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们这个世界是最好的世界”

----简评胡平的《纪念莱布尼兹逝世300周年》

老王社长

 

胡平纪念莱布尼兹,说半天,无非是告诉我们,他终于理解了马克思常玩味的黑格尔的那句名言:“现实的都是合理的”!:

“上帝使人成为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的造物,让世界只有善而没有恶,那就意味着不给人自由意志。上帝认为,一个有自由从而有罪恶的世界要比无罪恶但也无自由的世界更好。因此,我们这个世界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我们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共产党也是上帝造给人间的,共产党专门作恶(反共右派坚定认为),显然,共产党世界是有自由的自由世界。如果上帝不为人间造共产党来作恶,“让世界只有善而没有恶,那就意味着不给人自由意志”了。共产党作恶,本身证明共产党世界具有自由意志,-----“因此,我们这个世界(包括共产党作恶的中国)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胡平说:
“包括共产主义理想在内的种种关于完美社会的理想,之所以是行不通的乌托邦,之所以一旦强力实行必定导致古拉格,原因就在于此。”

这就与老王社长表述过的观点,完全一致了。老王说过:
1、不要恶骂什么“共产主义反人类”。恰相反,共产主义“追求完美社会,是人类一个根深蒂固的愿望”,“共产主义理想是完美社会的理想”。它最人类了,怎会反人类?它的错误,只是“行不通的乌托邦,一旦强力实行必定导致古拉格,原因就在于此”。
老王20几年前的自传《走向黑暗》,就这样说了:

“对本世纪初叶那些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先躯者们的奋斗,我始终怀抱一种敬仰之情。人类的美好理想,从孔夫子的“大同”到西方耶稣的“博爱”,都是一种朦胧的共产主义精神。人类几千年都夸父追日一般,追逐着这个伟大崇高的目标。
但是,当共产党胜利了,它把这乌托邦施行於社会,强制人民去实行的时候,我们却看到了它给人民带来了多么巨大的灾难。”

胡平这里的遣词造句,与老王几乎一模一样。
是的,共产党想创造一个完美的没有恶的不自由世界,却实际创造了一个不完美的作恶的自由世界。

2、共产党也发现了自己的乌托邦,实事求是看,正在不断纠正中。也即正在按右派的善恶标准,多行善了,少行恶了。这不已经很好了吗?若右派真明白了不要刻意去追求“十全十美、也就是只有善没有恶的社会”,它就应该给予共产党更多的谅解,它就应该了解,这共产党作恶本身就是上帝给人类的一个必经的认识成长阶段。胡平也不是先知,他也曾是红卫兵,他也跟着作过恶,他达到了今日纪念莱布尼兹的认识,也有个过程。反共右派真明白了胡平今日明白的道理,又何必非得嚷嚷推翻共产党,“清算”上帝有意让共产党作的历史上的那些恶呢?又何必追求推翻共产党后,建立一个右派的“只有善而没有恶”的“普世价值”世界呢?要知道,胡平已经告诉了你们,你们这不许共产党作恶的想法本身就是恶,“就意味着不给人自由意志”,且一旦你们那“普世价值”乌托邦世界得逞,必定大恶,必定再来“古拉格”!

3、若反共右派说,我们也明白“一个十全十美,只有善没有恶的社会是不可能的”,我们今后的“普世价值”自由世界也不是“人间天堂”,也有恶。但我们的恶要比共产党的恶好;“与其共产党作恶,不如我们来作恶。”那就难说了。天晓得谁的恶比谁的恶更好些?胡平预言你们的恶“甚至不排除自我毁灭的可能性”。多么可怕!何苦让你未来“可能毁灭”的恶取代今日的总算还活得好好的恶?算了,还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承认今日有恶的共产党中国,就是胡平的“自由世界”,承认“我们这个世界(包括共产党已经趋善少恶的中国)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罢。

胡平这篇文章还真不错。得不少反共右派点赞。有跟帖说“这是我读过的胡平文章中的最好文章”。

2016年9月22日


=====================

纪念莱布尼兹逝世300周年

胡平

 

今年11月14日,是德国思想家莱布尼兹(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年7月1日-1716年11月14日)逝世300周年。莱布尼兹是历史上罕见的天才,罗素称他是“千古绝伦的大智者”。

莱布尼兹是哲学家、数学家。关于他在数学上的成就,只提两件事就够了:一、莱布尼兹和牛顿同时各自独立地发明了微积分,二、莱布尼兹发现了二进位制。除了哲学、数学,莱布尼兹研究的领域还涉及物理学、法学、语言学、逻辑学、生物学、地质学,以及机械和外交。由于他在诸多学科都卓有成就,因此他又被誉为十七世纪的亚里士多德。还需一提的是,莱布尼兹对中国的科学、文化和哲学思想也十分关注,他是最早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的德国人。

在这篇短文里,我只打算讲讲莱布尼兹的一个哲学思想,即“一切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莱布尼兹认为,我们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既然上帝是全知全善全能,那么,他创造的这个世界必定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什么叫“可能的世界”?按照莱布尼兹,一个世界若与逻辑规律不矛盾,就叫可能的世界。譬如说,上帝可以把世界造成球形,也可以把世界造成方形。球形世界和方形世界都是可能的。但是上帝不可能造成一个球形的方形世界,因为球形的方形在逻辑上是自相矛盾的,是不可能的。球形的方形世界是不可能的。可能的世界当然不止一种,可能的世界有很多种,无限多种;而上帝既然是至善,他创造的世界必定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可是,你一定会质疑:我们的世界有那么多罪恶,怎么能说它是最好的世界呢?对此,莱布尼兹的回答是:是的,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罪恶。那么,一个没有罪恶的世界果真就是更好的世界么?要让这个世界没有罪恶,就要把人造成不会做坏事的造物,就要剥夺人的自由意志。因为上帝不可能造出这样一种世界,其中,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总是选择做好事,而永远不选择做坏事。上帝叫亚当、夏娃不要去吃禁果,结果亚当、夏娃还是去吃了。这说明上帝不可能既赋予亚当、夏娃自由意志,同时又使他们只做上帝希望他们做的事,不去做上帝不希望他们做的事。可见,只要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人就可能去做坏事。要么,上帝给人自由意志,这样的人必然既会做好事也会做坏事,这样的世界必然会有善也有恶;要么,上帝使人成为只能做好事不能做坏事的造物,让世界只有善而没有恶,那就意味着不给人自由意志。上帝认为,一个有自由从而有罪恶的世界要比无罪恶但也无自由的世界更好。因此,我们这个世界是最好的世界,是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人有自由意志,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这就说明,一个十全十美、也就是只有善没有恶的社会是不可能的,人间天堂是不可能的。

追求完美社会,看起来是人类一个根深蒂固的愿望,其实却是一个虚假的愿望。一个十全十美的社会状态是和人类的本性根本冲突的。一旦把人类置于一个完美社会之中,人类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叛。因为完美社会取消了不确定性,从而抹煞自由意志的存在,所以人类会拒绝它。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致力于在人间建立天堂的人,往往造就了地狱。因为他们立志要消灭一切恶,因此就不能不去压制人的自由,剥夺人的自由,于是他们就建立起古拉格。理想中的乌托邦,往往在现实中成了了古拉格,原因就在于此。

包括共产主义理想在内的种种关于完美社会的理想,之所以是行不通的乌托邦,之所以一旦强力实行必定导致古拉格,原因就在于此。

自由社会不完美,完美社会不自由。我们肯定自由世界,并不是因为自由世界没有问题。我们知道,自由世界有很多问题,只要有自由,就会有问题;自由世界甚至不排除自我毁灭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依然要肯定自由世界,只因为它有自由,只因为自由是人的本性,所以我们要说,自由世界就是一切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