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查建国谈仇富

 

【按:】查建国和曾宁讨论的问题对未来民主宪政中国极为重要,而且有实现意义。为了减少「以权而贵」阶层的负隅顽抗,可以提出有具体指标的「赎买政策」,比如主动交出100亿人民币的「以权而贵」者,可以退1%为他所有,以此赎他的「原罪」;其他一般、小的「以权而贵」者,可以类比;将「赎买政策」草案,供有权威的临时立法机构决定,作为「赎买法令」颁布实行。反之,不主动交出「贪款」,将以「特别法令」,处以没收全部财产、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等等、直至死刑的刑罚。——徐文立

 

昨见曾宁兄谈仇富,也凑几句。所谓仇富有两种:

一,在半市场经济中,在经改政不改邓路线下,产生了权与企勾结致富的权贵阶层。国民对这一批靠权致富的人仇恨是正常的,是变革不合理制度,促进民主转型的正能量。

二,在市场中合法公平竞争中也涌现出一批富人,对他们则不应仇视,而是依法监督和学习追赶,这时的仇富则是影响经济发展的负能量。

人的能力有大小,竞争产生差异正常。

在第一次分配阶段讲机会平等,讲依法依规。在这期间会产生穷富扩大,这是可接受的,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

在分配的第二阶段,国家利用级差所得税,遗产税和富人用慈善来调节前段产生的穷富差异。这是分配结果的再调整。

我们反对“毛派”利用人们对权贵阶层的仇富来复辟毛时代。

马克思把资本家的投资所得视为无偿占有的剥削,大错且危害极大。他以“剥削论”为整个主义的基石,扩大阶级矛盾,挑动阶级战争,将人类社会引向空前浩劫。

毛利用穷人仇富心态杀地富灭资本家,将中国带入一个“大锅饭”,票券民生的赤贫灾难中。

我们反对民粹中的仇富思潮。真理多迈一步既谬误,民粹思潮将富人一锅烩而仇之则极端了。

民粹中的仇富,仇官,仇权,鼓吹暴力都是这种“多迈一步”的极端,应防之。



转文:

民粹和仇富,是中国社会民主化变革的过程中,需要警惕的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和错误倾向。民族的,和纯粹的,以及,对富有阶层的仇视、仇恨,是中国民主化变革中两大最主要的危害,因为这两种极具潜力的,巨大危害和错误的倾向,将意味着极有可能把中国社会引向灾难。而如何清理和清算在权贵化的变革过程中,所形成的大量的国有资产的流失,以及在这一过程当中的巧取豪夺,瓜分民脂民膏,所形成的权贵集团的犯罪所得,又不能不说是一项浩大而有细致的紧迫工程。

曾宁2016.10.17
 

讨论之前最好厘清概念内涵和外延,否则鸡同鸭讲。

什么是仇富?仇的什么富?是合法合理的富?还是不合法不合理的富?

在中国历史上,合法合理的富,除了统治者所有的,从未被承认过吧?无论是天子贵胄,还是叛乱者,对别人财富,甚至生命从来是予取予夺的。

不合法不合理的富,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仇富本身的含义就太复杂了。对合理的仇,那是人性的贪婪;对不合理的仇,也同样是贪婪,是无心无力无望却又不忘的贪婪。

可见,仇富,无论什么理由,其实都源自人的本性,自私和贪婪。这是人性问题的社会反应,而不是什么社会本身的问题,更不可能是正能量。

仇富本身也是一种原罪,冠以正义之名,本身就是政治正确,离人类正常社会相去甚远。

我也不赞成赎买法令,模糊了是非,早晚会被翻案。天真之处在于,贪婪的人们花完了钱,会忘记他拿了99%,依然会回来找你要那1%。贪婪是本性,欲壑难填。

杜绝革命,整顿社会,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才是出路。

仇富不独属于今天,从来就有,从来是对社会发展的巨大阻力。只要是革命,源于仇富,必然仇富,革命本身就是掠夺,就是行恶。所以,只要还仇富,早晚会革命,只要还革命,就一定仇富,这是一对孪生邪灵,且生生不息。

只有杜绝革命,才能阻止仇富,人类社会才能恢复正常秩序。

有一种说法:民主化革命将是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他不会产生专制和邪恶,他只会带给我们光明。

我想说的是:当年的中共说的比这个还要好,当年的中共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胆魄要高得多。所以,在鼓吹民主革命的人们能证明他们比当年的中共伟大之前,请先证明你们不是骗子。

 

2016.10.21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