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祭父母文

孔佑平

 

——泰西历2015年4月5日于重庆市、涪陵区。李渡镇之集贤雅舍

维公元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黄历乙未年、庚辰月、辛亥日;即農歷二月十七日。节届清明,苍天洒泪,大地饮泣,吾哀之至。不孝儿佑平自祭父母大人於兹日兹时,虔具文字之奠,致祭於父母之灵前、祭曰:

父母大人,二老至亲。一世朴诚虔敬,一生痛苦不堪。无奈生于乱世,终於末世。

吾父自六岁始,迺为幼童之时,便遭祖父遗弃,与祖母相依为命。一生孝字为先,一世忠诚老实。遂为军人,尚能忠诚事主。驰骋疆场,亦能身先士卒。将军赏识,遂命为传令长。亦緣曾为军人,世事突变,蟊贼草寇成事,落得半世不幸,於抑郁中弃世。际遇虽为不济,却能秉公守法,不越雷池半步。但凭自身努力,尚能养家糊口,平安度日。

吾母年少尚幸,生于小康之家,衣食无忧,堪称小家碧玉。又为掌门长女,深得同辈尊重,晚辈敬仰。年廿二岁,嫁与父亲为妻。时父亲为军人,为人谦恭厚道,於母家處驻军,得母亲三姨之赏识,遂做媒而成婚。婚后婆媳不睦,父亲左右为难。緣牵挂祖母事,父亲放弃前程,解甲归田,获享天伦,舆母共度卌载。

母亲不幸,自婚后始。虽然婆媳不睦,但尚能和平共处。最大不幸,猶在世事突变,草寇掌國。緣父亲之经历,母亲难免不测。自受株连,枉背黑锅。然母舆父不同,虽背精神重负,尚能张弛有度,说笑如常。於余诲教,至今感受甚深。母亲文化不高,然心中有数。腹中故事,连篇累牍。杨家将、岳家军、呼家将、包青天、五家坡、薛刚反唐,袁世凯吞金,孙中山起革命推倒前清,节妇烈女,精忠报国,行善积德,因果报应,有如潺潺流水,讲述不绝。母亲於余而言,足同孟母。母親教诲,受益终生。余之为人,深受影响。

晴天霹雳,响彻太空。母亲不幸!母亲不该!恰逢生活安定,本宜享受人生。癌症病魔,无義无情!夺走母亲生命!兒吾哭天喊地,痛不欲生,吾恨上天不公!吾恨大地无情!吾恨尘世卑污!吾恨土匪横行!吾最亲敬之父母兮,缘何如此不幸?吾至之善良之心兮,缘何遭此不平?呜呼华夏!哀哉中国!

吾之父亲母亲,二老不辞辛苦,终日奔波劳碌,一世不得安宁。夙兴夜寐,辛劳终生。於吾抚养之恩德,可谓地厚天高。此之厚爱,不因季节而更替,不因名利而沉浮。纯净无私,大爱无疆!徫哉吾之父母!大哉吾之父母!

吾之父亲母亲,二老只求耕耘,不取收获,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唯求吾辈温饱,早日长大成人。千辛万苦何惜?但愿梦想达成!何虑己耳!曾几何时,不孝儿遭难,唯母亲一人送吾上火车。母亲当时可谓:痛心疾首,目含慈爱,然又无可奈何!至今想来,仍是历历在目,深感舐犊之情深。儿仍未忘,兄长得病,父亲哭泣,口内念念有词曰:“人有十指,咬那个不疼哉!”余惟慨叹曰:若无父母之节衣缩食,辛苦培育,儿何以有今日?父母大人,於世早辞,绝非天命,實廼世事所迫,操劳过度,积劳成疾耳。父母在天有灵,当达聽儿之忏悔,愿父母在天之灵永得安息。

父母早故,少有物质遗产,然父母之精神遗产,儿自觉丰厚。父母秉德无私,可参天地。正直善良,兒已继承。仁义为本,兒已践行。贫贱不移,威武不屈,兒正效法。山河哀恸,上苍悲戚。羊有跪乳之恩,鸦有返哺之情。“壶式足范:祸及严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糜涯。”

父母大人至亲,不孝儿佑平,定当承继遗德,律己宽人,常怀感恩之心。不怨天,不尤人,自强不息,矢志不渝,发奋有为,利在家邦,不辱门楣。於此於兹,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伏维尚飨

不孝儿佑平敬上

公元2015年2月19日於重庆市、涪陵區、李渡镇之集贤雅舍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