改称「亚太再平衡」(Asia rebalance),成为亚洲战略布局的核心。美国认为中国崛起的挑战,已威胁美国在亚洲的利益。亚洲是世界经济的重心,对美国来说,失去对亚洲的控制权,就意味失去对世界的大半控制权,美国将渐失去世界霸权地位。

中国对南海的主权声索,具体表现了伸张其影响力和控制南海的意图。中国在印度洋海域也通过与泰国、缅甸、孟加拉、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基地建立起「珍珠链战略」,可能切断美国在亚洲、印度洋和中东等地区的通道,对美国在南海、在印度洋的航行或军事基地造成威胁。加上美中政治体制迥异,加大了彼此的互不信任和猜疑,近年发展,几有重回冷战之势。

对美中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范围的博弈,最终要看谁的经济实力大,谁的战略策画与执行更具持续性。这与美中两国政治制度在决策中的角色有很大关系。如果美国政党之间不能维持相对稳定的内部共识,或缺乏长期战略规画及执行能力,譬如因总统和国会分属两党,彼此制衡,互相抵消,对国家利益又缺乏共识,未来美国对亚洲的影响力就可能更锐减,TPP就是最大的危机和信号。

在夏威夷出生、曾在印尼读过小学、自称「太平洋总统」的欧巴马,可能被中国视为敌意很高的美国总统。其实大势摆在眼前,美国亚太政策虽面临不确定状态,但无论喜莱莉或川普当选总统,极可能继续欧巴马的路线,美中的「斗而不破」竞争,还有长路要走。这也是欧巴马最后一趟亚洲行的未竟之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