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查建国谈党主立宪

 

赋诠先生近来宣传自己的“党主立宪论” 引起争议。我述我见向赋诠先生求教。

赋诠先生认为中国民主转型的目标选项之一是“党主立宪” ,可仿英日的“君主立宪” 体制,在中国制宪规定:将中共民主选出的党魁奉为永久国家元首,但领而不导是“虚位”元首。实现路径是中共先实现党内民主,然后中共与民主派互做妥协,既不搞“一党专制” ,也不搞多党轮流坐庄的“民主宪政” ,折中为“党主立宪”。赋诠先生认为“党主立宪”才可实现中国和平转型 。

我认为从目标层面讲,“君主立宪” 与“党主立宪” 虽一字之差,但“君” 与“党”差别极大:(1)君为家族皇权,不是某一特定意识形态代表,国民可接受。而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的党化,与民主制中的普世价值隔隔不入,难以融入自由民主政体;(2)君只一家,党却多党。君家族少数人,可虚化在民主大选制之外。而中共8900万党员能不参予多党政府首脑的大选吗?能置身于国家决策之外吗?“党主”比“君主” 更不易被国民接受。

从路径层面讲,“党主立宪” 论是为减少转型阻力的“让步”政策,这似乎与英日搞“君主立宪”时同路。但党(1)意识形态不能丢,这是立党根本;(2)权贵经济已使党阶层形成巨大既得利益,“党主立宪”后将尽失;(3)党史上罪恶累累,这历史包袱在民主后岂能归零。这决定党难以自我革命。在一党独大时,党为何要自找麻烦成不控之局?现实反反复复告诉人们:党在不断“收紧”,不会主动政改和党内实行民主。中国一党极权下没有民主力量公开合法存在、生长的空间,民间民主力量、国民民主意识只能“地下”积累能量,而在某一历史节点爆发。在爆发前,朝野没有平等实力,也就没有实现对话去互相让步、互相妥协、良性互动、携手推动民主转型的机会。在这时,在党内外提出“党主立宪”都是妄议,都将遭打压。在爆发后,民间力量只有压倒当朝才会引发中国政体质变,而这时民主力量也将难于接受“党主立宪”的妥协让步方案了。时代不同了,中国国民为什么不革命到底,不要一个更公平的民主制度,而要一个中共永远有特权的“党主立宪” ,留一个旧时代的“尾巴”呢?世界十几个共党国家民主转型了,没有一个“党主立宪” ,并也都实现了和平转型。中国民主派也将为彻底的“民主立宪” 奋斗,我预测:这个目标可以实现。

2016 /10 /23于北京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