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主宪政的“中国模式”

王希哲在纽约《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讨论会上的发言

 

一个存在着两大尖锐敌对的,你死我活不可调和矛盾政治势力的社会,是不能搞什么民主的,也不能有什么民主的。要改变它,只能是革命,和革命后的胜利者集团势力专政。“民运”仇恨共产党,这会上,大家都纷纷表示决心革命推翻共产党,清算共产党,那末,又怎能要求共产党向你们开放民主呢?

民主是一种社会关系,它不是“搞”出来的,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必经社会各利益阶级的长期博弈,演进发展,在社会中实际形成了某种民主社会关系,再以改革的方式做成适应它的政治制度,被称之为“民主制度”的。这种民主的社会关系实际发展到什么程度,适应它的民主制度也就进步到什么程度。当然这民主制度也有反过来对社会实际民主关系的发展起极大促进作用。

但怎么革命?一些人主张用枪用炮,甚至提出CIA训练几百名民运斩首突击队,空降中南海斩首习近平一干人,革命成功。多数人还是觉得不现实,提出还是政变好。魏京生最代表,他就讲还是政变,最好军事政变。但政变军事政变,有你民运什么事?只能望天打卦等着好消息。这好消息一定会来,魏京生等好些人都说了,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什么都危机,很快崩溃,所以革命、政变一定到来,共产党一定被推翻下台。不错的,今日右派左派都在说,中国经济危机一定要来。但大家不要犯马克思犯过的错误。二百多年前,资本主义长期发展后的第一次经济危机来到,天昏地暗,马克思就断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要爆发了,资本主义社会要炸裂了,“资本主义的丧钟敲响了”。后来才发现,这资本主义的第一次经济危机,不过是少女初潮的月经,吓得要死,但流点血就过去了,今后每月来一次,从此不再大惊小怪。现在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也不过是共产党领导搞资本主义后必来的第一次经济危机,第一次“少女初潮”,什么“崩溃”呀,“革命”呀,“政变”呀,不敢说一点不来,但还是能应付过去的,今后就不会再大惊小怪了。再说,军事政变,当年叶剑英们必须把主席华国锋抓在手里才能搞,才能正统,才能“挟天子令诸侯”,今天谁能对党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搞“军事政变”?你政变了,就没有人起兵反政变?就能呼喇喇一片支持“伊利埃斯库”,把习近平夫妇逮捕枪毙了,全国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坐下来“搞民主”?没有全面的混乱和内战了?其实,就是真政变了,也是共产党自家的事,某派当政收拾局面,没有民运什么事。魏京生表面高调,实际透露了对民运没有了信心。

王军涛说,“推翻了共产党,就大家选呗。”但怎么选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统内选?你们承认这个法统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统是共产党革命的果实,正是反共右派最仇恨的要推翻的东西,怎能在这个法统内选?怎能按这个法统规定的选举规则来选?辛亥革命废了前清法统,孙派制定了民国约法和组织法,袁派不服,要改,要自己解释甚至要废,孙派就要打,袁派更要打,于是就打。梁启超说中了,“革命再革命”。王军涛又说,平等的“圆桌会议”。总要人召集吧?谁来召集?谁能参加?谁来主持?魏京生召集,魏京生主持,你王军涛服吗?我王希哲就一定不服,肯定要和魏京生打!(魏京生底下喊话:“我不和你打。”王回应):这话,王军涛昨晚也对希哲说过,他会“让”王希哲,不打。但是要知道,这不是个人意志为转移的。那时,王希哲、魏京生、王军涛们都各自代表了一定的社会利益势力集团,你个人也许想相让不打,你背后的政治势力会推动你去打,会代理你去打。近20年前,老魏刚来美国,我劝老魏拜望一下民运各山头人物,巩固自己的基础。老魏不屑,说:“美国人认我就行。到时他们自然会过来。”希哲不以为然。认为中国的政治家必须代表中国的利益。魏的想法,显然定位自己是美国扶植代表美国(西方)利益的政治家来挟制中国民运,垄断中国民运领袖地位(万年“主席”)。这一来,“中国民运”就不是为中国的民运而是为他国的“民运”。希哲20年从来反对。因此,哪怕“民运”反共革命成功,先把拥共左派反革命势力全部镇压下去,别的不说了,王希哲势力和魏京生势力也必将打起来。魏京生说对王“让”,不可能,西方对中国的利益不会允许他让,王希哲这边更不会让。况那时,哪里止王希哲魏京生?为争“圆桌”主导权,国内派国外派不打?国家统一派“民族独立”派不打?精英派草根派不打?徐文立派王军涛派杨建利派费良勇派盛雪派王丹派封从德派.....不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这是中国传统的必然局面,秦后如此,汉后如此,晋后如此,隋后如此,唐后,宋后,元后,明后,清后,袁后,莫不如此,无一能外。直至大英雄出,扫平群雄,一统天下,建立起他们的胜利者集团政权,将社会再安定下来。

又要讲台湾。这里都在赞扬蒋经国开明,开放党禁,成功“民主转型”,台湾成为榜样、“灯塔”。我看不然。蒋经国正如曹操所言,“图虚名而得实祸”。原教旨台独血统上精神上传承日本皇民,他们与“中国殖民统治势力”你死我活,不共戴天,根本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宪法法统,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消灭“中国”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法统,在“台独”口号下回归母国日本。他们与以抗日胜利光复台湾为历史最高荣耀和价值的大中华民族主义的中国国民党,怎能和平?台湾,根本没有民主的条件,根本不能搞什么“民主”。但蒋经国却要搞。他定下了党禁开放的两条界限:一不准宣传共产主义,二不准宣传台独。不错,他如当年孙科一般预想了,开放党禁回复宪政,国民党可能会下台,但他不会设想不会允许中华民国法统被颠覆,中国国民党被消灭。他设下了禁区。他以为设下了那两条禁区界限,开放“民主”就没问题了,他大错了!李登辉势力上台,一下就把他的两条界线主要是台独界线推倒了,废除了。台独势力汹涌而来。今天我们看到结果了:中华民国法统名存实亡,国民党被“割喉割到断”。在民进党当局“转型正义”剥夺国民党党产的最后致命一刀之下,奄奄一息的国民党活不了几天了!(还能振作再次“轮替”上台?作梦去吧!)这台湾“民主”能作为“榜样”搬来大陆?很好,右派精英都这样聒噪,要共产党“开明”,学蒋经国开放民主。于是,角色变换。大陆,民运扮演了民进党,共产党扮演了国民党。民运以“民主”的外衣行革命之实,步步进逼,最终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统,消灭了共产党。此法大妙。但是,共产党能上当吗?假使共产党真出个“蒋经国”“戈尔巴”,民运在民主外衣下行颠覆革命,真能是台湾式的“和平革命”吗?历史上得到过共产党革命和社会主义利益的拥共左派民众势力就坐以待毙不奋起反抗了吗?那一定是全面的内战和厮杀,非常惨烈的。

又问,为什么台湾皇民革命就可以和平,就可以没有厮杀和内战?老王说过多次,那是因为外部有中美两座“鸟笼”罩着,民进党可以温水煮青蛙消灭掉国民党,却始终不敢走出废除中华民国招牌的最终一步。但即便“中国国民党”,相信,在它垂死挣扎作困兽最后一搏之时,它极可能“护法”起义,引旗号“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海陆空天军过海入台的!

大陆的外部天空,有这样的保障反共革命在民主外衣下“和平”进行的“鸟笼”吗?没有,也不可能有。有的,恰是相反的大国撕裂中国的推波助澜。这样,怎能没有惨烈的内战?叶宁也承认一定惨烈。他说“夺人100美元支票都很惨烈,何况夺人政权!”但他坚定认为,推翻共产党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再大乱,再惨烈也不怕。要经受得起这段痛苦。我就喜欢叶宁,因为他不欺骗。他不像这里满场的人们都在幻想中自欺欺人,一口咬定了,推翻共产党革命后,根本不会大乱。干什么要这样蒙骗?你承认了革命后必经战乱,但你勇于承担,这才有点反共英雄气概。

民运并不是从来都反共的。虽从未获得合法地位,但其诉求,长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体制内的民主要求。自六四镇压,激愤之下才海内外主体反共。但体制外愈趋极端及至反华的高调,是脱离中国最广大民众的,它只能使民运愈趋衰败和孤立。任何反对运动,只有争得合法在体制内,起码诉求在体制内,才能获得与民众切身利益深入结合(即所谓“接地气”)而得到发展的机会。共产党1927年“4.12”被国民党砍了一刀,被迫出走造反,上了井冈山,发展十分艰难,几近败亡。幸得西安事变,共产党抓住时机,“承认三民主义为今日中国之必须”,重回中华民国体制内,这才获得了大发展的机会。皖南事变,国民党又砍了共产党一刀,想再逼共产党出走。这回共产党沉着应对,毛泽东压制住党内报仇冲动,咬着牙坚决不反出体制,坚持“国民革命军”番号不变,这才有了合法组织动员民众,继续发展自己,直到抗战胜利与国民党叫板的实力本钱。

与共产党革命有历史的阶级政治仇恨的那部分民运,尽管继续反共革命去,给共产党以外部压力。但与共产党并无历史仇恨仅仅反对共产党专制的那部分民运,为什么不可以尽力回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体制内求民主争发展的轨道上来呢?什么是“花瓶党”?一切听命共产党的所谓“民主党派”才是花瓶党,你坚持在合法基础上对共产党的独立批评立场,怎么会是“花瓶党”?刘因全多年前提出,中国社会民主党可以承认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与共产党竞争执政权,只要求共产党让渡出监督权检察权给人民,让各民主党派团体能有权监督和检察共产党依宪执政。这是正确的路线。因为它是中国绝大多数人们都能接受而且经过努力完全有可能达至的目标。一说“民主宪政,多党政治”,难道就一定要是多党竞争票选国家执政权?一党稳定执政,真正的多党政治共和,政治协商,政治监督为何就不能算“民主宪政”?恐怕这才是最适合中国历史和现实条件下的民主宪政的“中国模式”。

但即便中国社会民主党在这种理性路线上也往往是动摇的。因为海外的组织是需要钱的,钱从哪里来?彭明在国内搞“中发联”,标榜是温和批评中共的“绿色”组织。他国内写书的确很温和。到了海外,便一跳极端又极端,公然声称“投毒”“炸电网”“造假钞”反共。问他为何剧变?他说:“海外不高调反共,谁给你钱?”这是海外民运组织的癌症。

于是,活跃于国内,能与人民共呼吸患难,对中共的经济政治金融民生外交各项政策不断进行切中时弊批评抨击的,就只是各层次的左翼政治反对派了。他们也还未能有效组织起来,也还未能得到合法的承认。但只要他们真诚地勇敢地为人民代言,人民在互联网天天听到了他们,认同了他们,汇聚向他们,他们就将在人民的心目中首先得到了承认,这才是最重要的合法性承认。有了人民的承认,组织起来再向前跨进一步,就是争得法律的承认,合法的地位。中国模式的民主政治,于焉突破。这正是“先有了一定的民主的社会关系,再有适应它的民主制度”的题中之义。

谢谢

2016年10月3日
xz7793@g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