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如何看待川普当选后美国的游行示威

---美国并非民主自由,社会撕裂将是最大问题

麦田

 

很讽刺,川普当选后美国各地出现的反对川普的游行示威活动,恰恰证明了美国并非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

何谓民主?每人都能发表意见,少数服从多数,多数民的心声能被实现,这就是民主。为什么说讽刺?因为川普的当选本来应是民主的胜利,是中下阶层,大多数人民心所向的结果,打败了希拉里政客势力。但是,现在全美的抗议游行给这所谓“民主的胜利”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给你们讲一个笑话:“你们给我闭嘴,我们现在在讨论民主。”

当民主选举出来的川普被左派以如此规模反对时,美国的民主自由的外衣已经被彻底撕破。叫得最大声的,是输了选举的而痛哭流涕的人。赢了选举的人却不敢发声。这说明什么?真正的民主还远未到来。

就拿我校举个例子。我所就读大学处于湾区,深蓝州。湾区11.9日所爆发的仇恨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我甚至不敢相信我身处的是美国最顶尖的学府之一。

左派学生高吼口号“Not My President”甚至“F**k Donald Trump”罢课在Sproul hall前面堵成人山人海,上课路线几乎都被占领封路。奥克兰游行警察用辣椒粉驱散人群。学生在校园火烧川普人形玩偶。川普大厦被高举写着人身攻击话语的人群围堵。其实甚至都不用深蓝州,光是我们学校就已经可以成立伯克利共和国了。也许以后我就要说我不是美国留学生而是伯克利共和国留学生了。

先说一下我校背景。我校是美国大学中有名的激进派,一向以叛逆精神,言论自由闻名,抗议游行屡出不断,永远冲在社会问题发声的最前线。其中最有名一次抗议应该数1960年代的言论自由运动了(Free speech movement)。伯克利学生在校内带头发起抗议,追求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部分学生在这段时间内甚至被抓入监狱。最终学校妥协,给予学生进行宣传和自由发表言论的地方以及权利。

此后大大小小的抗议游行不断,伯克利学生永远都是最激进最先发声的那一群体。在学校决定每年上调学费5%时,伯克利学生彻夜打地铺睡在教学楼里表示抗议。在白人警官射杀黑人,弗格森运动时,整个伯克利市的人全部上街游行示威,马路都堵得水泄不通。警方出动直升飞机催泪瓦斯来平定抗议。那一阵我几乎每天出不了门。出门就全是直升机警车。这些全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运动,不是教师或校长煽动。

曾经我非常自豪自己身在美国最有主见最自由的大学之一,每次民权运动社会问题都有我校学生牵头抗议,引起社会反响,每每我都深感自豪自己是如此优秀的大学中的一员。然而今天这一次,我并不再像以前感到骄傲。相反,我感到的只剩担忧,甚至心寒。

首先,我本人并不是个绝对的川普支持者。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快要被左派活生生逼成一个右翼了。我相信如果是川普输掉这场选举,现在一定不会有如此规模的游行。可悲的是,今天,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因为我如果发声,可能会被学校成千上万的左派学生当场骂死(都算轻的……)。可能直接就进医院抢救室了,可能医生问一句我为什么被送进来的之后连救都不会救我了。(………)

因为深蓝州的仇恨正是根深到如此程度,美国社会正是分裂到如此程度。今天的美国社会可谓是彻底摘下了面具。

最令我担忧的其实不是深蓝的仇恨,而是美国分裂背后的原因。

左派指责支持川普的都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愚民。纽约时报报道把川普支持者贴上没受过教育、无脑、蓝领、populist的标签。New Yorker也发表文章,大意“这种人都能当总统,美国要完蛋”。而川普支持者,社会中真正的大多数,中下阶层,则不再相信知识分子。这对真正能够跳出党派局面之外,引领社会运动革新,摆正民众社会认知的radical intellectual来说,将会是最大的挑战。

社会精英把优越感赤裸裸凌驾于工薪阶层之上,却忘了推动社会齿轮的建起社会金字塔的基底正是这些工人农民。资本家剥削的劳动力却也正是资本家所依赖的。失去了劳动力,资本不复存在。马克思理论看来,忽视底层阶级的资本家是自掘坟墓,社会主义的诞生建立在工人阶级之上。资本家创造出工人阶级,也恰好创造出摧毁他们的grave digger(掘墓人)。

这次选举并非一场工人革命,意义却相差不远。虽然川普支持者中不乏精英,虽然川普支持者许多都是上层阶级知识分子,但是在左派口中,川普所代表的,已经被他们贴上了“下层阶级”的标签。川普赢了,左派说,下层阶级赢了,这个社会要完蛋了。下层阶级的人受过什么教育,他们怎么懂治国之道,他们选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来当我们的总统。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是川普输了,而满街是川普支持者的抗议的话,一定会被左派喷成:我就说了吧,川普的支持者就是这么一帮暴力的悲哀的家伙。真是一帮可怜的loser。

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群体,如湾区硅谷高科技行业,华尔街金融业的人们,大多左派,并理所当然把自己视为“社会精英”,似乎不曾看到除了他们阶层以外的生活和声音,肆无忌惮的贬低支持川普的所谓的“普通人”。但是他们真的是普通人吗?真的就不如你们精英吗?真的就比你们愚蠢吗?不,他们不是比你们愚蠢的人。他们只是和你意见不同的人,仅此而已。

知识分子架空的优越感,对“异议”的偏见歧视,对“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的不包容、打压、一网打尽、贬低贴标签,所有这些举动都只是在告诉支持川普的人: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们本该作为精英阶层服务社会,带领社会带领我们走向更高,现在却因为我们的主见和言论自由而对我们大肆贬低打压谩骂,我们再也不能相信知识分子了,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这其中不仅包括支持川普的精英,更加包括支持川普的大多数中下层群众。

至此,矛盾不可协调。左派精英阶层加剧仇恨川普支持者,右翼中下阶层加剧抵触精英阶层。

我想说,虽然我相对支持川普,但我却不是左派口中的“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反,我与伯克利的你们身处同一所学校,但是却在你们面前已经不敢再发一言,只因为我所处深蓝。这样的结果是可悲的。并不是与你相对的人就一定是错的。并不是你就一定代表真理,洞察与智慧。如果连伯克利,都不再包容,不再多样化,不再言论自由,还有哪里会有真正的包容?

民主选举,目的就是让少数服从多数,得到一个大多数认可的结果。

但是当少数输了,少数反咬大多数是因为“没文化”、“愚蠢”而选错了的时候,是不是相当于在说:我们应该剥夺这些“愚蠢”的人的选择权力,他们不应有权参选。因为他们作出的选择一定是错误的,他们的判断一定是没有理智的。只有我们,知识分子,才代表理智,代表正确,所以也只有我们才应该参与投票,只有我们投出的票才应该是真正有效正确的。好了,左派话外的意思说的这么明显了,还谈何民主?谈何自由?谈何平等?

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叫出来的。然而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硬生生给抹杀至尽的。左派的阶级歧视已经不言而喻。下面简单再说说种族歧视问题。

部分少数族裔高喊川普是种族歧视者,支持川普相当于支持种族歧视。我只能说这些人可能已经被政治正确冲昏了头。川普从来都站在政治正确的对立面。全民高喊Black lives matter的时候川普发声All lives matter。不是只有种族才举足轻重,所有人类都同样举足轻重。

为什么警察在遇到黑人时警惕性提高,搜索率提高,因为黑人犯罪率一直高于其它种族。警察对黑人更高的警惕性有理有据,难道白人警察的生命就不如黑人的生命安全值钱?为什么川普要在墨西哥边境而不是加拿大边境建墙,因为是个人都明白墨西哥非法移民率贩毒率远高于加拿大,数据全部摆在眼前。这绝非种族歧视,却被拿着政治正确当挡箭牌的左派一味拿来攻击川普。只能说实在是无稽之谈。

所以,在我看到伯克利的学生如此轻易被煽动的时候,在我看到那些举着充满仇恨的海报的人们游行示威的时候,在我看到美国人民把11.9当成世界末日一样来过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了。这还是那个让我自豪的领导言论自由运动的大学么?这还是人们印象中那个言论自由强调民主的美国么?

ps:当然,这篇文章绝不是对伯克利的否定,只是对美国社会的撕裂问题和民主问题的担忧。

以防有的读者可能产生误解,我在这里必须说明,我只是针对抗议现象分析,但我热爱伯克利,也为伯克利深感自豪。我始终坚信伯克利是一个多样性包容化的社区,这里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优异顶尖的抱着批判精神的求学者。抗议也是民主和自由的一种表现形式和体现,这也恰好证明了伯克利学生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开放,超前。毕竟这场矛盾的抗议,既证明了不民主,也证明了民主。我校校方也对学生的抗议在第一时间给出官方回应,稳定学生情绪,领导学生接受包容现有局面。在这点上我认为伯克利做的已经足够。

下面附上校方官方邮件的中文翻译:

Message from Chancellor Dirks

亲爱的伯克利校园群体:

不论我们的政治关系如何,昨日的选举结果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们需要时间去接受、处理、并理解这次选票,因为我们正面临着许多过渡和变数。也正是因为这次选票结果,映射出一次非常具有两极分化性质的大选。

在这次大选中,我们见证了许多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辞。正是这些言论导致了我们许多人此时此刻的担忧,甚至是些许的惊慌。作为这个校园群体里的一份子,我们必须在这一刻重新审视我们相互包容、尊重的理念,捍卫学术自由,勇于质疑的精神,以及校园的多元化。我们必须在此刻支持彼此,并与任何对未来感到担忧的群体或个人保持团结。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丢失我们的承诺:我们对于改善社会,完善世界的共同承诺。在未来,伯克利会继续以一个自由、开放、具有包容性的形象面世。我也有信心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我们有意志及能力,去克服心中激烈的情绪。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