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不跳出旧思维,中国民运没有希望和前途

徐文立

2016年10月7日

 

因为忙,无瑕出席最近在纽约召开的「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今日得空,看了几个人的发言,总体印象是没有新思路,基本还是在毛时代教导给中国人的那些思维、规则中打转转,只不过换了所谓「民主」的旗帜而已。

倘若不信,请看看会议发言的时间控制上,就最能说明问题:在自由法治的美国纽约开会,却基本没有真正民主社会的、在同一会议中的发言时间的「人人平等」和「有约在先」:有人可以口若悬河17分钟,东拉西扯,放任自流;有人才说3、5分钟发言提纲,就会被呵斥,最后8分多钟草草下台。

当代中国民运已经三十多年了,却始终不明白:「民主」不是和中共当权者反着说,就能成功的;你高唱「四个」,我干吼「五个」就能够成功的。

既然,我们至今也只能基本按西方「宪政民主」的蓝图,去实现中国的民主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先去研究一下,西方「宪政民主」的蓝图的基础是什么呢?再看看我们中国已经有什么了?缺什么?缺什么就补什么嘛!

为什么还要在口头的「阶级斗争」、「武装斗争」、「政变起义」,以及这类思路所带来的焦虑中挣扎、打滚呢?

我们不难知道西方「宪政民主」的基础主要就是二条:

1)全社会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约合法拥有包括土地在内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

我认为,一切正确的思想、哲学、法理、法律、和政治意识形态,皆应来自于自然和自然法则;而不是所谓的「专业水平」,倘若真的有「专业水平」,那就请你告诉世人你的「专业」是什么?你的「专业工作」是什么?你的「专业水平」在哪里?一个无业游民还奢谈什么「专业水平」,羞不羞?不就是会背几段书,鹦鹉学舌一番吗!或者编一些所谓的外国政要和学者向你请教了什么,你向「一些外国政要和学者空气」吹嘘了什么;所谓中共「特使」「老校友」向你讨教了什么,你又向所谓中共「特使」「老校友」的画像「承诺」了什么未来的「爵位」吗?!

别忘记:政治,不是课堂学得到的。

那么,请看「宪政民主」的基础:

「公民用契约合法拥有包括土地在内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

现在的中国除了土地没有法定的私有化,连所谓的「国有企业」,哪个不是「权贵」实质私有?「保利」是「国企」吧,却是实质的「权贵」私有。

所以,我2010年1月18日《中国大势》就指出:「(1)当今的中共,早已是变了性的中共;变性中共,能有什么前途?(2) 当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是发生了整体位移的中国大陆社会 :
(1) 1978年之后,邓小平领导的中共的变性过程只是更加露骨,为了走出经济困境,中共『打左灯向右转』,开始认可公民拥有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不再高调消灭『万恶之源』——私有制,实质上抛却了所谓共产主义的理论;中共一发而不可收,官商勾结,继1949年之后第二次侵吞全民财富,中共权贵成为了最卑劣的私有者——高度垄断的『权贵私有集团』,今日中国的『一党专制』就是靠高度垄断的权贵私有集团在支撑。

所以,现在的中共是完完全全地变了性的中共,称它为『中国私有权贵党』,最为妥帖。

(2)大位已移,党权专制还能坐得稳吗?

近一百多年,中国社会发生过两次大的整体位移。

中国大陆高等院校教科书至今不认可、搞得许多中国文化人至今不懂得:远自二千年前,秦始皇开创郡县制,废封建,立郡县,皇帝一统天下,就终结了氏族和部落首领延续几千年的『封土建国』的制度——即『封建制』。中国社会自秦朝始,就进入了中央集权的『皇权专制』时代。也就是说,中国社会自秦以降至1911年的两千多年,就不是什么封建社会。对此重大历史断代,罗建先生《糊涂的『封建』》一文,联系陈寅恪、胡适、黄仁宇、李慎之和王学泰等先生的学问,有精道的纵论,不在此赘述。中国大陆教科书,囿于中共曾盲目崇信马克思主义西学和『联共(布)党史』所谓的『人类社会发展五阶段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又学位虚高,本无学养,更无人文科学的底蕴,却集全社会职能于一身,而不能拨乱反正。

当然应该承认,1912年之前,这种中央集权式的『皇权专制』虽然有过种种罪恶和不合理,它和中国社会以农耕为主的生产活动方式还是基本相适应的,所以曾创造出几度恢宏强大的东方帝国。

奇特的中国『皇权专制』,在社会底层,居然还保有『士绅宗族自治』(或曰社区自治)的空间,直至蒋介石的『党权专制』的『民国时代』。这个空间,因1949年前后,毛泽东领导中共进行所谓的『土地改革』,才完全被封死。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共产党才用『小脚侦缉队』去取代『士绅宗族自治』,延用至今,是凡所谓节日遍布大街小巷的『红袖箍』,让整个中国大陆社会的品味弥漫着裹脚布的腐臭和低劣,真乃天下奇观,被世人嗤笑。

貌似强大的中国的『皇权专制』二千年后,一旦面对工业革命的新世界,就立即捉襟见肘起来。1840年前后,外国列强的『坚船利炮』压迫着不思进取的晚清政府被动地结束了闭关锁国,进行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的第一次的『改革开放』,西风东渐,摩登事物层出不穷,公民社会浮出水面,工商行会日渐壮大,私人资本登堂入室,整个社会发生了第一次严重位移,表面上依然金碧辉煌的帝国大厦越来越失去了原有的支撑点,所以它『一朝覆亡』就成了早晚的事情。

这时候,中国社会『泊』来了一种叫『新闻纸』的东西。中国,自有了这个叫做『大众传媒』的东西,才有了『摧枯拉朽』的章太炎和邹容的『苏报案』,才有了广播新思想的最佳路径。旧制度最怕的是新思想,而不是新兵器。

所以现今,敏感的王我就敢断言:『十一年不是某人的刑期,而是某些人的大限。』」

所以,中国社会已经开始了中共不得不的社会「自治」,中共的政令才不出「中南海」。

1, 中国已经多党制:大陆除了中共、或八个还是九个花瓶党;最大的反对党在网路上,网路反对党比海外民运大的多;还有被镇压在地下的中国民主党(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在海外恬不知耻要抢夺「中国民主党」这面旗帜的根本原因)。中国台湾有国民党、民进党等等党派;香港、澳门有泛民主党派。只是共产党在表面上还在罔顾民意地维持着千疮百孔的「一党专制」。

2, 「微信」、「自媒体」已经打破了中共对言论和出版的高度和全面的箝制。尽管中共还更用酷刑、绑架、电视示众,也挡不住社会良知在国内外的舆论舞台上大骂共产党!

3, 中共基层组织的涣散和溃败,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开始了高度自治的进程。

4, 「维稳费用之巨」,说明中国大陆「群体事件」已经打破了中共实质上禁止公民自发游行的禁令。

5, 「现代化」的弊端,中国环境已经红灯警示;中国大陆几乎要成为最不适合人生存的国家,大量的「权贵」、有钱人乃至平民的移民和越来越多的食品进口,已经在呼唤中国社会的「正常化」。

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中国民运曾经功不可没。

但是,中国民运再不跳出旧有的窠臼,一定没有希望和前途。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