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草先生的观念太过陈旧

徐文立

2016年10月22日

 

这样说,草先生一定接受不了。那我们就看看、论论。

最近在《独立评论》上,草先生发表了:草庵居士“我认识的老魏兼谈其他” 2016-10-20 14:32:28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9469

通篇文章的观念还是五、六十年代在中国大陆学来的: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资本主义、极左路线、右翼路线、中国工人运动、领袖等等;以及草先生自己的政治主张: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草先生文章涉及的其他问题的谬误,今天暂不谈。

为什么说草先生的观念和思维陈旧呢?

他能够告诉我们:世界上存在过什么叫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的国家吗?现在世界上,不就是有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半专制社会之分吗?不就是有正常社会和非正常社会之分吗?

特别,在论当今中国事和人上,由于草先生不懂「民主大厦的『基础论』和『位移论』」,或者不愿懂,他的观念和思维自然陈旧。

我们讨论问题不宜搞空对空;特别请不要引用能够吓唬死人的洋名词和谁也听不懂的话和所谓「经典」来说事。说点我们自已的话。

我们先看看中国的现实——

1, 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私有化程度最过分的国家。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有企业,因为严厉的法治,它依然是国有企业。中国呢,几乎所有的国有企业都是权贵「化公为私的私有」;权贵「化公为私的私有」几乎成为中共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操控市场经济的黑手、扩大贫富悬殊的源头。虽然极不合理,但是是客观存在。由于它没有任何合法性基础,迟早是会被铲除的。

2, 中国现在正在逐步实现社会的高度自治。不然人们怎么那么乐于谈论和断言:中共中央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呢?而且,中国包括港、澳、台和网路早已实现多党制和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党禁」和「言禁」在一定意义上已经被打破。尽管中共还用酷刑、绑架、电视示众,也挡不住社会良知在国内外的舆论舞台上大骂共产党!尽管千疮百孔的中共专制者心不甘、情不愿,他们也无可奈何。这就是市场经济(哪怕不完全)、社会自治、私有化、因特网的威力。

「中国的大现实」不能不搞清楚、也不能视而不见、或者故意不肯正视;那,观念和应对思维就一定陈旧。

不难知道我们期盼的西方「宪政民主」的「基础论」主要就是二条:

1)全社会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约合法拥有包括土地在内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

这么一对照,中国的社会整体是不是已经逐步「位移」到一个正常社会的基础上来了?

但是,中国离一个真正的正常社会还有根本的差异,那就缺什么补什么:(此文暂不讨论怎么办、怎么补的问题)

1,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极难解决;

2,军队国家化是关键,极难解决;

3,彻底铲除权贵「化公为私的私有」,很难解决;

4,真正保护私有财产(不包括权贵「化公为私的私有」)神圣不可侵犯,需要以铲除权贵「化公为私的私有」为前提;

5,土地实现公民个体的真正私有化,需要立法;

6,相对合理地调整贫富悬殊,这并不难;

7,实质上实现多党制和言论自由,已经就剩立法。
 

所以,现在中国问题不是靠传统意义上的「革命」、特别所谓「共产革命」、「杀富济贫」、「工人运动」、「工人领袖」、什么左派和右派可以解决的。非要这样说,那就是有点故意了。

中国近现代史告诉我们,中共不可谓不狡猾。而且,它的「革命」,现在看来,实质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复辟帝制的反革命」。

中共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他们不断调整策略,不论他们怎么折腾,就是在国民政府十分脆弱、军阀内战和割据、民不聊生、社会动荡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在江西、鄂豫皖和陕北有几个小小的根据地,毛泽东的路线也救不了中共,30年代几乎被蒋公的国民政府剿灭。倘若不是日本入侵、苏俄输血、美国失误,中共它断然窃取不了政权。

为什么?这就是因为民国时期,开始是正常社会的基础了:

1)全社会的基本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约合法拥有包括土地在内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

这二条就这么厉害。

所以,对于已经逐步位移到正常社会基础的中国,也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革命」能够解决的,你也发动不起来;特别是,反对派拥有武器和军队的可能,几乎等于零。就是中共内部的兵变和政变,也跟中国民运几乎没有关系。

不过你要说结束一党专制,实现宪政民主就是「革命」、「颜色革命」,那倒也是。我赞成。

当然我知道、也明白,旧的观念和思维模式是有惯性的:

无奈中国民运也是喜欢为别人贴标签、搞「政治正确」的团体;王希哲先生一旦被人们贴上了「投降派」的标签,他的中肯之言,也就没有人肯好好地想一想是不是有道理了。

王希哲先生说得极为深刻——

「但怎么革命?一些人主张用枪用炮,甚至提出CIA训练几百名民运斩首突击队,空降中南海斩首习近平一干人,革命成功。多数人还是觉得不现实,提出还是政变好。魏京生最代表,他就讲还是政变,最好军事政变。但政变军事政变,有你民运什么事?只能望天打卦等着好消息。这好消息一定会来,魏京生等好些人都说了,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什么都危机,很快崩溃,所以革命、政变一定到来,共产党一定被推翻下台。不错的,今日右派左派都在说,中国经济危机一定要来。但大家不要犯马克思犯过的错误。二百多年前,资本主义长期发展后的第一次经济危机来到,天昏地暗,马克思就断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要爆发了,资本主义社会要炸裂了,“资本主义的丧钟敲响了”。后来才发现,这资本主义的第一次经济危机,不过是少女初潮的月经,吓得要死,但流点血就过去了,今后每月来一次,从此不再大惊小怪。现在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也不过是共产党领导搞资本主义后必来的第一次经济危机,第一次“少女初潮”,什么“崩溃”呀,“革命”呀,“政变”呀,不敢说一点不来,但还是能应付过去的,今后就不会再大惊小怪了。再说,军事政变,当年叶剑英们必须把主席华国锋抓在手里才能搞,才能正统,才能“挟天子令诸侯”,今天谁能对党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搞“军事政变”?你政变了,就没有人起兵反政变?就能呼喇喇一片支持“伊利埃斯库”,把习近平夫妇逮捕枪毙了,全国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坐下来“搞民主”?没有全面的混乱和内战了?其实,就是真政变了,也是共产党自家的事,某派当政收拾局面,没有民运什么事。魏京生表面高调,实际透露了自己对民运没有了信心。」

希望有人能够听懂、能够明白。

————————

 



草庵居士 “我认识的老魏兼谈其他”

2016-10-20 14:32:28

 

老魏出访,偶尔经过洛杉矶。我经常在他转机的时候见面。老魏前一段时间大病一场,其实多年前,每当我看到老魏孤单地走向机场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尽管老魏可能有各种缺点,这如同每个人不都是完人一样。老魏也会有各种缺点。但老魏依然是一个值得尊敬和追随的领袖。

老魏本质上是一个左派,就如同王希哲先生所说:“老王为什么自归为“右派”?因为他坚信今日资本主义一定胜利,列宁主义的“社会主义”一定失败、复辟。老王说了,他之所以扶助左派,因为不希望资本主义复辟太猛太剧烈,社会大翻盘,于国于民不利。”而不同的是,老魏本身代表着中国工人运动,是西方社会认同的工人领袖,这本是就是左翼的代表。老魏之所以成为右派,我不觉得是“赌博”,也不觉得是“摇摆”,更不是“投机”。这是中国社会现实造成的。

当年中共是极左的,这毫不容置疑。1979年之后,胡赵接班之后,中共开始走向中间路线,很有可能走向社民主义路线。但在1989年之后,中共走向了极端的右翼路线。早年的老魏、王希哲、徐文立、王军涛相对中共的极左路线下,他们都是右翼路线。而随着大量异议人士流亡海外,右翼成为了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

但是,到了今日,中共成为了中国右翼路线代表的时刻,海外民运的右翼路线几乎成为了中共的同路人,特别是在私有化及国民福利待遇上,已经远远落后于中共的右翼路线,这就造成了海外民运运动无法超越中共的“与时俱进”,无法领导中国百姓的一个障碍。而中国国内的民主运动已经大幅度向左翼扭转的时刻,海外民运依然以右翼自居,这就造成了目前我们的困境。

无法自我突破,无法跟随国内形势的发展,无法与时俱进,这是我们海外民运的主要问题。

2008年,老魏来洛杉矶,我和老魏讲过,老魏应该竖起工人运动领袖的大旗,坚持左翼运动。

今年,在欧洲丹麦,我再次劝老魏坚持左翼路线。成为左翼领袖。这不是投机,也不是摇摆。在我看来,老魏本身就是左翼路线的代表。我一直说,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在与我讨论时也承认,在历史上,右翼独裁远甚于左翼独裁,而且更残暴。左翼不代表着错误,也不代表着是列宁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中共也不敢自称为左翼路线,他们自称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们实际执行的路线是极端的右翼路线,国有资产私有化,物权法不都是右翼路线的典型代笔吗?2015年,纽约时报曾刊发一文,专门谈到了中共的右翼本质,称其为中国特色的极右翼国家社会主义。

在今天,我们看到中国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是维权。维权是什么?是寻求公平和正义,是谁在维权?是百姓在寻求维权。在百姓眼中,自由民主是第二位的,首要的是眼前的利益,需要公平正义。其实,这也是左右两翼的分歧所在。海外民运,自称是右翼,其实大家所作的都是左翼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政治正确”,高喊的是右翼口号而已。从这点看,中国民运的问题,每位民运大佬都有责任,老魏不是“王伦”,是我们每位民运成员都没有真正的认识到中国社会在转型,民运运动需要从右翼路线转型到左翼路线。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尿过床,每一个人都做过错误的事情,每一个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我们需要看的不是过去的成长中的烦恼,而是应该看到一个人的坚持。至少,在我的眼中,老魏在来美之后的政治决定和判断是成功和明确的,他的判断远高于其他民运大佬。仅此一点,老魏就值得我们尊敬和追随。如果我们苛刻的眼光看待赵紫阳,我们就可以确认他是一个自私而且怯懦的人,因为他不知道忍耐,为了自己的清明名声而毁掉了中国民主事业。我们可以试想,如果当年赵紫阳低头,邓小平就可能顶住陈云、王震等人的压力,保住赵紫阳的位置,等这些老人们死去,中国民主转型可能就会实现。至少这些民运大佬们可以少在海外流亡十年。但历史就是历史,每人在当时的判断不会都是正确和具有历史性眼光的。我们不可以苛求每个人。

未来中国的民主运动不会再是右翼的运动,而必然将会是左翼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这不是人的主观臆断,而是历史和社会潮流变迁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