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最让美国富人恐惧的是……

宋鸿兵

 

美国宪法在制定过程之中,它的主要条款是为了限制民主,而不是在推动民主。这个恐怕跟大家的很多观念是完全相反的。在他们看来,民主和自由这两个东西是存在内在的矛盾的。我们想想看,什么是民主?民主的核心是少数服从多数。就经济层面来看,少数服从多数,多数人要求所执行的政策一定会导致财富的平均分配,这是民主最终的必然结果。什么是自由呢?自由就一定是我想怎么挣钱就怎么挣钱,没有任何人来管我。所以自由制度,自由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一定是社会贫富分化,所以民主和自由,在经济发展的意义上来说,是内在矛盾的,是对立的。

比如说,说到当年他们债权人和债务人,围绕发纸币还是不发纸币这个问题产生了纠纷,它是怎么体现出来的呢?东部这些金融集团就认为你们发纸币,用贬值的纸币偿还我硬通货的债务,这是一种欺诈。这些农民集团,占人口90%以上的美国的农场主们是怎么回答的呢?他们认为独立战争是商人们引起的,但是是农民们坚持打了八年,打赢了,最后取得了独立,所以我们所获得的所有资产都要合理分配。我们出血流汗最多,贡献最大,所以我们要拿相当的份额。这就导致一个什么呢,就是在战争中和战后,经济困难所出现的损失,这个必须要金融集团,要来偿还这个损失。

注意,这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损失是一个道理,问题的关键就是怎么来分配,怎么来支付这个损失,损失已经肯定发生了。2008年金融危机所损失的若干万亿美元,最后没有让金融集团的人来偿付,而是由全体纳税人来帮着买单。当然这是第一。第二,是通过量化宽松政策,让全世界来买单,通过这两种方式,来免除金融集团所应该付出的代价。

当年独立战争结束之后,也存在一模一样的问题,当年是战争的损失,和战争之后导致的经济衰退,90%的农民认为,因为这个损失已经发生了,问题就是怎么来支付损失。商人集团说我不能够承受任何损失。而农民认为,在独立战争中,我们贡献最大,死伤最多,40万人参军,死伤了很多人,所以这种损失,他们要求由金融集团和商人集团来承担。

注意,这就是两种尖锐的矛盾。所以在宪法制定过程中,由于出现这种矛盾,而制定宪法的过程中,就被这种矛盾所纠缠,就到底是暴君还是武装的暴民,到底谁更可怕。当然,最后我们看到了美国宪法制定了这套选举制度、政府制度、总统制度、议会制度,其实主要防范的是暴民,而不是暴君。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宪法的制定,如果你不从当时的经济背景去理解,就无法理解美国宪法。美国宪法设计的本身就是要层层地限制民主,他必须要搞一种有限制的民主和折中的自由,这是美国宪法最核心的一个出发点。

比如说我们看到的众议院选举,参议院选举,和总统选举,这三个选举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两年、四年和六年。参议院是六年一选举,每次淘汰三分之一;众议院是两年一选举;总统是四年一选举,它主要是想通过这样一套设计的手段,来确保占人口多数的这些农场主不能够结成一个大党,结成一个力量非常强大的政治力量。如果你们农场主结合在一起了,而你们又占人口90%,又是人人一票,那就完蛋了,那百份之几的金融阶层的利益就完全无法得到保障。

所以,宪法关注的最核心的东西,始终是保护少数人的财产权。他们认为,在社会中是由天生有不同禀赋的人创造了各种各样的社会财富。政府的全部作用,其实就是保护财富的创造力。但是由于每个人天生的才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一定会产生财富的不同,有人多,有人少,这样就一定会出现党派和利益集团。少数人,有更强创造力的人,而拥有较大资产的人,这会形成一个派别。而由大多数没有资产的,或资产比较少的这些人,或者农场主们,他们会形成另外一种派别。如果说搞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话,在美国当年一定会出现绝对民主制,就像希腊那时候的民主制,那就一定会导致农场主们在选举中大获全胜,而且他们要求宽松货币,那么这就意味着,这必然会剥夺少数人的财产权。

怎么来防止多数的农场主主导政府和立法呢,这就是美国三权分立设计的原则。通过不同的选举机构,把不同年限的两年、四年、六年的这么多选举机构混杂在一起,使得多数人协调起来非常困难,难以达到有效的统一的政治联合。

个众议院是直接由大家民选的,是直接一人一票选上来的,所以在这种选举中,农场主会占上风。但是他为了限制农场主的这种权利,又增加了参议院。而参议院在当年不是直选的,是由有家有产的人推荐的。而参议院可以否决众议院的所有的立法,这就形成了一种制约。

限制多数人掌权--美国总统是怎样选举产生的?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总统其实不是直选,是代选,是间接选举。在当年,宪法制定过程中,总统是怎么选出来的?是每个州民选,选各个州的总统的选举人,投票代表。而投票代表最后聚在一起,再选举总统。所以总统不是由选民直接选出来的,现在也一样,现在美国总统,11月8日,全美国都在进行选举,那也不是直接选举总统。每个人选举的票上虽然写着希拉里或特朗普,但这没有法律意义,最后当选总统跟你的选票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必然关系。这个投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选出的是本州代表选民意志的总统选举人。这种总统选举人有多少呢,现在全国538个,当年只有65个。这538个人,要在下个月,12月份,12月中的某一天,再次进行选举。他们的选举了才是直接选举总统。所以美国总统最后是由538个人投票决定的,赢270票以上的,就必然当选。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每天电视转播,讲美国大选,没有把历史和意思给讲透。在我们的电视转播中,报道谁赢了加州,希拉里赢票数多过特朗普,他就拿下了加州55张选举人票,因为加州有55个选举人,然后就宣布他获胜了,或者在全国加在一起,希拉里当天就获胜了,就认为她铁定当总统了?其实不是,11月8日的选举叫普选,选出来的只是538个投票人,这轮选举只做这件事。538个投票人,最后在12月份还要进行选举,而那次选举基本上没有媒体报道。也就是说从11月8日到12月中旬,这中间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在一个月时间里面,有可能这些选举人最后会背叛当地选民的意志而投其他人。这个是我们媒体中基本上没有报道的,其实在美国出现了22次179人,选举人最后投票背叛的情况,就是叛变,这种情况出现了很多次。

当然有各种各样原因。比如2004年,明尼苏达的一个总统选举人,他最后投错了。还有2000年华盛顿DC的一个选举人,他最后突然发怒,说为什么我们华盛顿DC不能被当成一个州,所以他谁也不选。还有就是像1836年选举的时候,弗吉尼亚的23个选举人,全部集体背叛,投到另外一个党候选人去了,这种情况在历史上确实发生过。还有情况就是总统候选人在11月8日之后突然死亡,所以导致选举人只能被迫选其他人。

所以,我们如果对美国历史深入了解的话,我们看到的这个选举制度背后,它其实牵扯的东西很多。正是由于美国的选举人制度,才导致了不可能出现第三党,也不可能出现独立的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你比如说有一年美国独立候选人佩里,他曾经得过全国普选票的20%。但是在12月的选举人票中间,他得的是0票,538个人中间没有一个人选举他。这就是选举人团这个设计制度天然要防范的,就是要防范独立的候选人,同时要防范第三党。所以它跟欧洲的这种议会制度不一样,欧洲是第一大党,第二大党,第三大党,然后排名二三四五这些小党可以联合起来,把执政党内阁给颠覆了。但是美国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美国就没有第三大党,也没有第四大党,你永远组不起来,就是因为这个选举人制度的设计。假如我要选一个独立的总统,我必须要在选票上既要写上总统候选人的名字,同时还要列出总统选举人的名字。而这个总统选举人,他就不可能是个影响力特别大的人。所以只有我写上他的名字,而其他选民根本不会写跟我一样的人的名字,所以这就导致这个总统选举人不可能被选出来。这就导致了12月中旬那次真正总统选举中,这个人不可能参加总统真正选举,这就排除了第三党存在的可能性,也排除了任何独立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

这一套制度的全部设计的用意,其实就是为了限制多数人掌权,他们称之为多数暴政,或者叫暴民政治,说的是一个道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